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我来上峰(1/2)

加入书签

  一朝问心,心定则诸事顺。随-梦-小说 suing la

  何铭放纵豪饮,没有丝毫顾虑,终于明悟了心意,万千惆怅终究是镜花水月,心志强大,当横扫一切敌手。

  殿门上的绿脸怪物看着那些被糟蹋的美酒,心中在流血,心想这次一定完蛋了,火老魔可是说过,但凡少一滴,就要拿他试问。

  现在很明显,这种情况,他几乎没有活路了!

  看着地上越来越多的酒坛,他由愤恨到苦涩,最后麻木,然后就认命了。

  心想反正少了那么多,一切都晚了,只是看着那个小子,他就忍不住牙根痒痒。

  当何铭仰天大笑的时候,他很鄙视,心想难道是喝醉了要耍酒疯了?

  不过他发现何铭似乎变得不一样了,具体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当即更是苦恼,绿脸一缩,干脆去睡觉了。

  一觉解百忧啊!

  小尾也早已经晕乎乎的了,走路一步三摇,样子非常滑稽,原来是小家伙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尝试着舔了舔那些酒液。

  这一下不得了了,根本停不下来。

  ……

  微风吹来,带来一丝清凉,盘坐在大树下的何铭睁开了眼睛。

  昨天一夜,他先是吃了许多圣境级别妖兽的血肉,然后喝下了十几坛的酒,最后问心,拨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阴霾,此时真是神清气爽。

  其实昨天晚上问心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很不一样,可以说流光溢彩,精气四溢。

  那些血肉,那些酒,简直就像是圣药一般。

  妖兽得天独厚,先天便能修行,而且天赋很高,体魄强健,身体内蕴含着极其深厚的精元,更何况是那些修行了几十甚至几百年的圣境妖兽。

  这要放在世间,随便一块血肉都能引起巨大的波澜,并不是谁都能有幸品尝圣境级别的血肉的,而且这些血肉不同寻常,普通人根本消受不了。

  按理说他这样还没有真正踏进修行之路的人,是绝对沾不了这些东西的,不然即使是几滴精血,都能让他虚不受补。

  但巧合的是,他的身体早已经脱胎换骨,特别是经过了魔血洗礼,更是强悍之极,连魔尊的精血都能容纳,这些血肉又算什么?

  只是很显然他不能立即消化这些血肉中蕴含的能量,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到口的造化飞走,于是耗费了半夜的时间,将那些血气牵引进了自己的气海中。

  于是那片月华星辉构成的原野愈加浩大。

  那些美酒,是火道人从荒古之森中抢夺而来,又岂能是凡物?其中蕴含的能量更是惊人,何铭也是醉了,才喝了那么多……

  没有宿醉留下的后遗症,相反他的精神头十足,这大抵就是因为酒的神奇。

  看着趴在自己身边呼呼大睡的小家伙,他摇了摇头,总感觉有一种负罪感,不能把它教坏了吧。

  小家伙一身酒气,一只小爪子还扒拉着一个酒坛,怎么看都是一个小醉鬼。

  何铭站起身来,将大树下的狼藉给收拾了个干净,然后走到院子里的那口古井边,打了一盆水,简单的洗漱了一下。

  迎着初升的朝阳,他的心境愈加平和了。

  与天火峰上的宁静不同,峰下却是一片热闹非凡。

  大约有二三十个少年少女聚在一起,在商量着什么,好不热闹。

  天火峰在洪都学院里,那么这些年青弟子自然就是洪都学院的弟子了。

  他们聚在这里,原因无他,又到了各院上天火峰求丹的日子了,这些人就是各院前来领取丹药的人选。

  本来要上,但现在没人敢上。

  这倒不是因为天火峰上多了一个小药童,事实上,小药童的存在还几乎无人知晓,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火道人回来了!

  火老魔的威名流传大陆数百上千年,最先起于洪都学院,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些洪都学院的弟子便成为了最早一批的试丹人!

  可想而知,火老魔到底在洪都学院的弟子心中留下了多深的阴影,纵然一届届的洪都学员毕业离去,但是试丹的不成文的规矩却流传了下来。

  每一代的洪都学院弟子几乎都要经历那种痛苦,经历过的人只能用往事不堪回首来回避这个话题。

  对于火老魔拿他们丧心病狂的试丹,那些弟子怎能同意,便有了抗议,起初洪都学院还表过态,但是火老魔脾气暴躁,根本不理会洪都学院的告诫,大有越演越烈之势。

  这令那一届的弟子胆寒,火老魔丝毫不在意学院的态度,简直在涂炭生灵!

  最后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洪都学院不得不出手,只是让那些弟子更加胆战心惊的是,火老魔竟然拿出了自己的成果。

  那是数十上百张的丹方,前所未有的丹方!

  如今的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