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莫梓寒(1/2)

加入书签

  “岚岚,你怎么了?”水晓讯看着冷幽岚失控的样子担心的走上了前,该隐先是紧紧的皱了皱眉头,但是当他感到了那里躺着的人身上散发出的熟悉的味道时,那紧皱的眉头不由自主的松开了。而原先微微吊起的心脏也慢慢的放了下来。

  水晓讯看着冷幽岚激动的泣不成声的样子,顺着她的眼光看向了躺在躺椅上的那个男人。顿时,一股惊艳的光芒从她的眼中闪过,该怎么形容这个男人呢?风华绝代这个词猛地跳入了水晓讯的脑中,是的,就是风华绝代。或许说这个词用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有些奇怪了,可是这个词形容这个男人是在合适不过的了。

  那如同不沾染任何尘埃的飘忽的气质,高挺的鼻梁和哪怕是紧紧的闭着却还微微翘起的唇角,长且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让她感到熟悉的像是会说话的眼睛,但是那眼中淡淡的妩媚和妖娆让看见的人不由自主的深深的陷入其中,不能自拔。照理说他的气质和他的长相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两种类型,可是偏偏这个男人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深深的溶在了一起,让他看上去更加的吸引了所有的人的注意。

  呜呜呜呜呜,一个男人长成这样,还怎么让她们这些女人活下去啊?顿时水晓讯自卑了,可是她的眼睛仍旧紧紧的盯着躺在躺椅上的男人不放。好吧,如果这时该隐也恢复了原来的样子的话,我估计她连跳楼的心都有了。

  墨铽看出了水晓讯眼中的痴迷,心中立刻拉响了警报。他大步的走到了她的身边,当看见了那个男人的样子后,就是见过了不少美人的他也不禁微微的愣了一下。但是他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毕竟张的在好看他也只是个男人不是么?而且还是个勾引了他宝贝的情敌!想到了这里,墨铽立刻挡在了水晓讯的面前,遮住了她的视线。

  周子琪和张杰的走到了躺椅的边上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几个人的脸色变得那么奇怪了,而张杰更是在看见男人的那瞬间眼中出现了一抹剧烈的波动。居然是他!

  只见冷幽岚僵硬的拖着自己颤抖的有些不受控制的身体,慢慢的走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大山立刻警惕的挡在了男人的面前,可是随着冷幽岚看上去毫无力道的轻轻一挥,大山那魁梧健壮的身躯如同一片飘零的落叶一般,轻易的被冷幽岚挥到了暖房的墙边,发出了一身沉闷的重击声。

  冷幽岚紧紧的贴近了那张已经有些腐朽的躺椅,而男人诡异的身体的样子也告诉了冷幽岚一件事,这个男人身上的骨头应该也已经全部都碎了。可是看着男人风淡云轻的样子,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再一次的沿着她的眼角如珍珠般的一滴滴的落了下了。

  躺在椅子上的男人本来想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随着冷幽岚的泪水再一次的决堤后,男人再也不能忽视自己心中的疼痛了。他多想把面前的冷幽岚轻轻的拥进自己的怀里,告诉她自己没事。可是那不听话的四肢和身体里碎掉的骨头让他不得不扯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

  “好了,小哭包。不要再哭了。你明知道现在舅舅的身体动不了,还流那么多的泪水,是准备心疼死我么?看起来苦命的我还没有被这个诡异的地方弄死,就要被我家可爱的宝贝的泪水给淹死了。”男人的语气有些虚脱的无力,可是那语气中慢慢的宠溺和心疼却让人无法忽视,而他说出来的话更是从半空的投下的一枚炸弹一样,顿时让水晓讯他们被轰的脑子一片空白。

  “舅舅!”水晓讯惊恐的指着面前的男人叫了起来,不是吧,他看上去那么年轻啊!但是想起了那双让她感到熟悉的眼睛,靠!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这双眼睛和冷幽岚那祸害人的眼睛简直就是一模一样啊!

  “呵呵。”水晓讯夸张的样子让躺在椅子上的男人不由得低低的笑出了声。可是很快,男人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因为全身的骨头都碎了,那么是那么轻微的笑一笑,都可能扯痛他浑身的肌肉。

  “舅舅!”冷幽岚见状立刻小脸一白,像是变魔术一样的手中多出了一个小小的瓶子,瓶子里有着一些乳白色的液体。她颤抖着自己的小手,拔开了瓶子的瓶盖,想要把这白色的液体倒入男人的嘴巴。

  被摔得七零八落的大山刚刚吃力的撑起了自己的身体,就被男人的话语惊的变成了石像。我的天啊,原来他们当中居然有大哥的侄女。想到了昨天他的自作主张,冷汗更是一滴滴的从他的背后流了下来。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如果他们这队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还好!还好…可是当他看见冷幽岚拿着那不明的东西要往大哥的嘴巴里倒时,还是下意识的跑了过去,想要阻止冷幽岚的动作。

  但是随着男人的一个眼光,大山猛地停住了自己的身体。虽然眼中带着担心的神情,但是身体却一动不动的就这样看着冷幽岚把一整瓶的水就这样的倒入了大哥的嘴中。

  而男人脸上出现了甘之如饴的表情,就着冷幽岚白皙的小手,把瓶子的龙的水喝的精光。该隐眼神微微的一闪,如果现在躺在那里的不是冷幽岚的亲人的话,那么现在这个男人已经在地狱里了。但是就算知道了躺在那里的那个男人只是冷幽岚的舅舅,可是该隐还是觉得心里不断的冒着酸气。嘛~算了,看在他现在不能动弹的份上,就不计较些什么了,但是…

  很快的,男人的脸上开始慢慢的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同时他的身体也开始抽搐起来。大山立刻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努力的控制自己想要往前冲的身体。可是怀疑的视线还是落在了冷幽岚的脸上,但是当看见她眼中的难过和伤心时,心里的怀疑稍稍的落下了点,随后视线一动不动的有转回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也就是冷幽岚的舅舅感觉自己的身上像是要烧起来一样,身体里的骨头再次的发出了啪啪的声音,就算是那时自己的骨头全碎了都没有现在如此的疼痛。可是现在的自己就像是被一辆几顿的大卡车来回的碾压着。浑身的肌肉更是绷的像是已经被拉开到了极致的弓弦,仿佛下一刻就会这样的断裂。

  随着随来越剧烈的疼痛,男人的额上的头发几乎都已经被汗打湿了,黏黏的粘在了他的额头。终于忍耐不住这疼痛的男人发出了微微的低吟。随着这一声轻的几乎让人听不见的低吟,大山的情绪有些失控起来。他不知道冷幽岚到底给自己的大哥吃了什么,但是大哥就连不打麻药活生生就这样从自己的胸口取子弹都没有发出任何的一声呻吟,但是现在的大哥居然出声了,那可以想象那时有多么的疼痛。

  大山再也忍不住了。他几步跨到了冷幽岚的面前,伸手就想要拎住冷幽岚的衣领,问她到底对自己的大哥做了什么,可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冷幽岚,一双小小的白皙的没有任何血色的小手直接插了进来,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腕,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再一次的可怜的大山又被扔向了那面墙壁,可是这次和冷幽岚的那次不同,该隐可不会对任何企图对冷幽岚不利的人手下留情。所以大山的身体直接撞穿了那面厚实的墙壁,就这样,这次的大山再也爬不起来了。

  冷幽岚握紧了自己舅舅的手,担心的看着舅舅痛苦的皱紧了眉头,拜托,请你一定要撑过去,求求你了!舅舅!冷幽岚咬紧了自己的下唇,丝毫没有感觉自己已经咬破了自己的下唇,鲜血顺着她的下唇一滴滴的落了下来,可是她像是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疼痛一样。该隐见状眼中闪过了一丝的火光,几人就看见了该隐的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冷幽岚的身边。

  “松开!”该隐恼怒的看着冷幽岚下唇的鲜血,用力的捏紧了冷幽岚的下巴,迫使她微微的张开了自己的小嘴。

  无助的冷幽岚就像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紧紧的抓住了该隐的手臂:“该隐…该隐。小舅舅,救救他。我…”她是不是做错了,为什么小舅舅会这么痛苦?她还是太急了,如果那时的自己让子琪先帮自己的小舅舅治疗,然后再等小舅舅的身体回复点再给他喝下空间水的话,是不是小舅舅就不会这样了,如果小舅舅支持不下去的话,她…

  “冷静点!”看着冷幽岚这幅无助的样子,该隐心里闪过了一丝的心疼:“你要相信他,现在的我们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相信他。”该隐用力的握紧了冷幽岚的手。毕竟他已经在r3基地呆了那么久了,灵魂不受损是不可能的了,可是至少还好,还没有被吸收。但是现在的空间水等于是在重新铸造他的身体和洗涤他的灵魂,所以现在的痛苦可以说是人类难以想象的。

  “可是…”冷幽岚难过的摇着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