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往事(1/2)

加入书签

  清晨,空气清新,万物苏醒。

  余晴背上背篓,手拿镰刀上了山。

  连下几天雨,山间小道路滑,余晴走得很小心。

  她小心抓着树枝慢慢斜向爬上山,嫁过来将近十年,余晴早对后山地形了如指掌。

  余晴慢慢朝记忆中那棵早已枯败的大树走去,那树桩被人用刀砍伐了一半,已经快要倒下。

  大风吹来,摇摇欲坠。

  余晴脚步加快走至那棵枯木旁,动作熟练从背篓中拿出大砍刀,朝着自己砍伐一半的痕迹继续砍伐着。

  树林中,一声一声沉重的“砰砰砰”声传来。

  从砍树声打开了余晴一天新的篇章。

  大树倒下的瞬间,余晴抬手擦了额头上的汗珠。

  她脚步轻快拿出绳索熟练在树桩上栓上,表示此棵树木已经有主。

  一般村里的人看到,都不会随意拖走。

  做好一切,余晴这才重新背着背篓上了山。

  她目光搜索着脚边可以找到的山草茶,那是一种草本科植物。

  这植物带有一种奇特清香味,晒干后用热水浸泡,带着浓浓香味。

  喝一口下去,清心凉血泻火。

  余晴记得家里好像已经快要没有,趁还有点时间,她慢慢寻找着。

  余晴小心行走在后山上,脚步小心轻快走着,低头视线小心寻找着山草茶。

  不知不觉间,她慢慢偏离后山境地。

  不远处草丛中传来的脚步声,让渐渐清醒的男子猛得清醒过来。

  他小心慢慢移动着身躯朝着更深的灌木丛隐藏,为得就是不让对方寻找到。

  草丛中脚步停住,余晴看了看那露出的大半衣袍,衣袍上带着血迹。

  她大着胆子喊了一声,“哪个,出来,我看到你了。”

  听到是女子声音,并不是追杀他的那些人。

  男子松了一口气,为了此事不闹大,他小心出声:“能不能别叫人,我只是个普通的商人。”

  余晴听闻对方男子说话虚弱,小心疾步走到男子身边。

  余晴低呼,“你受伤了。”

  男子苦笑,对方出手狠辣,要至他于死地。他被一路随行的伙计保护这才脱离虎口。

  他一路跌跌撞撞,精疲力尽才晕倒在这。

  男子呼吸粗壮,脸色潮红,昏昏欲睡。

  余晴小心伸手摸了摸男子额头,“这么烫?”

  等男子醒来,他已经被移动到一个简陋的小房里。

  环视一圈后,男子视线最后移到了身旁那矮凳上的简单药物,以及温热的米饭,清水。

  男子晚年,经常回忆当时吃进口中的那嘴米饭,当真是他有生以来,吃过最暖心的一顿饭。

  以后的每一天,余晴都会准时准点上山,为男子送上一天的粮食或者一些山里人治疗伤口的草药。

  男子或多或少从余晴口中得知了她叫什么名字,他还记得余晴当时腼腆介绍说:“当时我妈生我的时候,已经接连下了好几天大雨,我刚出生的时候,突然放晴。所以我爷爷取名余晴。”

  “晴,好字。”男子慢慢回味着,最后说了一句,“也希望国家也能有一天晴空万里。”

  这是余晴第一次接触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