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找守宫砂(1/2)

加入书签

  凶器找到了!

  暮青拼好青碧琉璃盏后拍了拍手,道:“嗯,不错,还能验尸了。”

  章同一听便气笑了,这是埋汰他吧?那丫鬟后脑勺那么大一个窟窿,他要是瞧不出那是致死伤来,以后还有脸说自己是习武之人吗?

  “既然尸体埋得离马车不远,怎么现在才来?”暮青起身问。

  章同听闻此话咳了声,目光闪躲,“找东西,费了些时辰。”

  “找什么?”

  “没找到。”章同避而不谈,只说没找到。

  暮青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这人搞什么?

  章同见她恼了,不由看向花厅外,声音被雨声吞了,耳根有些红,“……找守宫砂。”

  暮青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那守宫砂被剜了下来,丁点儿大的一块肉,你大晚上的打着火把在泥坑里找,能找到就见鬼了!”

  章同倏地转身瞪住暮青——你就不能小点声!

  再一扫花厅,只见小姐们羞怯低头,丫鬟婆子们个个把他当登徒子看!

  章同几欲抓狂,他就是自找的!从林子里挖出女尸后,他见凶器和伞都在,便想着郑青然被剜掉的守宫砂可能也被凶手顺手丢进了泥坑,所以想到一起带给她。他只是想把证据找齐全些,好让她早点破案,回营歇息,哪成想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来到相府时,她已经把案子破了。天知道他命人扒拉泥坑找守宫砂时,他营里的兵都拿什么眼神看他!

  章同一肚子冤枉气,跟着她破案,总没好事!

  暮青看了眼章同的黑脸,默默转头,问陈蓉:“守宫砂在何处?”

  陈蓉已吓得直哆嗦,只摇头说不出话来,她的婆子答道:“奴婢挖了那坑后,顺手丢在了坑里。”

  暮青见其神情便知是实言,但她不打算派人找了,这些善后的事交给盛京府的人就好。她又问了婆子几件事,事到如今,陈蓉都招了,婆子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杀郑青然的是陈蓉,婆子杀的是郑青然的丫鬟,两人一起移的尸,但将郑青然的尸体移进马车里之后,放血割筋、剜肉卸肢的人是婆子,挖坑埋尸的也是她。那铲子是从后厨房里拿的,事后本想送回,却发现铲把上沾了血。而两人出去时穿的衣裙鞋袜回来之后丫鬟便拿去洗了,黄泥洗掉了,血却洗不净。那时元钰已发觉郑青然太久都没回来,派人前去姚府询问,婆子见已经没有机会再偷偷溜出园子,便将血衣和铲子一同收在包袱里,寻了石头沉到了井里。

  案情已明,剩下的便是打捞和收拾残局了。

  这些事暮青都打算移交给盛京府,本来这案子都不归她管,她肯出力起初是因为元钰去请援,后来是因为怀疑此案与那幕后真凶有关,如今看来不过是一次模仿作案。

  盛京府的人约莫清晨才能到山上,案犯只能先关在相府的庄子里。元钰吩咐人开了两间厢房,将沈问玉主从、陈蓉主从分开锁进了屋里,将后园守门的小厮被关进了柴房。

  小姐们一一告退回房,花厅里乱糟糟的,宁昭扶着额,有些倦态,恹恹地道:“钰儿,这些事交给你了,我头痛,先回屋歇着了。”

  宁昭走时留下了得力的婆子和丫鬟帮衬着元钰,只由一个小丫头扶着走了。

  暮青也提出告辞,临走时与元钰约好了,待郑广齐来了之后再派个人到水师大营里告知一声,她再来。

  元钰应了,却在暮青走出花厅时又唤住了她。暮青回身,见少女立在花厅的灯影里,嫩绿的襦裙衬得脸蛋儿还有些稚气,拧着的手帕透露出她的忐忑,“都督,可否借一步说话?”

  “小姐想去何处说话?”暮青问。

  元钰走出花厅来,指了指花厅一侧的曲廊上。

  廊下挂了只锦灯,烛光微弱,两人避在廊角,雨声掩了私话声。

  “都督,你说……宁姐姐有没有默许陈小姐杀人嫁祸?”难得有独处的时机,元钰心里却乱糟糟的,总想着这件事。她有些恼自己,但还是想弄清楚。她和宁姐姐相识多年,很喜欢她的端庄稳重,可哥哥是她的亲人,她无法坐视哥哥娶一个如此可怕的女子。哥哥是这世上最英武的儿郎,他配得上世间最好的女子。

  暮青看出元钰的心思,目光微暖,元修不算白疼了这妹妹,“小姐觉得呢?”

  元钰被华郡主保护得太好,但她生在元家,怎可能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她心如明镜,只是不愿承认,觉得她断案如神,便来问她。她若说不是,她便给自己一个理由相信,她若说是,她也可借她的口让自己清醒。

  “我……”元钰转身看向廊外,“宁姐姐和陈小姐午后在屋里谈了些什么,我不知道。”

  “我知道了。”暮青却道,“看来小姐心里愿意相信郡主是无辜的,既如此,你就信吧。”

  暮青戳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