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全本完(8000+)(1/2)

加入书签

  第二百零三章  全本完

  宁延滨以为永远也听不到这句话,没想到,他还能听到这句话。

  他欣喜若狂,任何形容词都无法形容他此刻的心情。

  “娅娅,你能不能,再说一遍?”宁延滨的心在沉浮,仍无法感受到这句话的真实性,必须要再三确定,他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一次,洛娅不再羞赧,俯身靠在他的怀里。

  “宁延滨,我爱你!”

  宁延滨双手紧张的搂紧了洛娅的身体,鼻尖竟有一点点酸涩。

  他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但是,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娅娅,我也爱你,对不起,以前让你受委屈了!”宁延滨自责的说着,在这之前,他一心以为自己爱的是蓝青城,也因此伤害、委屈了洛娅,甚至造成了她失踪了四年。

  洛娅却笑了。

  “没有以前的委屈,哪有现在的幸福,如果不是当初你强行要娶我,我们两个也不会走到现在。”

  “可是,你也受伤了这么多年。”难以想象她这四年是怎么过的。

  差点被人侮辱,又为了生计劳累奔波,女人是该被呵护宠爱的,不该像她这样屈辱受罪。

  他在她生命里缺失的那四年,是他最心疼的地方。

  每每想到此,他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的痛。

  “现在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吗?只要以后是幸福的,就算以前受过再多的伤,再多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宁延滨双手更加搂紧了洛娅,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许诺道:“以后我一定会补偿以前亏欠你的所有。”

  洛娅在他的怀里嘟囔了一句:“你以后是不是真的不会再选妃了?”

  这是洛娅最担心的问题。

  起初,宁延滨并没有听清洛娅的话。

  “你说什么?”宁延滨皱眉又问了一声。

  洛娅的声音现小了几分:“你以后是不是真的不会再选妃了?”

  “你到底说的什么?”宁延滨听不到她的话,心里很是着急,想知道她到底说的是什么。

  连续两遍他都没有听清,洛娅也恼了,突然抬头大声问:“我是问你,你以后是不是真的不再选妃了?”

  虽然两人已经互相告白过,但是,这个问题也很重要,关系他们是不是能真正的在一起。

  她的心很小,只能装下一个人,当然了,也希望对方的心里只能装下她一个人,如果不能够是这种唯一,她还是无法跟他在一起。

  这一次,宁延滨总算听到了她说的是什么。

  温和的俊容上染上了几分笑意,展臂将她重新拉进怀里:“当然了,只要有你在,我不需要其他的女人。”

  “可是,你不想要的话,那些想要奉承的大臣,及周边小国的国主也会送给你的。”既然已经说了,不如把话一股脑的说完。

  “唔,这倒是这个问题。”宁延滨沉吟了一声,似乎在思索。

  而洛娅的脸已经黑了下去:“就说吧,你说以后只会有我一个人,还是假话,你根本就……”

  宁延滨低头看着她生气的脸,将她眸底的醋意全部看进心里,嘴角是收不住的愉悦弧度。

  “娅娅,你是在吃醋吗?”

  “谁吃醋了。”洛娅忽然惊觉自己的话极暧昧,心惊的赶紧脱口反驳。

  反驳的越快,越是代表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宁延滨呵呵的笑了,低沉的笑声,透过胸膛传进洛娅的耳中,带着一阵阵的酥麻,不禁让洛娅一下红了脸。

  末了,洛娅知晓自己骗不过他,便红着脸承认:“好啦,我承认就是了,我就是吃醋,万一你将来有拒绝不掉的……”

  “你放心吧,我既然已经决定此生只要你一个人,就万不会再要其他的女人。”宁延滨望着洛娅的脸郑重的许诺:“若是我会再娶其他女人的话,就让我天打雷……”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洛娅已经心急的用小手捂住了他的嘴巴,阻止他说出更毒的话来。

  “你不要再说了,我相信你就是了。”洛娅焦包的道。

  宁延滨含笑的握住她的小手,低头在她柔嫩的掌心落下一吻,那一吻像羽毛拂过她的掌心般,痒痒的,那股痒也痒进了心里。

  她知道,她已经将他放进了心里,以后,怕是也拿不出了。

  “以后,我们一家三口,未来可能会是一家四口或是一家五口,就这样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宁延滨说着心中希冀的未来。

  洛娅放松的倚在他怀里。

  “会的,我们一定会的。”

  ※

  本来,宁延滨离朝,将政事交给了钟子轩,如今,钟子轩也跑来了耀世王朝,整个耀世王朝群龙无首,早前,洛娅就已经在担心宁延滨不在,大夏国的朝廷会大乱。

  现在她已经与宁延滨重修就好,她迫不及待马上跟宁延滨回大夏国。

  至于米亚布庄,洛娅便将

  它送给了小刘,小刘说,要帮她代管,她才是米亚布庄永远的主人。

  反倒是宁延滨一点儿也不担心的样子。

  虽然如此,宁延滨和洛娅还是决定在第二天一早就回大夏国。

  蓝青城等人想要挽留他们多住几日,但见挽留不住,只得祝福他们,而包子也依依不舍的跟小米粉道别。

  不过,小米粉不似包子那般早熟,不管包子说什么,小米粉都只是冲他傻笑着,根本就不明白包子突然啰嗦那么多做什么。

  等包子说完了,小米粉只记得包子对她说:等长大之后,如果你能一眼认出我,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

  什么秘密?

  随后,她就被娘亲抱在怀里,跟着亲爹一起上了马车,看着包子等人的身影在眼前越变越小。

  宁延滨和洛娅他们走了,蓝青城很是伤感,夜曦搂着蓝青城的腰,温声在她耳边低声道:“我们只是暂时分开而已,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蓝青城靠在夜曦的肩头点头:“嗯,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包子双手负在身后,遥望马车离开的方向:“对,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

  春走夏去,迎来了金秋十月。

  十月是收获的季节,大夏国各处的州、郡,纷纷向皇宫送来了丰收的喜讯。

  接到丰收的喜讯,宁延滨龙颜大悦。

  民丰才能国富,国富才能兵强,兵强才能国家兴旺,宁延滨下了早朝之后,先直接去了御书房。

  往常,洛娅都会在御书房里等他下朝,陪他一起批阅奏折。

  他批阅的时候,她就整理整理书房,但是,她并不参与议政和批阅奏折,后妃议政,这是朝廷大忌。

  虽说宁延滨不在乎这些,但是,洛娅也不想让他为难,所以,她只是在御书房里处理一些杂事,让他可以无后顾之忧。

  就因为洛娅的不过问政事,那些大臣们原本对她独宠的微词才小了些。

  然,宁延滨才刚刚回到御书房,把今早听到的喜讯分享给洛娅知晓,却发现,御书房内空无一人。

  早朝他去早朝之前,洛娅才说过,今天是特殊的日子,会在御书房等着他下早朝的。

  这会儿她却消失的不见踪影,不免让宁延滨心中疑惑。

  她可能只是去哪里玩儿了吧?宁延滨心里这样想着,不过,洛娅向来守约,就算不在,也会让人提前告知。

  御书房内并没有她留下的书信,宁延滨走到御书房外。

  “皇后今天有没有来过御书房?”

  御书房外的守卫,恭敬的低头答:“回皇上,皇上娘娘来过,不过,只在御书房内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来过了?她有没有留下什么话?”宁延滨又问。

  守卫摇头。

  “皇后娘娘走时匆忙,没有留下任何话。”

  走时匆忙?也没有留下任何话,是什么事让她这么匆忙?

  突然想到了什么,宁延滨不再追问守卫,迅速回到御书房内,走到了御案前,看着御案上摆着的奏折。

  其中有一份折子是打开的,明显可见那折子是在被人收拾的时候,不小心打开的。

  可是,这折子并没有再重新放回去,而是以一种凌乱的方式随意的放在了御案上。

  看到那份折子,宁延滨的脸色倏变。

  那份折子是早上刚送来的,是一个郡王送来的,原来,那郡王有一女,郡王有意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宁延滨为妃,并且,已经让女儿出发来都城,不日将到。

  这半年来,宁延滨和洛娅二人恩爱有加,朝堂上曾有人多次跟他提过要选妃,或是将自己的女儿嫁进宫中。

  但是,都被宁延滨给拒绝了。

  这一次,郡王来了个先斩后奏,并把自己的女儿送自送往皇宫来,这一举动,无疑刺激了洛娅。

  宁延滨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

  回想起守卫说过的话,洛娅是来过之后,不一会儿就出去的,所以,她应当是看过了这份奏折才会出去的。

  丢下手里的奏折,宁延滨沉着脸举步出门:“皇后从御书房出去后,是往哪个方向去的?”

  忽见宁延滨面色冷厉,守卫心中咯噔一下,恭敬的指了一个方向:“是往那边去了。”

  宁延滨二话不说的往那个方向走去。

  在路上的时候,宁延滨心里一直在想着,如果见到洛娅的话,应该要怎样跟她解释。

  守卫所指的方向,是暖阁的方向。

  到了暖阁之后,暖阁外在几名宫女守着。

  眼看宁延滨走过来,几名宫女对视了一眼,同时上前将宁延滨拦住。

  “皇上,您不能进去!”其中一名宫女格外大声的喊着。

  看来,洛娅是生气了,否则,不会躲在暖阁里,还让一众宫女拦着不让他进去。

  “让开,这是圣旨!”宁延滨阴沉着脸喝

  斥,没有了往日那温润的表情,他的脸格外凌厉、吓人。

  几名宫女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默默的让开了一条路,让宁延滨可以进去。

  得了空,宁延滨迫不及待的从那些宫女的中间穿过,眼睛也懒的瞅她们一眼,直接往暖阁里走进去。

  十月的天气,已经有几分凉,暖阁里却是暖意融融。

  刚进去,一团小肉球般的小东西跑了过来,宁延滨张臂迎接那团小肉球,宠溺的把她抱了起来。

  把小米粉抱起来后,宁延滨在小米粉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才看到小米粉的脸似被染成了一个大花猫。

  “朕的宝贝灵兰公主小米粉,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嗅了一下,她脸上那一道道黑色的东西,有浓浓默渍的味道。

  “娘亲刚刚在教我练字,这是我刚刚写的。”小米粉那双白嫩的小手,捧着一张脸在宁延滨面前:“这是我写的。”

  灵兰两个字,歪七扭八的出现在洁白的纸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