第四十九章不欺不弃(1/2)

加入书签

  这嗓音慵懒醉人,城楼仿佛已非城楼,而是小楼闺阁,他御马来到窗下,在烂漫星光里迎她还家。

  夜桥星云,无一不美,美得像幻梦一场。

  暮青却忽然跳下城垛,奔过过道,往外侧城垛上奋力一撑,纵身就跃下了城楼,“阿欢!”

  城楼雄伟,护城水深,她皆不惧。

  若是梦,今夜唯有粉身碎骨,方能使她醒来。

  步惜欢一笑,看似不惊不慌,从马背上跃起的身姿却如一道红电,快而急!

  夜风起兮,云袍飞扬,巍巍城墙恍若苍崖。暮青被一团彤云挽住,仿佛坠入了缱绻旧梦里,见衣袂与夜风齐舞,红霞与繁星共天。这景象,一生难见几回,暮青稍一失神,下一刻已落入了一人的胸膛臂弯间。

  一支流箭从城中射来,步惜欢踏箭借力,抱着暮青凌空跃向一旁时,云袖漫不经心地一拂,那流箭登时乘着袖风而回,过城门,入长街,所至之处,一地血光!

  腥风灌出城门之时,二人已稳稳地落在了城门一侧,前是护城河水,后是巍巍城墙。

  月杀与侍卫们带着呼延查烈和知县赶出城门,见到骁骑大军无不惊喜,却并未上前见驾,而是退至城门两旁,守住了吊桥。

  河波粼粼,青石幽幽,暮青紧紧地抱着步惜欢,直到此刻,她仍不敢抬头,怕一抬头见到的会是纤云飞星,一场幻景。

  日思夜想之人就在怀中,步惜欢却感觉不到暮青的气息,她屏着气,闷着自己,连颤抖都克制而压抑。

  但压抑的并非她一人。

  五年之期,五年之盼,他追星逐月而来,生怕如同当年一般,赶到城下时看到的会是她愤然自刎的景象。苍天怜见,此刻她安然无恙,夫妻重聚,得偿所愿,他亦欢喜成狂,畏惧梦幻泡影。

  当年一别,他们都盼得太久太苦了

  “青青,我来了。”步惜欢拥着暮青,此刻他不能畏惧,甚至不能与她紧紧相拥,一解相思之苦。她太压抑了,相拥太紧会令她气窒伤身。他只能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在她的督脉上缓缓地过着内力,免她自抑之苦,“我来了,余下之事交给我,莫惊,莫忧。”

  这话似有仙魔之力,伴着夜色清风,与瀚海轻波一同入了五脏六腑。

  “真的是你?”许久之后,暮青的声音闷在那重织锦绣的衣襟里,话音低得几不可闻,“你没事你没事”

  “嗯,没事。”步惜欢笑答,笑声低柔,抚人心神。

  暮青的心绪稍安,却不肯撒手,今夜尽管有血雨腥风,大战当前,可也有清风河波,良人相伴,若是就此老去,也未尝不好。

  城外,没人打扰二人。

  城内,暮青方才明明站在了城垛上,却又返回去了,而月杀明明放了烟哨,却率侍卫们杀出了城门。武林义士们都知道城外有变,却不知出了何事,也一时杀不出去。

  驼背老翁在刺客们的包围中奋力喊道:“老婆子,别打了!城外有变,保护少主人要紧!”

  梅姑一心想取元修的性命,那夜在林中看出他有心疾,料想他在她手下斗不了多久,没想到元修身经百战,取他的性命并不如预想中容易。眼看着缠斗了这些时候,元修已显疲态,听见老翁的喊声,梅姑不由啧了一声,手上虚晃一招,趁元修接招之时,足尖一点,人在空中一折,灰雁般向驼背老翁掠去,二人联手破开重围,带着武林义士们一同往城外杀去。

  城墙下,步惜欢耳闻着杀声,感觉着暮青的气息,觉出她的情绪愈渐平稳了下来,这才将她稍稍拥紧了些。

  岂料这一拥,暗香浮动,暮青忽然僵住!

  步惜欢身上有股熏香味儿,极淡,混在浓烈的血腥气里,若非她气息已通,他又将她拥紧了些,她根本不易察觉。但这松木香气她绝不会闻错,因为太熟悉了。

  “不对”暮青猛然抬头,步惜欢被她看得一愣,还没回过神来,她就急急忙忙地翻起了他的袖口。

  袖口之下,男子的手腕骨骼清俊,肌色明润,仍如记忆中那般好看。但此时此刻,暮青无心欣赏,她在袖下未见端倪,放下步惜欢的袖口就去扒拉他的衣襟。

  这一扒,步惜欢猛地醒过神来,他一把握住暮青的手,眸底涌起百般惊意、万丈波涛,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眼护城河外的大军。

  将士们在马背上坐得笔直,似乎没人望向这边。

  “娘子”步惜欢苦笑着将目光从护城河外收了回来,纵然从前领教过太多回,可今夜她给他的惊吓绝不比南渡途中直言要圆房时少。

  “少废话!我要看!”暮青深知步惜欢的德性,她丝毫不给他东拉西扯的机会,揪住他的衣襟将他一推,两人原地一转,步惜欢被她推到城墙根儿下,尚未立稳,她便去抽他的玉带。

  “娘子!娘子”步惜欢一手按着玉带,一手捂着衣襟,闻名天下惊才绝艳的南兴帝此刻就像个被恶人欺辱的小媳妇儿。

  护城河对岸,黑水般的大军中隐约可见有些身影在马背上摇了下,险些坠马!

  城楼上方,驼背老翁凌空跃来,瞥见城墙根儿下有人影,回头看了一眼,顿时气息一毁,一头扎进了护城河里。

  梅姑紧随其后,踏着飞溅的水花掠至河岸,抓住一棵小树才勉强落了地。

  幽幽的河面上咕咚冒出个泡儿来,老翁纵身出水,一上岸就吐了几口河水,咧嘴笑道:“嘿!这一点上,少主人可比先圣女殿下强!强他娘的太多了!”

  “啊呸!”梅姑啐了他一口,却没词儿反驳,只是负手背向了河面。

  城墙根儿下,步惜欢低头笑了起来,仿佛要笑到日换星移,山河老去。她离开的这些年,他从未如此开怀过,他时常想象与她重逢的情形,却从未想到会是今夜这般。

  她这性子啊莫说五年,就是来生再见,怕也难移。

  “娘子有此兴致,为夫甚喜,不过大战当前,你我还是先见见故人,待到了海上再如娘子所愿,可好?”步惜欢笑罢看向暮青,抬眼时貌似不经意的从她那双裹着帕子的手上瞥过,直起身来时笑意已敛,眸中添了几分秋寒之意。

  他往城门口瞥了一眼,武林义士们和侍卫军此刻皆已退至城门外。

  燕军的弓手们在城门内列阵,两军隔着城门过道蓄势戒备。

  城内,陈镇来到元修身旁跪禀道:“启奏陛下,南兴帝亲率兵马而来,城外约有精骑五千。方才一战,我军死伤数百。”

  使节团的护卫军随船而来,未骑战马,眼下仅剩两千余人,而南兴的兵马乃是骑兵,且兵力是燕军的两倍,如若交战,侍卫们虽能护驾离开,但两千将士怕是只有被屠的下场这话陈镇没说,皇上久经战事,无需他多嘴。

  “陛下。”华鸿道从使臣当中走出,方才大战,使臣们都退到了街后,此刻见战事稍停,这才赶来禀奏,“启奏陛下,海上战事已起,探船来报,雾中已能看到战舰的影子,但与约定的数目有异。”

  魏卓之操练海防、清剿海寇多年,夜间交战,又是大雾天,不可能不防备敌船偷渡,那些战船中很可能有南兴战舰这话华鸿道也没说,皇上自登基后便喜怒难测,今夜的心情更不可能好,还是莫要多嘴为妙。

  元修听着奏报,望着城门,目光深如沉渊,听罢之后纵身而起,跃上一匹被弃在长街上的战马就扬鞭策马,往城门口驰去。

  燕军见驾让出条路来,元修驰近城门,见神甲侍卫和一群武林人士守在吊桥口,桥后是黑压压的南兴骑兵,吊桥当中有着匹战马,浑身浴血,神骏倨傲。

  马儿背上无人,两军对峙的肃杀气氛并未吓退它半步,它见城中有人驰来,灵耳一动,忽然扬蹄一踏,长嘶一声!

  嘶鸣声传进城门,元修座下的战马闻声受惊,调头就往回奔。元修冷笑一声,弃马掠向城门,人在半空,袖下杀气一纵,携着劈长空星河之势,朝吊桥而去!

  城墙根儿下,暮青见步惜欢尚无病弱之态,只好压下担忧,与他一同往城门口看去。

  此时,守住吊桥的侍卫们已联手迎战!敌未至,杀气先至,大风荡起侍卫们的衣袂,武林义士们护着呼延查烈退往吊桥。

  人流之中,卿卿傲立不动,能将它牵下战场的只有一个人。

  “故人到了,我们走。”步惜欢揽住暮青朝城门掠去,人未到,袖风已扬。他手中不知何时拈了片草叶,飞叶入阵,遇风而折,看似无害,侍卫们却急忙收手而退。

  梅姑和老翁赶来助阵,瞥见步惜欢出手,二人同时惊住,“蓬莱心经?!”

  只见星光之下,草叶无踪,城门过道之内却忽然石裂飞沙!尘雾遮目,雾中似有虬龙乘云,迎着狂风疾电,当面一撞!刹那间,沙石走地,飞龙搏电,胶戾激转,挺拔争回!风沙逼得人睁不开眼,一时间难分是龙爪撕裂了风电,还是风电击碎了龙骨,只听惨声一片,血气激涌,风沙平歇之时,步惜欢与暮青落在了战马前。

  二人放眼望去,见过道那头儿断弓折矢,尸伏如草,燕军弓兵死伤惨重。

  元修傲立在尸堆血泊里,大袖飞扬,衣袂残破,浑似浴血而生。他望着暮青,目光似山重海深,许久之后,才缓缓地看向了步惜欢。

  步惜欢从容地整了整凌乱的衣襟玉带,面含笑意,不紧不慢。

  元修的喉口涌出阵阵腥甜,却身如山石,不动不摇。他面似沉铁,目光又缓缓地转到暮青身上,她袆服已去,凤冠已弃,立在那人身旁,昂首挺胸,不躲不闪,任他看!

  元修看笑了,笑出了满嘴腥甜,却生生将那腔血气咽了下去。

  这时,步惜欢才问候道:“当年盛京城下一别,燕帝陛下可还安好?”

  元修嘲弄地扬了扬嘴角,倒也坦荡,“算不上好。国破家亡,百废待兴,朝政积病,重振艰难。纵是勤政,也叹山河重整不易,复振之路遥遥。”

  步惜欢笑道:“燕帝陛下谦虚了,据朕所知,陛下登基以来,在朝用重典,与民以轻赋,南建水师,东兴海防。朝政虽积病已久,但短短数年,举国上下能有此气象,实属雄才。”

  元修道:“陛下过誉了,若比国之气象,陛下才属雄才。我时常会想,若当年我往西北,陛下亲政,今日之燕国可能有南兴之气象?”

  步惜欢道:“难。老臣迂腐不化,豪族势力盘错,革新谈何容易?朕也时常想,若非当年南渡,江南难有今日气象,可见世间之事皆在因果之中,经曰舍得,实乃哲理。不舍,难得。”

  二帝隔着大图东海小镇的城门谈论国事,当真有几分故友叙旧之意,可话里的机锋,又岂为外人所知?

  当年二人虽有君臣之约,可元修之父与姑母不在约定之中,元修很清楚他不可能为了报国之志而舍弃至亲之命,当年立此誓约,是他尚不愿因家事与暮青站在敌对阵营上,后来终有此觉悟,却要执意夺爱。

  忠孝也好,权爱也罢,世间难有两全事,难舍,又岂能易得?

  这么多年了,元修仍然舍不下执念,从今往后,当年的战友情义怕也难得了。

  步惜欢叹了声,转头看向暮青,元修想要的并不是战友情义,故而这世间最为这段情义伤心之人只有她了。

  暮青望着元修,对步惜欢道:“我有话想跟他说。”

  “好。”步惜欢揽着暮青就掠出了吊桥,在此喊话太耗力气,不如到近处说,有他陪着,无妨。

  暮青被步惜欢带到了城门口,梅姑和老翁跟来左右,月杀率侍卫们守在过道两侧,所有人都严防着元修和燕军,唯有步惜欢后退了一步,让出了些许空间给她。

  元修看着暮青,只是看着,不言也不语。

  三年前,她执政鄂族之时,他命尚宫局依她的身量裁绣了皇后袆服,倾盛京名匠打造了凤冠。一身冠服三年才成,而今袆服已遭兵马所踏,凤冠亦弃在了城楼上。

  他其实早就料到她会拆冠为刃,以她的性子,若不是这个缘故,北燕的后服她又怎会肯穿?明知把凤冠端到她面前无异于予虎獠牙,很有可能会造成眼前的局面,他还是给她了,只是因为他想看她穿一回喜服。

  而今此愿已了。

  “元修。”暮青隔着城门过道与元修对望着,星光洒在肩头,冷辉细碎,胜似寒冰,“我最后问你一遍,有洛都的消息吗?”

  元修沉默了半晌,平静地道:“你看出来了。”

  “你觉得我不该看出来。”暮青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眸中已尽是失望,“我留在都督府里的手札,你看过了,是吗?”

  元修没回话,面色平静如水。

  暮青摇着头道:“你真是学以致用,话里真假掺杂,神情控制精准,极具欺骗性,的确算得上高手。可你不知道的是,那本手札只能算是半册,另半册在我古水县的家中,记于从军之前,开篇之言是:长时间利用虚假的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来隐藏自己是十分困难的事,违反本能需要大脑下达特殊指令,而大脑下达指令、身体服从执行需要时间,即使是经过残酷训练的人也只能减少时间差,而不能使之完全消除。”

  看着元修怔住,暮青失望至极。

  “那夜,若不是在你的神情里看出了破绽,仅凭那封盖了大图国玺的求亲文书和你的一番话,我真的会怀疑大哥舍弃了我。这正是我痛心之处,你知道我在意什么,可仍然诛我真心”暮青握拳抵住自己的心窝,缓缓地道,“当年大哥与我从你心口上取下的那把刀,你还得好!”

  元修猛然一震,他望向暮青的心窝,那里不见刀光,风里却弥漫着血腥气。她与他隔着一条城门过道,却仿佛已远隔千山万水。

  “你那夜只说了一句真话,就是南兴朝廷作乱洛都只是你依据密奏所做出的猜测。但这番话是基于你一时的不忍,还是为了使你自己看起来更可信,我已经不敢断言了。人心易变,这话是你说的。”

  “我给过你机会,那夜之后,我曾不止一次问过你,可有洛都的消息,可直到靠岸,你的回答都是没有。我信你途中不知各路消息,可靠岸时呢?你身在敌国,冒险行事,数日耳目不通,船一靠岸,群臣会不立即禀奏消息?我心寒的是,你已知晓是何人行刺我兄长,却仍言不知,你想让我继续怀疑此事是阿欢所为,使我对他心生怨怼,从而愤然登船,与你前往北燕。”

  “你早与大图废帝一党串谋,以我为饵诱阿欢前来,不仅企图在半路伏杀他,还在镇上埋下了刺客!你以为你杀的只是他?不,你杀的是我!”

  暮青看着元修,话到此时终于显露出了怒意,她将拳头拿开,像将一把带血的匕首从心口拔出,指着吊桥问道:“你看看吊桥上!你看见查烈了吗?你知道我与他情同母子,可在石沟子镇,你仍然将箭对准了他!你知道月杀自从军时就在保护我,我视他为友,可你仍然伤他!你知道卿卿来自关外草原,我喜爱它并不仅仅因为它是阿欢的马,可你出手杀马毫无迟疑!你杀我夫,杀我子,杀我友人,杀我爱马,你问我为何不跟你回北燕?我倒想问问你,是我当年取刀时,失手杀了那个一心报国的大好儿郎吗?如若不然,你何以如此恨我,处心积虑地杀我亲朋,毁我信念,不使我饱经你当年之痛,誓不罢休?!”

  质问之言穿过甬道,如同一柄利剑刺中元修,刺得他五脏俱破,几乎不能站稳。他一把推开了想来搀扶他的人,拄剑而立,血涌上喉口,无声地滴落在脚下的尸堆里。

  长风灌来,血气熏心,这夜色像极了石沟子镇上重逢那夜

  那夜,他三箭齐发,其中一箭射向呼延查烈,因知她必保此子,而月杀必护驾,故而那一箭从一开始就是为了逼退月杀。月杀有神甲护身,那一箭根本不足以取他性命,因为他惧那一箭有所偏失,会伤到她,故而出手时未使全力。

  月杀的主子从来就不是她,她却一直把他当作自己人。呼延查烈是胡人,她也有保护他的理由。人言她待人疏离,实则不然,她心中有一处柔软之地,只是容人甚少。从他们相遇的那天起,她待他就界限清楚,那条名曰战友的界线隔着他们,她不曾越界而出,亦不接受他越界而入。那条线仿佛是上苍之意,他站在一端,任凭试探、撕扯亦或挥刀相向,始终靠近不得,反而越用力越远离,时至今日,数丈之隔,她已与他形同陌路。

  这一生,他最怨的应该还是天地命数吧

  元修低头一笑,一口淤血冲喉而出,星月山河颠倒崩离,人语风声尽皆远去,唯有一道女子的声音从甬道那头儿传来,仿佛越过山海时光,永远明晰如昨。

  “我此生敬佩过一个人,一个壮怀激烈保家卫国的大将军,可惜时至今日,壮志已埋于尘土,那人只余皮囊了”

  那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落寞悲伤,元修竭力抬起头来,想要看清暮青的眉眼,却只看到一个背影从甬道前远去了。

  暮青转身走向吊桥,人群让出条路来,唯有神驹依旧立在吊桥中央。

  暮青来到马前,抬头笑了笑,护城河幽幽的波光映在她的眉眼上,笑容暖柔,柔得有些苍白,仿佛风一吹,这笑这人便会随风而散了。

  “好久不见,还记得我吗?”暮青笑着问,像问候一个老朋友。

  一人一马对视着,互相闻着对方身上的血腥气,吊桥上安静得能够听见夜风拂过水面的幽响,许久后,卿卿低下头冲暮青打了个响鼻。

  这声响鼻不似从前那般不可一世,似是能感受到人的悲伤,马儿走到暮青面前,低下头蹭了蹭她。它鬃毛上的血水尚未被夜风吹干,暮青抬手摸了摸,闻着扑鼻而来的血腥气和尘泥味儿,忽然眼眶刺痛,有些想哭。

  她与马儿碰了碰额头,拍了拍它的鬃毛,听见马儿低低地打了个响鼻,而后将头伏得更低了些它在催促她上马。

  暮青笑了笑,扶住马鞍就跃上了马背,山河城池尽在脚下,城门内的人却被夜色所吞,看不真切了。

  “元修!”暮青望着城门放声道,“我此生所求,不欺,不弃。欺我者,我永弃!”

  说罢,她抬手往唇上一抹!她掌心的伤口早已裂开,血渗出帕子,指上沾着的血却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战马的。她将那血抹于唇上,歃血于口,扬鞭一打!鞭声在夜空中炸响,声势如雷,她于这江海共拥的城池之前立誓歃辞,过往恩义,断绝于此,万人共证,天地为鉴!

  鞭声散去,暮青道一声走,战马在桥上一转,载着她便往精骑军中驰去。

  大军让出条路来,滚滚铁蹄声淹没了城中一道撕心惶恐的叫喊声。

  “陛下!”

  元修口吐黑血,仰面而倒,耳畔是惊惶的喊声,臣子、侍卫和将士们向他团团围来,他的眼中却只有桥上的那抹人影。那人一袭烈衣卷入了千军万马之中,人似黑潮,尘起如云,他忽然间明白,这一生缝住了他的心的那个女子已策马腾云而去,去向是远海仙山,是茫茫人海,今生来世,再不复见了。

  阿青

  风卷起残破的衣袖,漫天星光透来,恍若黄沙洒落,龙化为马,云幻成沙。这是这一生,他唯一一次败绩,耳畔却传来鼓震角鸣,仿佛梦回西北,突营射将,百战不归,血染黄沙

  “放箭!快放箭!”

  “护驾!护驾!”

  身旁果然传来箭令之声,护驾之言却将元修的思绪从遥远的漠北撕扯了回来,铁甲声、脚步声、弓弦声传入耳中,他眼中的精光猛然一聚,一把握住了身旁之人的手。

  陈镇和华鸿道看向元修,见他缓缓地做了个手势。

  那是个收兵的手势。

  二人惊了惊,南兴帝就在城门那头儿,旁有侍卫高人,后有精骑大军,若不放箭,如何御敌?

  正焦灼不安,只见南兴帝转身离去,一上吊桥就纵身掠入了大军之中。

  元修看着那身影离去,方费力道出一句:“撤!”

  “撤!”陈镇一声令下,侍卫们扶起元修,大内高手们挡在御前,弓兵们沿街列阵,大军潮水般向后退去。

  弓兵们虽未放箭,却未收弓,铁弩长弓冷森森地指着城门,弦声吱嘎作响,稍有风吹草动,便可离弦而出,破风穿云,杀人碎骨。

  梅姑几番意欲出手,皆被驼背老翁压了下来。

  老翁道:“此事还是交给少主人决断吧。”

  军中,暮青被御林卫和骁骑军护在中路,身旁已备好了一匹战马。步惜欢落在马背上,转头看向暮青。

  暮青望着城中,目光如一潭死水,寒寂无波。

  步惜欢叹了一声,缓缓地做了个攻城的手势。

  “攻城!”李朝荣举剑向天,剑光裂空而下,若劈桥分水,直指燕军!

  五千精骑高声呼应,铁蹄踏上吊桥,声势如雷,震得河波动荡,山城影碎!放眼望去,那层碎影仿佛是护城河面上浮起的一层黑箭,密密麻麻,与铁骑大军一同破入了城门!

  城中杀声再起,步惜欢和暮青策马上了吊桥,在血气与尘土里并肩望着城内。

  神甲侍卫、武林义士和一队御林卫护在吊桥前后,人群之中,余女知县颇为显眼,步惜欢睨了知县一眼,淡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