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江连城篇人生若只如初见(1/2)

加入书签

  中越,齐川城,昌平宫。

  东方玉一把抓起太监呈上来的太后玉印,她的手高高扬起,身体因为激动而不停颤抖。

  脆弱的玉印,丢出去吧,只要丢出去砸碎了,自己似乎就还能维持那个大燕皇后的梦。

  而不是小小中越国封地的王后,不,她现在连王后都不是了,是太后。

  是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是一宫的太后。

  半个月前,江连城留书走了,就算没有留书走掉,她也已经是两年没有见过他一面。她几次想要踏足齐川城郊的梅园都被江连城以养伤不便见客为由挡在门外,秋荻告诉她,他确实伤的很重。

  更主要的是,他不想见她。

  东方玉最终颓然的放下手里的玉印,懒懒的挥挥手让太监宫女们都下去。

  从秋荻当初被装入棺木被抬出去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以为自己赢了,其实确实输的很惨。

  她指节泛白,死死的抓着玉印,这似乎是她唯一能抓住的东西了。已经成为中越王的江云水和王后宁宁都待她不薄,奉行着长嫂如母,让她尽享荣华。

  江云水不是没有征求过她的意见,她还很年轻,如果愿意出宫从此隐姓埋名改嫁都是可以的,他还愿意给她丰厚的嫁妆,当她的娘家人。

  可是她拒绝了,她宁愿守着和他少的可怜的美好回忆过完剩下的时光,她怕出去之后就忘记了。

  一个人不能再拥有。唯一能做的或许就是不要忘记。

  神医别云已经判定江连城命不久矣,他留书出走,说是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安安静静的渡过余生。不希望任何人打扰,不希望任何人看到他毫无生气的样子。

  江云水本来想要为他举办隆重的葬礼,东方玉却拼命抵制,她一直觉得他只是出去远行了,就像从前一样,他还会回来,只要他回来。她愿意用一生趣偿还自己的罪孽。

  江云水很无奈,他总不能看着自己的大哥连个衣冠冢都没有。

  “就依太后的意思吧。”宁宁说,她如今已经是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眉眼全部长开了,风情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

  “我也总觉得表哥还会回来的,我们把表哥的寝宫留着,或许有一天他会回来。”宁宁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肚皮。“希望宝宝有一天能见到他。”

  江云水点点头。搀扶着她慢慢走回去。

  堂弟江子淮来辞行,宁宁不无担忧的再三嘱咐他一定要保护好秋荻和她的家人。

  “对了,秦姑娘呢?”江云水问,国事繁忙,江连城又离开的突然,他这才想起和念葭福娘住在一起的秦明河姑娘。

  “秦姑娘七天前就走了,说回荆国故乡去了。”江子淮说。

  江云水点点头,想起那个眼盲心不盲。性子有三分像秋荻的姑娘,如今荆国动乱早已平定。她确实可以回家了。

  秦明河带着小丫鬟,小丫鬟手里挎着一个半新不旧的小包袱,仍然是和当初来到齐川一样,不同的是她们现在可以以车代步,而且现在的天下已经恢复太平。

  马车在三岔口却往右拐了过去,她们没有一直往东去江南荆国,而是转道中越的最南边,曲州。

  “小姐,公子真的会去曲州吗?”小丫鬟尚在犹疑。

  “会。”秦明河很确定,“江连城这个家伙高调臭屁了一辈子,没理由临了了却玩失踪,要死他也会大张旗鼓轰轰烈烈的,肯定有阴谋。”

  小丫鬟不明白。

  “曲州和哀牢相邻,各少数民族混居,听说苗家的蛊术十分神秘,就是死人都能救活。”秦明河解释道,“几个月前我听到他偷偷管人要来地图,想来是打算去曲州。”

  “那公子为什么说他要死了,还一定要秋荻姑娘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