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1/2)

加入书签

  相扑转身的同时,蒲扇般的右手跟着扫过来。我的左腿还在流血,伤痛之下,没能避开,正中肩膀,站立不定向后摔出。身子在旁边墙壁上重重一撞,五脏六腑几乎翻转。陡然觉得墙壁晃动,并不牢固,伸手一摸,发现这里不过是普通隔板,并不十分结实。

  这相扑毕竟被卸掉一只手,它并没有立刻追击,握着左臂伤口,同时低头看着下面————肚子上被我撕开了一个大洞,五脏六腑正从往外淌,几乎耷拉到地面。

  我趁机爬起,紧靠墙壁,急速思考:这不是承重墙,而是普通隔板,说结实不结实,但要想砍开总要两三分钟,可现在房间里这么多丧尸,哪能给我两三分钟的时间?即便能从这里逃出去,又能逃多远?腿上还在流血,简直就是丧尸的定位系统。想到这里,心里一横:还是拼死一战,坚持到秦凝来救我为止。

  门口的尸堆被撞成两截,火势减弱不少,但还在燃烧,把四周照的通亮。空气中充满焦臭的味道。又有十几个丧尸从门口进来,它们听从尸王的指挥,站在已进入的丧尸之后。我向尸王那边看了一眼:它依然坐在那里,饶有兴趣的看着我。这畜生倒是很讲道义,在我跟这相扑搏斗的时候,并没有发动其他丧尸上前夹击。

  相扑怒吼一声,摇摇摆摆的追来,耷拉的内脏来回摆动,仿佛吊钟。我想尽量远离尸群,于是强忍疼痛,扶着墙壁一瘸一拐的往后退,把它引的离丧尸群远远的。很快退到角落上。

  相扑步步紧逼,一路追来。我见它如此肆无忌惮,心中大怒:畜生,难道还怕了你不成?相扑走近,伸手就抓。我左手挡开,右手当头一斧对着脑袋狠狠劈下。

  那相扑脑袋一歪,只听“咔擦”一声,斧头劈在左肩上,深深的嵌入,卡进锁骨,一时拔不出来。那畜生摊开五指,手像蒲扇一般扇过来。与此同时,我抬起右腿,向对方肚子蹬去,心想:先把这厮蹬开再说!只要蹬开它,它就打不到我!不料,这一脚正蹬在它肚子上那个破洞里,不仅没有把它蹬开,反而把脚插了进去,几乎没过小腿。同时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真他妈的疼,半边脸都木了。

  这下狼狈了————斧头卡在对方肩膀上拔不下来,脚还插在对方肚子里,只剩一条受伤的左腿一蹦一蹦的支撑着身体的平衡,每蹦一下,都感到疼痛钻心。

  必须赶紧把脚拔出来,连拔两下,还是没能拔出。脚在相扑肚子里来回搅动,倒也弄的它痛苦异常。

  相扑激怒之下,向前一顶,把我顶到墙上,同时伸出右手一巴掌一巴掌的拍下来。我背靠墙壁,放开斧子,双手护住头脸,同时右腿在它肚子里乱蹬,还是试图把它蹬开,或者把脚拔出来。

  相扑疼的“嗷嗷”直叫,突然,身子向前一探,伸手抓住我的脖子,像拎小鸡一样把我拎起,狠狠的向墙上砸去,连砸数下之后向旁边扔出。

  我倒在地上,眼前不止是金星,什么水星、火星、木星、土星……全都冒了出来,绕着脑袋乱转;浑身疼痛,趴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相扑没有跟着进击,反而后退了两步,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原来把我砸在墙上时,我的脚顺势从它肚子里拔出,又把伤口扩大了一圈,同时勾出了更多的内脏。

  我见那相扑站在那里痛苦不堪,便深吸一口气,奋力站起。心想:好机会,坚持住,就算身上很痛,也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扭头看见旁边架子上有个用作装饰的玻璃鱼缸,里面早已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