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番外日常二三事(1/2)

加入书签

  关于麒麟火玉佩

  麒麟火玉佩,是当年谢长乐的父母在谢长乐出生时,为他打造的护身玉佩。小说し

  取品质最佳的极品火玉所制,通体晶莹剔透,莹润如酥,色泽鲜红如火,毫无杂色,雕工亦是精巧细致,栩栩如生,实乃世间罕见,价值连城的珍品。

  整枚玉佩可以从中一分为二,每一半皆为半边麒麟,但若合并在一起,便会形成完整的麒麟之状。

  也正因为是一对玉佩,原本谢父谢母是打算让儿子媳妇各持一半,作为定情信物,寓意即为麒麟送子的吉兆。

  只不过谢长乐的那半枚玉佩,始终没能送出去。

  后来,已经叛离丹霄派、并与太华宫第三代宫主林芩成婚的谢长乐有一日追忆往事,情难自禁,不知不觉中在玉佩的背面亲手刻下“丹昀”二字,少时便惊醒过来,将玉佩彻底封存起来,不敢再多看一眼。

  而在妻子林芩华年病逝后,谢长乐便将玉佩直接传给了儿子谢匪思。说完玉佩的来历后,又定下新的规矩:另外半枚玉佩一生只能赠送一人,即为心中胜过一切、世间无人可与之相提并论的眷恋之人,在必要的时候,愿意为对方舍弃自身性命,至死不渝。

  即便先后娶了元配继室,抑或是有许多红颜知己,也只能从中选择一人赠予玉佩。

  玉佩也可以不送给任何人,但是一旦送出玉佩后,便终身不可反悔,亦不可再要回来。

  为了表明玉佩的意义非同儿戏,把性命托付给对方亦非一句虚言,谢长乐又在玉佩上特意下了一道禁制只要是他谢长乐的血脉后人,一旦真心实意地将玉佩赠与另一人后,便会在对方濒危之际,以身代替对方去死。

  比起父亲谢长乐,谢匪思是稍微幸运了一点,他的那半枚玉佩终究还是送了出去。赠送的对象却并非女子,而是当时的冥王宫第五代宫主秦昊苍曾以“风采绝世,修为超凡”八字名动天下的人物。

  只是玉佩虽然送出去了,却也仅此而已,在一番复杂而不为外人所知的纠葛过后,谢匪思还是不得不陷入与秦昊苍天涯相望却不相见的绝境。

  后来谢匪思不幸在对抗魔修的战役中身亡,秦昊苍闻讯后,找到了他的遗体,也找到了谢匪思身上的半枚玉佩。

  之后,秦昊苍将两枚玉佩重新合并起来,留给了谢匪思唯一的血脉与秦昊苍胞妹秦碧瑛所生之子,却被秦昊苍从小收养为己子,取名为秦风。

  秦昊苍终身未娶,亦无亲生子女,只有视若亲子的养子秦风,也即是后日冥王宫的第六代宫主,秦湛的祖先。

  秦风虽然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谁,但却与养父感情极深,一直视自己为秦家的子孙,从未把自己当作谢家的后人,甚至从未对外宣称过自己是谢长乐的独孙。唯一与谢长乐的联系,只剩下麒麟火玉佩了。

  而秦风的这份观念,也被一代代传承了下去。

  经过三百年后,麒麟火玉佩又从秦湛的父亲秦越传承到了秦湛的手里。

  而无论是在真实世界还是幻境世界里,秦湛都毫不犹豫地将玉佩送给了傅钧。只是在赠送之时,秦湛并没有告诉傅钧玉佩的真正意义,更不曾说出从此以后,自己的性命会和傅钧的生死绑缚在了一起。

  然而麒麟火玉佩上的禁制最终还是被傅钧获悉,心中五味杂陈之余,傅钧也不得不对自己的安危注重起来。

  他本是不在乎生死之人,更觉得自己身为大魔头阳羽之子,天生具有魔骨,而且更是因为他的体质是“血炼之体”的缘故,虽然好处是可以免疫所有法术与药物的侵害,但是坏处也十分显著每当他情绪激动之时,一不小心,便容易失控发狂,犯下难以挽回的错误。

  因此,若他真是英年早逝,对道修界其他人来说,倒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如今,秦湛的生死与他牢牢绑在了一起,既是情深如许,亦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傅钧便不得不学会了“小心”二字。

  麒麟火玉佩本来就有抑制魔气之效,再加上傅钧潜心修炼,修身养性,秦湛又在他的房间各处放置了无数可以助人清心安神的法宝,渐渐的,傅钧已经可以凭借自身意志压制住血炼之体的负面作用,不再因激动而失控发狂。

  此外,傅钧在武学一道上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