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你得心狠,半软半硬,说点什么爱情什么的,她就迷糊了,趁热打铁,灌醉了就上,现在这社会,你犹豫一个小时她就可能不是chu女了。”东子在那里侃侃而谈,那些人都没了声音,很显然真的在听。

  王申夫妻二人也没有说话,王申也在听着,白洁心里却有点忐忑,和东子的事情她很后悔,可是毕竟有过那一夜的激情。

  “上次那小姑娘,我就借了九哥的车用了一圈,在那小姑娘家楼下就给开了,纯chu女啊。在后座上,也使不开劲,回来老四都看到我鸡芭上的血了吧。”

  “那是,真的,上面全是血丝”有个声音说着。

  王申听着也已经明白说的看来是真的了,莫名其妙的有点兴奋的感觉,心里还很心疼那些小姑娘怎么这么不知道自重,却又很想那个男人为什么不是他。

  白洁心里只盼着快点上菜,快点吃完,离开这是非之地。

  “现在不流行找小姑娘了,一方面是chu女少,再说小姑娘都学鬼了,玩儿可以,费钱啊,有的小姑娘你怎么都行,反正就是糊弄你钱,特别是开过之后,有的比小姐都猛。现在流行找少妇,特别是那种富婆,三十多岁的,人钱都得啊”东子在那里继续讲着女人的经验。

  “可不是,就说三哥你找的那个小晶吧,刚开始的时候多纯啊,咱们说句脏话都脸红,你看现在混的,上学也不咋去了,在迪吧好像就让人干好几次,昨天跟老四睡的吧,老四,整几下子”好像是另一个声音。

  “跟我回去的时候还飘呢,裤衩都不知道谁给扒去了,整个小屁股都湿乎乎的,早晨又干一次,两次。”老四挺不好意思的说。

  小晶,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姑娘啊,白洁心里一惊,最近自己心里很乱的,也没注意,开学看看小晶来不来吧。

  “听说你上次弄了一个刚结婚的小媳妇儿,听小刚说长的老水灵了,身材还好,属于让人一看就想犯罪的那种”三哥的声音继续说着。

  白洁心里开始怦怦的跳,知道说的就是自己,生怕他们说出什么话来,让老公听见。

  “那真是极品啊,不是那种出来瞎混的,纯粹的住家少妇,我那天要不是连喝酒带下药,根本就上不了,不过,这种女人,一旦上过之后就好办了,你功夫再好点,那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东子喝了口酒“那小娘们,衣服没脱你心都蹦,衣服一脱,那身材,皮肤,奶头都是通红通红的,下边你干进去就好像浪一样的一波一波的,还很快就高潮,弄一会儿就浑身发软了,不像有的老娘们,你干一宿她都没反应。”

  “听你说的,鸡芭都硬了,来喝酒,啥时候你整过来,下点药,咱们大家都尝尝”一阵乱糟糟的喝酒的声音。

  白洁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生怕他说出什么孙倩或者她的名字,还好没有说,可是她也明白了那天为什么能和东子,原来是下了药了,心里不由得恨死这个东子了。

  王申听得下身也都硬了起来,对这种放荡的女人,王申一直都有着色心,总想自己为啥不碰到,可就他这种色胆,碰到了也是白扯,他却总是存在着很多的幻想,想着自己能有好多的艳遇。

  两人没说什么话,吃过了饭,白洁就急急的和王申回去了,走的时候白洁就生怕被东子这伙儿人看见。到了家,王申就急不可待的搂抱白洁,白洁心里想着这些事情,没什么情绪亲热,可又不好拒绝老公,就顺着他让他脱了她的衣服,王申很想和白洁在沙发上zuo爱,可白洁已经躺到了床上,他也不大敢开口,怕自己的娇妻害羞,如果他知道白洁在家里的床上、餐桌上都和男人做过,估计都得吐血。

  上的快,下去的也快,王申在白洁身上动作了几十下,就满脸通红的趴下了,软软的荫茎很快就从白洁身体里滑了出来,白洁一边是很不满足,一边却奇怪的想起了赵振那射了之后还很硬的荫茎。

  星期一就已经是开学了,白洁早晨换了一套灰色的套裙,里面是白色的衬衫,下身肉色的丝袜和一双灰白色的高跟瓢鞋,披散开了长发,在头顶夹了一个红色的发卡。

  学校里的教学楼和家属楼都已经开始施工,高义忙的焦头烂额,还好有市里的王局长照顾着,钱都已经很快到位了,刚刚忙出了点头序,今天开学了,他从施工现场走回办公室的时候碰到了白洁,从上次白洁和王局长在酒店包房里也是在他面前做过之后,他一直没有看见白洁,心里也是一直酸溜溜的,而白洁这个娇媚的女人好像总能给他眼睛一亮的感觉,特别是这两天白洁一直没有间断zuo爱,走起路来柔软的腰肢好像都有了一种别样的风情,粉白的脸上还是淡淡的画了点眼线,眉目间好像更多了一点媚气,以前白洁走路的时候不敢太挺胸,怕别人的眼睛盯在自己的胸前看,可是现在白洁总是高高的挺着自己的ru房,薄薄的衣服下,有时候都会看到ru房颤巍巍的感觉。

  高义看着这个怎么也喜欢不够的女人,这个性感在骨子里,妩媚在眉目间的美丽女人,心里竟然也有点蹦蹦的跳,有一种尿急的感觉想干点什么。

  白洁看着高义的眼睛,那种火辣辣的欲望让他心里也慌慌的,白了他一眼,擦肩而过。

  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白洁身上淡淡的体香飘入高义的鼻子里,仿佛飘到了高义的心里,看着白洁圆滚滚的小屁股,真想就地给她放倒。

  白洁座在办公室里,心里想着刚才看到的小晶,她可以肯定那些人说的就是这个小晶了,刚才在教室里,那些男生的眼睛都偷偷的瞄着小晶,小晶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小背心,好像是带了有垫的那种乳罩,显得ru房高高的在胸前挺着,露着白嫩的肚皮,下身是一条很小红色裙子,里面竟然穿着黑色的内裤,一动就能看见,一双白白的长腿,穿着红色的一双水晶拖鞋,描着黑黑的眼影,长长的睫毛,眼睛放荡的四处飘着。

  “白洁,你过来一下。”高义过来叫她。

  白洁起身跟着高义走了过去,身后的两个老师交换了一个暧昧的眼神,眼睛都盯着白洁丰满圆润的身材,微微晃了一下头。“嗯”关上了门之后,高义就紧紧的搂着白洁亲吻起来,吻的白洁几乎都要透不过气来,脚尖也不由得翘了起来。

  高义的手很自然的从白洁套装的领口伸了进去,隔着丝质的衬衫摸着白洁丰满的ru房,白洁从来都是穿那种薄薄的乳罩,摸上去感觉不到厚厚的垫子的感觉,直接就是那种软软的,丰满的肉感,白洁软软的靠在高义的身上,不知道该拒绝还是心里很喜欢的感觉,当男人的手从白洁的裙下深了进去,沿着滑滑的丝袜摸到了最柔软的荫部,白洁抓住了高义不断摸索的手,“不要,别摸了”

  高义的手又滑到了白洁圆圆的屁股上,裤袜紧紧的裹着的屁股俏皮的在白洁的裙子下翘着,两个人摸索着,高义就把白洁弄到了办公桌的前边,白洁一边说着不要,一边被高义摸的气喘吁吁的。

  高义一边推开白洁不断的拉扯着的小手,一边把白洁转成背对着他,他一双手从白洁背后伸过去,握住了白洁的一对ru房,一压就把白洁压的趴在了办公桌上,“不要啊,快放开我,不行啊”白洁翻身想起来,高义一边压着她,手不断的揉搓着白洁的ru房,一边嘴唇在白洁的耳垂上亲吻着,弄的白洁浑身不断的酥软,“宝贝儿,这个电话送给你的,你喜欢吗”白洁的头旁边放着一部包装着的新手机,是一部诺基亚的8850,很贵的电话。

  “我不要,你别来了,我不想在这里啊”白洁还在作着挣扎。

  高义的手伸下去,撩起白洁的裙子,白洁肉色的丝袜下是一条紫色的内裤,高义手在白洁的屁股上抚摸了两圈,手就从丝袜和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一边抚摸着白洁光溜溜的屁股,一边就把丝袜和内裤都拉到了白洁的屁股下边,白洁感觉到下身凉凉的感觉,和丝袜紧裹在腿上的感觉,知道屁股已经光了,也就不再无畏的挣扎了,再说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在挣扎高义,还是在和自己挣扎。

  高义手摸到了白洁的荫唇,白洁浑身一抖,屁股的肉一紧,高义感觉到那里湿乎乎的,赶紧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把自己坚硬了很久的东西掏了出来,并没有直接插进去,而是插在了白洁的两腿之间,手从白洁衣服的下襟伸进去,撩开乳罩,抓住了白洁一对浑圆丰满的ru房,一边揉搓着,一边把rou棒在白洁两腿间抽动,碰撞着白洁娇嫩的荫部,弄的白洁娇喘吁吁,光溜溜的白屁股不断的向上翘起,高义也不再耍闹,手扶了扶,慢慢的插了进去,一直慢慢的插到了底。

  “啊”白洁全身几乎都趴到了桌子上,屁股高高的挺起,脚尖用力的翘了起来,脚跟都离开了鞋子,小小的脚丫只有脚尖还踩在鞋里,灰白色的高跟鞋不断的在地上乱晃着。

  “宝贝,你想死我了。”高义开始抽插着,身子压在白洁身子上,手伸在白洁的衣服里,抚摸着白洁的一对ru房,屁股大力的来回运动着,大大的班台上,美丽的白洁头贴在凉丝丝的桌面上,上身的衣服松跨垮的,一双大手在衣服里乱动着,灰色的套裙卷起在屁股上,露出一段白光光的屁股,肉色的丝袜和一条紫色的内裤卷成一团缠在大腿上,屁股用一种让人看了血脉膨胀的姿势用力的翘着。

  “啊啊哦我不行了,你啊”白洁一边轻声的叫着,一边嘴里哀求着,男人的荫茎每一次插入,白洁浑身都会全部颤抖一下,这样的感觉爽的高义荫茎硬的好像更粗了,“宝贝儿,你真让人疯狂,每次都有不一样的感觉,舒服死了”“啊哼轻点顶”白洁嘴角流出的唾沫在桌上已经流成了一小滩。

  “啊啊啊啊”高义正干的爽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他一边慢慢的抽动着,一边接起了电话,白洁趴在那里不断的喘着粗气,“王局长啊,我在学校呢,”“什么,你马上就到。”“好好,我等着您。”放下了电话,高义嘟囔着“操,来的真是时候。”下身却没有停,这时加快了速度,手也不再揉搓白洁的ru房,抓住了白洁的屁股,下身快速的抽插着白洁娇嫩的荫道。

  “啊啊啊啊,不要啊哎呀不行了啊啊”高义射出jing液的时候,白洁趴在桌子上都快昏过去了,屁股翘起着,荫部被高义干的红嫩嫩的,湿乎乎的一片水渍。

  “快起来,宝贝儿”高义拍了拍白洁的屁股,白洁娇喘着站起身子,找纸想擦擦下身,:“死人,不让你来,非得来”敲门声已经响了起来,两人一愣,白洁赶紧提上了丝袜和内裤,整理了一下衣服和裙子,收起了桌上的电话,坐在了沙发上,高义过去开门,王局长夹着个黑色的皮包走了进来,“怎么才开门呢,在屋里干啥呢”一抬头看见了沙发上的白洁,眼睛一下亮了“白洁在这呢。”白洁脸上此时红扑扑的,头发也有点乱,出气还有点不匀,站起来,“王局长来了,那你们聊吧”起来就要出去。

  王局长却给高义使了个眼色“白洁,我正要找你有事情呢,先别走啊。”

  “对啊,白洁,先别走了,陪王局长说会儿话,我去给王局长准备点茶水”一边竟然开门出去了,顺手竟然反锁上了门。

  听到锁门的声音,王局长把包放在桌子上,无意中发现桌子上有一滩水渍,王局长不是胡涂人,大概能想到两个人刚才干了什么,本来他这次来就一直想着白洁,这时漂亮的白洁正在自己眼前,而且可能刚刚和高义作过什么,更是刺激的他欲火焚身,伸手拉住白洁软乎乎的小手,顺势一拉,白洁的身子就靠在了他的身上,王局长的手不由得就不规矩起来,不客气的想去摸白洁的ru房。

  白洁手挡住了王局长的手,她还沉浸在刚才的疯狂中回不过神来,浑身软绵绵的,看着王局长纠缠过来,她心里很不舒服,可是还没有办法,只好软软的挡着王局长摸到她ru房上来的手,“王局长,别这样,让人看到不好。”

  “妹子,我都想死你了,这些天,来,亲热亲热”王局长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把白洁搂在了怀里,胖胖的大脸就贴在了白洁的脸上,热乎乎的嘴唇在白洁滑嫩的脸上亲吻着,一边想去亲吻白洁红嫩的小嘴唇,白洁本来就刚刚被高义弄的高潮还没过去,被王局长一摸一搂,浑身还是反应很强烈,身子直门发软,一边躲闪着王局长的嘴,一边软绵绵的想推开王局长的手,“王局长,放开我,放开我啊,哎呀。”

  抱着白洁凹凸有致的身子,感受着胸前一对鼓鼓的ru房压在身上的感觉,王局长下身已经坚硬的不断的碰着白洁的小肚子,王局长揉搓着美丽少妇成熟的肉体,还在想着办公桌上那一滩水渍,他没有想到那是白洁嘴里流出来的,还以为是两人zuo爱时屁股留下来的,想到这里,一下把白洁抱了起来,放到了办公桌上,白洁吓了一跳,双手不由得就抱住了王局长的脖子,座在办公桌上的白洁,双腿垂在桌子边上,手抱着男人的脖子,“你干什么,哎呀,放我下去。”白洁想跳下去,可王局长已经紧紧的贴在了白洁身上,手顺势就从白洁的裙子底下伸了进去,滑过丰润的大腿,就摸在了白洁软乎乎的下身,隔着丝袜和内裤,王局长都感觉到了那里的湿热,王局长迫不及待的用手胡乱的往下扒着白洁的内裤和丝袜。白洁已经被王局长弄得浑身软绵绵的,脑子里也迷迷糊糊的了,想着今天也不能幸免了,不如快点让他弄完了得了,就在桌子上欠了欠屁股,内裤和丝袜就被王局长拉了下来,王局长把白洁的丝袜和内裤拉到了膝盖的地方,已经看到了白洁内裤中央的地方湿了一大片,手摸了一下还粘乎乎的,白洁看着王局长摸自己内裤那里,脸一下红了,刚刚和高义干完,被王局长发现,白洁心里臊的厉害。

  王局长不光没有生气,反倒明显的非常兴奋,抬起白洁的右腿把内裤和丝袜从白洁右腿上脱了下去,脱丝袜的时候王局长摸到了白洁白嫩嫩的小脚,不由得爱不释手,“妹子,你的脚怎么也长的这么漂亮呢”白洁的脚很小,而且白白嫩嫩的,连脚跟都是白嫩嫩的,五个小脚趾都胖乎乎的,从大到小的趾甲都是圆圆的,涂着淡淡的粉红色指甲油,整个小脚一个漂亮的弧形,看不到一点骨头的样子,而且还没有一点肥的感觉,摸上去滑滑的软软的嫩嫩的。

  此时的白洁,穿着灰色的套裙,仰座在办公桌上,一条腿垂在桌子边上,脱了一半的肉色丝袜和紫色内裤都挂在膝盖的地方,白皙的右腿光溜溜的被王局长抬在胸前抚摸着。灰色的窄裙乱糟糟的座在屁股下,从白洁的双腿间已经露出了白洁肥鼓鼓的阴沪,上面软软的趴服着几十根油黑的荫毛,王局长此时也已经按捺不住,解开自己的裤子,连内裤一起都脱到了脚下,双手抓住白洁的两条腿,一下抱了起来,白洁双腿都曲在了胸前,挺难受的,就躺了下去,下身挺了起来,王局长手摸到白洁的荫唇,湿乎乎的弄了一手,心里当然知道是高义留下的东西,低头一看,白洁以前粉嫩的一对荫唇总是紧紧的闭着,现在却微微的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红嫩嫩的肉,而且整个荫部都有一种充血一样的红色,湿乎乎的一大片。

  王局长手扶了一下荫茎,找到白洁阴门的地方,很轻松的一下就滑了进去,但是里面的肉还是紧紧的裹着王局长的荫茎“妹子,刚才跟高义玩的挺厉害啊,里边还热乎乎的呢。”

  白洁闭着眼睛躺在办公桌上,胸前的套装敞开了坏,但是白色的花边衬衫还穿着,但是薄薄的白衬衫下边,丰满的一对ru房轻轻颤抖更是让人浮想联翩,感受着王局长的荫茎插了进来,屁股的肉还是微微紧了一下。听王局长在那说,脸微微有点热,没有出声。

  白洁的下边很滑,王局长弄起来很轻松,不由得王局长就加快了速度,两人交和的地方传出了响亮的水声“扑哧、啪滋”哧溜哧溜的摩擦声更是不绝于耳,白洁也微微的发出了按捺不住的呻吟声,红润的嘴唇微微的张开,能看见粉红的小舌头都在嘴里轻轻的哆嗦着,整个身体在桌子上前后的移动着,垂在王局长身后的两条腿不断的晃动着,左腿上飘浮的丝袜伴随着白洁腿的踢动几乎都飘了起来。

  王局长干的兴起,抱起白洁的两条腿,都架在了肩膀上,下身更加深入的抽送着白洁红嫩的荫唇,白洁的屁股都已经离开了桌子,这样的插入让白洁浑身不断的颤抖,“啊轻点哎呀”白洁叫了一声,想起这是办公室啊,赶紧把手伸到嘴里咬着,不断的发出忍不住的哼叫和喘息。

  等了半天的高义估计差不多了,再说也不能把人家王局长扔在办公室里太长时间啊,就轻轻的开门回来了,一进外屋就听到了白洁娇里娇气的哼几声,而且好像还是捂着嘴一样含含糊糊的,还有那种扑哧、扑哧的性器摩擦的声音,从他这里看过去,王局长背对着他,上身白色的半截袖衬衫,下身的裤子都堆在脚底下,两条肥腿光着,一个大大的白屁股前后的有力的晃动着。左边的肩头露出一只穿着灰色高跟鞋的小脚,一条腿上的丝袜飘荡着从王局长的背后垂下,另一个肩头露出一只白生生的小脚,脚趾都用力的翘起着,虽然看不见白洁的样子,也能想出来白洁现在的样子多么诱人。

  伴随着王局长呼哧呼哧的喘气声,高义看见王局长的大屁股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上,屁股上的肉不断的紧缩着,白洁的两只小脚也都紧紧的蹦了起来。

  王局长不断的喘着粗气,放开了白洁的腿,提上了裤子,用一条手帕擦着脸上的汗,白洁还不知道高义回来了,躺在桌子上,小手还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