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云晨在打量这座骨山的时候,他的眼睛顿时就被长在骨山上的株株小草吸引住了,那就是被称之为万腐之珠的腐尸草。

  株株颜色不的两叶小草错落有致的分布在根根白骨山,看上去有着种不言而喻的美丽。不过云晨并没有被这非般的美景所吸引,此刻的他正在极力的寻找着这些小草里颜色最深的那株。

  腐尸草初生时跟般的野草般无二,但他不已土地养分为原料,他专以吸收腐尸之气成长,而随着年份的增长,腐尸草的颜色也会随之变化。腐尸草长到成年后就转变成紫色,而此刻云晨就在寻找这些腐尸草中紫色最为浓郁的株,也是年份最长的株。

  终于找到了腐尸草,这让云晨很是兴奋,可相比云晨的兴奋身下的尸鹫就显得有些惴惴不安了。无论怎么驱使,尸鹫就是不愿意下去1

  面对尸鹫的反抗,云晨冷哼声,手上骤然发力,直点在尸鹫的双翼的肋下。尸鹫吃痛,双翼顿时也使不上劲,只得向着这腐尸池里唯的陆地上滑落。

  落地后,云晨为了防止尸鹫的怯逃,索性直接利用那柄长枪上的寒气将其冻成冰雕。处理完尸鹫后,云晨这才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座有些美轮美奂的森森如玉的白骨。

  从高空看以为骨山不大,但此刻近前观始觉得这山也颇为高大,就是不知道要多少白骨才能堆积成这座数十丈高的白骨山。拾起根白骨,入手微凉,而且白骨中竟然泛起丝青气,估计这根白骨年岁已经相当久远。而放眼望去,眼前所见的白骨皆为年头久远。

  收起这些臆想,云晨开始攀爬骨山。骨山有些险峻,不过幸亏白骨之间都留有些空隙,使得攀爬容易了许多。路攀附而上,边查看腐尸草的年份长久,可是云晨发现好像越往高处腐尸草的年份越是久远,既然如此不如干脆直接登顶。

  思罢,云晨起身几个纵跃就登上上了白骨山顶。站在山顶,云晨才发现这骨山原来是附近所处之地的最高地,此刻倒是有种览众山小的感觉。

  在白骨山顶上生长的腐尸草不是很多,堪堪七株错落有致的分布着。其中有两株腐尸草并排而长,紫色最为浓郁,想必是此地年份最为久远的了。认定好后,云晨就打算采摘。这腐尸草不同长物,非得用骨制器具才能采摘和盛放。云晨此次入荒匆忙并没有带上工具,好在此地白骨众多所以倒也不妨事。

  会儿,把骨刀和个骨筒就被云晨粗略的制造出来了。莞尔笑,云晨就手持骨刀及骨筒走近那两株年份最为久远的腐尸草。可就在云晨刚到动手采摘的时候,身下的骨山骤然震动,而且震动越来越大,好像山里有着什么生物要破山而出般。

  见此异动,云晨当下不假思索的手起刀落快速的将两株腐尸草割断,接着手腕抖稳稳的用手中临时加工的骨筒接住了空中的腐尸草,切动作都是眨眼间完成2大功告成,云晨未及松口气就立马向山下退去。

  此处不宜久留,云晨也是奋力想离开这座让他开始感到不安的骨山。可就在云晨敢踏脚退离山顶的时候,声悠长的怒吼陡然间震荡而开。原本附身在骨山上的些白骨更是纷纷碎落,而本身有数十丈高的骨山竟然在此时继续拔高。这样的异动让云晨也是心中突,莫非

  还没等云晨猜完,不断拔高的骨山突然停了下来,而那山顶却轰隆隆的猛然地阵抖动。随着白骨的阵抖落,那原本平常的山顶赫然变成了颗头颅。在那头颅上更是长着五株深紫色的腐尸草。看到那五株腐尸草,云晨心中这才恍然大悟。

  这座骨山是活的,而且原本那七株腐尸草正好长在这活骨山头颅的气孔之处≡己刚刚采摘的两株恰好是这骨山双眼,怪不得年份是最久。不过云晨此刻就算想通透了也无法将腐尸草还给这座骨山。眼下最重要就是趁这骨山未完全醒过来的时候赶紧退走。

  吼!又是声震耳欲馈的吼声传出,这让云晨心中的不安愈发的浓郁。可未等云晨身退,那骨山已经完全醒来,而那双空洞的双眼此刻已经深深盯着这个冒犯它沉睡的人类。

  或许是少了两株的腐尸草的缘故,这让骨山的头颅缺少了丝灵动,但是那浓浓的恐怖气息却未受丝毫影响。而被这股气息笼罩的云晨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起来。

  太可怕,这得是多么强大的实力才能拥有如此恐怖的气势。其实,云晨这次到有点误解了,骨山气息的恐怖是因为不计其数的白骨以及这腐尸池长年累积而来的死亡气息浓缩而成的,这点倒是与偶点像云晨获得的那柄长枪,但是这白骨山显然更甚分。

  犹如身处汹涌大海中的孤舟般,云晨毫不怀疑自己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空洞而巨大的眼眶犹如两道深不见底的深渊,让人情不自禁的身陷其中。云晨打起精神让自己保持冷静。越是这种危险境地,云晨反而心中变得更加的清明3与这莫名的且神秘的骨山相斗显然是不明智的,为今之计就是赶紧下山解冻尸鹫远离而去。可那巨大的白骨头颅已经锁定了云晨的身影,只要他动那么必然会遭受雷霆打击。

  敌不动我不动,云晨选择了以静候动。那白骨头颅在安静片刻之后仿佛是从混沌钟醒来了,终于发动了第次攻击。

  没有华丽的招式,没有奥妙的功法,只是摆头颅,大量的碎骨如万箭齐射般对着云晨铺天盖地的激射而去。面对如此“波澜壮观”的场面云晨没有慌张,鼻内怒哼声,手中长枪猛然抖接着长身而起。此刻杆长枪在云晨的手中化作条灵蛇在空中不停舞动化作道护罩将云晨的身体完全笼罩住,那些激射而来的白骨利箭打在护罩上更是发出噗噗的声响。可是那白骨利箭简直是无穷无尽,而在空中的云晨也在渐渐落地,旦他落地那么身体的自由度必然会受骨山的影响。

  不能在这样僵持下去了,必须要占住主动这样太过被动。打定注意,云晨心中大喝声“银蛇狂舞”,顿时条通体泛银的巨蛇显现而出。银蛇出,周边激射而来的白骨只要接触到就瞬间被冻结然后纷纷落地摔成粉末。

  随着云晨身体的游动,空中的银蛇乘风破浪般逆着由万骨组成的巨浪向着白骨头颅勇往直前。银蛇的身体在空中呈螺旋姿势向前进发,在空中直接形成道长长的真空通道,而云晨就在这通道中随身而上。

  白骨头颅看着银蛇的接近没有丝表情,或者说它根本就没有表情。没有表情不代表没有动作。就在云晨快要接近白骨头颅手中长枪已经准备攻击的时候,突然眼前的景象骤然放大,云晨下意识的将手中长枪变攻为守。

  嘭!

  横在身前的长枪上骤然间传来阵巨力,而枪杆在巨力更是变得形若新月。云晨的身体更是被这股巨力撞的极速后退,背后的衣襟也先后崩裂了几道口子,口中丝腥甜溢出。

  就趁现在!受伤的云晨借着这股巨力身体在个后空翻变退为进直接向山下狂奔而去。

  白骨头颅看见云晨的逃走顿时大声咆哮,阵阵声波更是将周边水潭里的水炸起数丈巨浪。本已经受伤的云晨个踉跄差点栽倒,那巨大的音波威力很大加上之前他已经受伤,顿时口鲜血喷出。

  实力差距太大了,根本无法抵挡,这骨龙的实力觉得可以媲美大陆上的那些强者。云晨心中大骇,他没想到他初入南荒就遭遇如此劫。

  顾不得其他,云晨只得将所有力量全部汇聚双腿,奔跑的速度更曾分,那尸鹫冰雕就在下方触手可及。

  白骨头颅想故技重施用那巨大的头颅撞向奔跑中的云晨,但好在先前的那条银蛇并没有消失依旧悍不畏死的向着白骨头颅冲过去。接着就是声巨响,只见银蛇直接撞在了白骨头颅之上顿时化作漫天冰花,可是白骨头颅在如此撞击之下依然无恙。不过白骨头颅被银蛇这阻挡速度就慢了拍,等它再次撞向云晨的时候,云晨刚好骑着尸鹫冲天而起。

  电光火石,这切实在是太快了,只要云晨稍慢点,那么刚刚尸鹫所在之地那些已经化为骨粉的白骨可能就是云晨的下场。

  正骑在尸鹫背上的云晨刚刚催促尸鹫赶紧逃离此地就听到背后传来连串咔咔咔声响,云晨转头看顿时股凉气从背脊升起。

  第四十八章安然回城

  ?

  r336

  本看最快更新

  那硕大的骨山此刻正在崩裂,当整个骨山完全矗立起来的时候云晨才真正的看到这骨山的庐山正面目。

  天啊,这是头骨龙!虽然全是累累白骨,但是云晨眼就认出这的的确确的是头骨龙。伴随着碎骨坠落,骨龙悠悠地展开了双翼。这是何等巨大的双翼,似乎要将这天地笼罩般,此刻见到的只是这白骨组成的龙躯若是生前那这头龙就将是何等庞大。

  这个时候已容不得云晨继续瞻仰这骨龙的雄姿,不待云晨催促处于生死关头的本能反应,尸鹫发出声惊鸣,双翅奋力拍打带着云晨就要远遁。

  突然骨龙双翼动,顿时狂风大作碎骨飞扬,尸鹫阵摇曳险些栽倒,云晨不得不运转起斗转星移才使得尸鹫稳住身体。

  这头骨龙不会要飞起来吧,看到骨龙振翅欲飞的模样,云晨更是汗毛乍起,额间的冷汗更是细密如珠。

  “快走!”不管尸鹫能不能听得懂,焦急的云晨大声疾呼让尸鹫快快远离这出大凶之地以及这头大凶之物。

  骨龙双翅阵,那巨大无力的骨架躯干顿时离地而起,眼见就要腾空飞起,可是不知道为何就在骨龙准备追击云晨的时候股无形的力量将骨龙羁住,让其无法离开原先之地。骨龙那巨大的身体被这无形之力的猛然羁绊下个踉跄重新跌倒在地。这让骨龙怒火冲天,咆哮声似乎要将这苍穹都要震塌下来。

  极力奔逃的云晨看见骨龙受挫也是愣,但是依旧风风火火的催促着尸鹫飞行。跌坐在地的骨龙不甘心的竭力的嘶吼几声,然后对着云晨逃跑的方向张口吐出口龙息。

  条团巨大的紫黑色雾气豁然从骨龙口中喷射而出,速度奇快1直在谨慎观察的云晨眼就判定那紫黑色浓雾肯定会追上自己。果不其然,眨眼间那团雾气就欲将云晨笼罩起来。云晨不知道这雾气有何特异之处,但是那骨龙施展出来的必然恐怖之极。来不及思考,云晨立马使出冰雪世界将自己及尸鹫隔绝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云晨刚将自己和尸鹫包裹起来那紫黑色的浓雾就立马将他们整个笼罩起来,被这紫黑色浓雾笼罩起来的云晨顿时感到周围暗。颗丈被白色圆圈在紫黑色的海洋中沉浮,如果有人见到定然会大吃惊。而云晨此刻身在其中心中同样也是震惊不已,因为他看见自己用冰雪世界制造出来的圆球此刻正被那紫黑色浓雾点点腐蚀。

  好厉害的腐尸毒,竟然可是腐蚀与无形。云晨审视了下周围的情况,必须要快点想出个完全之策。

  用火?不行,这样反而会破坏冰雪世界。用雷击?眼下看来只能试了。

  雷神锤出,道银色巨刃划破天际就连那紫黑色的浓雾也瞬间被分为二。可是那被暂时分开的浓雾在银刃消失后有逐渐的合拢,不过云晨要的就是这中间的这个间隙。

  “朝这边飞!”云晨驱使着尸鹫从那道逐渐变小的缝隙中穿梭而去,很快就脱离的紫黑色浓雾的范围。也不知道是骨龙没料到云晨会脱离还是这紫黑色浓雾只能到达此处,反正看样子好像这浓雾也难以再往前扩散了。

  脱离,云晨就天高任鸟飞了,扶摇直上迅速的离开了水潭范围。那骨龙似乎看到云晨逃走也有些意兴阑珊最终又盘在起化成了座骨山,与之前云晨所见骨山般无二唯的区别就是那山顶骨龙双眼之中少了两株紫色小草。而这些云晨已经无法顾及了,因为他早已乘风而去了。

  尸鹫的速度很快,尤其是在逃命的情况下,所以在片刻之后云晨就看到与腐尸池相接的陆地了。

  云晨跳下尸鹫,想对这尸鹫道谢,哪知道尸鹫对他如避蛇蝎,等云晨离开背上就迫不及待的飞起,想快快远离这个煞星,估计这头尸鹫头领也被那骨龙的威势吓个不轻,毕竟魔兽的等介更为明显2

  我有那么可怕吗?看着慌乱拍打翅膀的尸鹫云晨也是微微笑,时童心大起对着已经远走高飞的尸鹫喊道:“我还会回来的!”好在正在振翅高飞的尸鹫听不懂他的话语,不然非得头栽下来不可。

  不知不觉云晨已经在南荒沼泽里待了十天时间了,他的赶紧回去将腐尸草交给咯丝丽,因为咯丝丽她们从大草原来到这里就耽误了几天再加上她们回程的时间,这样算来的话时间还是比较紧的。

  没有做任何停留,直接循着原路返回,云晨行进速度变得更快了。

  三日过后,云晨就来到了当初相遇小强的那座山丘,可云晨并没有看到小强,估计是云晨将它长枪取出来之后就远离了吧。想小强这样的猛兽般不可能出现在外围区域的,这种强者都会生活在那南荒深处且有着自己的绝对领地。

  既然未见小强,云晨也不在停歇继续马不停蹄的赶赴他入荒乘坐的那艘舢板所藏之处。幸好云晨当初将舢板所藏甚严,所以如今舢板依旧安然无恙的停泊在那里。

  怎么回去,湖里的食人鱼怎么解决?

  坐上舢板,云晨确认了下身上腐尸草无恙后就被道横在眼前的难关给难住了。

  没有诱饵无法智取,没有同伴更不能力敌,如此孤身人该要怎样安然渡过这片充满食人鱼的湖呢。

  没办法了,看来只有硬闯了。不过,这食人鱼视力很弱识物全凭听觉和嗅觉,如果我小心谨慎而行说不定就可以悄无声息的偷渡过去。为了能更加隐蔽的偷渡,云晨选择了晚上行事,眼下云晨索性在舢板上休息起来,万不慎要与食人鱼大战也好有些力气。

  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艘舢板划破了平静的湖面在湖上前行3云晨凭借着夜视的能力辨认着方向悄然划动舢板,不敢有丝大动作,就连呼吸都降到了最低,就这样紧绷着心弦的云晨看着舢板寸寸的迁移。

  时间分秒的过去,云晨忽然觉得时间变得如此难熬,但就算是再难熬他也必须按下耐心,因为只要他稍不小心就会命悬线。

  最后也不知道经历了多久,反正对于云晨来说犹如过了千万年般。终于,云晨看见了夜色下的对岸,这让他内心阵兴奋。

  心中微微计算了下舢板离陆地的距离,云晨打算鼓作气的冲过去,此刻的他实在是难以在熬下去了。

  群头握猛然轰出,圈气浪喷涌而出,跟着就是声音爆声在空中陡然炸响。舢板顿时如离弦之箭向着陆地飞驰,这拳可是云晨全力而施比上次入荒时威力更加巨大。

  突然响起的音爆声就像是晨钟般将水中那些沉睡的食人鱼唤醒。时间整个水面再次起来与上次相差无几。这些食人鱼在上次战中也损失惨重,所以此刻听又有入侵者自然更是嗜血无比,务必要将这些入侵者全部毁灭殆尽。

  很快云晨的舢板后面就开始聚集了大量的食人鱼,而且速度奇快无比离云晨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见如此,云晨咬牙关,双拳同出使得舢板速度立时激增。

  可舢板速度依旧无法与食人鱼相比,不过云晨并没有继续洪拳,而是双脚骤然发力,身体立刻凌空飞起如苍鹰般掠过湖面最后堪堪落在湖岸边缘。

  回头望去,那被他遗留在湖中的舢板瞬间就被食人鱼淹没几息之间就化为虚无。然而这些食人鱼不会轻易死心,依旧在原地不停的穿梭搜寻着入侵者,最终无甚发现后才悻悻地的散去。

  已经上岸的云晨看到食人鱼这般难缠眉头也是紧皱,这次侥幸闯了过来不知下次还能不能如此幸运了,要知道想要快速发展晨曦佣兵团这南皇沼泽必然是要经常出入的。可是眼下这些食人鱼已经被多次打草惊蛇了,恐怕下次只要有人下水就会遭到惨烈的打击。暂时抛开这些忧虑,说不定到时候新的诱饵就会出现那么自然就解决了这个难局。

  裕安城中的家客栈里晨曦佣兵团的其他成员个个无精打采的围坐在大厅里等候着外出打听消息的马克≡从云晨入荒后,他们几乎天天如此,天天都盼着云晨能够及早回来,可如今过去十几天了依旧没有云晨的消息,这另他们心中的担忧更甚了。

  咯丝丽坐在角落里面色憔悴已不复当初那样的惊天容颜了。这里的人恐怕要数咯丝丽内心最为焦急,是担心孤身入荒的云晨安危,另个是身在草原的父亲生日无多不知道能不能等到腐尸草。天可怜见的,个柔弱女子怎能遭此煎熬。而相比咯丝丽的心力交瘁萝丝的内心同样也是焦急万分。可是萝丝是个坚强的女子,从她以前能用那娇弱肩膀撑起玫瑰佣兵团就可以得知,所纵使如此萝丝在看见咯丝丽的模样也是轻移莲步走上近前。

  “别担心,他会回来的,而且他答应过的事定会做到,我信他所以我希望你也要相信他!”萝丝的话很轻柔但却透着坚定。咯丝丽闻言也是愣,她抬头凝望着萝丝那英气逼人的容颜又想到了那天义无反顾逐波踏浪冲入鱼群的少年,心中原有的不安也是渐渐放下,而那有些凄白的脸上也泛起丝红润。

  有了萝丝的相伴和安慰,咯丝丽的

  免费电子书下载b2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