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曲七十八(曲终)(1/2)

加入书签

  都说爱情是糖,甜蜜暖心,可是对于程子衿来说,爱情却是毒,也许入口是甜蜜的口感,后果却是会要了她的性命。

  她的离去也算是结束了这么多年来对爱情的执念,也为自己犯的错找到了一个通往救赎的天堂。

  岐山山顶,绵绵的细雨,暗沉的天空。

  拄着拐杖的戈天行伸手将身边黑衣助手手里捧着的骨灰龛里白色粉末洒在这两颗相依相偎的大树下。

  曲终安静的站在白以灏撑着黑色大伞下,看着戈天行动作。

  戈恩予拉着戈恩洛流着眼泪,懂事的小洛紧紧的拽着姐姐的手,不发一言。

  戈天行完成最后一个动作,慢慢的站起身来,也许是一起一弯腰的动作持续太久,立起来的时候有些吃力,重心不稳。

  戈天行快要摔倒的时候,感觉一只有些冰凉的手扶着自己手臂,另一只则支撑着他的后背,他听到扶着他的人有些担心的语气:“爸,小心点儿。”

  曲终看到戈天行微笑的睨着她,才发现自己脱口而出的话,于是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白以灏,却看到白以灏朝她温柔的点点头,轻轻的笑着。

  “你终于肯叫我了?”戈天行睨着曲终,眼眶有些红,却掩饰不了他的开心。

  曲终其实这个‘爸’很早就该叫了,可是每次看到戈天行,话到嘴边就被她深深的吞了回去,没想到这一次竟是这么无意的情况下。

  “我们回家吧!”搀扶着戈天行,笑了出来。

  戈天行点点头,说道:“好,我们回家。”

  踏着这片沃土,迎着细雨,他们慢慢的离开了这里,身后的连理树彼此依偎,让程子衿长眠于此。

  一年后 s市

  海边聚满了人,放眼望去都是s市各个行业里的翘楚,还有官场上的一些不常露面的人,今日都聚集在了这个热闹非凡的浪漫沙滩上。

  而沙滩上用紫色和白色搭起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婚礼现场,而这场浪漫婚礼的男主角就是s市的钻石王老五季飞扬。

  结束了跟女朋友七年的爱情长跑,在今日终于修成正果。

  一辆白色的捷豹停在了沙滩外围的马路边,却吸引了沙滩上众人的围观。

  从驾驶坐下来的向濡笑得迷人,在加上一双魅惑的桃花眼,随便往那一站就是一道风景线。

  “那是谁啊?”沙滩上有不知情的小姑娘小声的交头接耳。

  “你们别做梦了,人家都是孩子的爸了。”有知情者会在这个时候像她们解释,当然这些知情者多半都是单身的青年才俊,语气也是不善的。

  果然,从副驾里走出了一个容貌秀丽,一颦一笑中都带着女人的魅力,向濡走过去牵起她的手,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惹得对方频频发笑。

  “看到没,那就是他老婆,s市有名的律师。”

  “诶,那个冷面的帅哥是谁?”

  这个时候又有姑娘将目光转向了从后座出来的男人,一脸的冷清却掩盖不住他那独一无二的俊颜。

  一直在注视着那边的这位姑娘看到冰山美男手里抱着个孩子的时候,那张本是兴奋不已的脸慢慢的褪色,变得失望:“没戏了,那是他的孩子吧?”

  有时候,这剧情就是这么戏剧化,只见男人将手中的婴孩儿递给向濡,然后对两人说了几句,就大步朝沙滩这边走来。

  “好像不是他的孩子。”围在一起的女孩失望的表情又变成了希望。

  白以灏走向季飞扬,本是冷冷的面容也淡淡的笑了起来:“恭喜,总算是走到这一步了。”

  “七年啊!兄弟,再不结婚就真的老了。”季飞扬笑得开朗,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一样。

  “所以更加值得恭喜了。”白以灏笑道。

  季飞扬四处看了一圈,才对白以灏说:“曲终呢?怎么没来?”

  “有人惹我未来嫂子生气了呗。”身后白以沫已经走到了季飞扬面前,斜睨了一眼身边的白以灏,继续跟季飞扬说:“师父,你知道什么叫做强中自有强中手吗?”

  季飞扬看着白以灏冷下来不说话的脸,然后对白以沫摇了摇头。

  “就是当无所不能的白以灏遇上了曲终。”白以沫继续幸灾乐祸。

  白以灏却看向向濡,对他说:“向濡啊!之前我们谈的那块地我还得再想想。”

  “喂,大舅子,你老妹招惹你,你可不能牵连无辜啊!”抱着孩子的奶爸向濡故意做出一脸无辜状,然后看向手里的孩子对他说:“儿子啊,你妈妈在断你奶粉钱啊!”

  季飞扬看着面前的活宝笑呵呵的摇头,然后指了指他们身后不远处:“以灏,你媳妇儿什么时候跟我们兄弟这么相亲相爱了?”

  大家一听,齐齐转身看向季飞扬指着的地方,果然看见曲终跟宋礼词又说有笑的往他们这边走来。

  不知情者真的会误以为他们俩才是一对,他们面前还刻画着一堆形容词,什么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之内啊之内的

  曲终跟宋礼词走到季飞扬面前,完全无视站在一边的白以灏,她伸出手对季飞扬说:“恭喜你,祝你跟你妻子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季飞扬也伸出手回握住曲终的手,笑着道谢:“谢谢,谢谢,招呼不周,你们随意啊!”

  宋礼词走过去搭着季飞扬的肩膀,一副慵懒温和的模样:“新郎官今天很帅啊!”

  “没有你们在,我才独领风骚,你们一个两个的把我的风头都抢尽了。”季飞扬看着面前三个男人,没好气的笑道。

  “哪儿敢啊!”向濡呵呵的笑道。

  几人站在这里有说有笑,加上俊男美女,不少的人频频看向他们,甚至很多人还脸红心跳的。

  曲终感觉到身后那道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太过灼热,于是转而看向向濡手里的孩子:“小太阳都又长大了,来,让阿姨抱抱。”

  向濡一边将孩子交给曲终一边警告道:“我先说,这孩子就喜欢美女,到时候赖着你我可不管。”

  “是吗?那可真的是遗传了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