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含恨而终(1/2)

加入书签

  狂牛的耐心终于耗完,不想再听她一句废话,他直接将随身佩戴的怨念匕首拿出,一个潇洒的姿势,抵在细水的脖颈上“好!很有本事,念在你服侍我多年的份上,本爷今日亲自送你上路。”

  昕无痕知道细水必死无疑,她太大胆了,稍有些脑子的人都知道,玉露灵就是主子的痛,新婚当晚出逃更是主子不可提及的羞辱,而细水居然公然揭着主子的伤疤,这不是吃了熊心豹胆赶着去找死么?

  但是,做为细水最好的姐妹,她也做不到袖手旁观。

  “主子!”昕无痕又跪着上前移到狂牛脚下,苦苦求情道,“细水妹妹不是故意顶撞您的,她是无心之失,求主子饶了她。”

  昕无痕还真是不敢说太多让主子不高兴的话,因为现在的狂牛已处在盛怒之巅,虽然知道自己一两句话毫无用处,但也算是尽了绵薄之力了。

  狂牛喷火的眼神直瞪过去,带着一层深深的警告之意,狠厉道“细水以下犯上,公然对本爷无礼,今日竟敢出言羞辱本爷,死罪难逃!谁敢求情,一同受死!”

  说完,手腕的一个用力,怨念何其干净利落一刀封喉,细水含恨一命呜呼。死前,那眼神哀怨,泪眼巴巴望着狂牛,但却从他脸上得不到一丝怜悯,高大挺拔的身躯,手握怨念的姿势何其英俊潇洒,刀刃之处,红色血液缓缓滴落,在阳光的照耀下,是那么的炫目刺眼。

  “主子……果然……无情……”细水的绝望如那严冬里没有月光的黑暗,找不到一丝光明与温度,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嘴角很努力的想要挂上一个诅咒的笑意,可奈,嘴边只是抽动两下,便已倒地不起了。

  “细水!”昕无痕哀嚎的唤到,就在这一刻,她后悔不已,原来,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好的姐妹死在眼前,心是如此之悲痛。

  但她还是冷静的控制了自己的行为,她是聪明人,绝不会傻傻陪着细水去死,因为那是对狂牛的背叛,对主子的不忠。

  即使她再伤心,再想爬到细水身边,那也得控制住,强制控制住,就算是要嚎啕大哭,也得在狂牛看不见的地方。

  她和细水都是孤儿,从小一块在狂牛身边侍候,彼此之间的感情超过了亲姐妹,细水本性不坏,只是骨子里的执拗要了她的命。她曾经提醒过她的,要她收敛一点,可她就是不听!

  杀死细水后,狂牛整个人似也冷静了下来,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细水,脖颈的大动脉处鲜血依旧流个不停,他终觉有些不忍,于是命令着下人将细水的尸体厚葬。

  然后,他将头转向昕无痕,冷声问道“玉露灵昨夜去了哪?”

  昕无痕马上抹抹泪水,规规矩矩跪在他面前一本正经的回答“回主子的话,她是和主上的冷风一起入了江湖伞。”

  “冷风?”狂牛有些不可思议,“他和玉露灵认识?”

  “属下不知,她跟随冷风去了江湖伞后,属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