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澈与静12爱你番外完(1/2)

加入书签

  凤勾情:特工世子妃,番外之澈与静爱你(番外完)

  几人神神秘秘地来到湖边。ai悫鹉琻

  一人说:“他们人呢?”

  “在那艘船上!”另外一人指了指不远处湖面上唯一一艘小船回答。

  那艘船吗?寂静的湖面上就孤零零地飘着一艘小船,和其他的小船漂开了好一段距离。

  这种情况下,就算他们呼救也没有人听得见!

  真是天赐良机!

  “好,我们现在就准备动手,东方澈身手不凡,我们要先抓住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几人是皇后和项家派来的,便很清楚东方澈的弱点。

  然后这伙人纷纷跳入水中,企图潜水到画舫所在的位置。

  几人还在水中,刚刚靠近画舫,就发现画舫的四周缠了好像渔网一样的东西,上面竟然还有尖锐的刀刃。

  然后一声声的惨叫声从水中传出来,水面一阵翻腾,就如同水里头来了一群体型巨大的鱼一般。

  然后水面上泛了红,站在船舷上的夏侯静俏皮地笑了一下,她的鱼儿们都上钩了呢!

  东方澈一直都知道夏侯静的机关术了得,她虽然很少设计害人伤人的武器暗器,但是她一旦设计了,就绝对是让一般武林高手都束手无策的。

  过了一阵,水面上冒出了几个人来,虽然还没有死,但伤的不轻。

  东方澈点足,轻轻掠过水面,拎着其中两个人飞回到了船舷上,将两个伤的不轻的人丢到了船上。

  夏侯静蹲了下来,问两个浑身上下少说也有二十多处伤痕的暗杀者,“我问你们问题,最好给我回答,不然我又一千种方法让你们生不如死,想必你们刚刚已经在水下经历过了。”

  夏侯静其实不是一个狠得下心的女人,但是不代表她被逼到一个份上了还不懂得要还击,皇后将她囚禁,用她来威胁东方澈,东方澈服毒的画面到现在都好像就在她眼前一样,她没办法想象如果东方澈真的喝下了毒茶真的一命呜呼了应该怎么办。

  两个被东方澈从水里面拎上来的暗杀者早已痛的浑身都颤抖了。

  “第一,朝廷让太子负责锻造兵器的银两为何少了一半,另外一半项家弄去了哪里。”夏侯静当然不会傻到这个时候了还去问他们是谁派他们来的,这京城里头会想要对她和东方澈动手的,除了皇后和项家,还会有谁?

  “项大人,项大人偷梁换柱,将由国库拨给太子的十万两银子变成五万两,另外的箱子里头最初没有装银两,两,在运去给太子之前被装上了砖头。”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从国库里面运出来的就只有五万两白银是吗?”

  “是,是这样的……”

  对皇后和项家来说,他们要的只是东方澈好看,但没想过盗取国库的银两,一来这太不安全了,没必要让偌大的项家冒这个险,二来皇后也不会同意,在她的设想里面这江山以后是她的儿子的江山,这国库的钱,她不会让别人乱动的。

  “第二个问题,项家的金库在哪里?”

  “金,金库?项家没有这种东西……”

  “别试着跟我打马虎眼,我知道项家是肯定会有金库的,虽然不在项府。”夏侯静很肯定,她在宫里待了两年,对项家她也留意两年了,她虽然武功不到家,但是开锁偷盗之类的事情却是很在行,她在东方敏那里的时候皇后来过很多次,她曾经窃取过皇后带在身上的一些信件,知道项家是有一个金库的。

  “在,在……城外项家修建的庙堂里……”

  城外由项家修建的庙堂?

  夏侯静转身看向东方澈。

  “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有一阵项白岩连夜做噩梦,便请来方士,方士说项家先祖和一帮弟兄帮着东方家打下了天下,不少弟兄死在了沙场,做了孤魂野鬼,北燕建国之后虽然有修建祠堂供奉烈士,但项家却没有任何表示,当年那些弟兄可是追随项家先祖的,项白岩听了方士所言,出钱在城外建造了一个庙宇,用来供奉那些将士的亡魂。”

  夏侯静闻言思索了一下,“这么说来,项白岩做噩梦后修庙宇可能是假,建一座藏金的金库才是真的。”

  nbsp;这么想想,确实是有这个可能,项家想要出钱造一座庙可没那么容易,在皇上的眼皮底下,身为大臣公然造庙哪有那么容易,自然是要上报朝廷,征得皇上的同意,让皇上下旨把地皮给了你们项家,然后你才可以建造。

  项家以噩梦为引,以供奉开国将士为理由,这皇上自然也就会同意了。

  “是与不是,很快就会有答案了。”东方澈的眼睛里透着一股寒意。

  “你们小心一点,都搬到里面去。”夏侯静站在珍翠阁的密室门口,指挥着其他人搬运一箱又一箱的银两。

  这些银两是他们今晚的成果,不知道皇后和项家在知道金库被搬了个精光之后会是怎么样的一副神情。

  项白岩没有派多少人守着那做庙堂,因为项白岩觉得越是派人守着,就越容易被发现,所以只有庙堂里面住着的几个假和尚是他的人。

  东方澈带着沧澜教的人不用多少时间就能解决掉障碍,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里面藏着的钱财尽数运出。

  这一间也叫做珍翠阁的珠宝行和盛荣皇朝的那一间一样,都是沧澜教的财产,同样都有一个密室,如今这些从项家金库里面运出来的银两都被运到了这里。

  “这都远远不止五万两白银了。”夏侯静笑着说道,项白岩那个混蛋,处处给澈哥哥下套子,这回他和他的一帮狗爪子扣下了朝廷拨给澈哥哥负责锻造兵器的银两,就从他自己的身上拿!

  圆满地解决了这件事情,让夏侯静的心情倍感愉快。

  她是很高兴,东方澈的心情就没有她那么好了,因为对现在的东方澈来说,有一个跟对付项家和皇后同等严峻的问题——让静儿喜欢上他!

  “静儿,过来。”东方澈在屋里,人坐着,心却已经在门口的人儿身上。

  “怎么了?”夏侯静回过头来,见东方澈好像有话要跟她讲。

  夏侯静走到东方澈的跟前,然后很自然地坐到了他的身上,明明旁边就有位置坐的。

  “静儿,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起了锻造兵器的银两的事情来了?”东方澈今天出宫前是完完全全抱着要和夏侯静好好玩一场的打算的,谁知道夏侯静不光有心要解决掉跟踪他们的人,更是有心要处理少掉的五万两白银的事情。

  夏侯静的话,应该知道,项家给东方澈出的这个难题根本构不成难题,因为东方澈缺什么也不缺钱,他掌管沧澜教所有生意上的事情,钱,他从来都不缺的。

  区区五万两白银,还不至于让东方澈犯愁。

  更何况,夏侯静自己也不是一个缺钱的主儿,四方城多富有,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因为他们欺负我的夫君啊,我不爽,就算我们不缺这五万两,也不能让项家和那个老巫婆得意了去!”夏侯静愤愤地说道。

  因为从夏侯静的口中听到了“我的夫君”这样的字眼,东方澈的心情顿时变得很好,比今天剿了项家的就金库还让他高兴。

  “静儿,你会再爱上我吗?”东方澈好心情地追问夏侯静。

  夏侯静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澈哥哥一定是全世界最大的大笨蛋,什么叫她会喜欢上他吗?她一直以来不都是爱着他的吗?还需要再喜欢上吗?

  “不会!”这一次的都还没有爱完,为什么还要想下一次的?

  东方澈的手指一下子失去了温度,他如此轻易地,就被夏侯静的一个回答给打败了。

  一边说着“不会再爱上”的夏侯静一边却主动地勾着东方澈的脖子,献上樱唇去亲吻他。

  “等等。”东方澈叫停,将头别到一边,阻止夏侯静的亲吻。

  “等什么?他们搬完就走了,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了,我要和你亲亲有什么不可以的吗?”夏侯静将东方澈的头掰了回来,不管不顾地继续亲吻。

  女色狼已经露出小狼爪了。

  “静儿!”东方澈将夏侯静的两只手都从自己的身上抓了下来,一只手扣住了它们,她的触碰他固然喜欢,可是她刚刚才说不会爱上他,又……这让东方澈的眉头越皱越紧,都从小丘壑皱成喜马拉雅山脉了。

   

  ;“怎么了澈哥哥?”夏侯静故作不解地问东方澈,心道,澈哥哥这回该明白她那个时候的郁闷心情了吧?

  “静儿,你试着喜欢我可以吗?”东方澈有些痛苦地对夏侯静说,他只希望她留一个机会给他。

  “为什么要试着?”夏侯静笑盈盈地说道,根本不用试着喜欢,她本来就很喜欢很喜欢他!

  “因为我想要你的爱。”东方澈道出了自己心底的渴望。

  “可是以前我天天说喜欢你的时候,你都说让我不要再喜欢你了的!”夏侯静嘟着嘴巴,指控东方澈。

  东方澈皱着眉头,强调,“那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许再拿以前的事情惩罚我。”

  东方澈这认真的模样逗笑了夏侯静,“好啦好啦,不谈以前了,我们现在快亲亲,我好喜欢澈哥哥你的亲亲哦!”

  东方澈的脸色实在是不怎么好看,但是他又不能对夏侯静生气,她没有爱上他不是她的错……

  于是积聚了一股子闷气的东方澈只得用一个深深的热吻来宣泄。

  他闭着眼睛深吻着夏侯静,没有注意到夏侯静脸上露出了小狐狸得逞时候的笑容。

  “啧啧啧,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新婚燕尔了。”调侃的声音响起。

  这个时候,别人是绝对不敢闯进来打扰东方澈和夏侯静的。

  夏侯静连忙从东方澈的身上跳了下来,看向门口,门口来了一男一女,男子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多年生病让他即使在病痊愈后看起来仍然有些纤瘦的感觉,不过这不影响他的绝代风华。

  而男人身边的女人花容月貌,乃是世间少有的绝色女子,气质稍显清冷,让人移不开眼。

  刚才那声音就是从这女子口中发出来的。

  她是东方澈的师妹,也是如今沧澜教的教主——云清染,她旁边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君墨辰——盛荣皇朝镇南王府的世子爷,乃是盛荣皇朝的一把手,盛荣皇朝的皇上最器重的人。

  “云姐姐,你们怎么来了?”夏侯静见到云清染和君墨辰觉得而很亲切,当初还是在他们的帮助下,她成功地躲开了东方澈的查找。

  东方澈冷眼扫过门口的那对夫妻,尤其是在看到君墨辰的时候,目光冷了冷。

  “有人调动了沧澜教这么多人马,四位护法连着跑了七八趟,我想要不来也不行啊!”云清染说着就在东方澈的对面坐了下来,“大师兄,你的事情我不插手,沧澜教的人马你想要怎么调动就怎么调动,我这次过来只不过是碍于沧澜教的规矩。”

  一次性调用沧澜教这么多的人马,按照教规,必须是教主本人才行,所以云清染不得不来一趟,事实上,在调用沧澜教众和安排方面,云清染虽为教主,却不及东方澈。

  “谢过教主。”东方澈微微点头,以示谢意,对他来说,这样的道谢已经是很有诚意的了,没有诚意的道谢他也从来不会说出口的。

  “这么说来,云姐姐,你们要在北燕住一段时间了?小宝宝们呢?他们没有一起来吗?”夏侯静很高兴云清染他们能多留一会儿。

  “静儿,我们这回可是偷渡过来的,我可不敢将两个小鬼也带上。”

  云清染笑着摇头,指了指她的丈夫,这要是让北燕这边的人知道君墨辰到了他们北燕的京城里头,还不知道会被当成什么重大事件来对待了。

  至于云清染和君墨辰有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是不好带的年纪,只差了一岁,这还要感谢孩子他爹的辛勤播种。

  “不过……师兄,我这一进京城就听说你成亲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成亲都不通知我?”云清染调侃东方澈的心急。

  “没必要。”东方澈答。

  “什么叫做没必要?女儿家一辈子就嫁这一次,难道不应该风风光光的?你倒好,连静儿的父亲都没有通知,你等着吧,让夏侯狄知道自己的女儿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被你吃干抹净了,他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云清染一点都没有夸张,夏侯狄就只有夏侯静这一个宝贝女儿,疼她疼到骨头里面了,就这么嫁了,换哪个老爹都不肯的,更何况是夏侯狄。

  “云姐姐

  你别说了,我和澈哥哥……我们……成亲也是有原因的……”见云清染逼问东方澈,夏侯静忙帮忙解释。

  结果她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东方澈便更加生气了。

  “静儿!我们成亲没有别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有了夫妻之实不得不成亲,是我想娶你!”东方澈一把抓住夏侯静的手,很大声地强调。

  他要修正夏侯静心中错误的想法,她不可以到现在还觉得他是因为要负责才娶她的,他的心意她都听到了!

  “澈哥哥额,你抓疼我了……”夏侯静嘟着嘴幽怨道,“好啦,我知道你没有这个意思,但是……筹备婚礼的时候,我不是不知道你的想法么……”

  夏侯静越说越小声,那天早上的时候夏侯静还觉得东方澈是因为要负责任才要娶她的。

  “我们都这么亲密了!”东方澈心中苦涩。

  云清染看着两人这一来二去的,倒是有些明白了,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君墨辰笑眯眯地接话道:“东方澈,你们两人亲密归亲密,可不能说明什么的,这谁说男人和女人亲密一定要是相爱的,我看啊,顶多就是你床上功夫不错,夏侯姑娘觉得你还凑合,所以就和你缠绵缠绵,你别想太多了。”

  君墨辰摆明是在气东方澈,专挑东方澈的痛脚踩。

  君墨辰这话让东方澈的脸部肌肉紧绷了不少。

  君墨辰接着走到自己妻子的身边,搂着云清染的腰,一边大秀恩爱,一边似笑非笑地着扑克脸的东方澈说道,“对了东方澈,你要是自己搞不定的话,我这里可以帮忙的,借兵给你绝对没问题,反正盛荣皇朝和北燕之间只是隔了一个四方城,跟你老丈人说一声,他肯定放行是不?”

  “偷藏别人未婚妻的人的兵,借了想来也是白借。”东方澈斜睨着君墨辰。

  “什么叫偷人未婚妻?这好像是某个未婚夫自己对他的未婚妻不好,我不过是见人家小妹妹太委屈了,未免她被某个冰块给荼毒了,才出手帮忙的,这叫日行一善。”君墨辰笑眯眯地回答道。

  东方澈的脸色又寒了几分,与君墨辰之间正酝酿着无形的硝烟。

  夏侯静和云清染对视一眼,两人很有默契地去将这两个男人分开。

  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两个男人似乎天生就不是很对盘,明明他们两个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的过节。

  “墨辰,赶了一天的路了,未免回房去休息吧,我累了……”云清染对着君墨辰撒了个娇,然后挽着君墨辰的手臂往外走,这要是再让他和东方澈待在一起,两人动了手,她怕这家珍翠阁会彻底报废掉。

  夏侯静也跟着坐回到了东方澈的身上,“澈哥哥,我们继续刚才被打断的!”

  “静儿,你不爱我,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亲近……”东方澈虽然很不想去想君墨辰刚才说的话,但是他的大脑就是不受控制地去想。

  难道真的如君墨辰说的那样,他们两个人的欢爱,只有**上的欢愉,无关相爱与否吗?

  这一想法让东方澈的心里如同被灌了黄连水一样,苦涩异常。

  静儿啊静儿,我要拿你怎么办?我该如何,才能让你的身心都属于我。

  夏侯静在东方澈的喉结上面狠狠地吮吻了一翻,“呵呵,因为你是我的澈哥哥啊!”

  因为她的澈哥哥对她有着非凡的吸引力,让她恨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都黏在他的身上,霸占着他。

  “我是你的丈夫!”东方澈很执着地纠正。

  “好好好,你是我的丈夫,我的夫君,我的男人……所以我们理所当然地亲密。”夏侯静笑着继续亲吻东方澈,澈哥哥这闷闷的样子其实挺可爱的。

  坏男人,你欺负了我这么多年,我就欺负你几天,你就炸毛了!

  东方澈和夏侯静在宫外甜蜜的时候,皇后和项家可已经火烧眉毛了。

  皇后借回家探亲之名与她的父亲和两位兄长商讨着除掉东方澈的事情。

  “父亲,大哥二哥,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东方澈回宫三年,朝中大臣有不少已

  经倒戈,若是再这么下去,怕是项家地位不保!”皇后咬牙道。

  朝中大臣们大多也是懂得审时度势之人,东方澈的能力这三年大家也有目共睹,相比于只知道吃喝玩乐的东方敏,两人之间的差距十分明显,自然有不少大臣选择倒向了东方澈。

  眼见着东方澈成了亲,在朝中又立稳了脚,再加上先前发生的事情传进了皇上的耳朵里,皇上对她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皇后已经火烧眉毛了。

  “娘娘,您先别急,东方澈固然有些本事,但到底只是一个人,武功再高也不过是匹夫之勇!”项白岩宽着他的皇后女儿,“你别急,这次东方澈出宫我定然要他有去无回,一次性解决掉他这个麻烦!”

  “父亲,你有几成的把握?”皇后需要一个肯定的回答。

  “十成。”项白岩对自己的安排很有把握,谋害太子的事情要是败露,那可就是死罪,他赌上了整个项家,自然是要做好十成的准备的,“此番,我安排了三波人马截杀东方澈,第一波尾随他从宫中出来,鉴于东方澈武功高强,这一波人马成功的可能性不到三成。”

  “这第二波,便已安排在了景馨园四周,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是我从江湖上请来的,其中还有来自沧澜教的高手!”

  “沧澜教?那个邪教也被父亲你收买了?”皇后诧异道。

  这普天之下,了解沧澜教的兴许没几个,但没听说过沧澜教的,却是少之又少了,沧澜教被称为邪教,但却也曾一度让江湖各门各派闻风丧胆,让几个国家的朝廷都惧之惮之。

  “是啊,这沧澜教中有不少武功高强之人,既是钱财可以收买他们,我倒是不介意破点财。”

  这一回项白岩倒是舍得花银子,将大把的银子奉上,买凶杀人。

  “那这第三波的安排呢?”皇后问。

  “若是刺杀不成,那就扣他一个罪名,让这野种不光当不成太子,更要掉了脑袋!这东方澈多年在外,说他对我们北燕怀有居心也是完全成立的,只要有足够的人证物证。我已与四方城的夏侯城主谈妥了,夏侯城主与东方澈也有过节,这番气势汹汹而来,就是要帮我们证明他通敌卖国一事。”

  项白岩的准备不可谓不充分。

  确保这一次一定置东方澈于死地!

  皇后闻言,赞许地点了点头,“那么这件事情就全靠父亲了,皇上如今对我已有嫌隙,我不可再生是非。”

  “娘娘放心,这件事情确保是万无一失的!”

  “八皇子殿下,您这是干什么?”

  小钱子公公看见东方敏换上了普通富家公子的衣服,而不是他平时穿的衣服,十分纳闷地问道。

  “我皇兄和皇嫂昨天是不是出宫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东方敏一边穿戴着一边问小钱公公。

  “是啊,不过奴才听东宫那边的人说了,太子殿下出门前就交代了,他这几天和太子妃娘娘就住到景馨园里去了,不回宫了。”

  景馨园是当年东方雄为东方澈的母亲置办的宅邸,东方澈和他的母亲在那里生活了好些年,直到东方澈的母亲离世。

  这次东方澈大婚之后就带着夏侯静去景馨园小住,没有人敢有异议。

  “嗯,那本皇子也要去那个景馨园看看!”东方敏决定道。

  “什么?八皇子殿下……这太子殿下不在,您就不用再做功课了,难得可以偷闲了,你为什么还要自己跑去景馨园……让太子殿下逮到,你还不……”小钱公公觉得东方敏的这个决定不明智,实在太不明智了!

  东方敏的脸上带着俊逸的笑容,“因为那里有我牵挂的人。”

  “啊?”小钱公公一时没听明白东方敏的意思,那里有他牵挂的人?景馨园没有主人居住已经很多年了,这些年就只有几个丫鬟在打扫着,如今多了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八皇子殿下挂念谁去啊……

  等等,小钱公公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八皇子殿下莫非是喜欢……

  小钱公公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这话他可不敢乱说。

  “小钱子,这里有一

  封信函,两天后,你去城门口,亲手交给披着蓝色披风的男人,记得,披风上面有一个四角笼子的图案,要看清楚了。”东方敏穿戴整齐之后将一封蜡封好的信函交给了小钱子公公。

  小钱子公公接过信函,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八皇子殿下,这回肯定不会再有意外的!”

  “嗯,记清楚了,必须是两天后,不要早也不要晚了。”东方敏强调道。

  “是,是,奴家牢牢的记得了了!”

  东方敏来到了景馨园,问了门卫,却得到了东方澈和夏侯静人不在景馨园的消息,事实上,两人从昨天出宫到现在都没有到过景馨园。

  东方敏站在门口,捏了捏自己的下巴,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按照母后和外公的心思,这次冰块皇兄出宫,是他们行动的最佳机会,而且最近冰块皇兄将项家逼得紧,他们会比较急着要出手。

  冰块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的,再说了,上一次他失误了,总不可能再失误第二次吧,东方敏觉得这么低级的错误在东方澈的身上出现过一次就应该不会再出现第二次了。

  东方敏正思考着,他脑海里频繁出现的那两个人就真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了。远远地看见东方澈和夏侯静的身影,他立刻躲了起来。

  东方敏很清楚东方澈见到自己之后自己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他可是有说过,以后都不让他见到夏侯静了。

  东方敏翻过景馨园的围墙,让自己挂在围墙里面。

  直到东方澈和夏侯静进了景馨园好一会儿,东方敏才又爬出来。

  两人都还好好的么,果然他是瞎操心了,不过……既然来了都来了,至少要向小小靖子询问询问他们两个的近况,成亲的那天,他连杯喜酒都没有喝到,更别提见到夏侯静了。

  东方澈领着夏侯静餐馆了景馨园的角角落落,原本夏侯静还期望东方澈告诉她,他曾经在哪个地方玩耍过,在哪个地方跌倒过,可是……从头到尾,东方澈都一言不发,安静异常。

  他不说,夏侯静也不能问,想来澈哥哥是不高兴的,因为……他的母亲就是在这座圆子里面去世的。

  这里一定有他的梦魇的……

  到最后,东方澈进了其中一间房间之后,便让夏侯静出去,他想要一个人待一会儿。

  夏侯静体贴地没有去打扰他,让他一个人安静地待在房间里,她则四处再走走,兴许她可以寻找到他曾经的痕迹。

  “小靖子!”

  夏侯静正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景馨园里头走着,东方敏忽然蹿出来。

  “东方敏?!你怎么在这里?”夏侯静皱眉,她怎么觉得东方敏有些阴魂不散。

  “因为我知道你们在这里,所以来这里找你们啦!放心啦,这个景馨园的守卫要多稀疏有多稀疏,除了门口的那两个,和零星的那几个打扫卫生的,这里没有别人,不会有人发现我的!”东方敏十分得意地跟夏侯静说道。

  “你又是爬狗洞进来的吗?怎么,景馨园也有狗洞?还是你现凿出来的?”

  就算门口只有两个守卫,你东方敏想要进来也得翻墙吧?

  夏侯静是见过东方敏“翻墙”的本事的。

  “喂,本皇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了,那叫御洞,御洞知道不?”东方敏跳脚。

  夏侯静无语,“好好好,先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来这里干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