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金碗街(1/2)

加入书签

  “是呀。民妇的确只有一个儿子。”寻香微微松一口气,看情况程妈妈已经把她做的锦帕送给莲儿了,而且莲儿也看懂了,所以现在莲儿和铃儿才要阻止这个错误。

  “你们想怎么样?”皇上半笑地看着她们。

  若是两个爱妃执意要把两个女儿配给浩然,他不会反对。但她二人有异议,他暗暗高兴,本来把两个公主许给一个浩然就不合适。

  “皇上。乐慧和乐善两姐妹从小关系亲密,都知道有个浩然,若是只一个配了夫君,另一个没有,显得不公平,这会破害姐妹俩的情谊。乐慧和浩然同时出生,又曾用过安馨的名字,二人同吃过寻香姐姐的奶,跟一个母亲生的一样亲。不如这样吧……臣妾想把浩然收为义子。”莲儿的确看懂了寻香让她母亲先送进宫的东西,这两天已经和铃儿商量好对策。

  “圣德妹妹有了义子。那么安馨理所当然由臣妾收为义女。”圣德不甘落后。

  原来众臣有听闻过两个娘都想把女儿嫁给浩然的事,现在见两个娘改变初衷,虽不明究竟,但不敢坚持先前联姻的话题,本来浩然现在的身份只是庶民,就这么与公主联姻不合宫规。都猜测两个娘娘也是想到这一层,怕将来令女儿没有面子,便打算先为浩然挣些资本。这么做倒很谨慎,而且又给足了寻家脸面。

  娘娘收义子义女的事,群臣再不敢轻易附合,这种事还是由皇上自己裁决最好。

  皇上看着二位贵妃,心中大喜,她们脑子里那股死倔的筋总算转过来了,她俩终于明白公主可不能配庶民,而且浩然年纪小。将来发展怎么样,都是没有定数的事。把他收为义子的确极好,这样也便于对他将来的培养。

  大殿沉静片刻,所有的目光都看着皇上。

  “准奏。朕不仅要将浩然和安馨心为义子义女,还要给他们封号,赐浩然为乐然君,赐安馨为乐安主,按三等皇族子弟发放俸禄。”皇上笑道。

  大殿里再次安静。

  一等皇族子弟是太子,二等是皇贵妃生的孩子,三等是三等妃子生的孩子。皇上这个封赐实在不差。往后浩然和安馨的待遇便跟三等皇子无别呀。

  寻香夫妇彻底松一口气。只要不给孩子们联姻,别的怎么都好办的。这皇上还真聪明,赐浩然为乐然君。安馨为乐安主,虽为贵妃义子义女,这样称呼自然与皇族的皇子与公主有所区分,而又不失大家的身份。

  半晌,高公公笑着称颂:“皇上英明。”

  别的大臣齐声呼贺。“皇上圣明。”

  高公公笑眯眯地向寻香夫妇拱手,“恭喜寻当家和杨老爷。”

  “谢皇上圣恩。”寻香夫妇只有再次谢恩。

  圣德和嘉仪都满意地点点头。

  “哈哈哈。”皇上高兴极了,没想到可以这样解决这个问题,又了了二位受妃要报答寻家的心事。“因此,朕要赏乐然君和乐安主二人两处宅子,往后他们来到皇城。便不用再住朝庭的驿馆。将来也方便他们长久居住在皇城,以免二位贵妃太过思念,离得较远难以机见。”

  “谢皇上圣恩。”

  李大人毕竟是臣相。想的更是周到,此次寻家造出如此稀奇的器品,还有寻家名满天下的茶业,就连医会在寻家的统管下,都逐渐走出一个良好的局面。为贫穷家庭解决了没钱看病的困难,今年的医会上。寻家提出了各地医会将对部份草药实行平价机制,如此利国利民之举,可是开创历史先河。

  寻家帮着官府歼灭反党余业,这些功绩,堪比当初老寻将军跟着高宗皇上打江山。

  皇上把寻家的孩子收为义子义女,其父母却济济无名,这实在有些尴尬。现在皇上把金碗还给寻家了,这表示皇上对杨沛林的忌惮之心消除了。因此是时候为寻家争取点名头,这样才配儿乐然君、乐安主父母的身份。

  “皇上封了乐然群和乐安主,倒是让臣想到一件事。原来皇上封了寻香为圣业国手,从行业角度来说是顶级封号,又赐了寻家天华林和官溪云庄,但却没俸禄。而且寻家还主管着茶会和医会。朝庭有官办的茶御史和买办等,算是官差。可是圣业国手,和医会会长,算什么呢?”

  李臣相提的问题也是皇上心里的矛盾,眉头一皱,“爱卿说得极是。此事朕一直在掂量,若只是生意上的事倒好办,不是皇商便是民商,可是朕封了寻香圣业国手,寻家每年都有贡品进宫,应该赐予俸禄,可是以什么品级处理,却是找不到合适的律制。”

  “皇上。国家律条再完善都有疏漏的地方,没有的就设一个吧。”高公公小声道。

  寻香夫妇最怕皇上要把沛林留在皇城当差,李臣相要为寻家争取利益的心意虽好,却着实有些害人。绝不能再重蹈覆策。李大人说的那些不过是些利益和名头而已。对于寻家来说,可以不要那些。寻香连忙道:“皇上。李大人。其实没有这么麻烦。”

  “此话怎么讲?”皇上诧异地看着她,不知她想说什么。

  “民妇被封为圣业国手,又得到皇上的赏的地和庄子。地里长出的东西,可是能变钱的,扣除赋税,那些可就是俸禄吗?至于兴办和管理两会,皇上也有赐过金子,茶业不说了,那纯粹是商道,就是医会吧,有利民的一面,虽然现在康生医会将实施普药平价的机制,对穷人也有实行以劳动补偿义诊费用,这些可都是有把自己的利益算进去,虽然赚得不多,但是医务们和药工们都有月银养家,除去这些会里的盈余不论多少,都是民妇的俸禄呀。正如朝庭的官员为朝庭分忧,为百姓解难,然后每月按时拿俸禄一样。要是办得不好,便有扣罚。我呢打理好那些事务,理所当然拿赚的钱,打理不好,亏本就是挨罚。官员们是朝庭统收统支,民妇呢是自收自支,实质都是一样呀!而且圣业国手这个封号虽非官职,却是行业的最高荣誉,这份骄傲呢,可是行业中的一等爵位了。”

  寻香机智的解答令人赞叹。

  莲儿和铃儿现在也怕生性多反复的皇上把沛林留在皇城当官。经过多次的反复和起落,若非她们已是皇上的人,其实更向往寻香那样的生活。

  二位娘娘暗暗舒一口气。寻香这番解答太妙了。

  沛林也是暗暗松气,寻香这么解答,就免了去了专门为寻家设一条什么律制,明里大封大赏寻家,暗里却把寻家与皇室捆绑得太多。至于孩子们被娘娘收为义子义女的事。那是下一辈的事,尚早。

  李臣相听得双眉跳了几跳,好个厉害的寻香,听她这么说便是明白了她的心思,怕一不小心又与皇上拉扯上什么,将来又生出恐怖的事来。觉得寻香放过这样的机会可惜。可是人家已经表明意思,若他做得太过,一来招人议论。二来惹皇上疑惑他拉拢寻家。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皇上坐回龙椅,轻拍一下龙案,也豁然开朗,按道理应该给寻家封侯爵。可是寻家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封上侯爵的话。那在百姓中的影响会盖过皇室,所以他不敢封。可是不封点什么,又说不过去。经寻香这么一解释,他立即有了新主张,朗声笑道:“圣业国手说得极好!道出了大家都是凭能力拿俸禄养家的根本。就说朕吧,虽为天子,但若是当得不好,国家贫穷,那么后宫的妃嫔和皇子、公主们,便会吃不好穿不漂亮。只是咱们走的线路不同,寻当家走的民间线路,朕和百官们走的官家线路。经圣业国手这么一说,朕觉得倒是应该沛林封过‘陶王’的称号,虽无国家俸禄,却是对精于技艺的肯定和认可。以后每有贡品进宫,除了补偿,朝庭自有重奖。”

  他心里想通了,对陶王这样的称号就不忌讳了,这只是民间陶业中的技艺之王,再怎么称王,都只是贱业名头,说白了只是个草根贱业之王而已。

  沛林紧张得背都僵直。寻香却是皇上同样的想法,一个陶王而已,不关痛痒,拉着沛林再次谢恩。

  莲儿和铃儿面面相觑,这朝堂之上的事还真是她们应付不来的。幸好有智慧的寻香在,全都被她一一化解,不然一波接一波的麻烦会急出人命来。

  “好了。此次寻家送宝瓶和神龙化雨,以及子母仙云进宫,劳苦功高,的确少不了以俗物赏赐。除了那六万两银子的赔偿,还有烧瓷做茶叶的费且,朕赏你们黄金一万两,宫帛五百匹,大金珠六对,小金珠二十对,大珠子十颗,小珠子一百颗,金玉小饰一百件。另外谷柏新主持巡州公务表现极好,赏白银五千两,大金珠三对,小金珠五对。至于乐然君和乐安主按三等皇室子弟配备衣饰和用品。”

  封赏终于结束了。寻香夫妇再不敢想要收回浑水县寻家老宅的事。

  可是寻家老宅也是莲儿和铃儿的心事,她二人早就商量好了,趁着此次要帮寻家达成心愿。见皇上说得差不多了,莲儿上前大胆道:“皇上这样封赏极好。只是漏了一事。”

  “爱妃还有什么提议?”

  “寻家的老宅在天王台,寻家的祖坟也在那里。难道每次寻家去祭典祖上,都要进天王台?象寻家现在出了这么神奇的彩陶,还有寻家那些茶业盛事,依照族制,这些都要撰文立碑,刻在宗庙里。每当寻家祭祖,去宗庙向老祖宗报告大事,都要进天王台,若是这样会显得不伦不类吧?天王台毕竟是皇室之地。”

  刹时,众臣纷议,这的确有失常规。

  皇上微笑一下,明白莲儿的意思,她和铃儿两个早就和他软磨硬磨要让他把天王台那里还给寻家。虽然他从父皇手上得到了天王令,可是寻家毕竟是引出天王令的地方,而且已经建成天王台,那里绝不可能还给寻家的,所以去年才把天华林和云溪官庄赐给寻家以作补偿,并避免民间诽议。

  不过莲儿此时这么提出,他也觉得让寻家的宗祠留在天王台里不合适。不能留。就让它搬,这很简单。

  “嗯。爱妃提醒得甚好。那就让寻家将宗祠搬出去,在天华林新建一处吧。这件事,谷大人,朕限你在两个月内替寻家完成。”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结果最好,众臣纷纷点头。

  “谢皇上圣恩。”

  原来莲儿和铃儿也提出过让皇上允许寻家把宗祠移出,可是皇上因心多顾虑,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