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拨开。她脚步有些不稳,走了进来,没有看常妲高傲地像是在自家地盘,迳自坐了下来。

  “公主?”戚承赋轻唤道。

  “没事儿。”常妲冷冷地看着在她面前坐定的丹茗。

  女人喝得醉醺醺最难看了,不但丑态毕露胡言乱语,说不定还会张牙舞爪地骂人。身为个公主实在不应该这样的,定是陈王后忙着造反,没时间理她管教她。她的确有点担心丹茗长长的指甲会往她这儿抓来啦。但反正有戚二在,不怕,他也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帮她挡下指爪功也好。

  “虽然说是个民间公主,但你难道真连点风骨都没有吗?”丹茗开口了,微肿的眼睛望向常妲,有着无处宣泄的悲哀和难过。

  常姐突然有点明了戚承赋的痛苦了——当面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是根本不明白问话人在问些什么的时候,还真是个困扰。对不起啊,戚二。

  而丹茗好像也不是真要她回答,继续说了下去。“你竟然甘愿做小,让那个什么曹薇公主当太子妃。你竟然卑微到这种地步!”啐,你以为冯羿那个男人所决定的事情容许别人更改吗?

  常妲在心底碎念着,但还是耐着着子回答。“你曾经说过,只要他娶你当太子妃,伴他辈子,即使他爱的人不是你你也甘愿。同样的,只要他爱的人是我,我当不成太子妃也不要紧。我们只是追求不样的事物,与什么风骨无关。”

  “你以为你很了解男人吗?你只不过是成全个男人的贪心而已,哪个男人不想要坐拥三妻四妾。最好是个能助他巩固王位个美艳无双赏心悦目个温柔贴心”常妲没有说话,听见丹茗将话说到这份儿上来,她心头不禁震,有些不高兴了。

  丹茗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常妲的表情,咬着牙恨恨道:“你竟然傻成这样,没有个男人会守个女人守辈子的,他现在疼你个五年十年,倦了后就会有更多的女人,有更多的五年十年他如果够爱你,就会让你当上太子妃”

  “你认为这样的说法会让你觉得舒坦点吗?”常妲淡淡应着,觉得自己快要失去耐性。这些天她已经为了冯羿的事情扰得有些烦躁了,还要担心那些坏人们不知道在打些什么主意,实在没有心思再听丹茗这样胡言乱语。

  “不,我说的都是实话!”

  “那你同冯羿说去,我没空理你。”她不是不想为丹茗着想,毕竟丹茗迷恋冯羿这么久了,还得承受那个蛇蝎王后的压力可她不是菩萨不是圣贤耶,她也是有脾气的,要她为每个人着想的话,那谁又替她想想呢?曹薇虽说是来当个挂名太子妃,可对她来说依然是个疙瘩,她得花点时间接受这件事情。

  毕竟那个女子就某方面而言可以冠上“名正言顺”四个字,而她可能只会被说成蛊惑君王的红颜祸水

  她只会是个“宠妾”,不能“举案齐眉”,也不能是“鹣鲽情深”。

  在她能够坦然接受这件事认为他的决定代表了他的承诺相信有他的真实宠爱比什么都重要之前,她不要任何人再提起。

  “你早点认清事实吧。”丹茗站起来,声音尖锐,唇边那抹笑也不再高雅,瞬间,常妲在她身上看到陈王后的影子。

  “我等着看你失宠的那天!”常妲心火突地冒。

  “是,我当小,没风骨。”她仰高脸直视她,难得地说了重话,“可你连小都当不成!”丹茗紧咬住牙,气红了脸,想也没想地举起手往她脸上摔去。意料中的,戚承赋反应奇快地将常妲往怀里带,硬生生地接下那巴掌,但意料之外的是,本应该被他保护在怀里的常妲却跌倒了,撞向旁的小几。

  “噢。”她轻呼了声,按压住额际。

  “公主?”戚承赋伸手要将她拉回来,却有个人动作比他更快。

  丹茗站得直挺挺的,觉得自己如大梦初醒般,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又好像清楚得很。愣望着蹲手环着常妲手轻拨开她额前发丝,细看着那小片红肿的冯羿。

  丹茗像是哑了,连句辩驳的话也说不出。她是知道的,直知道这个男人只可能对这个女孩动心,他眼里只有常妲。

  无关于甜美的长相或是纯真的个性,全然是纯粹的吸引。

  这两人是命中注定的吧,本就没有她介入的空间。

  “我看看。”冯羿拉开常妲捂着伤处的手,轻道。

  “没没事,只是有些红肿。”糟糕,这人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时候来。不论是他看到丹茗凶狠的面,还是看到她泼辣地回话,都不是啥好事。

  “说了让我看。”冯羿紧抿了下唇,将她的手抓开,眉微蹙着,轻推揉了下。“这么大的人了,还成天磕这碰那的。”

  “不小心的。”她心虚地回话。

  “是故意的还得了。”冯羿摇摇头,抬头望向丹茗,像是疑惑她为什么还在似的,眼中闪过些微不悦,但那抹笑竟然还在,他看了她好阵,才道:“丹茗,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等酒醒了再说。”或许是因为这样的回答不在她的预期之内,也或许是因为冯羿将她当做是个发酒疯点理性也没有的人,丹茗顿时恼怒了起来。“冯羿,你的心就这么狠?”

  “你说的是哪件事?”他平静地问着。“你就这么狠狠把我抛下,你明明知道我我”丹茗对他嚷着,却没胆子继续说下去,只能垂着头,双手握拳,紧抿着唇地看向他处。

  “我从未对你做出腧矩或是让你误会的事,更达论有什么承诺。”冯羿缓缓站起身,那抹笑犹在,却带着点轻蔑。

  “若我真的狠心,应该拿你代替妲儿嫁给郁央的王太子才是,这么来,妲儿便能如我愿地当个很有风骨的太子妃。”丹茗微微震,更是不敢再说什么。

  冯羿也不想再多说了,扶起常妲便往内室去,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下脚步,没有转头直接道:“冯顺现在的处境有些危险,你最好奉劝王后娘娘聪明些,别惹祸上身。”说着便蹲将常妲抱进里边,不再理会身后的是是非非。

  “你来做什么?”常妲抱住曲着的腿,眼神冷淡地瞥向旁的冯羿。冯羿望了她眼,浅笑了下,将衣服解开。

  吓!这人干啥脱衣服?

  “你你干嘛?”热也不用打赤膊吧!她偷偷望了眼那精壮魁梧的身材,偷偷咽了下口水。

  “今儿比较较累,我想早点休息。”他微笑,在她旁边坐了下来,疼宠地抚了下她的脸颊,轻啄吻了下她的唇。她瞪他,觉得这人实在是莫名其妙。“那你还在我这边做啥,快点回去啊。”

  “我的床在这。”又吻她。

  本来只是想要浅尝,却发现他并没有想象中的有自制力,又加深了吻。她杠上丹茗可真让他开了眼界,是怎样的原因让她动了怒?他不是不想问,只是他知道她绝对不会说,他们俩对于真实感受的隐瞒能力都十分强

  “胡说,这明明是我睡的地方!”在被他吻得头晕之前,她宣布主权道。冯羿依然只是微笑,眼前蒙上了厚重的烟幕,像是深深的。他伸手缓缓抽去她的腰带,手撑在她身子的两侧,让她向后倒去,居高临下地看她。

  “你别压着我。”她挣扎,微推拒着他。真是点规矩也没有,几天没见,见面就对她上下其手,唉。“可上回那样的姿势,你上我下的,你说不合适。”他好苦恼。常妲瞠眼。这是什么回话?!面对这个男人她怕是有吃不完的亏了。

  “那是”她正要反驳,他却以唇封了她的嘴。热烫的大掌缓缓地在她身上索,硬是将那晚的记忆唤回。为什么经过刚刚那件事,他还可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般地吻她?他是真的不在忌还是唔!不行她她现在什么都没办法想

  “我在这睡了好几天了,你不知道吗?”他直震人心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低喃着。她顿了下,正要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来。不知是因为他的举动,还是他真的这几夜都陪着她的事实。

  “你你这样我,我没办法好好回答问题”她只能这样抗议。嘴上抗议着,但心头是暖的。

  那些像只存在于梦境中的怀抱,那些柔吻都是真的。

  “那就别回答了。”他知道她是开心的,笑着轻咬了下她的唇办。“抱紧我就好。”她感受到他的意图,脸更红了,羞窘地咕哝:“你不是说很累了吗”

  “每每遇上你我就很难当个有理智的人。”他摇头,依然困扰,轻啃吻着她细致的肩颈。

  “你少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她轻喘了声,继续抗议。“你话真多”他低笑着,又封住她的唇,让她全然感受他的存在。

  只有他。

  夫君好心疼第九章佟月

  这点她没有丁点的怀疑,也不是感受不到。她知道她得到他独无二的关注,是唯能够让他失去理智的人。

  但这样不够!她不要老从别人口中得知他做了些什么,不要在醒了以后看见身旁被褥的痕迹才知道他来过,为什么他从不主动说些什么?!

  他企图将她安置在座不受外界干扰的高塔里,这是他既霸道又温柔的表现,是他爱她的表现。可她不喜欢!

  “据说冯顺勾结了北边的些小国”

  “住口,戚二。”她打断戚承赋的话。她不想知道那些没得逞的叛军逃到哪去,不想知道陈王后是怎么为自己开脱,也不想知道父王作王把丹茗嫁到哪去。

  这些不是都结束了吗?结束得又快又利落,没有损兵折将,前后压根不到个月哪。所以她不要再听了,听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然后做无意义的担心,冯羿才不希罕她的担心!他是全能的储君,三两下就把那些“坏人”解决得个也不剩,而她只是他的配饰,只要随时亮晶晶地供他兴起时欣赏就好了!

  戚承赋瞄了她眼,目光望向她遁遍抚着小柚的手。他从没看过公主急躁的模样,她那火气应该是酝酿很久了,从她上次自己去撞桌角之前就开始了吧?

  爱情真是可怕的东西,把他向悠然自得的主子折腾得不像样。她有时也想当个弱势的人,流点血或流点泪来博取同情,好赢得能够让她安心踏实的承诺。她定很气为什么冯羿什么都不说,什么消息都得由他去打听吧。

  可公主似乎没发现,她也是什么都没有说呀。她没告诉冯羿她很在意那个即将嫁过来的郁央公主,没告诉冯羿她讨厌那些他睡在她身旁她却浑然不知的夜晚,也没告诉冯羿她已经厌倦当个识大体的女人。

  唉,这两人都是傻瓜,兜在块儿正好。

  “戚爷,太子爷请您去趟。”名宫女进来通报。

  戚承赋皱了下眉。“这么晚了,太子有什么事吗?”

  “太子没说。”

  “公主,那我去趟,您若身子不舒服,早些休息吧。”

  “噢。”常妲淡应着,继续搂着小柚发呆。

  这些天也不知怎了,天气回暖应该是会舒适些的,怎么还老觉得不舒服还老觉得想要发火。

  戚二真可怜,在她旁边当个无辜的箭靶。

  算了,不管那么多,先睡再说吧。然而,她睡了比以往多上好几个时辰,醒来以后感受到的只是昏沉。

  “戚二呢?”她唤宫女进来,要了杯水。边轻问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