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槿番外之一(20)(1/2)

加入书签

  张立勇疑是从我这句平常的问话里听出了某种潜意,他僵硬的表情略略一松,直接向我坦言:“如果你们俩是认真的,那我想祝福你们俩。”

  我不禁弯起嘴角,问他:“为什么?”

  张立勇摇摇头,笑了一下,那笑容看上去颇有些苦涩意味;他也不答我话,径自转身走了。

  我立在原地注视着他孤单的背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残阳如血的余晖下。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我想我再也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了!萧然死后,张立勇做了蒋子娇好几年的男朋友,可他却从未爱过蒋子娇,他唯一爱过的,始终只有萧然一个人。

  那天我突然悲哀的又想到,在那些我不知道的角落里,估计还有许多人,直至现在都还活在麻木不仁中,就像张立勇一样。譬如,萧然的亲人。

  阿k和l后来帮我查到了寄放萧然骨灰盒的地方,那是一座修建在县城偏郊的私人佛堂。我抽了个空,带着阿k和l去了一趟,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祭拜萧然。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会去那儿,包括已经跟随了我整整三年的我两个心腹兼保镖。

  或许在他们俩的眼里,我这人做事向来出人意表,他们压根儿就不需要问个清楚明白;是故,那天我们从郊区回来,我又任性了一把——我在萧然家楼下站了整整一个晚上,站到泪流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