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所有的气息都传出来。

  只小饿死鬼已经钻进了我的手臂里面去了。

  我估摸着饿死鬼母可能要发现我,在地上滚,将玉尺拿了出来,把罗盘拿在手里面,这玩意也在拼命地转动。

  唧唧老鼠的叫喊声般传来。

  我将钻进手臂里面的饿死鬼给拿出来了,往地上摔,估计没个好歹,可能送了半条命。

  “娘啊,没见过这么丑的鬼。”莫白也开始说话了。鬼母身子胖了,需要减肥,所以走起来很慢。

  我滚到502里面,叶文心带着几个老教授就跑到卧室里面。把酒精倒上,点燃,来只我丢只进去烧。玉尺光芒越来,最后小饿死鬼终于觉得可能上我的身不太可能,只有躲在鬼母身后。

  鬼母般吃的东西比较多,除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吃些游魂类的,估计肚子里面有不少的阴气魂魄类的,不然叶文心他们不会这样怕它。

  不过鬼母好像反应还是很慢,死了群儿子,似乎也不是很伤心,把铁盘里面最后的块皮鞋给吃完了,还好像打了个饱嗝。

  叶文心叫道:“等他吃饱了。动作反应就变快的。”

  我最后块皮鞋底在它脖子往下蠕动,整个身子由原来的黑糊糊不堪入目,变成了红煞得很,但依旧是不堪入目。

  般僵尸和鬼都变成红色的,就可怕得很。

  “谁整出来这么丑的怪物。”我咽下去口水,基本上这玩意不应该是自然而然生出来。我把玉尺拿在手上,默默地和它感应下,蓝光越来越浓。

  第21章道士易淼

  502房间里面。

  氛围有点古怪。

  这个时候,我般是不会心软的。再说红色的饿死鬼鬼母,也不过是只饿死鬼。

  饿死鬼吃厉害,其实伤人能力不是很强。很多都只是躲在病人的床下,等着病人吐出来的浓痰,扑上去将浓痰给吃了。

  我心想随身还带了些红线,正好可以用。鬼母并没有多少格斗技巧,直接就扑过来,吃了东西鬼母速度果然变快,我把玉尺拿在手里面。

  鬼母顶在玉尺上面,点都不怕痛。嘴巴里面咕噜咕噜地叫着,又唧唧地叫着。我没站稳,就被扑倒在了墙面上,头顶上是幅十大元帅的海报,摇摇欲坠,受了震动也飘飘然地落下来了。

  从鬼母长出奇怪的触手,缠在我身上,感觉就要往我身体里面钻。玉尺捅在它身上直冒绿烟,它居然点都没感觉到不舒服。

  鬼母扑上来了,儿子们也密密麻麻地涌上来。到处在找位置钻进去。

  我脚底滑,倒在地上,后脑袋敲在地面上,声音重重地发出。

  我被只大的饿死鬼,和群小的饿死鬼缠着,密密麻麻地压在身上。

  我感觉它们都想钻进我的体内。

  在饿死鬼鬼母的身上,我看到条蜈蚣的图案。玉尺光芒重新照耀出来。小贱也跳到我的身上,张开嘴巴开始撕咬,咬了只,就要到铁盘里面开始烧。噗呲声,臭气弥漫开来。

  好像有两只钻进去了,鬼母也钻进去了半个身子,似乎就从我的胸口钻进去,股剧烈疼痛感传来。

  大意了,被要被饿死鬼上身了,以后你们要叫我饿死鬼萧棋了。

  饿死鬼扑上来的时候,用触角缠住了我的手。

  玉尺完全没有发挥作用。

  小贱烧了两只小饿死鬼后,才发现了问题所在,关键是鬼母太厉害,小贱咬了两口,反而被甩开了,落到了墙壁上,摔昏过去。鬼母不顾切地往胸腔里面钻去。

  最后鬼母脑袋钻进去后,开始往里面钻脖子,只是脖子有点长还要钻会。我双手不能动弹,玉尺又掉到地上了。

  我惟愿五虫可以把鬼母给咬死了。

  叶文心躲在卧室门口,后面还有群老教授,只是他们都无力地看着我,除了同情没有别的办法了。

  我心中大骂,胸口的痛阵阵的,鬼母要是爽快,干脆下子钻进去,可偏偏速度慢。

  痛,感觉有人在小弟弟上面踩了脚。

  或者说女人来大姨妈那样的痛感。到时候变成大肚子的汉子,再找人把它赶出来再说。

  我死心了。

  就在这个时候,502门口跃进了个三十岁的俊朗汉子,八匹狼皮带上面插着个拂尘。

  汉子来得很快,脚步声也很轻,上前将张“破秽符”贴在了鬼母的身上,然后口口水涂在黄|色的符纸上,嘴里念叨:“北斗七星之精,降临此水中,百胜之鬼速去万里,如不去者,斩死付西方白童子,急急如律令。”

  这种驱鬼的法子,主要是利用北斗七星的降伏妖魔力解开污秽之力,虽然他的口水有点问题。般说来,符纸用清水,还是第次看到有人吐口水的。

  莫非是高手?

  汉子眉头紧蹙:“丫。怎么不滚。”

  我骂道:“大哥,你别发呆了。把它拉出来,你等着饿死鬼母化化成血水,要等到世界末日吗?”

  汉子摇摇头,自言自语道,破秽符难道没有用!

  被我叫了两声,伸手把鬼母的双脚拉起来。

  钻进去的时候我痛死了,拉出来更痛。

  “你忍着点,生出来是有点痛的。”汉子头的汗水,从上面流下来了。

  汉子把鬼母的双脚往外面拉。我双腿伸开,只顾着叫唤着。太痛了。

  躲在卧室里面的几个教授咕噜地问道:“难不成这么快就要生孩子了。叫声也太凄惨了。”

  “你们几个老头子,不是生孩子。是那抽东西钻进去,硬拔出来。肯定通得很。难为这孩子了,不是男人倒要体会会生孩子的感觉。”叶文心眼睛满是同情。

  汉子咬牙说道:“就要出来,你用点力。是不是肚子饿了,要不要补充点能量。对不起,我没带吃的东西。说了句废话。”

  我骂道:“你把它腿抓紧,它要回去了。”

  经过十分钟漫长的挣扎了,饿死鬼母终于被赶来的汉子给拉出来。

  我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叫痛,汗水完全把身子弄湿了。另外几只钻进去的小鬼似乎受了惊吓纷纷跑了出来。

  汉子将鬼母拉出来,拂尘拍,又贴上了张“九凤破秽符”

  “九凤真宫,破秽凤凰。朱衣仗剑,立于上方。九首吐火,当空飞行。”上面笔走龙蛇不知道画了个什么东西。听他念我才看出来上面画了只凤凰。

  我把手边的红线丢给了汉子,他熟练地把鬼母给缠起来。

  “丢去烧了吧。”我指着铁盘烧着的酒精说道。

  “我还有用。”汉子伸手把我拉了起来,“我叫易淼。是个在家的道士。关于我身份的问题,我只告诉你个人,不再再跟别人说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第次见到了易淼,他是个很搞笑的人,因为他跟我说,其实他是个道士,但是不是般的道士,小学年级到六年级都是二班的。

  好吧,我没有笑。

  “我叫萧棋。是个捕鬼的风水师。当然我身份你也不要随便讲。”我拉站了起来,伸手揉了揉胸口,“还有在家道士这个说法。”

  “呵呵,我之前修道。后来出来做生意了。但是有时候心里痒痒的。就时常出来溜达溜达,看能不能遇到些稀奇的事情。”易淼将鬼母系好之后,开始抽烟了。

  “那你遇到什么稀奇的事情没有?”我追问道。

  “不瞒你说。这鬼怪东西就是大熊猫,稀罕的很。年也难道碰到回。”易淼说了两口烟,似乎感觉到门里面的群鬼。

  弯着腰,从裤裆看了回,也看到了叶文心他们。

  对于群老头子没有多大的兴趣。

  “不过,这次,让我跟到了个假道士。这些饿死鬼就是他养的。我把鬼母带着,在这里等他。”易淼说完话,孤独地看着窗户,灯火映照在他纯粹的眼眸里面。

  “行吧。那我先回去了。”我站了起来,把那个小贱给抱起来。

  易淼道:“你别走啊。你走了,我个人会怕的。”

  “这”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恶果。这个出场如此拉风的在家道士,居然会说自己害怕。

  “我告诉你吧。我不是怕鬼,我只是怕孤独和寂寞。有个人在起说说话,日子也会好过点。”易淼给我分了根烟。

  我把小贱放在旁,毕竟人家救了我,现在丢下他跑了,太没有江湖道义了。

  易淼给了只烟,我看了牌子,也没看出个所以。这个牌子好像没见过,上面什么标记都没有。易淼哈哈笑道,不是什么好烟,是我自己种的烟草,自己晒干的烟叶,抽起来味道很足。

  我抽了口,使劲地咳嗽起来,妈的,这烟叶拿去卖,块钱都没有人要,老辣地冲得很。

  不过我喜欢。

  易淼不知道是不是孤独怕了,可劲地跟我说这话,有次晚上以为遇到鬼,结果发现是两个淋雨的女生回家,在人家脸上贴了两张符。

  “哎,我跟你说。现在有些女生还真是,化上妆之后大美人,素颜之后,比有的鬼还要怕。”易淼哈哈大笑起来。

  好吧,点都不好笑。

  我渐渐才明白了为什么易淼的话这么多。好似钟离样,平时没什么话也不活泼,但是和陈荼荼见面后,话就会很多。

  因为是同类,没有太多的顾忌。易淼见到了我,也是同样的感觉,平时隐藏道法人模人样地活着,没人说说,好不容易见到我了,就使劲地说。

  “有次,我晚上跟踪只恶鬼。结果找到之后,妈的,是演完恐怖电影回家的临时演员。因为怕晚上有人抢劫,就干脆穿着戏服回家了。你说这人可气不?”易淼说道,时不时看了看手上的时间。

  好吧,点都不好笑。

  我休息了会,体力已经慢慢地恢复过来。看了下鬼母,它肚子又饿了,反应已经变慢,我在它的肩膀上面看到了只蜈蚣。

  蜈蚣似乎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我样。

  我头皮发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看我样,我连忙抬头看了眼暗黄的天花板。

  天花板都是尘网,并没有眼睛。

  “易道士,你是修道的高手。帮我看看,里面有没有只眼睛。”我问道。

  易淼又看了眼手表,把拂尘拿在手里,在屋里面来回走动,摇摇头说,根本没有眼睛,难不成是只魔出现在这里。

  “易道士你别吓我啊。”我擦掉额头上面的汗水。

  收拾了鬼母,来了只魔。

  “哈哈。你也不经吓。”易淼心不在焉地说道,又看了下时间。

  “来了。”易淼开口说道。将拂尘拿在手上。

  我站了起来,转身到厨房里面把生锈的菜刀拿了出来,守在门口。

  “爸爸来晚了没让你们受苦了。”这个声音叫得很急,风风火火的感觉。

  很熟悉。

  我真的在哪里听过。

  第22章杀蜈蚣

  听了外面传来的叫喊声,倒在地上的鬼母发出求救的声音。咕咕,咕咕,喉咙很小,发出了癞蛤蟆样的叫喊声。

  “是你!”

  “是你!!”

  我和来的假道士目光交错,幸好没有擦出火花。

  来的人是姬如月,飞天蜈蚣,杨炮的师父。

  真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上次我要找他,让他跑掉了。这回居然在这里遇到了。

  难怪会出现那么多的蜈蚣,原来是飞天蜈蚣姬如月在这里。

  姬如月高挑发髻上面插着个木簪子,件黑色的道袍,眉宇之间黑气毕露,相比两个月前精进不少。

  背着个单间的招文袋,里面还有东西在动,手里面提着个黑色的密码箱。

  “飞天蜈蚣。饿死鬼是你养的吗?”我沉声问道,我把剩余的半瓶酒精,全部倒在鬼母身上。

  鬼母被豢养已久,形态有很多的变化,酒精倒在上面可以烧起来,之前在蓝月听猪耳鬼讲的时候,我觉得不可思议,用火可以把鬼烧死。

  卧室里面几个老教授,见了姬如月,更加害怕。

  “你想怎么样!”飞天蜈蚣眼睛看着我。

  “是不是你养的?”我没了脾气,让易淼拉到边,关键时候,不能让飞天蜈蚣杀人。

  易淼倒也不硬来:“既然你们认识,你们先说说话。我不急,我不是急的人。”

  “是我养的。”飞天蜈蚣把柄握在我手上,不敢作祟。

  我立马就点烟了酒精,不过会,传来腥臭的声音。饿死鬼鬼母叫着凄惨,最后变成了灰烬。

  飞天蜈蚣姬如月哭着:“你居然杀死我的宝贝,当年我师父古热肠捕获了只饿死鬼,然后费劲千辛万苦养活它。你不知道这些小饿死鬼是我用女人的卵子养成的吗?”

  “你师父就是古热肠!”我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个月前在虎跳峡镇上的时候,听过谢灵玉讲过道士古热肠收服过只饿死鬼。

  那从民国算来,到现在怕也有六十年以上的历史了,应该抓回去好好研究下,都有文物价值了。鬼母被我烧死之后,有点后悔了。

  鬼母被姬如月带到江城来,找了旧楼饲养的。这个姬如月找了些女人,然后收集卵子。我胃部阵恶心,原来姬如月找小姐,是为了收集卵子。

  不对。

  看来我刚才杀死的不是鬼母,可能是只饿死鬼老爸了。

  还是不对。

  我问道:“烧死的老饿死鬼,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如果是公的,找卵子是说得通。但你不应该自称老爸。如果是母的,为什么还需要卵子呢?”

  姬如月恨得牙痒痒的:“没文化,真可怕。饿死鬼母无法排卵。”

  好吧,我没文化。

  飞天蜈蚣用自己的精子,女人的卵子和鬼母的芓宫,可能是这样的吧。具体的细节我实在是想不通了。但弄死了飞天蜈蚣的儿子们,我实在是抱歉得很。

  飞天蜈蚣把密码箱放在地上,咔咔地的开动,两只毒蛇做成的被子上面,是姬如月的宝贝七彩蜈蚣。

  足足有老鼠那么大的蜈蚣。

  打开七彩蜈蚣剧毒无比,看来鬼母之死,让姬如月肉痛了,不把我咬死肯定是不会收手的。

  “道爷,别生气。平时你用手也浪费不少子孙后代,没必要跟我斤斤计较吧。”我感觉自己有些理亏,张口说了好话。

  我蹲在地上面,把袜子拉出来,将裤脚扎好。

  飞天蜈蚣很生气。

  七彩蜈蚣受了姬如月的催动,落到地上爬得飞快。可惜带来的公鸡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灭掉了,才让蜈蚣如此张狂。

  易淼见了蜈蚣爬得爬得很快,抬脚就过去踩。

  姬如月冷笑声:“哪里来的瘪三,在道爷面前装孙子。”

  易淼手上拿着的拂尘在地面拍了两下,只感觉股气浪把蜈蚣给逼停了。

  姬如月眉宇微颤:“还有点本领。”口里面又是吹动了口哨,七彩蜈蚣更是发力朝易淼扑去。

  “是大毒物。道兄小心。”我大声喊道。

  七彩蜈蚣几十只脚爬得很快,易淼拂尘挥而下,姬如月也是伸手指,手里面,将拂尘的力量地抵消了。

  “是罡气。”易淼惊道。

  我下意识往后面退了两步,这无形的罡气还真能伤人不成。姬如月如影随形,跟着就是拳直奔易淼的俊朗的脸蛋。

  易淼动作很潇洒,躲过姬如月的迎上来的拳,退了两步。

  几个老教授见姬如月动手。

  “是你这个畜生,是你这个畜生。”

  “是我怎么样。当初你们这些牛鬼蛇神,还不是样被我毒打,现在又怎么样”姬如月叫道。手上面多了几枚锁魂钉,嗖地打了出去。

  几个老教授还没骂出第二句话,就被锁魂钉打到,魂魄越发残缺,几乎不能再靠近在起了。

  “畜生啊。畜生啊。”教授大声叫道。

  叶文心鼓起勇气大声骂道:“怪我们瞎了眼。”

  易淼骂道:“看我来收拾你。”

  “好大的口气。小宝贝,我亲自对付手拿拂尘的傻逼。你去替你鬼母姐姐报仇。”姬如月是三清山传人,修为很高,显然比易淼要强得多,都能发出无形的罡气,没再搭理叶文心,接着就是手扣过去。

  易淼的所有变招被老道士姬如月全部给堵住了。

  把金丝浮尘对鬼母有用,可姬如月是个活人,奈何不了。就在这时,易淼个白鹤晾翅,往前推,震开了姬如月,自己又跳了个位置。

  “武当的!”姬如月见了易淼露出功夫,杀心顿起,自己所作所为绝对不能被外人知道,好歹还是混个道教协会的。

  “我跟你好久了,修道中有你这养的邪道士。人人得而诛之。”易淼丝毫不畏惧。

  但,已经占据了下风。

  我也好不哪里去了,七彩蜈蚣是姬如月养成,异常凶猛。

  我好几次想跟它沟通都无疾而终,完全不能控制它们。我的控虫术的本领有时候管用,有时候没用。

  不凑巧,现在没用了。

  七彩蜈蚣它爬得很快,我跳到了桌子上面,它跟上来。我无路可退,只能退到厨房里面。

  外面的光景看不到了。

  “易淼。你快跑。”我喊道。

  七彩蜈蚣乘我说话的时候,爬到了脚上。颜色很鲜艳,脚也不少。七彩蜈蚣要是穿鞋出门买东西,我保证它没有半个小时穿不好鞋子。

  裤脚已经用袜子扎好了,七彩蜈蚣无处下嘴,爬得很快。转瞬就爬到了我的脖子后,我伸手去打,只感觉脖子麻。

  已经晚了,七彩蜈蚣狠狠地咬了下去。

  “我要死了。”我大声地喊道。

  “我也样。”易淼从外面传来声音。

  我看不到他,他看不到我。我不知道外面发生了声音。

  脖子麻,瘫坐在地上,七彩蜈蚣也顺着我衣服滚落在地上,百脚朝天,动不动。

  我瘫坐在地上,还有丝的力气,勉强睁开看着前面。

  又看到了好大的只眼睛。眼睛似乎很诡异,很远很离奇,似乎藏着不少的秘密。

  刚才亮着的灯也在这个时候完全熄灭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过了许久,我感觉身子又有了力量,撑着站起来,刚伸出脚,就踩在了七彩蜈蚣身上,七彩蜈蚣已经变成了堆白色粉末。

  看来是被我毒死了,有可能是左善的血蜘蛛帮了我。

  我厨房爬出来,客厅里面光线昏暗,伸手不见五指。

  手电筒也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在地上找了半天,摸到了两只脚,两只手,发现是个人,衣服是斜襟开着的,应该是道袍,估计是飞天蜈蚣。

  我摸着鼻子,已经没有气息了。

  身子已经冰凉了,大腿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