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蝴蝶与花朵(5000字大章送上!)(1/2)

加入书签

  “报告佑一警官,经过我们对周围邻居调查与访问!有两个人列入了我们的怀疑名单,一个是花冈兼人先生,他经常出入死者的家,而另一个就是快递员加藤雕。最近今天他常常来死者这里拿快递!还有就是我们刚刚在客厅的桌子底下发现了这个!”

  “哦?烟灰缸?做了血迹检测了吗?”

  “做了!检测显示上面有大量血迹残留,但是被人抹除了!具体的血液对比还得回到警视厅再做,但是我们依然怀疑这个被藏起来处理过的烟灰缸有可能是凶器!”

  “凶器吗?好了,先不说这个!把那个加藤雕传讯过来,看看他是什么情况!”

  “是!佑一警官!”

  将进来汇报的警察再次派发任务后,拿着烟灰缸和指甲油的佑一来到了蝶野泉的卧室,其实这起凶杀案在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他确信是凶手的犯罪嫌疑人了,甚至凶手杀人的动机他都有些明白,但是对方杀人的手法和布置现在他还有些没有搞清楚,手里的烟灰缸也许就是让蝶野泉丧命的凶器,但是凶手制造的不在场证明又怎么破解?

  原本烟灰缸上的指纹可以是一个突破口,但是它又被擦拭血迹的凶手特殊处理过,完整的指纹已经无法采集。即使证明了花冈兼人就是这个房子的男主人,但是又怎么证明他从昨天晚上到今天蝶野泉死之前就在这栋公寓呢?

  要是有监控录像就好了,可惜这栋公寓居然没有,就这还高级公寓?我呸!

  心里愤愤不平的吐槽了一顿这所豪华公寓后,需要找证据证明花冈兼人是凶手的佑一在卧室的床单上好好研究了起来,作为警察的他只讲证据,只要能证明你是凶手我就抓你,和柯南他们这些侦探一样装哔推理然后让凶手感受正义的力量自动认罪伏法的模式可完全不一样,能推理的时候他会享受那种周围人膜拜的目光,没有那个闲心的时候,他有证据可就直接抓人了。毕竟他之前的职业可是讲究低调效率实用的。

  “指甲油在床单上的浸染主要有两处,如果按照正常人的体型的话,这个涂抹处应该是脚部,手部……嗯?等等,枕头上还有一些痕迹,看来脸部也被涂抹过。千叶,你去楼下把大木绫子小姐请过来,我有些话要问她!”

  将卧室仔细搜查了一遍后,佑一缓缓踱步来到了死者跳楼的阳台,整个阳台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除了一盆砸落在地上的花之外,也就只有栏杆处的一道勒痕了。

  “这应该就是花冈兼人的犯罪手法了!他应该是设计了一个巧妙的机关然后让已经死去的蝶野泉在他赶到公司后才从楼上掉了下去。要是柯南在的话,也许会对这些感兴趣吧!然而我现在已经有了一条线索,要是线索无法锁定这个狡猾的家伙的话,再研究这些烧脑的犯案手法吧!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有些提不起精神啊!”

  就在佑一从阳台回到客厅的时候,随意乱翻的他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在客厅的冰箱里!他发现了隐形眼镜清洁液,而且还是好几瓶。这证明了死者蝶野泉的确有长期佩戴隐形眼镜的习惯,那个眼镜或许是她工作的时候才会佩戴的。而凶手显然会经常见到她工作时候的形态,所以才下意识的按照自己脑海里的印象给死者画蛇添足的戴上了那一副眼镜。这样的话,只是和爱美的蝶野泉日常在家门口接触的快递员的嫌疑就更加小了。而且最主要的佑一一开始找的那个东西就更加应该存在了,然而诡异的是那个东西却没有被发现。

  “见鬼!清洁液都有了,那日常护理隐形眼镜的浸泡液呢?为什么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这和在楼下现场只找到的一只隐形眼镜镜片有什么联系吗?”

  就在佑一找到新的线索并且有了新的疑问的时候,之前找快递员加藤雕去的那名警察带着一个面相削瘦穿着快递员服装的黑瘦男子走了进来。

  “佑一警官,这就是那名负责这片区域快递的快递员加藤雕,他已经承认今天来这里拿过蝶野泉小姐邮寄的快递了!”

  “哦?你就是加藤雕?”

  “是的!警官阁下!”

  “那你和加藤鹰是什么关系?”

  “哈?”

  “咳咳!不好意思!口误口误?我们重来,你今天是几点过来拿快递的?”

  “大概6点半左右吧!”

  “6点半?很微妙的一个时间啊!是蝶野泉小姐亲自给你的吗?还是其他什么给你的?”

  “不是,是打电话留言给我,让我过来取的!打电话的是一名男子,他说是蝶野泉小姐委托他帮忙叫的快递,让我来了自己在门口取就好!他说蝶野泉小姐会给我留门!”

  “哦?之前也是这种邮递方式吗?”

  “并不是,以前都是蝶野泉小姐亲自给我的,而且她会叮嘱我小心点,不要弄丢她的画!而且她一般都是6点给我的,可是今天却打电话延迟了半个小时。”

  “这样吗?那你进来的时候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只要你觉得不合理的都可以说!”

  “奇怪的地方吗?除了刚刚说的那些,就是今天的门了吧!刚开始打开它的时候有些费力,可是当我将门打开的时候,门却突然自己刷的一下拍到了墙上,隔壁老太太还出来看情况了。然后我就听到当啷一声,最后在地上发现了这个!”

  “哦?这是钉子?有意思!谢谢你的配合!你先去一旁的房间里休息,等我们处理完这里的事情就会让你离开的!你可能还不知道,蝶野小姐就在你来的时候死了!所以只能先委屈你了,加藤先生!”

  “什么?蝶野小姐死了?绝对不是我干的啊!警官!你要相信我!”

  “别紧张,我们当然相信你了,所以才要你配合嘛!这样才能洗刷你的嫌疑,让你早点离开不是吗?”看到加藤雕突然情绪激动,佑一立马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温和的安抚起来。

  也许是自己想明白了,也许是佑一的安抚有效果,原本还有些恐惧的加藤雕深呼吸后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为了自己能早点洗刷嫌疑。犹豫良久后,他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了一张单据,这是我们邮寄时要开的邮寄单据,原本是为了客户的隐私不能随意泄露给其他人的,但是既然牵扯到命案了,那么它就是证据了!我想警官你可能需要这个。

  “咦?邮寄人居然是花冈兼人?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就在佑一看着这个单据诡异一笑的时候,被他派去找大木绫子的警察也带着一脸不爽的大木绫子走了进来。

  “佑一警官!大木绫子小姐带来了!”

  “嗯!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将汇报的警察打发下去后,看着一脸不爽的大木绫子,佑一这个老板有些头痛了起来。

  “绫子,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本小姐今天心情很不好,要不是为了你的工作室!我绝对把花冈兼人那个混蛋打成一坨!他居然让本小姐等了他一个半小时!上一个敢这么让我等的人,坟头的草都有一丈高了!怎么样?蝶野泉是不是他杀的?我就说那个混蛋怎么迟到那么久,合着是在这里快活呢!可恶啊!你赶紧找证据,然后送他去吃牢饭,去改造,去和监狱大哥捡肥皂!我要让他在监狱里养成守时的好习惯!看他刚刚在底下的得意样,我看着就想吐!”

  面对大木绫子连珠炮一般的抱怨,佑一只能在一旁陪笑。他又不是古代的皇帝,说砍谁的头,就砍谁的头。说让谁切腹,谁就分分钟切腹给他看。警察是要讲证据的好伐?但是大木绫子又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