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天罚的真正含义(1/2)

加入书签

  死亡人员:真中老板,死亡原因:失血,案发地点:地狱展览馆。

  随机线索抽取中……随机线索抽取完毕,凶手职业:美术馆职员,遗留迹象:文字,信息来源:影像,嫌疑体格:瘦弱

  再次将监控录像看了一遍后,依然抓不住什么头绪的佑一开启了侦探系统,只是这次系统带给他的线索显然没有前面几次重要,四条线索一一看过后,对于现在这起离奇的凶杀案依旧没有什么可以直接指证凶手的证据。

  “是我太着急了吗?毕竟侦探系统也就是一个辅助系统罢了,之前几次靠它轻松破案,显然有些心态失衡,过度依赖他了!我一定要冷静下来,绝不能失去平常心。”察觉到自己状态有些不对的佑一深吸一口气后,对比着监控录像里的影像开始分析了起来。

  凶手伪装成骑士在地狱展览馆约见了真中老板,然后模拟了一旁天罚那副画的手法将真中老板虐杀了,从这点来看的话,凶手一定是和真中老板有矛盾且熟悉这个展览馆的人,这和系统提供的凶手职业是吻合的,那么从今天搜集到的线索来看的话,和真中老板有冲突的洼田嫌疑最大。接着就是不满他将美术馆改成饭店的饭岛和落合馆长。

  凶手杀人的时间从鉴识科汇报过来的死者死亡时间来看的话,是下午四点半左右,那个时候正是我们发现入口通道被堵上禁止入内告示牌的时候,也就是说告示牌是凶手放的。

  分析到这里眼睛一亮的佑一急忙召来一个警员,让他通知鉴识科的同志去找那块告示牌,看看上面的指纹。

  吩咐完这个后,佑一继续按照自己掌握的线索推理了起来,嫌犯体格瘦弱,看来饭岛可以排除了。遗留迹象是文字,看来就是目暮警部他们发现的真中老板死前写过什么的铭牌了,线索会在上面吗?再次将录像过了一遍后,佑一转身离开了警卫室,准备再去现场看看。尤其是真中老板留下的那张铭牌。

  就在佑一打开警卫室门的时候,一个正准备推门而入的小鬼忍不住闪了一下,趔趄着晃了进来。抬头一看是佑一后,点头示意了一下爬到了他刚刚看过的显示器旁倒带重新观察起了真中老板被杀的场景。

  “柯南!现场有什么发现吗?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像一个小学生啊!”看到柯南返回来的佑一也不着急去现场了,看着一脸思考盯着显示器的柯南摸了摸他的脑袋后,善意的提醒起来。

  “啊哈哈哈!佑一哥哥啊!我是毛利叔叔派过来的,他们在现场从真中老板手里找到了那张铭牌,虽然真中老板临死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将铭牌团了,但是现在那张铭牌上却有一个人的名字出现了!这让他的杀人嫌疑一下大了起来。”

  “谁?”

  “洼田!”

  “他们推测的作案动机呢?”

  “饭岛举报说洼田最近偷卖美术馆里的艺术品,被真中老板发现了!要求他赔偿大笔的赔偿金!”

  “这么看起来的确他有作案动机!还有其他发现吗?”

  “暂时没有,所以我才回来看录像,希望能够再发现一些什么。”

  “是吗?那你就好好看吧!”从柯南这里得到新的线索后,认为自己依旧应该去现场侦察一番的佑一摸了摸柯南的脑袋后转身离开了警卫室。

  “录像中真中老板留在铭牌上的名字居然是洼田,要是这样的话真中老板的行为又有些奇怪,他被骑士重伤,他发现了骑士的身份,他趁骑士不注意偷偷撕下了墙上介绍名画的铭牌,他拿起一旁桌子上的圆珠笔想要在铭牌背面留下点什么,他突然神情激动了起来将圆珠笔扔掉并将铭牌揉成了团。等等,他神情激动扔圆珠笔前曾经用力的在铭牌上画过什么,那种神情那种动作不像是写字,倒像是在乱涂乱画!对,就是这个!乱涂乱画!”感觉自己可能抓住什么线索的佑一心里一阵激动,急忙向着地狱展览馆跑去。

  “这就是真中老板留下的铭牌吗?上面果然有我要的东西啊!”从鉴识科同事手里将物证铭牌接过来后,站到外面过道上将铭牌对着灯光的佑一眯着眼观察了起来。看着那潦草的洼田之上杂乱无章的涂抹印记,佑一的嘴角忍不住勾出了一抹微笑。

  “目暮警部!我有一些新发现!”将自己心里的推理再次过了一遍后,虽然觉得有些惋惜,但是一直坚守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信条的佑一却不会因为一时的同情就选择替凶手隐瞒什么,心里有了答案再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