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津田梅子的选择(1/2)

加入书签

  美国加州,旧金山大学,因为排华风潮影响,一场专门为亚裔留学生准备的毕业典礼,延迟两个月后,正式开启。

  参加毕业典礼的对象包括十三名当地华人青年、十名汉国自费留学生、四名来自大陆香港、澳门、上海租界区的青年学生、三名东瀛留美女学生、数十名学生家属、好友以及为了纪念东瀛第一批获得美国学士学位的女大学生们,专门从纽约赶来的东瀛驻美国公使。

  按照女子优先的传统,山川舍松被旧金山大学推选为毕业生代表,第一个走上讲台,发表毕业演讲。

  “在发表演讲之前,首先,我要向院长先生、亨利教授、罗伯特教授……培根先生、培根夫人、玛丽安小姐表示谢意,感谢他们一直以来的帮忙。…………

  给你们添麻烦了。”

  山川舍松身穿华丽的和服,举止端庄的对讲台下的众人躬身行礼。

  “哗哗哗”……在一片鼓掌声中,山川舍松站起身,开始以“英国对日本的外交政策”为题目,进行演讲解说。

  “东瀛和日本都是远离大陆地带的岛国,两国拥有共同的岛屿文化和海洋文化,大英帝国是世界文明社会的领袖,是近代文化的传播者和捍卫者,东瀛国作为一个追求文明、开化的国度,希望与大英帝国、美利坚国建立密切的合作和紧密的联系,

  但是,当前英国和美利坚国加诸在东瀛国身上的一系列条款,并不符合自由、平等的精神。如果英国和美利坚国根据不平等条约,在东瀛国内继续实施治外法权政策的话,友好、文明的大和民族将会为了国家的独立,被迫与两国进行双方都不希望看到的对抗。…………”

  1895年甲午战争之前,东瀛和远东大陆一样,被西方列强强迫签订了一系列的不平等条约,只是面对列强侵犯,东瀛自上而下进行了一场效仿西方的维新改革,大力派遣官派留学生赴欧洲、美国学习科技知识。

  在全民向西方学习的热潮下,平均不到十岁的永井繁子(1863年出生)、山川舍松(1860年出生)、津田梅子(1864年出生)三人跟随东瀛使团,于1871年出发,赶赴美国,开启留学之路。

  山川舍松出生于斗南津藩藩主之家,父亲在幕末战争中,被保皇派干将大山岩杀死,幕末战争结束,斗南藩辖区百姓生活困顿,新任斗南藩藩主,亦是比舍松年长十五岁的长兄山川浩以身作则,过着粗衣劣食的生活。山川浩曾在庆应二年1866,为了签订日、俄国境协议,随幕府外国长官访问俄罗

  斯,是个体验过欧洲诸国生活的人物。

  但即便藩主英明,在这种状况下,也只能让年少者到各处去当寄养孩子。舍松虽然是藩主之妹,也和其它孩子一样,被寄养到函馆的一处法国家庭。

  1871年,东瀛维新初期,由于权贵家族不愿意让女儿到远渡重洋,到海外留学,因此舍松、繁子、梅子和另外两个十三四岁,幕府叛军家庭出身的藩主之女,被急于待罪立功的家庭长辈,半是鼓励半是强迫着,走上留美之路。

  进入美国之后,两个年龄大一些的东瀛少女忍受不了美国白人在各方面的欺辱、歧视,于1872年被驻美公使遣送回国,而舍松则在其三兄山川健次郎要求下,坚持了下来。

  山川健次郎和其兄都是山川浩都是即遭受西方近代文化影响,又保留东瀛传统武士精神的权贵子弟,在妹妹留学美国之前,山川健次郎已经赶往美国,在耶鲁大学完成大学教育,山川舍松到美国之后,山川健次郎担忧妹妹失去爱国心,成为崇拜美国的

  女孩,每周一次教妹妹学日语,并教她忠君爱国的道理。

  1880年,山川健次郎回国后,也屡次三番寄信给妹妹,向她说明有关国际政治等事情。在两个哥哥的影响下,山川舍松虽然表面上和其他两个留美女学生一般无二,本质上却已经逐步变成一个接受日本武士道熏陶的女子。

  落落大方、即能学习西方科学知识,又坚守东瀛权贵传统文化,身上具备坚韧东西方不同特性的山川舍松,迅速成为旧金山大学亚裔留学生群体中的名人,不仅获得亚裔同学的认可,还受到学校白人教授、老师的看中。

  和处在公众中心,时刻吸引同学、老师目光的舍松不同,年龄又小三四岁的永井繁子和浸田梅子并不能忘记幼时家人亲戚被倒幕派军人杀死的仇恨,留学美国之后,习俗迥异的美国社会,也不能给予她们安全感和亲切感,从年,长达十一年的留学生涯中,她们也是在接触到同属亚裔的华人留学生以后,才逐步走出孤独、封闭的个人小圈子。

  看着讲台上山川舍松用类似男人的声调发表演说,津田梅子和永井繁子表面上和其它学生一样扬起双手鼓掌,心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繁子,公使大人同意我们的请求了吗?”

  掌声停歇,山川舍松走下演讲台,永井繁子小声询问道。

  “没有,冈崎公使没有答应我们延迟两年回国的请求,再过半个月,日,我们将和舍松一块乘船回东瀛。”

  “我不想回东瀛,兄长将我许配给了倒幕派军人,他们是杀害父亲的凶手,我不会嫁给他!”

  “嫁与不嫁,并不是能够由我们做决定,现在政府内部是倒幕派掌权,家族长辈为了获得权力,必定会让族中女子嫁给倒幕军人联姻,这是我们逃脱不了的命运。”

  “舍松姐姐也是一样吗?”

  “是的,听说舍松要嫁给杀害她父亲的仇人,倒幕派军官大山岩,回国后就要举行婚礼。”

  …………

  在美国,旧金山大学是少数几个对华人还算友好的场所,可是端坐在讲台下方的华人学生们,毕竟不可能与外界完全隔绝,在大学之外,和他们长着同样肤色的同胞、亲人正遭受着《排华法案》带来的迫害和歧视,对于留居美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