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心中略微嘀咕了阵的韩羽却也实在忍不赚旋即催动龙影真龙诀,身体之上顿时现出虚幻龙影,做好万全准备,旋即韩羽缓缓走出隐藏的地方,看到躺在地上的孙白和旁目光呆滞的玄阴绿火蜥蜴

  走到玄阴绿火蜥蜴前的韩羽,不由得嘴角划过抹弧度,低声道:“没想到药效到这时方才奏效,不过还好,最终还是可以能把你控制住”

  对于冥境后期的妖兽显然不可能像冥境中期那样的妖兽可以在极短的世界内便被控制,本身实力便是强于融入傀元果中精血的韩羽实力强悍,所以药效想要发挥作用也是需要更长的时间

  此时,躺在地上的孙白,虚弱的看着韩羽,显然是知道,韩羽定然是用某种手法控制了这只妖兽,但是能够控制只冥境后期的妖兽,心中不觉对韩羽越想越害怕

  “我说过这把残龙刀早晚是我的”韩羽眼神微凌,伸手招瞬间召回地上的残龙刀,体内境元力注入其中,顿时散发出阵微茫,而这次孙白却只能无力的躺在地上,眼角不由抽搐着

  “放过我,只要你放过我,残龙刀你拿走,这就算是我霸刀门送给你的!”即使到这个时候,孙白竟然还是天真的以为韩羽会放过他,甚至话语中还带着自己的霸刀门,消可以借此让韩羽有所忌惮

  不过他却是大错特错,韩羽眼神此刻却是变的异常犀利,这是孙白即使面对眼前的玄阴绿火蜥蜴都是没有产生的恐惧的感觉,嘴角微微蠕动的韩羽淡淡道:“你还真是天真!我想关于傀元果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听到韩羽这样说,孙白原本白皙的脸上不觉变得更白,现在他是真的后悔,后悔不该得罪这个看似人畜无害,却藏有恶魔般心灵的韩羽,可是切都晚了,从在邱城之中,他第次对韩羽暗动杀意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那你就可以去死了,带着这个秘密”嘴角那抹邪恶的微笑,使得孙白仿佛掉进冰窖般

  随着韩羽眼神微微动,玄阴绿火蜥蜴突然抬起利爪刺穿孙白的身体,鲜血自爪尖缓缓低落

  邱城霸刀门影属性,冥境中期孙白,陨落

  轻轻舔舐着发干的嘴角,眼神有些发光看着玄阴绿火蜥蜴,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四阶妖兽,成熟期堪比清境强者,虽然现在仅仅只是冥境后期的实力,可是却仍有许多成长的空间

  旋即,手腕储物镯红光闪,顿时将这只玄阴绿火蜥蜴收进储物镯中

  现在有了这只玄阴绿火蜥蜴,自己底牌可是又多了个,这也是自己杀了孙白没有丝犹豫的原因,到时候,就算霸刀门的人知道是自己干的,只要有了这只妖兽,也算多了个保命的底牌

  “现在也是时候了!”嘴角划过抹弧度,韩羽催动幻虚步伐,赶紧离开了这里,而留下的孙白现在只是具尸体,冰冷的身体,妖兽的利爪穿过胸口的痕迹,如果韩羽不说,恐怕没人知道这孙白是自己所杀

  正在前往灵脉山路上的韩羽驻足,看着天色越来越晚,而夜晚乃是妖兽出没最为频繁的时候,灵魂微微波动,感受到妖兽气息越来越浓郁,微眯着眼的韩羽心中却是没由来的喜,既然妖兽更加频繁,也就是说是自己傀元果的用武之地,到时候,多收几个冥境中期左右的妖兽

  想到这里,韩羽不由得在心中嘿嘿笑了起来,旋即又从手腕吐出十来个傀元果,在手上轻轻划,鲜血顺势流出,低落在傀元果上,顿时,散发出刺眼的光芒,更是有着股诱人的清香从中缓缓散发出来

  看到自己的血液不断灌注傀元果中,韩羽不禁无奈道:“这么多鲜血,养足了你们,消可别再让我碰到像这种玄阴绿火蜥蜴那样,到时候再被追个半天,我可真是哭笑不得了!”到准备完全,韩羽随意的招手,收回已经融入自己精血的傀元果,眼睛微微眯着,看向黑暗笼罩下的森林之中,纵身跃便融入其中

  夜半,黑暗笼罩下的整个灵脉山中,到处都有不知名妖兽的吼叫声,这样个妖兽统治的世界中,即使冥境后期的强者也要找个地方躲躲,然而夜色之中,道黑衣陡然出现,月光的映射下,照在那清秀的脸上

  身体顿时爆射向前,手臂若隐若现的虚幻龙爪对着前方豁然抓起,刺耳的哀嚎声随之响起,淡漠的看着被抓在手中的赤眼鼠,旋即轻轻握,虚幻的龙爪也是随之抓下,鲜血随之四溅开来,无奈摇着头的韩羽,骂道:“都是这样级别的妖兽,他妈的,还不够我费事的呢!”不过这也不能怪韩羽,这偌大的灵脉山,愣是没见到只冥境后期的妖兽,而现在的储物镯中却是多了两个冥境中期的妖兽和个冥境前期的妖兽,虽然实力还是不错的,可是韩羽对此却是依然看不中

  灵魂阵波动的韩羽,随即望向远处,眼角微微抽搐着,韩羽日思夜想的冥境后期妖兽终于出现了,俯冲下来的妖兽,竟然还是个飞行妖兽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百二十八章,炼化残龙刀灵

  “轰!”数道雷电自空中陡然亮起,空中突然现出个巨大无比的青雕,扑朔着硕大的翅膀,周身不断闪烁着蓝色电滑照耀这片森林

  “镜九雷雕!”韩羽咕的声咽了口唾沫,忍不住道,真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行,等待着的冥境后期妖兽没有出现,现在竟然突然出现冥境巅峰的妖兽,并且成熟期堪比清境巅峰的四阶妖兽,倘若能够成功将这只妖兽控制还好说,假如若是跟玄阴绿火蜥蜴般,自己可就麻烦了!

  半空中,镜九雷雕眼角闪过雷鸣之色,犀利的对着韩羽俯冲而来,周身闪烁的雷滑瞬间劈开阻挡身前的切

  韩羽手中攥握的两个红色果实,此时却是被股汗渍润滑,有些湿热,二话没说,顿时将手中两傀元果抛给了镜九雷雕,旋即,催动幻虚步伐,飞般的速度,赶紧离开这里

  镜九雷雕张开大嘴口吞了两个傀元果之后,果然如韩羽所料般,没有丝毫的变化,呆呆的看着离去的韩羽,显然没想到韩羽竟然速度这么快

  心中阵恼怒,身上那股强大雷霆顿时播散开来,周围顷刻间化为片焦土

  “鸣!”轻声脆鸣之声,尖锐刺耳,响彻这片黑暗笼罩下的森林

  “你大爷的!”韩羽瞥了眼身后的镜九雷雕,骂道:“看来真的有捅篓子了,假若被这只妖兽抓到,非得被劈成碎片不可!”显然韩羽也没想到会吸引这么只冥境巅峰的妖兽,虽然自己将两个傀元果都扔给了这只镜九雷雕,倘若真的点作用都没有,韩羽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不过现在还是保命要紧催动幻虚步伐的韩羽速度不觉变得更快

  “你妈,还有完没玩了,这夜妖兽是不是都发春艾不是狼嚎就是虎啸,现在还有鸟鸣,就算发春也不能这么大声啊”

  灵脉山中许多在夜晚躲藏在山中脚的邱城众多弟子尽数骂道,以他们冥境前期的实力,遇到这样的妖兽,还真是只有条路,就是躲,这夜韩羽凭借着冥境中期的实力,并且还有众多功法以及强大的灵魂,穿梭在灵脉山中,遇到些低阶妖兽,顺手杀了,倘若遇到冥境之上的妖兽,便以傀元果加以控制,惹得这里的妖兽不断的哀嚎着,而每次些正在打坐吞噬灵脉山中充裕能量却实力较弱的弟子只能被迫终止,待妖兽愤怒平息再次出来,如此这般早已十几次,现在又来了声雕鸣之声,心中着实郁闷

  眼看着后面的镜九雷雕被甩远远的了,韩羽啧啧嘴,大口喘着,暗自骂道:“终于甩掉了那只妖兽,你妈!看来我的两枚傀元果可是打水漂了!”不过这也难怪,毕竟傀元果就那么几颗,现在可是用枚少枚,不过想到今晚的成就韩羽还是脸上不觉露出喜色手腕储物住挥

  只见围绕着以韩羽为中心出现四只妖兽,当然实力最强的还是韩羽千辛万苦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那只玄阴绿火妖兽,不过看这强大阵势,心中不免自傲起来手腕储物镯红光再次闪,顿时再次将那些妖兽尽数收了起来不过却是拿出把漆黑的灵刀,不过刀背之上镶嵌着金色游龙,赫然正是韩羽从孙白那得到的霸刀门的残龙刀

  挂着抹微笑的韩羽,盯着手中的残龙刀,道:“虽然仅仅蕴含丝龙气,不过相比炼化之后定然也会对我的龙影真元诀有所提升!”

  随即韩羽灵魂阵波动,强大的灵魂之力,散开周围千米之内的范围尽数被韩羽探知的清二楚,猛然觉察到有处就在自己向左五百米的地方,那里有着天然的形成的山洞,看来正适合自己修炼

  收回播散的灵魂之力,韩羽直接朝着山洞所在的地方飞奔而去,五百米在以韩羽现在的实力仅仅几个呼吸便已经来到

  感受到周围更为充裕的能量,韩羽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走到山洞之中,虽然并不到,可是却足以容下韩羽个人,看着有些镂空的洞外,旋即,韩羽随手挥,便将只浑身青色的妖狼抛在洞外,有了这只冥境中期的妖狼护着自己暂时居住的洞府,韩羽却也是放心了许多,毕竟他可不想在自己吸收残龙刀中的那丝龙气的时候被什么人打断,到时候,走火入魔是小事,要是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可真是笑了

  只见韩羽双手攥握着残龙刀心中泛起阵喜色,依照之前龙影真元诀所记载,龙气之力可以催化龙影真元诀的功法进化,虽然这柄玄阶灵刀仅仅蕴含丝真龙之气,可对于韩羽来说已经足够了,即使这丝龙气也足以使得韩羽的龙影真元诀产生自己意想不到的变化,甚至触及下个层次

  旋即,韩羽双手放在残龙刀上,体内股浩瀚的境元力陡然爆发,丹田之内,那曾经被炼化的紫龙之气,缓缓升腾,自体内浮现出来,随之好似化作条紫龙盘旋其身

  “嗷!”

  好似云海游龙,若隐若现,声龙吟清咛,悠悠传出山洞,使得外面妖兽闻之陡然滞,韩羽缓缓托起手中残龙刀,悬浮半空

  “破!”

  忽然间,韩羽眼角凌,伴随着声音落下,漫天紫色龙气尽数灌注残龙刀中

  旋即只见残龙刀,微微震颤着,散发出夺目的金光,可是却被紫气死死的包裹其中,突然间,残龙刀中那丝龙气却是缓缓脱离刀身,化作条金色龙形状,冲击着包围着自己的紫气

  “想跑!”韩羽见到残龙刀灵,也就是那丝龙气似乎有着似乎想要强行突破自己的紫气包围,眼角微凌,双手掐做法蝇轻呵声,顿时紫气之中条紫龙缓缓形成,不断的冲击着那条金色游龙

  “嗷!”两声龙吟同时响起,随即轰然声,紫龙仿若闪电般冲向金色游龙,轰然身撞击声震动整个山洞不过空中两条游龙,相互对峙,却也持续了好久,随着最后次紫龙重重的撞击在金龙身上,终于耗尽了能量的金龙无奈的嚎叫声,化为团金色能量

  见此韩羽嘴角缓缓滑过抹弧度,额头上布满了汗珠,想来强行催动体内炼化的紫龙之气,如此长时间饶是自己也受不了,不过当见到金龙终于化为团能量的时候,韩羽心中还是闪过些许喜色

  “接下来,就该将这丝龙气炼化了!”韩羽擦了擦脸上的汗渍,双手再次结蝇随之,紫色之龙也是缓缓散去,化为团紫色之气,在韩羽的催动下包围着那团金色的能量,在韩羽的牵动下缓缓归于的丹田内

  “铛铛铛!”半空中本来残龙刀在失去刀灵支持后,随之掉落而下,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轰!”

  旋即,韩羽体内的气脉尽数打开,四十九道相互编制化成条大网,将那金龙之气围困在其中,随之又是出现数十天各色气脉汇于丹田之内,不断的炼化着那团龙气

  不过就在这时,邱城霸刀门祖堂,孙杰正在盘坐其中眼角陡然阵抽搐,身前的玉简啪啪两声碎裂成两半,这玉简乃是霸刀门先祖留下来的,和残龙刀可以相互感应,即使相隔千里,也可透过玉简找寻,而现在玉简碎裂,也就是说残龙刀消失了,彻底消失了!

  “白儿,白儿!”孙杰仿若陷入疯魔般冲出祖堂,仰天大吼,身上那股强大的境元力陡然间爆体而出

  “掌门!”

  “掌门!”看护祖堂的两个人见到孙杰突然陷入这般,随即跑了过来,却是没料到顿时被孙杰体内爆发的境元力生生震的七窍流血,重重摔倒,眼看是不活了

  “不管你是谁,假如胆敢伤害我的白儿,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眼角泛着鲜红,丝毫没有理会被自己震死的两人,嗜血般的寒声道

  时间不知不觉早已过去三天三夜,灵脉山中,只妖狼守护着漆黑的山洞,至今为止却是没有丝动静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第百二十九章,都是妖狼惹得祸

  第百二十九章,杀了你又怎么样!

  远远的见到灵脉山中,个周身青绿色的妖狼守护着神秘的山洞,因此不管是谁路过这里,都会不觉避而远之,像这样冥境中期的妖兽,饶是与之同阶的人都不敢招惹,倘若真的与之为敌的话,还真是说不定是谁猎杀谁了不过这也让许多人感到好奇,这样的只妖兽怎么会守在这个无名的洞口

  “难道这个山洞之中藏匿着什么宝贝?”抱着这样的想法,更多冥境中期甚至冥境前期的人都不觉开始接近这个山洞,试图发现里面的些珍宝显然对于外面的事情,韩羽却是点都不知道,尤其是本以为放个妖兽守护自己,到头来却是守护着不知道谁虚构的珍宝,倘若给韩羽知道了还真得是苦笑

  “快看看,这里的怎么会有只妖狼”陡然间趴在山洞外的个灌木丛中,个男子眼角露出丝贪婪之色,舔了舔嘴唇忍不住道,虽然仅仅只是冥境前期,可是对着这样冥境中期妖兽守护着的山洞还是有着丝觊觎之心,不过心中那丝理智还是让他忍住了心中所想,随即刚想离去,表情却是微微,旋即就要躲开

  正在这时,个紫衣男子缓缓出现在那人身后,鹰钩鼻,犀利的双眼睛却是给人种狠辣之色,正是那个周全的元门之人,撇正待跑的那个男子,微微蠕动着嘴角,沉声道:“站在!”

  当然这样个大宗派的精英弟子这样随意的句话却是令眼前的男子神色忍不住颤抖,随即慌忙站赚捏着的双手更是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这里面是什么?”周全眼角凌,用着股不可世的声音道

  “我,我也不知道,只是听别人说这里有着只冥境中期的妖兽守护着山洞,据说里面是有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