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香艳疗伤(1/2)

加入书签

  “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道音响彻,心清神静。

  丝丝灵气洒落。

  令安七锦真恍若天上仙女儿。

  知道此时安七锦需要更多的灵气,便努力控制山腹灵气,让它们弥漫水灵湖畔。

  虽然只能调动少许,但与初时不能调动灵气,要好得多。

  湖畔。

  灵气浓郁如云涛,翻滚如海。

  安七锦盘坐于地,一道微风吹拂,长裙和发丝飘飞,肤如玉脂。

  只是煞白的脸色和嘴角的血丝,让人见之心疼。

  调动灵气的时候,沈安发现,自己愈是与安七锦契合,愈是调动得多。于是与在山崖上似的,尽量将硌人的石子移除。一时间,灵气像是喷泉般涌向湖畔。

  沈安的脉动与安七锦之间,似乎暗合了天道。不论是沈安,还是安七锦,都觉得心清体畅,多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玄妙仙韵。

  如果硬要让沈安用几个词语来形容现在的感觉的话,那一定是水乳/交融,浑然一体,胶漆相投,天衣无缝,合二为一。最后,来个飘飘欲仙,舒爽通透。沈安不知道香汗淋漓,肌肤泛红的安七锦是怎么想的,但估计应该差不多吧?——沈安心中,是种说不出感觉的奸笑。

  沈安本意是想帮帮安七锦,结果变成这样,是他也万万没有想到的。只感觉,安七锦在修行的时候,自己的灵气也在缓缓增加着,让沈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同时,感到身心愉悦。

  “哼。”

  安七锦的娇躯,突然微微颤抖起来,柔嫩的面颊,已经是通红一片。

  沈安见了,顿时大急。

  原来安七锦不是跟自己感觉一样,而是修炼疗伤出了差错。正当他手足无措的时候,湖畔之中的灵气,突然疯狂的旋动起来,涌向安七锦,将她牢牢包裹。

  “这是要突破境界的征兆?”

  沈安替安七锦感到高兴,但也有些担心。突破境界对修士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本应该准备充分。像安七锦现在这样毫无准备的突破,失败的可能性是极大的。

  但是,此次算安七锦运气好,是在沈安的身上突破。

  在沈安的灵识操控下,一道道灵气从四面八方齐聚而来,令得湖畔几乎被雾状的灵气挤满。一株株灵草,也扎根在安七锦四周,给她提供灵气,为她的疗伤突破保驾护航。沈安,尽量的和之前一样,让自己跟安七锦,产生某种玄妙的道韵,抚平她的心境。

  转眼间。

  月出日落,月明星稀。

  安七锦身边的灵气,化作两条乳白色的虹光,盘旋环绕着她的娇躯。

  美绝人寰。

  突然,虹光被震散,化作点点光斑,重归山体。

  大约十息后。

  安七锦睁开双眸,眸光清澈,气息饱满。她内视自己身体,突破到炼气六层后,筋脉尽皆畅通,灵气从原来的丝丝缕缕转化为潺潺小溪,实力大涨。

  暗伤和蛊毒也尽皆排除,收获颇大。

  但脸色,依旧微微泛红,心中娇羞,遐想连篇,娇躯酥软,“之前那羞人的感觉,怎么和以前不小心看到的双修之法,有些类似?可是,我根本没感觉到,全身上下有任何一处和人有接触呀。真是奇怪,——倒是老公聚集灵气的能力真强,居然直接助我突破了境界。”

  安七锦自然不知道,正是她口中的老公,与她有了亲密接触,——谁又会想到沈安是座山呢?

  “多谢老公前辈。”安七锦按捺下心中羞涩,脆声道。

  “不用。”

  此时,沈安也刚刚平复心情,——如果他是人身的话,现在的状态应该是气喘吁吁,浑身酸软吧。别说安七锦,就连沈安都不知道,他刚才的举动造成的效果,跟双修之法居然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也正是因为如此,沈安和安七锦才都有些精进。

  两人,各怀鬼胎。

  “仙子之前中了蛊毒?”沈安定了定神,声音有些低沉的问道。

  “嗯,说起来,跟你所杀的蛊魔王梓钧也有些关系。”安七锦露出关切的神色,道,“蛊魔王梓钧,蛇魔葛逸闵,毒魔柳暮春,大力魔陈峰宁,——以及他们的大哥方傲,并称清丘五魔。王梓钧,葛逸闵,柳暮春都是炼气三层,陈峰宁炼气四层,方傲炼气六层即将突破。”

  “此次我出行,本是秘密,不知为何泄漏,被五魔给知道。——在来此山之前,我遭到他们的追杀,受了点伤。但他们也被我困在一处阵法中,至今怕都没出来。只有蛊魔王梓钧逃遁,来到山上被你所斩杀。”安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