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攻城第一日(1/2)

加入书签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镇东侯方国安大张旗鼓兵围钱塘的同时,满清众将官同样也在积极应对。『』

  首先是浙闽总督张存仁分别乞师于征南大将军博洛和平南大将军勒克德浑两大贝勒,二是加强钱塘防务,在城外广筑分寨,层层抵抗,以拖延明军争取时间。

  在钱塘的西门五里之外,张煌言正领兵观望,满清在距离钱塘西门五百米的两座山丘上各自搭建了两个大营寨,相互之间成犄角之势,同钱塘城又互为支撑。

  “张大人,看着营寨大小,每个怕驻军不会少于三千!”久未露面的刘辉由崔大力陪着,也赶到队伍前来观察地势,顺便也为红夷火炮寻找可以利用的发射阵地。

  “不过土鸡瓦狗而,王师兵锋所指,必然所向披靡!收复杭州府指日可待!”张煌言信心满满。

  刘辉笑而不语并不多言,钱塘是杭州府治所所在,哪会那么容易攻取。简单的观察下,刘辉就发现清军占尽了地势优势,因为唯一能展开兵力的地形只在钱塘城围附近。为了搭建两座营寨,清军故意在外围取土,把一片丘陵挖的沟壑纵横。宽深的壕沟比比皆是,别说接近城墙,就是要接近两座营寨就要费些工夫。『』

  “张存仁不愧为辽东宿将啊!”刘辉忍不住说了句,满清浙闽总督张存仁硬是把一个无险可守的钱塘城,打造成了铜墙铁壁。

  “刘小哥,此战还需多多仰仗了!望刘小哥能以大局为重,张某人在此拜托了!”张煌言一撩官袍,向着刘辉深鞠了一躬。

  “张大人!刘某愧不敢当!”刘辉连忙伸手扶住张煌言,虽然因为张煌言身上那种士人的优越感,总让人感觉距离,但是这种坦荡的国士之风确实令人折服。

  “张大人,坦荡磊落,假以时日必为当今国士,无双之才!我刘某人也不是鼠首小人,此战必进全力!”刘辉也抱拳对着张煌言一揖,同时也表明心意。

  听到刘辉的话,张煌言也打消了最后一丝怀疑,刘辉还是当得上义士之名。

  方国安大军云集钱塘城下两日后,开始调兵遣将布置攻城,城外的两个营寨首当其冲,需要被拔除。

  帅帐之中,刘辉坐在末席,本以游击将军的衔职,刘辉并没有资格入账,但是因为神威大将军炮队是鲁王监国亲封的头衔,所以刘辉才能有一席之地。『』不过分派将令的结果,让刘辉失望至极,神威大将军炮队没得到任何任务,反而被方国安命令后撤两里休整。

  听到这安排,在上宋一战见识过红夷火炮威力的张煌言,马上以兵部主事的名义向方国安提出反对。

  “镇东侯爷,此令不妥!神威大将军火炮,乃国之重器,岂能置于一边?当首战一显声威,壮我军气势。”

  听到张煌言的话,方国安脸上面对微笑,把下巴上的胡须摸了几把后,才开口说话,“张大人心急了!初战不过试探而已,不求攻城,乃是先去其爪牙,先行拔除两座营寨。神威大将军火炮不可过早暴露,还是攻城时使用为妙!本侯心中自有定数,主事大人还请稍安!”

  方国安一副笑面虎的模样,张煌言虽然还是在心中感觉不太妥当,但是不能多言,毕竟方国安才是军中主帅,自己不能在言辞上太过冒犯。

  听着张煌言和方国安在上边对话,作为当事人的刘辉虽然脸上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态,但是心中却也在计较着,方国安此举不知道有什么深意,以血肉之躯来攻城必然伤亡巨大,而且明军虽然看似兵多将广,但是严重缺乏训练,不过是些拼凑的农夫,并非百战之师,作战全靠着一鼓作气,只能打顺风仗。『』

  第二天,明军开始攻取城外的两座营寨,步弓手,刀盾兵、长枪兵各居战位。江南多竹,连夜赶制的竹梯混杂在刀盾兵中只等着遇沟搭桥,遇墙搭梯。

  “咚!咚!”低沉的鼓声突然响起,接着一字排开的数十面打鼓一同响起。

  “凔!”领兵将佐抽出佩剑,向前遥指,沉声呐喊,“杀!”

  “杀啊!”阵前刀盾兵鱼贯而出,当先和两侧兵士高举盾牌,居中兵士把竹梯举过头顶向前疾跑。

  “呴!呴!呴!”变成数个横队,步弓手从嗓子中发着节奏的吼声,半开着步弓踏着碎步,如波纹一样前推。

  作为中坚的长枪兵则排成方队缓慢前进,各自呐喊不断。

  方国安是八千人在同时平行推进,企图一举攻克钱塘城外的两座营寨,拔除这两座占据要地的钉子。『』

  明军右翼张煌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