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番外3:冷情错爱 佳人有约 32 完(1/2)

加入书签

  第章佳人有约完

  整理行李,打扫房子,制定出国路线,买机票

  一整天,林琪琪都忙忙碌碌的,兰爵泉也在旁边替她收拾,一整天,两人面对面,却很少说话,完全不像以前两人腻在一起,不是大吵大闹,就是大打出手。

  收拾好最后的行李,兰爵泉低声问道:“晚上想吃点什么我出去买外卖”

  林琪琪坐在沙发上,并没有什么精神,“随便吧,最近没什么胃口阄”

  兰爵泉拿了外套和钱包,出门的时候,林琪琪喊住了他:“兰爵泉”

  “怎么了”兰爵泉回头看向她。

  咬着嘴唇,林琪琪直直盯着他看了半天,最后十分没底气地问:“你确定,要和我出国,并且和我过一辈子吗哦”

  她始终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存在一个男人,真的会跟她在一起,一辈子。

  兰爵泉皱了皱眉头,瞧见林琪琪的脸色有些苍白难看,心事重重的模样,非常忐忑,他点头,坚定地说:“你就别想太多了,机票都买了,我还跟你开玩笑不成别担心了,好好在家里等我,我去给你买大餐”

  林琪琪点头,看着兰爵泉嘴角漫出的柔柔笑意,无端的,她有些想哭。

  兰爵泉离开之后,她一个人在房间里转来转去,趴在窗户上望着外面的夜色,回想自己的一生:偌大的城市,却没有一丁点只得她留恋的,除了涵茗轻。

  没有朋友,没有家人,二十几年,她就像飘摇在汪洋大海里的浮萍,起起落落,随波逐流,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归属感,而这一次她真的尘埃落定了吗还是这仅仅只是老天给她开的另一个玩笑

  其实,有时候,她觉得自己挺悲哀的。涵茗轻,从小傻乎乎的,无父无母,成绩差,被人欺负,受了委屈从来不敢说,只有躲在被窝里,一个人哭,可是老天却对她很好,让她一眼就找到这辈子唯一的伴侣,过程曲折,结局却太美好了。

  虽然,赫连邪很无耻,很混蛋,很欠抽,可是不可否认,他爱惨了涵茗轻。

  而她林琪琪,只不过是想找个全心全意爱她,呵护她的人罢了,可是,这个愿望,真的好难达成。

  她也爱过一个人,深爱过一个男人,可是换来的,却是无尽的伤害。

  兰爵泉,真的是她最后的归属吗他真的想他说的那样,爱她吗

  而她,又真的爱他吗

  林琪琪有些混乱,理不清自己的思路。

  一个人在屋子里,胡思乱想一通,不知过了多久,忽而听到敲门声,以为是兰爵泉回来了,连忙过去帮他开门,然而拉开门的时候,却发现

  兰爵泉知道林琪琪最喜欢吃的是小区外面,一条偏僻小巷里面的一家洛山米线,可是米线并没有什么营养,兰爵泉跑老远去给她买了营养餐,回程途中,裤兜里的手机,嗡嗡响个不停。

  他掏出一看,季萱的名字,在荧幕上,不停闪耀跳动。

  步伐一顿,兰爵泉郁闷的呼出一口气,最后毫不客气挂断电话,将手机放口袋里,继续往回赶,只不过,没走几步,手机再次响起。

  兰爵泉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接通:“季萱,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说得太不明显吗”

  然而,手机那头却传出一个男音:“对不起,请问你认识这位小姐吗她在酒吧喝醉了,不肯买单,她手机上,只有你一个电话号码,你看”

  兰爵泉十分头痛的按了按太阳穴,站在马路上踌躇良久,最终还是要了酒吧的地址全文阅读。

  他刚进酒吧,就被酒保便把他领到酒吧的角落,看着喝得酩酊大醉的季萱,兰爵泉眉头拧得很深。

  掏出卡,交给酒保,示意买单,他上前坐在沙发上,斜睨着睡在沙发上,手里还拎着酒瓶。

  他深深呼出一口气,拔掉她手里的瓶子,扶起她,低声问道:“季萱,最近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摇晃了许久,季萱才迷迷糊糊醒过来,只是醉得厉害,胡言乱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酒保归还信用卡的时候,兰爵泉从包里随意抽出几张人民币,放在桌子上当成小费,扶着季萱就出酒吧。

  得到小费,酒保开心地说:“谢谢先生,慢走,希望下次光临”

  一路上,兰爵泉一直在追问季萱的住处,可是她依依呀呀,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最后,他决定找家酒店,让她住下。

  本想叫一辆车,可是最终他还是背起季萱,一步步向酒店走出。

  这极有可能,是他和她,最后一次见面。过了今晚,他们两人,再也没有任何交集。

  长长的马路,路灯将他的身影,拉长了又缩短,反反复复

  然而,他却不知道,身后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轿车里,林琪琪坐在马苏身边,望着明明招停了一辆出租车,最终还是选择背起季萱,没有上车的兰爵泉,她觉得眼睛刺痛难受。

  “你也看见了吧爵泉,心里始终放不下另外的女人”马苏低声说,她让司机缓缓跟在后面。

  林琪琪

  咬着嘴唇不说话,双手用力交叠在一起,尖锐的指甲,深深扣入肉里。

  马苏见林琪琪打从见面开始,就不愿意多跟她说一句话,也不想把事情闹到太复杂,顺手拿过一旁的包,翻出支票,修长白嫩的手,捏着中性笔,在上面勾勾画画,最后撕下支票。

  “琪琪,你是个聪明的女人,这笔前,你拿着就当是我给你肚子里孩子的见面礼”

  林琪琪完全不知道马苏在说什么,满脑子都是兰爵泉背着季萱的画面。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眼睛很痛,头很痛,更诡异的是心也很痛。

  她抿了抿嘴唇,忽而低低开口:“麻烦停一下,我要下车停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