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姬洪(1/2)

加入书签

  c_t;(棉花糖(’)早

  青木镇部落大厅

  大厅主位上沉稳地坐着一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身着绿衣的姬可儿立在身边下方两侧坐着六名长者,白须老者赫然也在其中

  “火者质子进入了族中的石庙禁地,由于族规所限,我守在山下起初石庙中并无异常,可两个时辰后,石庙中传来击打之声,似乎火者质子在练功,还伴有哭喊之声”说话的正是随姜小邪而去的那个矮瘦黑衣男子

  “这个姜小邪竟敢擅闯我族禁地,实在可恶!得想办法把他擒回来”下首六人中唯一的女性老者愤声道

  “是啊,族长!五长老说的有道理要不要派人把那个废物给抓回来教训他下”旁边一矮胖、红脸汉子也说道

  白须老者站起身道:“石庙禁地是我族祠堂,除了死去的族人尸骨可由长老放入祠堂外,其他时间任何人不得擅入,否则是对死者们不敬这是祖先留下的族规,还是不要违反的好!”

  主位上的中年男子就是青木镇的族长、姬可儿的父亲——姬洪闻听白须老者之言颔首道:“二长老说的对,祖先留下的族规我们不能违背”转而面向黑衣男子,“无敌,是否发现有火者高手在石庙之中?”

  “我一直守在山下,并没发现任何人走进石庙”黑衣男子道

  姬洪眉头皱了皱,他很是疑惑,姜小邪的本性他是知道的以姜小邪在此地这几年的表现而论,那是十足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如今却在石庙练功难道,真的被皇叔料中了?姜小邪身上有火者部族的秘密?

  “姜小邪这几天倒是有些异常,知道他为何会闯入石庙禁地吗?”姬洪看向众人

  白须老者回道:“昨日,这姜小邪因事与姬豹争吵姬豹的性子族长你是知道的,两人几言不和,姬豹踢伤了姜小邪,可能受气不过,这姜小邪才有跑进石庙禁地之举,并且与姬豹定了三日赌战之约”

  白须老者言语极为偏袒姬豹,前因后果一带而过,只提争吵之事

  姬洪嘴角一翘,道:“还有这等事?姬豹这孩子行事总是那么莽撞,既是如此,无敌!你就守在山下,严密关注姜小邪的一举一动,有任何异常,速速向我报来”

  “是”黑衣男子一抱拳,转身退出

  见姬无敌走远,白须老者转过身面向姬洪道:“族长,昨晚我从可儿那了解到,这姜小邪身上有威力颇大的秘密武器”

  见白须老者如此说,姬洪转头看向女儿,问:“可儿,怎么回事?”

  姬可儿见父亲问她,噘着小嘴撒娇道:“我发现姜小邪这几天鬼鬼祟祟的四处打探,肯定是不怀好心,就想教训教训他不成想他摸出个会喷射火焰的黑棍打向我,幸亏我躲的快,不然就见不到爹爹您啦!”

  看着娇颜欲泣的姬可儿,姬洪眉毛一挑,抚着她的头沉声道:“下回不可这般鲁莽了,知道吗?”

  姬可儿点头应是

  “会喷射火焰的黑棍?他从哪里得来的?”姬洪疑声嘀咕

  女性长者听姬洪之言,哼了一声道:“会不会是火者高手潜进咱们青木镇,在暗中助这姜小邪?那个喷射火焰的黑棍也是火者高手送给他的?”

  “不会,火者的高手要是进入青木镇逃不过我们的眼睛”白须老者道,“而且,姜小邪是在他居住的木屋失火后才变得异常的总不会是火者高手放的火要烧死姜小邪吧?”

  闻听二长老提到失火之事,女性长者发出心中疑问道:“那姜小邪的木屋怎会无故失火,而且还是冷火不是火者高手又会是什么人?我族之人一向是拒火远之的”

  厅中之人听女性长者的话都没再说什么姬洪也是无言以对,显然这是一大疑点,可是火者高手潜入青木镇,就算修为强过姬无敌,又怎会悄无声息的避过二长老的眼目而不被发觉呢?

  “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