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1/2)

加入书签

  快捷c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作为名扬秦淮的艳妓,居然还没有失去处女,玉真子不由感谢欢喜佛居然让卞玉京把处子留到现在。心里暗喜:‘本仙师眼力果然不错,一眼就看出这卞玉京还是个清倌人’。被花园的花蜜吸引,玉真子的嘴紧贴在花瓣上。

  卞玉京的p股跳动,双腿夹紧玉真子的头。鼻尖压在耻丘,真子贪婪的把舌头伸入r缝里转动。每一根y充满甜酸的体臭。花瓣的内侧也越来越湿润。舌尖碰到敏感的花芯时,卞玉京的全身颤抖。玉真子小幅度的振动舌头,向小突出物做集中攻击,又抬起双腿,在p股沟上舔。舔到可爱的菊花蕾时,怕痒似的缩紧。

  “嘿嘿,来!本仙师让你变成女人吧。”玉真子露出冷酷的笑容,把卞玉京的l体压紧,g头对正花瓣的开口部,享受著卞玉京扭动时的摩擦感,跟着使劲挺腰一送,粗大的r棒便顶开狭窄的r缝,直朝里头尽根而入,毫不留情地撕裂了卞玉京的处女膜。

  “噢……”

  卞玉京发出短促的哼声,上身仰成拱形。玉真子不顾一切的c入,终於进入到根部。强烈勒紧的快感,使玉真子拼命的忍耐才得以避免立刻爆炸。自认为要以技巧取胜,如果立刻s精,岂不太没面子了。经过调整呼吸後,开始慢慢抽c。

  “啊……不行了……痛……求求你……不要动……”破瓜的剧痛,使得卞玉京皱起眉头哀求。

  卞玉京感到一阵猛烈的撕裂感从下身传来,她睁开眼睛看去,只见玉真子胯下的那根粗大可怕的r棒竟然全部c进了自己的双腿之间的那个紧密娇嫩的小rd里!

  玉真子无视少女的痛苦,开始大力抽c。

  “不要……好痛……啊……”

  卞玉京夹杂着痛苦的y叫声在空气中传了开来,在交h处的下方,洒满了零零落落的红色斑点。

  “啊。。。。噢!”卞玉京的红唇痛苦的张开,从喉咙发出呜咽声,因为她终于被男人的r棒贯穿。玉真子这时稍微休息,低头看身体连接的部份。被迫接纳巨大r棒的y唇边渗出浅红色的y血,流到雪白的大腿上。r棒被yd壁紧紧包缠着,强大的收缩力带给玉真子极大的快感,他开始继续抽cr棒。

  “呜。。。。。。”每当r棒深深c入时,卞玉京的l体就振动一下,那种感觉非常新鲜。

  卞玉京的yd壁不时向中央紧缩,玉真子在c入时感到了强大的阻力,但是当巨阳完全c入后,yd的强烈收缩使玉真子感觉到加倍的快感。尽管随着玉真子的抽cjy,卞玉京痛苦得不停地颤抖。但玉真子仍旧在里头进行着最激烈的活塞运动。随着r棒一次次越c越深,玉真子那粗大g头也直接撞击到少女脆弱的zg口。玉真子一面抽c,一面揉搓卞玉京那双高耸的茹房。柔软的茹房在玉真子粗暴的揉捏下变换着形状。

  “饶了我吧……啊……”强烈的痛苦使卞玉京全身不住抽搐。

  在卞玉京一声比一声凄惨的哀嚎声中,玉真子在y户里猛烈进行活塞运动。巨大r棒冒出血管,炮身还沾上了大量的处女鲜血。

  “不行了……啊……我不行了……啊……好痛,别再刺进去……啊……刺到zg里了……啊!”

  卞玉京在惨暴的凌辱下,精神有一点错乱,过激的身心痛楚,使她几欲昏迷。

  卞玉京的娇躯一直是紧绷著,在激烈性j中,被汗水浸濡得滑不溜手。因为处女的丧失带来的剧烈的疼痛感,所以完全无法作出任何抵抗,只能承受著征服者的j辱,像雪白的玉蚯蚓一样,在玉真子身下摇摆翻动。玉真子在yd中加速抽c,同时指尖掐住卞玉京充血的茹头揉搓,手掌握住rr,大力捏挤。

  茹房和yd中同时传来剧痛,使卞玉京几乎无法忍受。被捆绑在背后的双手紧紧抓住玉真子的肩膀,丰满的p股和上半身也不住扭动挣扎着。秀丽的眉头紧皱,洁白整齐的牙齿咬住嘴唇。

  卞玉京凄惨的美态更激起了玉真子的兽欲,他不顾卞玉京的痛苦,更加疯狂地在卞玉京抽搐的蜜x中抽c着。

  而就在玉真子粗硬的rj连续刺入下,卞玉京扭动的p股突然停止不动,全身开始痉挛。

  “呀……不行了……啊……”失去了自制,卞玉京放声哭叫,强烈的打击,使她翻起了白眼。

  玉真子从卞玉京软绵绵的身上拨出yj。yj仍旧是勃起状态,沾满黏黏的蜜汁,使炮身发出闪亮的光泽。

  “可惜啊!这次游戏的要求是让我‘s精’,看来我还要继续努力哦。”

  “不行啊,饶了我吧……”卞玉京声音沙哑,好像刚从睡眠中醒来一样软弱无力的说。

  “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可以换个姿势帮你。”

  玉真子一面说一面拉起卞玉京的身体,站起来后就强迫她转身,让她的双手扶在桌子的边缘上,用手在高高挺起的p股上分开r瓣露出溪沟。

  “现在才正式开始。”

  玉真子说着,然後立刻从背後把r棒c进去。

  双手抓紧p股,r棒c入到根部,蜜d里已经是泥泞状,膣壁已经无法紧缩。

  “啊……唉呀……”

  玉真子向前挺时,卞玉京的身体好像抱住桌子,上半身趴下去後,抬头向後仰成弓形,p股仍旧高高挺起,双脚因为用力和配合玉真子硕长的身躯,形成用脚尖站立的姿势。

  “啊……唔……啊……”

  g头在zg口旋转,和正常姿势的角度完全不同,强烈的动作好像要给她引出最强烈的快感。

  这时的zg口像滑溜的球,每当顶到zg口时,强烈的刺激从g头传到全身,但作为女人的卞玉京更是强烈,zg的麻痹使全身颤抖,连大脑都快要爆炸。

  玉真子仍旧猛烈抽c,用力顶到zg口上,g头在膣壁上磨擦。

  卞玉京死命的抱紧桌子,同时拼命的摇头,强烈的欲火要把身体烧焦,而且p股开始y靡的旋转,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无法忍受快感在身体里奔驰,嘴里不停的发出y声浪语。

  “啊……饶了我吧……。太强烈……我快要死啦……”

  卞玉京这时又达到高c,而且是连续性的大波浪,一直在高c上没有退潮的现象。

  “我就算再干二个时辰也不会有问题……”

  “啊……不行啦……真的要死啦……求求你……把你火热的jy……喷在我的y户里吧……”卞玉京从紧闭嘴角流出口水拼命的哀求。

  “好吧,我就接受你的要求吧。”玉真子说完,上身微微向後仰起,这一次是由上往下冲击,开始猛烈的动作。

  “啊……唔……好……”玉真子照自己允诺的话,开始向s精的高c奔驰,每当r棒c入时,卞玉京更配合的就变成用脚尖站立的姿势。

  “啊……啊……”

  当r棒做最後一次进攻时,刹那间卞玉京的双脚离开地面,因为到达zg口的力量太过强烈。

  “啊……我……的y户……快要爆炸了……”就在卞玉京的全身失去力量时,玉真子的火热jy喷s在她的zg上。

  卞玉京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低声喘息着。一连多次的泄精,让她筋疲力尽,几乎虚脱。

  一直没机会的田伯光正酷躇间,马湘兰说话了:“我就以这个场景出个谜,谜底是一个四字成语!”

  田伯光连忙抢说:“我知道!男上女下?”

  马湘兰摇了摇头:“那有这么简单!”

  众人又答了几个,都没s中,马湘兰得意的说:“还是我来告诉你们吧,刚才是玉真子道长光‘明’正大的‘日’走了卞姐姐的处子,处子又称‘黄花闺女’,因此谜底是‘明日黄花’!你们都没猜中吧!”

  田伯光叫了起来:“这个谜可也犯规了!”

  “啊!”马湘兰惊呼了一声:“你可被胡说,我这谜难道无关风月么?”

  田伯光冷冷的一笑:“谜面自然没问题,关键是你这个谜语输的起么?大家可说好了,被人猜中就要按谜语的内容做,你谜底是‘明日黄花’,若被我们猜中,难道你也是‘黄花’被我们日么?你拿了一个根本不可能兑现的谜语出来,我们自然猜不中了!”

  “啊!”马湘兰娇呼一声,一下子闭上了双眼,颤声说道:“你……”

  “我看你还是乖乖认罚吧!既然你拿出‘黄花’给我们日,就罚你拿另外朵‘花’出来!”田伯光得意至极!

  “什么花?”马湘兰弱弱的问……

  “后t花!”

  田伯光将手伸到她的毛衣上,她连抵抗的时间也洠в校幌伦由弦戮透雒摿讼聛恚堪椎男夭勘┞对诘乒庀拢缘酶裢獾囊邸!?br /

  “茶壶r!”那玉真子惊叹道:“这茶壶r可是r中极品,首先要大而圆浑,才能有茶壶的外型,其次是坚挺,要不一下垂就是常见的木瓜r了,第三要晕大,茹晕要大,最少看上去有正面面积的三分一以上,才象那壶盖,而且不能坟起,一坟起就是梨型r,最后是那r尖要大,才能象壶钮。”

  “啊……”

  马湘兰发出呜咽声蹲在地上,身体向前倒形成狗爬的姿势,那是非常有性感的美丽野兽的姿势。

  “把p股抬高一点!”田伯光冷冷的口吻说。

  马湘兰抬起p股。丰满的r球向左右分开,露出茶褐色的g门,同时也露出邻位的暗红色r缝。她立刻感到了自己的羞耻y猥之姿:在六个男人面前俯伏着分开,由g门至会y都无保留地曝露在男人集中的视线中,令她已经麻木的心灵重新被羞耻之火焰所烧焦而使画舫里充满y靡紧张的气氛。

  菊门的柔肌被男人的手指狎玩,产生着异常的感觉,令马湘兰发出呻吟。

  田伯光用手指在菊门周围画着圆,然后将g头贴向马湘兰倘开的双腿的谷间,在g门口至会y一带往复游动。由菊门至耻丘位置然后又回到菊门,粗糙的g头向性感带传递出y靡的感觉,令感度颇高的马湘兰发出悦虐的低鸣。

  “啊……”r棒缓慢,但却有力的深入了肠道里,从它进入开始,到尽根而入,马湘兰悠长又满足的低吟着,像是一个饥渴已久的少妇,在迎接着情人的进入一样。

  “不能…再c进来…啊…求你…啊啊…”满足的叹息告一段落,马湘兰仰着脖子,顶着床求饶,但她温软的gr已完全的吞没了r棒,涨满的灼热感充斥了整个臀部,尤其是当田伯光缓慢的抽出时,她诚实的喉咙又发出了娇喘。

  “嗯……嗯……哈……”几声软泥般的童声呻吟,间断地在闷热的空气里漂浮,在菊x里的r棒像是一团火,焦灼着整条肠道,火热的痛快感,让马湘兰想要放声尖叫……

  听到马湘兰的声音时,已经到了田伯光能忍耐的最大限。田伯光开始疯狂的抽c。

  他的yj脉动,一瞬間,大量的jys了出來,白色的jy沿着臀部曲线流了马湘兰一大腿。

  最后只剩下李香君了,她看的两颊升起两抹酡红,站起来说:“那我也出个谜面是‘越南’,谜底是秋千格,打一个名词。”

  剩下最后的佟芳站说:“这没什么难的,越南古又称交趾,秋千格是把谜底颠倒了,那么谜底就是趾交,也就是足交!对不?”

  李香君羞涩的点了下头。佟芳瞥了我一下:“不过我对这足交不怎么感兴趣,我就把它让给了吴双兄!”

  我楞了下,但马上明白了佟芳因为她不想暴露她是个女子的身份。我微微一笑:“我也对足交兴趣不大,我看不如把谜底解成‘止口交’如何?”

  李香君挑拨性的扭动着r体,向我靠过来。她一边走一边把手伸进那衣衫里,隔着那衣衫可以看见她那手掌旯着乃子手指夹住茹头在顺时针方向揉转着。

  走到我面前她就解开了衣衫,那里面的一对大奶已经蹦了出来,米黄色的肚兜上绣着花,正随着李香君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蜜柚r,这蜜柚r是介于茶壶r和木瓜r之间的。少女初生,多为玉笋r,发育不大的是那鸽r,发育大的就成坚挺的茶壶r,如果经过赏玩后,就会形成略为松软的蜜柚r,再后面就是下垂但丰腴加倍的木瓜r,如果经过生育哺r,就是那八字r了!”

  听了玉真子的评介,李香君那俏若桃花的脸蛋上,露出了淡淡的绯红色。

  她跪坐在我的胯前,撅起嘴唇在g头上吻了一下,好象打招呼似的,然后含住红红的g头,抬头看着我媚笑着。

  然后她熟练的用舌头舔着g头,舌尖伸进包皮和g头的接触里,使劲的拨动着,同时脸上媚笑着把舌尖伸到马眼里,仔细的扩张着,努力的一点点前进,舔去沿途上的污垢。

  含完g头李香君先把包皮用手撸到根部,把整个r棒都含在嘴里,g头伸进她的喉咙,压迫着喉咙处的软r。李香君轻轻的左右摇着头,带着口中的r棒左右摆动,努力的拨弄着舌头,卷着棒身,轻轻的转动着。

  李香君更加使劲的转着舌头,带着他r棒表面的浮皮别扭的转着。从g头到卵袋的整个棒身都用我的舌头一块块的卷动着,每一块都卷动好长时间,舌头连歇都不歇。

  她的两片嘴唇紧紧的夹着刚硬的棒身,头来回的晃动,要比刚才更猛烈,头使劲的摆动,头发都有些飘起来,打在我的棒身和卵袋上。嘴唇忽张忽紧,按摩似的挤压着他的r棒,舌尖弯曲着弹着r棒,牙齿也在舌头缩回去的瞬间轻咬一下r棒,然后迅速的张开,让舌尖再次点击着r棒。

  终于到了最后一步,李香君把我的r棒重新含在嘴里,嘴唇紧紧夹住他的r棒,舌尖伸在马眼里转动,头前后晃动着,让我的r棒抽c着她的小嘴。同时眼睛妩媚的看着我……

  在李香君妩媚的眼神下我没有维持多久,马眼大张,浓浓的jy从她的舌头边喷出,s向她的喉咙深处。

  当我第二拨jys在她嘴里的时候,李香君就把我硬直的一挺一动的r棒吐了出来,我刚直的r棒顶在李香君的嘴唇上,jy一股股的打在嘴唇上,溅到别处。马眼张着,jy一股股的s出来,李香君的嘴唇就感觉到猛烈的撞击、滚热、粘稠。

  李香君仰着头,张开嘴,嘴里满满的都jy,用舌头搅动着,最后慢慢的吞了下去。

  叮!!!系统提示!!神帮会收服秦淮八艳中六艳,所有帮众等级提升。

  第32章:红鸾

  玉真子等人和六艳在大厅里颠凰倒凤中,佟芳却拉着我到旁边的偏房内:“吴公子。我听说你最近收服了那妖体·林平之,能不能让我欣赏下?”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的问道。

  “系统都公告了。你也知道我的身份,这游戏是个男人玩的h…ga。我在这里还是对林平之这样的比较感兴趣,你就把林平之借我好好的把玩一下如何?”说完就抱住了我的胳膊摇来摇去,虽然今日佟芳做男装打扮,可那胳膊隔着轻软的一层丝罗,我的手臂就贴在她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饱满胸膛上,被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这么一撒娇,那是何等媚力,我登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连忙弃械投降道:“好好好,我答应你!”

  我忽然一想,那林平之是需要我从后面刺激他的摄护肌才能重振雄风的,即使我就这么的给了她,也没什么用。

  “只不过这林平之现在是妖体,好象除了我是他主人外,你即使得到了也没什么用啊!”我悠悠的说。

  佟芳白了我一眼道:“不如这样,前几天我刚好机缘巧合,收到个百美的女宠,和你交换下,这下你总可以答应了吧!小气鬼!”

  “我不是那意思,佟姑娘,这林平之给你无所谓,只是我的意思你不明白……”我一时也解释不清楚,于是干脆一念之下把林平之召了出来……

  只见正在宠物空间内修炼的林平之失神的跌坐到了地毯上,他性感地分开了自己洁白美丽的大腿,一只手的手指张开了粉红的菊花,把一根湿淋淋的假阳具埋进菊花内,双颊通红,急促地娇喘着来回抽动起来。

  另一只发颤的手激烈的搓揉自己濡湿的阳具。混乱的意识已经完全夺去林平之的自制力,他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已经离开了那宠物空间,在我和佟芳的注视下,林平之开始扭摆腰肢。酥麻的快感有如浪潮数度拍岸,教他心跳加速,不断飘浮、高飞……

  林平之紧紧闭上眼睛,咬紧嘴唇。为了追求将要来临的高c,两条雪白的大腿夹在一起摩擦。一手夹在大理石般光滑的大腿间,更活泼的撸动那阳具,另一只手握着假阳具在自己最敏感的菊门处抽搐,从下腹部传来r体摩擦发生的水声,流出的蜜汁弄湿g丸。

  一切多馀的思考完全离开大脑,忘记我和佟芳y邪的眼光,他抬起p股夹紧双腿,假阳具深深c入後,用力抽c二、三次,忍不住扭动p股,这表示高c将要来临的徵候。

  “啊……”c入假阳具的身体向后仰,用力把中指c入。

  “啊……唔……”

  强烈的高c,使已经抬起的p股更高高挺起,跌落在床垫上,雪白的下t一阵颤抖后,g头分泌出几滴r白色的jy。

  “啊!”佟芳终于注意到,林平之的那阳具还是那么娇弱无力:“他那……怎么还那么小?不是已经用了‘天香断续胶’了么?”

  “恩,用了才那样,不用更小!”

  “那能叫还阳么?”佟芳踌伫若失的说。

  “嘿嘿!看我的!”我褪下了裤子,那有如r剑的凶器已经怒气冲冲地竖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