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酒知故人来(1/2)

加入书签

  他在斗战台上与东土八大家的龙家公子斗了一场,全都是因为这个烂金属块,他猜测,这个淘金路上内部亮光最盛的东西,虽然残缺,但绝不是凡物。*随*梦*小*说 suingla

  直到现在它化成了一条宛若金属浇铸成的小龙时,他更加确定。

  只是,既然都显出了原形,总会显现出一丝妙用吧……

  但事实上,何铭与雨儿摆弄了半天,硬是没有找到这条金属龙的任何玄机所在!

  “真比得上那块黑泥?”雨儿有些泄气。

  那块黑泥无论是化成黑伞还是吸收雨雾,都能显出奇特之处,但这个金属龙就像是一个烂铁块子,根本摔不烂,砸不断……

  “不应该啊,这玩意到底是怎么回事?”何铭干咳两声,也解释不出来个所以然。

  这条金属龙本来是残缺之物,现在竟然化成了完整之样,要说没有玄机,打死他都不信,只是到底是什么玄机?

  最后两人只得作罢,总不能围着这条死物死琢磨吧……

  入院试在这几天就要拉开帷幕,何铭今天去报了名,其中虽有些小波折,但还算成功。

  而且还验证了阴阳鱼符的妙用,他的心情整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当然了如果能够整明白这条金属龙,他的心情应该会更加好些。

  回到幽居之中,他发现出了些问题,当然并不是什么大事情,而是幽居的大门上挂了一张纸片。

  要不是小尾鼻子够灵敏,只怕那张纸片要挂到腐朽,毕竟他现在出门都是走那条密道。

  纸片上没有什么太多的信息,却是闫三石托人带来的,主要讲了自己身体的一些状况,还有驯化寒气的程度,令他感兴趣的是,片尾的一句话。

  “我也要参加入院试了!”

  这句话本很寻常,也没什么毛病,只是联想到闫三石的身体状况,他不由有些担忧。

  闫三石的先天寒气太过霸道,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他曾经说过,寒气一旦压制不住,他很可能做出不好的事情,比如变身,比如丧失理智。

  现在他已经很难压制寒气了,还要去参加入院试,万一撑不到结束呢?

  “也不知道白老是怎么同意的,太胡闹了!”何铭摇了摇头,在他的眼中白老虽然笑眯眯的很和蔼,但那个老人很不简单。

  想了想,他又炼了些暖阳丹,在下午的时候,去了一趟清风别院,将东西交给了闫三石。

  闫三石的脸色似乎更加苍白了,他不由得更加担忧,急忙坐下来给他查看经脉。

  这些天来,闫三石体内的寒气确实老实了很多,大概是因为日照丹的缘故,但这寒气就是邪门,虽然老实了,数量却是越来越多,给驯服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但好在闫三石还是有些收获的,寒气还是驯化了一些,只是比着那庞大的寒气本身,真的有点微不足道。

  何铭用黑炎加以调控,直到镇压的差不多了,才离去。

  他悠闲地过着小日子,等待着入院试的开始,事实上,外面对他的讨论已经快要进入白热化了。

  不要小看火老魔拉仇恨的程度,何铭现在可以说是劲敌满地跑,仇人遍城寻。

  很快他的各种事情就被挖了出来,比如下了天火峰,比如参加了洪都盛会。

  难道是在天火峰上呆不下去了?众人都在猜测他现在与天火峰的关系,但天火峰不表态,事情就只能是扑朔迷离。

  火老魔才不会管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闲事呢,只是这样给何铭带来的影响越来越大。

  已经有人叫嚣不管小药童是否脱离了天火峰,只要是在入院试上遇到,就不会手下留情,要讨回在天火峰上折的颜面。

  一个人说,便有无数人跟从,在天火峰上被迫试丹的不在少数,无不是恨得牙根痒痒。

  “何兄,现在你真是满面春风啊,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你就已经混得这么好了!”山间广场的一个角落里,何铭正在与两人交谈。

  正是碰巧遇到的木尘、木萱儿兄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