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醒过来,原来,失神之下,不小心被牙刷头给顶了下。

  这才专心致志地刷起牙来。

  几个金黄的荷包蛋,两碗杂粮细粥,两碟爽口小菜,无不刺激着我的味蕾神经。

  妻收拾妥当,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准备和我起享用这顿荤素搭配,精致诱人的早餐。

  途经我身边时,我心中动,抄手,勾住妻的纤腰,将她搂入了过来。

  “啊,你干什么呀?”

  声嗔叫后,妻轻轻地捶了我记粉拳。

  人却是重心不稳,屁股跌坐在我的大腿上。

  丰臀及体,触感惊人。

  我只感觉到,大腿由于受到重压,自然的绷紧,而本应流往腿部的血液,像是受到了某种牵连,流向了某处不安分的部位,膨胀感开始升起,胀胀地,轻微葧起的状态。

  “老婆,你身上好香。”

  妻是侧坐在我腿上的,颈窝正对着我的鼻子,股澹幽地熟悉体香飘入我的鼻腔,我忍不住深吸了口气,搂着妻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

  而另外的左手,则很自然地搭在妻的大腿上,轻轻抚动着。

  “坏蛋,好啦,吃饭啦,要不待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吃吧。”

  嘴上答应着,可我丝毫没有放开妻的打算,依旧搂着妻的身体。

  “咯咯,你这样,让我怎么吃呀,来,放手,让我起来,乖。”

  妻咯咯地笑了,很甜蜜,很幸福。

  “就这么吃嘛,怎么了,我又没拦着你。”

  我朝面前的早餐努了努嘴,示意道“哎呀,不方便再说了,你不吃呀,你再不放手,我把早餐都吃了,看你还捣乱不。”

  妻继续娇嗔抗议着。

  “没事,你喂我吃不就行了。”

  “咯咯咯咯。”

  妻笑得更厉害了,“哎哟,老公你今天怎么了,跟个小孩似的。”

  “小孩就小孩吧,让我也享受享受咱们家宝宝的待遇。”

  我本着我是无赖我怕谁的精神,继续享受着这般出现在热恋情侣间的亲昵。

  妻也是被我弄得没法子,转身用筷子夹了些小菜,用手托着,“0来,啊——。”

  我毫不客气地将菜含进了嘴里,还没完全咽下肚,用手指了指碗里的细粥。

  “还有那个。”

  “啊?没拿勺子呢。”

  妻小声说了句,见没勺子可舀,准备端起盛粥的碗。

  “这样不好喝,喏,这样。”

  我做了个嘟嘴的动作,打断了妻的动作。

  夫妻间的默契,妻稍怔了下,便明白了我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脸腾地下便红到了耳根。

  “不行,这样怪怪的,我不习惯。”

  妻不同意我用嘴喂的要求。

  “有什么怪的,你要不喂我喝,我自己喝了啊。”

  虽然口上说的是自己喝,可我的头却向妻有胸前凑去,因为怕弄脏衣服,没敢真的直接用嘴蹭妻的胸部,只是隔空做着样子。

  “哎呀,你个坏蛋好了,好了,你先坐好。”

  妻见我再度发扬无赖精神,没辄之下,只好投降,用嘴轻轻含了小口粥,显然粥还有些烫。

  香唇轻触,柔柔的,软软的,小心地从妻嘴里汲取着温热的养分,这瞬间,很奇妙的感觉,和性无关,我所学的词汇中,找不到个词可以形容这种感受,中,男女合体双修的感觉,会不会就是这样?比真正的做嗳更直接,更彻底。

  有点莫名其妙,我竟生出了这样的怪异想法。

  边从妻口中吸食着已混合唾液的细粥,边慢慢地咽入腹中,当吸食的差不多的时候,舌头很自然的钻了进去,手也不失时机的伸入妻的衣衫下,探上了其中座肉团。

  “嗯”

  小嘴被我堵上,妻小声地嗯咛着,双手搭在我的胸前,轻到几乎无效的抵抗动作,让我更加的兴奋,衣衫内的手掌了不安分的游动着,搓,揉,挤,按,时不,还用手指挑弄着已开始发硬的||乳||头。

  好会,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这才松开了手。

  “坏老公,呼呼还让不让人家吃饭了。”

  妻阵急促的喘息,耸挺的胸脯起伏不定,等缓过气后,才嗔怪道。

  我也不例外,刚才的长吻让我呼吸变得有些粗重,嘿嘿笑着,我没有回话。

  但胯间,却愈发的蓬勃高涨,紧顶着妻因受压变得紧绷的臀部,只是不知妻注意到没。

  就在这种气氛中,和妻又亲昵了会。

  突然,阵熟悉的音乐响起,是手机的铃声,“老婆,帮我拿下手机。”

  我在妻的粉臀上轻拍了记,微笑道。

  “嗯。”

  是雷的电话。

  雷是我工作后认识的个朋友,关系不错,挺聊得来的。

  “真的?那太好了,只要手续能顺利批下来,这个项目很快就能启动了半个月之内?嗯,嗯,没问题,我这边你尽管放心,只要审批过,资金立马到位嗯,好,等你好消息。”

  接完雷的电话,心情大好,刚才和妻调情的旖旎早已忘到九霄云外,端起碗,喝了大口粥,已经不那么烫了。

  妻见状奇道:“是什么好事啊,看把你高兴的。”

  “嘿嘿,好事,天大的好事。”

  “快说,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许卖关子!”

  妻假装生气地拧着我的耳朵,动作很轻,只是做做样子,压根没用力。

  狼吞虎咽了几口之后,我才擦擦嘴巴,将实情告诉了妻。

  当初和雷认识,多少跟工作有点关系,我在公司是负责技术方面的,算得上是公司的技术骨干,而雷虽然年纪和我差不多,却已经拥有了家自己的公司,虽只是小公司,但大小是个老板,事业有所小成。

  在次的业务来往中,认识了雷,并且很快成为了好朋友,因为工作上有共通的东西,聊得也比较投机,平常的交流就比较多。

  次吃饭的时候,雷聊起他公司最近运营的不是很顺,归其原因,不外乎两个,个是他创办的公司规模较小,无论是资金还是产能,都处于劣势。

  别个个原因则是技术层面的,受研发经费所限,相比竞争对手,技术上并没有什么优势。

  所以,只能靠薄利多销来勉强保持产品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