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镇压(1/2)

加入书签

  雨儿有些娇蛮任性,蛮横霸道,何铭不敢招惹,只得呆在自己房中修炼。◢随◢梦◢小◢说suingla

  明天将开始入院试的第二个试炼,它不像登山试,而是实打实的比试,第二试擂台试。

  他能在登山试中取得首名,完全摸不着头脑,当时他陷入那个奇妙的境界中,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已经在半山腰了,还获得了意想不到的试炼峰气机。

  之后看到那个镜中的试练台阶,还多亏了他的黑炎,虽然如同上刀山一般,好在他坚持了下来,获得了试炼峰的奖励。

  想起那道剑意,他的内心激动不已,如此锋锐,关键时候定能成为一式杀手锏,现在当务之急,是将那道剑意完全掌控。

  剑意桀骜,虽不伤他,却也不依他,让他着实头疼。

  看着气海中的孤傲剑意,何铭沉默了下来,这道剑意立在这里,宛若是一座剑碑,不动如山,让人仰望。

  他的心神绕着剑意转了又转,表达着善意,它却很沉默,根本不理会。

  剑意的锋锐之气虽然完全内敛,但他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丝凌厉缭绕在它的身周,这凌厉不是自主发出,倒像是利到极处形成的场域,不能触之分毫。

  他有一种感觉,若是靠近,心神碰之即散,这凌厉之意能够绞杀一切!

  “乖乖剑剑,来让主人摸摸……”何铭打着一万个小心,缓缓将心神凑了过去。

  然而剑意根本不理会他,他的心神刚到凌厉场域的边缘,便出现了不稳,隐隐有崩散的意思,他偷偷抹了把汗,立即驻足。

  剑意无声,却表达了它的意思。

  何铭苦着一张脸,欲哭无泪:“剑剑,你可是我的,听话!”

  说着,他的心神再次凑了过去。

  和上次一样,刚一靠近凌厉场域,心神就出现了不稳,再进半步,便是散。

  剑意沉沉浮浮,傲视着气海中漂浮的众星元,似不屑一顾。

  何铭黑着脸,心情极其不好,在外面要受雨儿的刁蛮任性,在家还要受剑意的气,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他看着那道剑意,眼中露出一股疯狂之色,心念稍动,漂浮在气海上空的三百六十五颗星元随之而动。

  星元轮转,宛若一颗颗黑色的星球,往剑意镇压而去。

  剑意很桀骜,说白了就是对他不服,他也就直接一点,直接打到它服为止。

  黑日凌空,滚滚而来,剑意却丝毫不为之所动,似乎在它的眼中,它们连凌厉场域都通过不了。

  何铭轻轻一笑,嘴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弧度,那些黑色星元并没有直接碾压过去,而是密密麻麻的悬在那里,布成了一张黑色的大网。

  他知道剑意凌厉,锋锐不显,已经让他焦头烂额,若是真的显露,他的气海难保不会遭受无妄之灾。

  上次因为天地劫罚,这里被搅得天翻地覆,破烂不堪,他不想重蹈覆辙。

  星元是由黑炎融合月华星辉凝练而成,自身就坚如磐石,而且上次的劫罚之噩,他并不是一无所获,那些劫罚之剑摧毁气海之后,散成剑芒,最后全被黑炎吞噬。

  现在他的黑炎,自身就带有一丝凌厉之意,不过这股凌厉他轻易不敢显露,怕招来天地劫罚。

  可若是用在镇压另一道锋锐之意上,就不用担心了,应该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黑炎星元可攻可守,他也就可以放手一搏,拼着一切,也要获得这个造化。

  心念稍动,他的心神便再次靠近剑意。

  一股刺骨的凌厉之意扑面而来,不过这一次,他没有任何停顿,毫不迟疑的迈了过去。

  凌厉的场域宛若承载着亿万剑芒,果不其然,他的心念直接崩散,片刻也没有撑下来。

  剑意无言,很是沉默,却似乎带着极大地嘲弄意味。

  片刻后,何铭的心神再次凝聚在气海中,他看着剑意,面无表情。

  他坐在一颗星元上,沉默了一会,便再次毫不犹豫的迈步踏了过去。

  毫无意外,他的心神又一次崩散,没有存留分毫时间。

  就这样,一次,两次,三次……

  他的心神也崩散了一次,两次,三次……

  每一次都是彻骨之痛,每一次都是意志的碾压,每一次都是灵与肉的分离,但他毫不迟疑。

  到了最后,他的心神都虚弱不堪,凝聚出来都有些艰难,但他还是看着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