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页(1/2)

加入书签

  可是这样的夜色,总叫人心里发毛。她看着他再次潜下去,这回却半天没有浮上来。她慌起来,惶惶瞪着湖面。静的,没有半点涟漪。恐惧无限扩大,像一团棉花堵住了嗓子。她简直要晕厥,失措的喊,“容与……”

  然而没有回应。

  她吓得魂飞魄散,奔下河滩尖叫,“容与,你在哪里?”

  她的呼声在广袤的空间回dàng,卢梭湖寂静如初。她哭出来,觉得天要塌了。她跑下去,也不管自己懂不懂水性,她要找到他。

  突然湖心一阵波动,他向她游来,边游边道,“上去,怎么下来了?”

  她泪流满面,触到他,在他胳膊上重重掐了一把,“你要吓死我么!”

  他嘶地吸口气,“又没什么事,平常不也这样的么!”

  她把他往岸上扯,“我要回去,现在就走!”

  他摸不着头脑,只好匆匆穿好衣裳随她上了马车。返回乌拉城的路上她只掩面哭,他忙扔了鞭子过来安慰,“对不住,我一时玩兴大,趟得远了。”

  她哭得直打噎,还不能从梦魇里挣脱出来。死死的抱住他,埋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