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再见已是女儿身(1/2)

加入书签

  阎行回去的路,跟驰援绛邑时走的路,都是一样的。

  只是这一趟的路上,阎行所看到的,就没有那么多络绎不绝的逃难民众了,这也是多亏了阎行在襄陵、临汾两处击败了白波军,加上郭太的白波军主力,连续围攻皮氏数月不下,白波军继续南侵的势头才被遏制住了。

  冬季将至,虽然庶民黔首在冬日里,缺衣少食的日子一样难熬。可是他们至少不用再背井离乡,为逃离兵灾而在冰天雪地里艰难跋涉了,在破屋的干草堆中互相偎依取暖,总好过眼睁睁看着彼此倒在雪地上或枯黄的草丛间,成为一具气若游丝的饿殍,然后被无情的风雪掩埋吞噬。

  阎行为那些能够在这个兵凶之年活下来的黎民黔首感到欣喜,同时也感觉到了自家的肩膀上,那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这份东西,从来不需要他人的授予,当你亲身站在那个位置上的时候,你就会感同身受,为之叹息。

  怀着复杂心情,阎行领着中军兵马,途经闻喜境内,从安邑到绛邑的路程,要走上两天之上的路程,按照以往的惯例,阎行都会先在闻喜暂住一夜,这一次也不例外,眼看闻喜城就在眼前,阎行想了想,就派人先前往城中通报。

  按照阎行现在的身份和官衔,当然是能够进城入住亭舍或者邮驿的,不过他一向治军严谨,从不轻抛兵马,也习惯和士卒们同甘共苦,因此阎行只是打算今夜在城外扎营帐,住上一夜。

  派人前去城中县寺通报一声,也算是给闻喜令一个面子,既避免与巡城的绛邑县卒发生不必要的摩擦,也能够给闻喜的士民留得一个不扰民、擅抚军的形象。

  经过闻喜城西时,阎行的兵马正好遇上了一班回城的人马。

  看起来,像是城中出行的大姓之家,队伍前头不仅有御马持矛的骑士开道,而且后头的宾客、奴仆也多是携刀带弓,拱卫着队伍中间的辎车,再后面还有一些大奴和婢女,人数有数十人之多,应该是闻喜城中的大族无疑了。

  这么多的出行人马,若是遇上的是普通黔首百姓,那自然是黔首避让,退到道路的两旁,可眼下遇上的却是阎行的中军人马,阎行带来的兵马有五百士卒,甲杖齐备,前行的骑士个个被甲持兵,威风凛凛,虽然是默然无语。但两者相较之下,反而是鲜衣怒马的出行骑士气势为之一夺,连忙勒马停住前进,派人往后通报避让。

  这一段近城的官道也就那么宽,两边的人马车辆都不少,虽然那些出行的大姓人马,看到对面是道:

  “戎马之人,苟全性命于战阵之中,已是万幸,哪里还谈得上什么风姿,倒是君,右扶风匆匆一面,君之辩才急智,在下依然常记于心,而再见时,不料君已是女儿之身!”

  说起右扶风那一趟遭遇,既有惊险,也有奇遇,女子也掩嘴一笑,莞尔说道:

  “君之赠言,我也常记于心,天下紊紊,各自爱,余亦从此去也!君之眼光,可谓卓绝于世,却不知看出了这天下的局势,可又能料到我等今日会在此地相见!”

  阎行洒然一笑,还真让这少女的玩笑话给说中了,他确实是能够先知这天下的大势,但却猜不到自己和她会在这个地方以这样一种偶遇的方式重逢。

  中平四年时,自己带着甘陵、马蔺等人潜入三辅,为了赶在入冬大雪封山前,回到陇县去,于是在赶路的荒原上,遇见了这个少女。如今时间一晃,过去了四载,还是赶在入冬前的路上,自己在闻喜这个地方遇上了少女。

  闻喜原是秦时的左邑之地,乃是汉武帝于此喜闻平定南越的战事后,才转而欣喜命令为“闻喜”的。

  如今,阎行领军路经闻喜,同样也遇上了一桩令他悄然开怀的事情。

  阎行没有去接少女对他眼光预测的话头,而是转而问道:

  “昔年匆匆一别,来不及详谈,娘子既是裴家之人,却不知裴家巨光公,乃是娘子何人?”

  巨光,是如今闻喜裴家家主的裴茂的字,此人乃是汉室老臣,故而阎行以公尊称。

  少女笑了笑,也不隐瞒,口中说道:

  “正是家翁!”

  听到少女的回答,阎行顿时明白了,原来眼前这个女子竟然是裴家的家主之女,难怪自己初次见她之时,就觉得她不仅举止端庄知礼,而且又不与人生疏,敢情是大家闺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