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卅五回回到新加坡(1/2)

加入书签

  经过十几天的航行,黑珍珠号终于回到了新加坡。它的到达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毕竟它刚去了传说中有无数新奇商品的文明中国人的地方。

  刚搭上跳板,港口的税务官便迫不及待的来到船上,想要见识一下斯派罗船长带回来的财货。当然,他的理由是要查验货物,方便收税。税务官的愿望没能完全实现,所有的商品都是装在纸壳包装箱里被抬出来的,就算已经组装好的几辆自行车也是如此。至于手表、钢笔这些小件商品,则装在斯派罗船长随身携带的皮箱里。斯派罗拿出一块价值几英镑的石英表送给税务官,后者马上同意了船长先生关于等商品出售之后再交纳税款的要求,因为前者把他所有的钱都用来进货了。

  所有的货物都装上了马车,因为都是高附加值商品,价值十多万银圆的货物才刚刚装满四辆平板四轮马车,大多数围观的人虽然不知道斯派罗动用了多少本钱,但他们看到船长先生跑一趟才进这么一点儿货,普遍都认为后者的这笔生意多半要亏本。很快这些议论就传到了斯派罗的耳朵里,他略一思考便计上心来,叫过二副耳语一番,后者一边听一边连连点头。

  斯派罗坐上马车先行离开了,二副则从后面的马车上抬下一辆自行车,然后在无数人的围观下拆掉包装,一辆新奇精致的脚踏车就出现在众人面前。二副故意卖弄似的在众人面前摆弄着自行车,等前面的马车走出了半英里,他才骑着车追了出去。在围观群众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自行车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并很快追上了前面的马车,这样的速度让围观群众大说一惊。在新加坡自行车虽然不多见,但全城怎么也有几十辆,甚至围观人群中也有两辆,不过这两辆自行车的主人不认为自己的车也能达到那么快的速度。二副骑车所过之处,所有的行人,不管是白人、中国人、印度人还是南洋土人,都自觉不自觉的驻足观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一些孩子欢快的叫喊着追在自行车身后。

  坐在马车上的杰克斯派罗回头望去,看到二副骑车一路拉风的追了上来,他就明白自己这种现场演示的广告已经起了效果,相信明天之前这种新式自行车和名声就会传遍全城。回到家中,斯派罗吩咐把货物都放到仓库,然后就打发船员们各回各家。在海上奔波了一个月,他先自己洗了个澡,然后吩咐厨娘给他准备一桌丰盛的大餐。一边享受着美味,他一边在心中默默计算自己最终能挣多少钱。他觉得自己原来的想法太简单了,以这批货物稀少的数量,其实可以全部用拍卖的形式出售,这样自己挣的钱将是预计的几倍。从今天自行车引起的轰动来看,这种可能性十分高。出售了这批货物,再用所有的钱去进货,多跑上几趟,离成为一名腰缠万贯的富翁这个目标也就不远了。到时候在英国乡下卖一座城堡,再娶一个年轻的贵族小姐,自己也能挤进上流社会。如果能拿到一种商品在欧洲的独家代理权,自己下半辈子就不用悉了。越想越兴奋,于是他拿出一瓶一直舍不得喝的葡萄酒来佐餐,算是提前庆祝一下。

  可惜他注定无法享用完这顿直盛的大餐,厨娘兼管家的杜里夫人来告诉他,门外有一位荷兰银行的先生要见他。听到自己的债主来了,虽然满心的不高兴,斯派罗还是匆匆的结束了自己的大餐,然后起身到门口迎接。来人是荷兰银行驻本地办事处的信贷专员,自己的十多万本钱中有四万六千银圆就是从他手中借来的,所以斯派罗的态度非常好,一点也没有因为自己刚到家,对方就上门来打扰而生气。

  宾主双方落座后,杜里夫人送来了咖啡,寒喧过后,信贷专员的说道:“斯派罗先生,我很抱谦,虽然你刚回家我就上门来打扰有些失礼,但这也是有原因的,希望你能谅解!”话虽然客气,但斯派罗却听出了不容质疑的语气。

  “范·维尼先生,你太客气了。”斯派罗虽然心里有些不高兴,嘴里却一点儿也没有表现出来,“你能来看我我非常高兴,其实我本来就准备最迟明天就会去拜访你。”

  拐弯抹角不是荷兰人的风格,范·维尼直接开门见山,“斯派罗先生,现在外面有一些对你不利的传言,为了对我的雇主以及荷兰银行的股东们负责,我需要向你询问一些事情。”

  斯派罗打开雪茄盒,先递给信贷专员先生,在对方谢绝后自己点燃一支,然后问道:“请问都是些什么传言,你知道,我一下船就回家了,还没来得及向人打听本地最近一段时间的新闻。”

  “斯派罗先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