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生产篇(1/2)

加入书签

  「怀孕的时候不能随便吃莲子」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我们家饭桌上的人越来越多了……”我咬着筷子头儿疑惑地看看周围吵吵闹闹的,但是数了一下又觉得差不多都是该在的人……不过算啦,人多也热闹点儿,而且没有出现资金短缺的问题,节操也还小,不用考虑上学交钱之类的问题。

  最重要的是坂田银时喜欢。

  “哪里都是该在的人啊!”坂田银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诡异的白眉毛“兹兹”地跳了两下:“新吧唧和神乐那两个就算了,为什么你也会在这里啊假发?!还带着你那个看起来就恶心唧唧的宠物!现在!立刻马上远离我的饭桌,这是坂田家的饭桌!”

  ……好吧,相信我他只是在傲娇而已啦,啊哈哈哈哈= =

  “不是假发是桂,”被点到名的家伙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像顺口溜一样溜出来这样一句,保持着一张面瘫脸,麻利地从坂田银时面前抢走一块蟹黄包:“银时,身为武士怎么能这么小气,只有女人才会为一顿两顿的饭唧唧歪歪。坂田夫人都没有拒绝哟——啊,话说这位坂田夫人就是之前那位吧,看起来只是头发长了点儿而已。”

  “kuso马——鹿——给我吐出来!”

  我囧着张脸看向被坂田银时揪着衣领拎起来还在叫着“为什么没有荞麦面”的桂,情绪非常复杂——我“死”了两三年了耶,好歹这家伙应该也知道点儿什么吧,为什么他们都不对我的死而复生感到好奇,本来还想着要怎么忽悠过去,没想到都没问的!好吧虽然不问的话能给我避免许多麻烦事,但是就这么平和地接受也让人觉得很郁闷勒!

  “嘛嘛……好了啦,好歹桂先生也是我的老师,”奇怪,这种事情应该我来劝吗,坂田银时有时候就像小孩子一样啊……伸手从盘子里拿过一只虾子剥皮,沾了酱汁塞进他嘴里:“而且这种感觉很不错呀,热热闹闹的,大家在一起的感觉……”

  “拼桌也是要付伙食费的!咳咳咳……”坂田银时说话太快,被辣根儿呛到,急急忙忙往嘴里灌糖水。

  “你今天的糖分差不多了哟,不然会年纪轻轻早早死于糖尿病的……”揉把乖巧地坐在旁边抱着酱油瓶子吃甜筒的节操,顺手把他耳朵上沾着的饭粒一颗颗摘下来——有进步啊,花了一年的时间,终于不往后脑勺上沾了:“呜……你死掉的话我们娘儿三个……哦,或者是四个,可怎么办啊……”

  在坂田银时开口抱怨之前打断他,然后他就憋着嘴一言不发地把“啰嗦啊,烦死啦,你什么时候开始管我吃甜食啦”之类的话一齐吞进肚子里了——其实我也懒得管来的,但是就算是二次元,好歹也要象征性地约束约束嘛。不然时间久了大家都忘记“坂田银时时刻有得糖尿病危险”这种设定勒。

  “为什么会是四个?”坂田银时抽抽嘴角瞄向我的肚子:“双、双……”

  “因为你看啊!才八个月而已就把老娘的肚子撑得都透明了!如果是一个的话那个头儿也忒大了吧!我会难产而死的!”我指着自己的肚皮直嚷嚷:“而且如果是两个的话取名字也不用在‘下限’和‘贞操’这两个中间犹豫取舍什么的,可以一人一个啦!”

  “如果他们知道你要取这种名字的话肯定想就这么被消化掉哟……来,啊——”坂田银时垂着死鱼眼默默吐槽,顺手舀了一勺莲子送到我嘴边。

  “啊——唔。”咦,好像有奇怪的视线看过来了。

  “你们两个小鬼看什么啊还不去吃饭!吃完了就快点儿走啊!”坂田银时一人一手刀劈在把脑袋伸过来盯着我们互相喂饭的新八和神乐头上,然后郁闷地托着下巴:“果然还是太多了吧,饭桌上的人。”

  ……是你在傲娇而已。我默默吐掉粘在莲子上的鱼刺,没有吐槽他。

  “呐呐,银时,不如让桂给节操当老师吧……我觉得他教书的话还是不错的。”免费的苦力啊!不用白不用:“虽然日文会说了,但是写和认我还不完全能懂,有些日本文化比较浓厚的东西就不明白哩……”当然让坂田银时教也不行,银八老师可是说过“考试只要有七十分就足够了”这种话啊,对于老师来说,管理也太松散了。

  “哈?坂田太太你真是太大胆了,世界上敢让那个脑子里都塞着稻草的家伙当老师的人绝对只有你一个。”坂田银时思考了一下,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果断摇头:“不不不,我儿子跟那种白痴相性一定不好,会留下童年阴影的哟——”

  我戳戳坂田银时的手臂,用下巴指指桂那边:“但是你看啊……小操跟他相处还不错哎。”话说小家伙什么时候跑到那边去的?我都没发现……

  桂正抱着跟坂田银时穿着一样蓝白色和服的节操研究他的天然卷,他柔顺的头发有一缕被节操抓在手里,大概是察觉到我们的视线,桂便呲牙咧嘴地看过来:“喂,银时,你果然是天然卷的传人哈哈哈!”

  我听到坂田银时理智崩断弦的声音了……

  “不过他可比你讨喜多了,也不是死鱼眼,也没有成天摆着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度,

  还这么热情……嘶——虽然他表达热情的方式有点儿疼。”

  默默看着笑得见牙不见眼的节操,我决定还是保持沉默不发表观点好了——桂先生,你都不觉得他只是单纯想要研究你的头发到底是不是真的而已吗,不要这样啊……被四岁的小孩子黑着玩儿其实还是件蛮可悲的事情吧。

  从有一次节操把坂田银时装烧酒的瓶子里都换成了酱油还一滴不洒在外面的时候起,我就怀疑这家伙真的是天然黑。虽然最初我想过他可能只是因为别人不喝他倒出来的酱油有点儿撒鼻息,进化了一年后终于学会偷偷摸摸了……但是以后发生的好多事情都证明了“节操是个天然黑”这一残酷的事实。

  可恶,我明明很纯洁很正直来的,怎么会生个天然黑啊!

  想到这里我突然把头扭向坂田银时,紧紧盯着他的死鱼眼,后者也用死鱼眼回看我,然后我们就这么盯着……盯着……

  “阿诺……虽然不好意思打断,不过我们是不是该先回避一下啊,银桑……”新八少年你这是做什么,我们又没有在眉目传情。

  “你的心灵太污浊了哟baza,我们又没有在眉目传情。”坂田银时向后面懒洋洋地倚过去:“真是的,这个年纪的少年总是喜欢想一些色色的事情呢……”

  “骗谁啊以为别人都是瞎子吗……”新八少年嘀咕了一声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饭上。

  唔……其实我刚刚只是在确认坂田银时有没有腹黑的基因而已,眉目传情应该要更激烈一点儿吧,会发出“噼里啪啦”那种声音,于是目前为止只能确定他是一定有超s的遗传基因。

  “唔……”啊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