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第五十五回消前孽司徒兵解(1/2)

加入书签

  司徒平心中牵挂司徒兴明,忙对火无害道:“火师叔,此间事了,可否即刻启程,助我搭救家父,扶危解难,免受灾厄?”

  火无害笑道:“司徒贤侄勿忧,掌教师尊早有谕旨,天机已然显现,你父亲本是历劫之人,我等顺天应人,怎可妄为?况且此番磨难对你父亲也是好事,否则日后如何成道?我别有重任在身,搭救你父亲,自有掌教真人安排的人手!”

  司徒平不敢强辩,讷讷无言,面上挂满忧色。

  秦紫玲心中不忍劝解道:“师弟莫要杞人忧天,来前掌教真人早已颁下法旨,各路同道要齐集麦积山七佛寺,防止魔教掘取山崖下的玉清神符!届时正邪大战,荡涤妖氛,自然能将老伯父解救出来,骨肉团聚,不在话下了!”

  司徒平颔首无言,心中稍定。正发愣之际忽听破空剑遁之声隐隐而来,转瞬便至。来者非是旁人,正是石生、雷起龙、灵奇并周云从、商风子诸人。

  石生等与火无害施礼,这才道明来由。

  原来自从石生襄助杨鲤,帮崔海客渡过了人劫,顺便饱览东海异域风光,难免静极思动、玩心大起,便约了雷起龙、灵奇这几个熟稔投契的伙伴,四海巡游。后来又想到,自当日金石谷一别,许久未见周、商二人,乃转往西南洞天的金石谷访友。

  周、商二人从艾真子藏宝中获益甚多,又得大方真人乙休指点,玄功日深、道行精进。遇着故友来访,越发高兴,留诸人在谷中住了大半年的光景。

  这一日正相互参详玄功、讨教术法,忽然心神一凝,自谷外飞遁而来一通敇令传书,正是五台掌教真人所发敇命,令石生并一众人等,往终南山一行,汇合司徒平,前往西凉听用。

  司徒平一听,喜道:“有诸位师兄弟助我,定能将家父解脱苦厄困境!”

  石生摆手笑道:“师兄何必谦虚,小弟等陪着你前往,遇着那帮邪魔外道,只管杀将过去便是!”

  火无害皱眉道:“师侄莫要大意,掌教真人令你等聚集一处前往,乃是料敌从宽之意,毕竟是一帮积年凶神老魔,均不是易于之辈,切切不可先存了轻敌之心呢!”

  石生心中颇不以为然,只看着火无害面上,不好辩驳。

  火无害见他口服心不服,也不好点破,日后自有他的苦头自去承受,略微嘱咐了几句,率众人往西北而行。

  司徒平因为担心父亲安危,也不多想,与石生等人全速赶往凉州而去。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自那魔教以尸毗老人和沙神童子为首,诛灭了昆仑,魔焰高炽,又得了昆仑玉清神符的下落,打算盗掘出来,与沙神老魔君的血海幽冥阵炼化在一处,以黄河水眼与西凉亿万生灵为质,进可威压玄门正派,退可自保西北一隅之地。

  五台掌教赵坤元暗查天象,默运玄机,窥破天下的气数,如今已然三分,乃是魔教独霸西北,虎视华夏龙脉五台派扎根幽燕,掌控中原峨眉派作壁上观,在巴蜀之地自保。

  千三杀劫已然到了最后的关隘,宇内元炁渐渐消散,修道之人生机无可寄托,不经历一番血雨腥风,诛灭邪祟,正邪两家都是死路一条。

  三家势力均是此消彼长的态势,是故峨眉派极力挑唆魔教与五台火并,打算作那得利的渔翁。可五台派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否则赵坤元在望海峰上如何执掌封神榜?

  详加推演之后,赵坤元乃定下方略,打算先在西北麦积山七佛寺,翦灭魔教,再与峨眉三次斗剑,完成千三杀劫,重开封神榜。

  闲话休提,且说先前司徒兴明被鬼王徐完施了邪法,镇压在白骨骷髅塔之下,虽有上清真灵护身心诀加持,被邪法消磨肉身,时间久了,过了三十六个时辰,也有不忍言之祸。

  好在鬼王等老魔齐聚七佛寺,用本命鬼火炼化玉清神符,只留下几个徒弟,看守白骨骷髅塔,未能尽显邪法的厉害,乃让司徒兴明多熬了些时光!

  他虽已凝神内观、身心合一,但熬不住层层幽冥煞气、地府鬼雾消磨,这一日只觉得灵台晃动,肉身消融。心中计较得失,越发心神不稳。正心神不定之际,又听有人桀桀而笑。

  那嘶哑难听的声音说道:“我那个死鬼师兄真是小肚鸡肠,前几年因为在北海搜集寒天阴火,遇着个貌美的散修,明明是我先看中的,他却强霸占了去,被我喝破,他反倒先恼火起来,处处与我为难!你看,今日派遣我这么个狗屁差事,真真气人!”

  另外一个人呼应道:“徐师叔莫要自寻烦恼,想来冥君不是那般小的肚量,况且此间这修道人的真魂,也是一桩好宝贝,若得了去,助益良多,应该是冥君有意弥合手足之间些许误会的苦心之举了!”

  原来当日鬼王徐完肆意杀戮、劫掠生魂,正好撞见了司徒兴明与罗源,两下里交手。罗源远遁搬求救兵,司徒兴明被鬼王施展邪法,结成白骨制魂塔,困在其中。

  恰好因为尸毗老魔、沙神童子寻着了玉清神符,欲要齐集诸魔头之力,将其炼化。军令之下,鬼王也不愿拖延,这才给了司徒兴明一线生机。

  只是那玉清神符,乃是圣人亲自炼制,其实这帮魔头轻易可以炼化的?数十日光景过去,依旧毫无头绪。

  鬼王徐完心中惦念司徒兴明的生魂颇有大用,乃暗中吩咐下去,令师弟徐全携万鬼白骨幡,去收了司徒兴明的生魂。

  好巧不巧,先前同去的五鬼天王尚和阳与庐山白鹿洞的白骨神君早已暗中结盟,将徐完拿住了一个得道之人生魂的事情说与他听。

  这三个老鬼,修的均是生魂祭练的邪法,遇着上好的生魂如何能忍住贪心?当下尚和阳、白骨神君与鬼王将话挑明,欲要从中分一杯羹。

  鬼王徐完颇具心机,又有手腕,想着如今是群魔集聚,自然是以尸毗、沙神二老魔为尊,其余轩辕法王、哈哈老祖也隐隐然高过自己一头,即便是邓隐、鸠盘婆也不在自己之下。他一向独来独往惯了,在这帮魔君中可谓形单影只,缺乏依仗。索性借机与五鬼天王、白骨神君暗通消息,彼此多一些情分,也好日后互为奥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