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番外五枫桥×栾非(1/2)

加入书签

  纯文字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蒋宁对江枫桥主动给自己减负的行为没有任何异议,他将自己手中的不少资源介绍给了新任经纪人栾非,尽职尽责的态度令影帝非常的感动,直说以后蒋哥有事只需要吩咐一声。

  栾非成为江枫桥经纪人之后,两个人便极其自然大方、理所当然的住在了一起。两人一同斥巨资购买了一栋别墅,地处城中最尊贵的地段,周围都是比较有身份地位的人,出入有安保人员检查,可以隔绝狗仔队的镜头。

  两人的感经住了时间的考验,犹如在蜂蜜腌渍过一般,越来越浓,越来越深。

  ……

  “该死,你放开我!”

  “小非,试试嘛,这个时候没有人经过的,不会被人看见……”

  别墅阳台上,江枫桥反搂着栾非,硬把他上半身压低在大理石的栏杆上,两人刚从温暖的卧室里出来,身体都还连在一起。

  栾非那个恼怒,手臂上一层鸡皮疙瘩,“混蛋,你不冷啊!……唔。”刚说完这句话,腰就被撞击了一下,只得撑在栏杆上,用力掌握着平衡。

  江枫桥笑得像偷腥的猫,俯□从后面舔了舔栾非的耳朵,“一点不冷,我好热啊……”

  “混蛋、混蛋……嗯……”

  两人忘地动作着,阳台上只有男人的粗-喘声,交织着一些可疑的水声和奇怪的撞击声。

  过了几分钟,一道光线突然印在栾非的脸上,一闪而过,吓得他猛然一缩。

  江枫桥控制不住地“唔”了一声,爽得脸上一阵痉挛,“小非,好棒……”

  “混账,你闭嘴啊!”栾非也顾不上两个人的姿势问题了,头低下,小声骂着,“有人开车过来了!刚才车灯都照我脸上了!混蛋,你还不快……出去!”

  他这个动作,脊背下压,却令结实的臀部更翘了,站在他身后的江枫桥看得眼睛亮得像匹狼,动作不停,“我才不!……怕什么,开车过去而已,怎么可能看到……嗯,小非,你别动,就这样……”

  栾非狠狠骂了几句,实在拗不过江枫桥的厚脸皮。

  到后面,连他也忘记了刚才的紧张。

  两人的战场又转移到了阳台的躺椅上,栾非始终不像江枫桥那么开放,总觉得在这种况下浑身不自在,可是看着伏在自己身上江枫桥那陶醉而幸福的脸,不知怎么,心底也是甜蜜得胀。

  尽管他也喜欢占有江枫桥,看这人被自己折腾,听凭自己摆布,但是他更喜欢江枫桥向自己索取、怎么也要不够的这种感觉,好像证明了自己的确是被他需要,被他深爱着的。

  “枫桥……”栾非搂住江枫桥肌肉结实的手臂拉向自己,仰头吻住了他的唇瓣。

  江枫桥震了一下,动作更欢快了。

  栾非的眼角被逼出了一滴泪水,他身体里的欢-愉按钮江枫桥早就已经熟门熟路,好一阵按压之后,引了排山倒海的浪潮,在他被浪头淹没之时,江枫桥逼着他喊了几声“老公”。

  对于江枫桥在这种时刻的任性,栾非愿意满足他,因为他也乐在其中。

  不过,快乐伴随来的——是生病。这晚上总算让江枫桥遂意之后,回到卧室里,栾非就觉得恋人的身体十分冰凉。但是由于太累了,也没在意,两人随便冲了个澡,便倒在床铺上相拥着睡去。

  第二天一早,两人还躺在被窝里,栾非就现江枫桥身体在颤抖。

  “枫桥?”栾非眉头一皱,用手在他额头上试了一下,“可恶,你是不是感冒烧了?”

  江枫桥脸有点红,趴在枕头上不想动,抬手抓住栾非的手亲了一下,懒洋洋说:“没事的,让我再睡一会儿。小非不要走,让我抱抱。”

  栾非闻,只得把被子裹紧了一些,用自己的体温帮江枫桥保暖,抱着他,嘴里念叨着,“都是你自己作!都说不要去阳台了,晚上那么冷!看吧,生病了!真是的!”

  江枫桥眼睛都没睁开,却笑起来,“小非,你承不承认,昨晚上太痛快了。”

  “滚。”栾非耳朵有点热,“痛快个屁,冷死了。”

  “外面冷,才显得里面更热呢……而且一缩一缩的。”江枫桥说着没脸没皮的话,把栾非搂紧了一些。

  “滚!”栾非怒了,狠捏了他一把。

  “哎哟……”江枫桥丝毫不以为意,他知道自己的恋人只是在掩饰心中的羞涩,他喉咙里笑着,说:“栾非,怎么办,我好想要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栾非心底咯噔一下,不由自主望向他的眼睛,江枫桥眼中清澈见底,深深的意一目了然。

  他没有说话,只是恨不得和江枫桥摽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影帝平时都有锻炼,所以身体还不错,低烧很快就退了,在家里躺了一天。栾非推掉了本来的一个约谈,陪着自己的爱人。他厨艺见长,伺候江枫桥吃喝绝对没问题。两人特别珍惜这种难得的宁静。

  睡觉时,当江枫桥又要不规矩地把手放在不该放的地方时,栾非没好气地拍开他,“还不老实?明天你不是和蒋哥约好去他家吗?”

  “嗯,”江枫桥嘴上应答着,手却依然在作乱,“蒋哥说他有个新人还不错,让我提点提点。”

  “那就是了,睡觉!明天状态不好怎么展示你影帝的风采?”栾非推开江枫桥,两手一抄,就把人放平压在了自己身下,“再闹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枫桥还在病中,手臂不如往日有力,随意挣了两下,老实了,乖乖闭眼,“睡觉睡觉。”

  栾非失笑,嘴唇压在影帝的唇上亲了片刻。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两人前往蒋宁家,与他带的新人凌至秋见了面。这个小家伙的长相,在美人如云的娱乐圈也是属于顶级的,更难得的是,他的脾性十分单纯可爱。一个下午,惹得江枫桥笑了很多次,

  栾非很少见到江枫桥对一个新人说那么多掏心掏肺的话,感觉送出去了许多经验。

  回家的路上,栾非故意问江枫桥是不是有点喜欢这个小孩,江枫桥何其聪明,一下子就明白栾非心中已经有点不舒服了,他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之所以这么提携小孩,是因为碍于蒋哥的意。

  栾非没有过多纠缠这件事,偶尔有点醋意无所谓,但是如果较真就没意思了。他们两人都是成熟的男子,不会因为一点没影儿的事就心生芥蒂。

  此事之后,江枫桥跟凌至秋也没什么接触,两人也就把这事忘得差不多了。

  再一次见到凌至秋,是在他们两人的别墅里。凌至秋打算接一部电影,叫做心灵解锁,想要尝试饰演其中的一个自闭症少年的角色。他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于是来向江枫桥取经。

  这次见面,栾非心微微乱了。

  江枫桥几乎把他自己所有的演技心得都传授给了凌至秋,引得凌至秋垂头思索了半晌,看来心中亦有所领悟。

  不过,江枫桥这么倾囊相授也是有自己的打算的,他跟凌至秋谈起了一部大制作末世丧尸电影的计划,其实看中的就是凌至秋背后金主的投资。

  关于凌至秋的金主,他们都有所耳闻。原本没想到那么纯粹的小孩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傍上的居然是国内屈一指的富豪集团的掌舵人。可是与他聊天、谈论的时候,又觉得这小孩一如既往的可爱和简单,个性实在讨喜。

  两口子留了小孩吃饭,栾非如今的厨艺早已超过了江枫桥,他不知为何,使出了超高水平,做了一桌子好菜,似有种隐隐约约想要显摆的心理。

  凌至秋眼睛亮亮的,吃得赞不绝口,极是乖巧。

  这个样子的小孩,很难让人不喜欢……

  这天晚上,江枫桥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提,就好像下午凌至秋未曾拜访一般。

  纵使如此,栾非却没睡好。

  江枫桥刻意避嫌的态度让他觉得略微不妙。

  ……

  又是两年过去。

  这两年时间,凌至秋犹如一棵茁壮的树苗,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他开办了自己的个人演唱会、他出演了难度极大的角色一鸣惊人、他的专辑销售持续火爆、他成为电影导演的宠儿……

  江枫桥时而看着新闻,会夸他几句,却不多说。

  栾非亦不曾提及。

  两人的空间里,从来都回避提到这个小孩。

  越是这样,栾非越感觉别扭。

  终于,江枫桥倾力打造的晨光熹微开始进入拍摄阶段。因为凌至秋金主尉迟铉的投资,再加上凌至秋本人的号召力,这部影片的另一个男主角非他莫属。

  电影一天天的拍摄下去,直到床戏。

  江枫桥当时得到剧本的时候,对这一段就颇有微词。大量详细的男男性-爱场景,真要剪出片子来,肯定无法通过电影协会的审查。可是导演却对这段戏有独钟,还振振有词地讲述了他对影片整体把控的理由。

  这么一来,江枫桥只得硬着头皮跟凌至秋拍完了这段缠绵到极致的床戏。偏偏这个时期,栾非和尉迟铉都到剧组来探班,两位男主白天在剧组里拍摄亲热戏,晚上回到酒店,还要面对各自的爱人。

  这种煎熬,简直是常人所不能忍。

  近距离接触时,江枫桥明显在凌至秋身上现了一些隐秘部位的淡淡吻痕,可想而知他跟他家总裁大人晚上的床戏想必也演得十分之精彩。

  再高难度的动作,凌至秋也能消化,他的腰肢韧性柔软,大腿修长,皮肤细腻,在饰演那种陷入潮时的表简直令人,而他呻-吟时的性感嗓音让人灵魂都要醉了。

  江枫桥的感受很奇妙。

  他唯一好过的男人就是栾非,而栾非跟他身高相仿、身材相似,两人的模样也都是英俊潇洒那挂的。他和栾非在一起时,有一种近身肉搏战的意味,很尽兴,也展现了男性的极致阳刚之美。

  而凌至秋却截然不同。拥抱着他,会觉得完全的征服了这个美青年,就想要一刻不停地揉搓他、折磨他、强吻他,在演的过程中,江枫桥甚至有过一瞬荒唐的念头,想要狠狠的进入他,那将会是怎样美妙的感受……

  他甚至对鸿肇总裁尉迟铉产生了一丝艳羡。能够拥有这样的极品小受,这个男人实在是艳福不浅。

  床戏最后一天,最后一次激烈的吻戏,江枫桥紧紧勒着身下青年的细腰,把他牢牢按压在床铺上,唇舌堵住他的呻-吟,嚣张地掠夺着青年的呼吸。

  “唔……嗯……纪、纪闻……”凌至秋很敬业,没有忘记一句台词。

  江枫桥迷醉地吻着他,“星贤,我爱你,你是我的。”

  “嗯……”凌至秋伸手搂住江枫桥的脖子,将他拉近自己。

  江枫桥伏在他身上,正在做着导演教的动作,假装在进行激烈的性-行为,他下-半-身嵌在凌至秋的两腿中间,一下一下重重的撞击着。这个镜头中,两人的臀部都是裸-露的,只是在前面的关键部位贴着保护胶带而已,通过拍摄镜头来看,几乎就是真实的全-裸。

  4月底的天气已经开始热起来,因为清场,房间里的窗户和门都关着,密不透风,化妆师又给两人身上喷了些水珠,更是滑腻腻的。很快,江枫桥就有了些许尴尬的反应。

  凌至秋同样尴尬,撞击的过程中,江枫桥的形状越来越清晰,搞得他也有点不知所措了。

  停下来休息的间歇,江枫桥低低说了声,“至秋,不好意思,太热了。”

  凌至秋慌忙摆手,“我也是觉得好热。”

  江枫桥一笑,仰头喝水。水珠从喉头滑下,野性而性感。

  床戏结束后,当晚,江枫桥在栾非身上试验着同样的动作。

  “你今天……怎么这么激动……”栾非有点受不了,呼呼的喘着气,手指紧紧抓着江枫桥的肩膀,想要推开他。

  江枫桥不答,但是眼中流露出了浓浓的,用力制住已经浑身酸软的栾非。

  “枫桥……唔,停、停下……啊……”

  这天江枫桥完全疯狂,一切结束的时候,栾非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混账……”

  “非,你好棒啊。”江枫桥搂着爱人,意气风。

  栾非不想理他,他额角汗湿,浑身粘腻,一个指头都动不了。江枫桥自己也累得不行,两个人窝在一起,也不管狼藉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