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姐姐真的懂了。”寡妇李闻言,美眸满含深情的凝望着林风,语出哽咽道:“但是姐姐不值得你这般付出,姐姐只是个残花败柳而已。”

  “什么残花败柳?我不准你再说这样的话!”林风闻言,连忙把寡妇李抱入怀中,语出严厉的喝声道:“香芋姐姐,女人自有女人的好处,我最喜欢姐姐你这般成熟的女人,懂我知我爱我,还会很多哪些酸涩处子不会做的‘妙事’!”

  林风说着,只贼手悄然探入寡妇李的衣领之中,把握住那团高耸娇挺的雪峰,恣意起来。

  “啊”寡妇李娇哼声,面色羞红的依偎在林风怀中,低声说道:“风弟弟,你真坏,姐姐不搭理你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林风闻言,嘿嘿笑,向怀中的寡妇李上下其手的出声说道:“香芋姐姐,若是我不够坏的话,你现在还可能会喜欢我吗?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对你使坏呀!”

  “呸,小坏蛋。”寡妇李闻言,不由回想起自己与林风相处的这段短暂而甜蜜的时日里林风的诸多可恶之处,不由美眸满含羞涩与柔情的凝视向林风,娇呸声,低骂道:“姐姐才不喜欢你这个使坏的小家伙!”

  “真的不喜欢?”林风闻言,不由坏坏笑,向寡妇李出言揶揄道:“若是姐姐不喜欢的话,这里为何会变得如此泥泞,都已快起洪灾了。”

  “讨厌。”寡妇李连忙紧紧夹住自己的双腿,边抵挡着林风不住作怪使坏的贼手,边向林风媚声娇道:“风弟弟,你这个小坏蛋,就会这般的欺负姐姐,姐姐也要欺负你。”

  寡妇李说着,伸手向林风紧顶在自己小腹上的炙热铁硬巨阳捉去,富有技巧的轻轻把玩起来。

  “姐姐,你真好,我爱你。”林风时间快要舒爽的飞上天去,没有想到寡妇李手技如此高超,忍不住向寡妇李低头吻去,深情告白道。

  “风弟弟,姐姐也爱你!”寡妇李见状,动情的向林风送上自己的香吻,柔声说道。

  两舌,林风与寡妇李飞快吻成团,不会儿便情难自禁不能自拔的相拥滚倒在山坳之中,互相用力挤压磨蹭对方的身体,以寻求更大的情与。

  正文第044章真心相爱

  林风与寡妇李情拥吻,忘情中互相脱去对方的衣衫,在山坳中的起来。

  山野缠绵,别有番风情与滋味,林风与寡妇李极其投入与忘我,如同进入他们之间的甜美二人世界。

  “啊”声极具的欢愉娇吟由寡妇李的小嘴中吐露而出,意乱情迷中的寡妇李彻底放开了自己,全身心投入林风的温暖怀抱之中,情无限。

  林风卖力的耕耘,辛勤的享受,与寡妇李共赴巫山,追寻那的情爱最巅峰,追寻那男女之间最美妙的阴阳之大道。

  不知不觉间,林风运起了巨阳大法,施展巨阳秘术,百零八式巨阳奠基之术对寡妇李接连施展而出,使得寡妇李发出声声竭斯底里的欢叫,疯狂的扭腰摆臀来迎合林风的情冲刺,飞快攀登上极欲之境。

  在极欲的欢爱中,林风毫不来知晓自己体内慢慢涌出道道的粉色真气,真气很快包裹住他与寡妇李二人。

  没会儿,整个山坳都被粉色巨阳之气所笼罩,声声心神的靡靡之音从重重粉色巨阳之气中传出,各种极欲幻象由重重粉色巨阳之气凝聚幻化而出,散发出股极度邪门的气息,极度邪门的气息中另有股神圣无比的气息时隐时现,犹如天神下凡,极其不可思议。

  “啊”忽然声极度压抑的天籁轻吟在山坳前响起。

  原来王心慧在收拾好碗筷,回到竹楼中发现林风与寡妇李不见了踪影,心中本就对林风与寡妇李之间关系有所怀疑的王心慧忍不住向林风与寡妇李找寻而来。

  王心慧有种神奇的本领,嗅觉非常灵敏,虽然武功修炼的不怎么好,敛息术却是强大无比,能够在王家排名前五。

  寡妇李身上有种浓浓的金疮药药粉的味道,王心慧追寻着金疮药药粉的味道很快找到寡妇李,并且也发现了与寡妇李动作亲密搂在起的林风。

  王心慧见到林风与寡妇李动作如此亲密,心中暗呼不妙,时间难过的要死。

  王心慧刚想上前出言戳穿林风与寡妇李二人的私情时,突然见到林风与寡妇李动情的拥吻在块,随即滚倒在山坳之中,王心慧小心来到山坳前,躲在颗巨竹后,小心抬头向前望去时,只见幕令她面红耳赤荡漾的情画面印入眼帘。

  王心慧本以为自己很够开放的了,但是与寡妇李相比起来,阵自愧不如。

  尤其林风后来那式式招招奇门秘技,直看得王心慧眼花缭乱,动心无比。

  可是想起林云答应她的亲热之事,王心慧便不觉阵心冷,萌生退意。

  就在这时,林风身上冒出道道奇异的粉色真气,着实吓坏了王心慧。

  真气外放,凝聚成形,那是武将级强者才能做的事情,若说林风小小年龄已经成为武将,王心慧心中百个不相信,如若说林风不是武将的话,那就只剩下种可能能够解释林风为何能够真气外放,那就是林风修炼了某种极度高深的邪派武学。

  神武大陆没有妖魔说,只有正邪之分。

  而且自古以来,神武大陆上正邪两股势力便水火不容,互相仇视!

  安国是个小王国,而且是归属于正派武林人士掌控的小王国。

  若是林风修炼邪派武学,而且还是修炼邪派高深武学,其严重的后果王心慧连想都不敢想,甚至会给他们家族甚至整个清风城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王心慧藏身在山坳前,不轻易间吸入口粉色真气,而后便发现自己如同中了人世间最猛烈的催圣药,,大动,不能自控的想要进入粉色真气笼罩的山坳之中,寻求那极至的快乐。

  声强行压抑的欢愉轻吟顿时惊动了进入极欲之境的林风,只见山坳中的粉色真气阵剧烈翻腾,如同煮开的沸水般向王心慧汹涌而去,转瞬包裹住王心慧。

  巨阳大法,神武大陆上最为神奇的圣品功法!

  巨阳大法拥有诸般神奇妙用,林风只不过窥其冰山角,刚刚掌握百零八式奠基用的秘术。

  待林风与寡妇李从极欲之境中醒来时,骇然发现她们之间多了个人,而且还是多了个女人,尤其这个女人还是她们认识的人。

  “风弟弟,她这是怎么回事?”寡妇李望着昏睡在她们中间的王心慧,神色震惊的看向林风,颤声问道。

  “我不知道。”林风满面苦笑的说道。

  “真不知?”寡妇李闻言,紧紧盯住林风,急声问道。

  林风用力点了下头。

  “风弟弟,快把衣服给她穿上,我们回去以后再说。”寡妇李闻言,看了看四周,连忙向林风压低声音道。

  “好。”林风闻言,连忙点了下头,道。

  林风与寡妇李七手八脚的给王心慧穿好衣服,又各自穿好衣服之后,心头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当王心慧迷迷糊糊的醒来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躺到寝房中的软床之上。

  “林夫人,你醒来了。”寡妇李见到王心慧醒来,连忙心虚的笑,向王心慧娇声说道:“刚才你昏迷在竹林中,幸亏风少及时发现,我们道把你给扶了回来。”

  “我昏迷在竹林中?”王心慧闻言,脸的茫然道:“我怎么会昏迷在竹林中,我明明记得你们”

  “我们什么?”寡妇李装傻道。

  “哼。”王心慧闻言,冷哼声,道:“李老板,你当我王心慧眼瞎吗?你们既然敢做出那等苟且不要脸之事,就不要怕别人知道!我们家阿风才多大,他还是个小孩子啊,你怎么就这般舍得下去手他呢?”

  “我”面对王心慧的质问,寡妇李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在心中不住狂呼“林风他会是个孩子?开什么玩笑啊!孩子会那般可怕的巨大男性物事”。

  “李老板,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家阿风。”王心慧见状,连忙向寡妇李语出严肃的说道:“你若是觉得自己有所损失的话,我愿意赔偿你笔丰厚的钱财!有了这笔钱财,你想要买多少花样少男玩弄都可以!”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谁喜欢玩弄花样少男!”寡妇李闻言,差点气晕了过去,向王心慧怒声说道:“我和风弟弟是真心相爱的!不信,你可以问他?”

  正文第045章二女相争

  转眼之间,寡妇李便把林风给卖了。

  “真心相爱?笑话!”王心慧闻言,冷冷笑,道:“李香芋,你当本夫人是三岁小孩子那般容易哄骗吗?阿风年小,初尝情爱之事陷进去那是理所当然之事。你残花败柳的老狐媚子,难道就点不知羞吗?”

  “你呢?”寡妇李闻言,顿时被王心慧犀利的言语戳中心中痛处,不由脸色大变,忍不住向王心慧反唇相讥,针锋相对的来保护自己那点可怜的女人尊严。

  “我我怎么了?”王心慧闻言,顿时心神慌,口不择言的说道:“李香芋,你别血口喷人啊!”

  “血口喷人?”寡妇李闻言见状,喃喃低语声,仔细看了看神色慌乱的王心慧,心中顿时生出股强烈的不妙预感,向王心慧冷笑声,道:“我啊,再不要脸,也没有你不要脸,你难道没有与风弟弟发生那般’苟且’之事吗?”

  寡妇李口中的“苟且”二字个咬的奇重无比。

  王心慧闻言,顿时粉脸片涨红,不知如何出言来反驳寡妇李。

  “知法犯法,罪加等。”寡妇李见状,顿时心沉低谷,暗道自己心中猜想的事情十有八九成为可能,不由在心中痛骂声林风“小没良心”的,然后全部的火气撒给了王心慧道:“林夫人,你我相比起来,怕是不知道谁才是那个真正的不要脸之人!”

  “哼,我本来就是‘林夫人’。”王心慧心怕寡妇李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言语,连忙向寡妇李硬起头皮道:“我这个当姐姐的来疼阿风没有什么不对的!就是云哥知道,他也不会怪我半分。”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而女人不要了脸面,那叫无敌天下。

  小少妇与美熟妇相争,那真是战得天昏地暗,惨烈无比,让林风大开眼界,暗自乍舌不已。

  “你倒是个好‘姐姐’啊?”寡妇李冷冷笑,嘲讽道。

  “你难道不是个好‘姐姐’吗?”王心慧反唇相讥道。

  二女话语出口之后,互望眼,颇有种针尖遇麦芒,相逢敌手,惺惺相惜的感觉。

  寡妇李与王心慧二女忽然间陷入沉默,互相盯着对方,谁也没有说话。

  “这是个错事!”毕竟王心慧与林风更亲近层,寡妇李心中三思之后,主动向王心慧退了步,道:“姐姐知道自己不该犯错,但是妹妹你应该知道风弟弟的‘厉害’之处,使得姐姐又忍不住想要犯错,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敢问妹妹,如何教我?”

  “用角先生。”王心慧几乎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道。

  “呃”寡妇李闻言,顿时愣在当场。

  “我是说”话出口,王心慧顿时粉脸片艳红,美眸含羞的看向寡妇李,低声掩饰道:”我是说我们女人是有需求的,没有男人的时候,也是可以自己满足需求。姐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妹妹,难道云少他”寡妇李眼神古怪的看向王心慧,欲压道。

  王心慧闻言,连连摇头。

  “心慧妹妹,你与姐姐我都是过来人,自然知晓女人独守空房时那种孤独与痛苦的滋味。”寡妇李见状,心中暗道声王心慧这个小娘子脸皮薄,于是向王心慧极其露骨的说道:“角先生虽好,但是耐不住它是个冰冷的死物,与炙热的活物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再者,角先生用勤了也不好,会伤身体的。心慧妹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王心慧闻言,顿时阵面红耳赤,含羞看了眼寡妇李,微不可察的轻点下头。

  “好妹妹,你以前都是用多大号的角先生?是这般大还是这般大,难道是这般大不成?”寡妇李突然坐到床前,凑近王心慧,用双纤白玉手在王心慧眼前轻轻比划道。

  “哪有。”王心慧满心娇羞的低声道:“香芋姐姐,你真是太坏了,人家没有用过这么大的。"

  “真的没有?”寡妇李脸不信的看向王心慧,笑声揶揄道。

  “没有。”王心慧极其肯定的回道:“香芋姐姐,人家接触角先生还没多长时间,不能和你相提并论。”

  寡妇李闻言,被王心慧的话噎个半死,阵面红耳赤。

  不过,寡妇李的脸功修炼的也是极其厉害,很快恢复正常。

  “心慧妹妹,我刚才没说角先生,我说的是活物,真家伙。”寡妇李眼神暧昧的看向王心慧,压低声音,道:“难道妹妹你不曾用过?要知道那种滋味可是万分美妙,犹如登天成圣,快乐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妹妹你说对不对啊?”

  “姐姐,你与阿风认识多长时间啊?他那套厉害的剑法难道是你传给他的不成?”王心慧顿时败给了寡妇李,连忙转移话题道。

  “不是。”寡妇李闻言,摇头说道。

  接下来,寡妇李便把她与林风之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王心慧。

  王心慧听闻林风与寡妇李之间的事情后,心头重重的松了口气,权衡再三之后也把自己与林风的事情告诉了寡妇李,使得寡妇李闻之以后心中酸溜溜的片,暗骂林风是个没良心的好色小坏蛋。

  躲在暗处的林风又是阵目瞪口呆,真正的见识了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互相敌视恨不得杀了对方,转眼间握手言和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姐妹。

  “这般说来,风弟弟的脑袋真有些不灵光了?”寡妇李脸色阵古怪,忍不住向王心慧出声问道。

  “嗯。”王心慧闻言,用力点了下头,道:“阿风的脑袋时好时坏,好时比谁都聪明,坏时就和个永远长不大的三岁小孩子般。半年前,我还要给阿风天天洗澡,不曾想半年不见,阿风竟长大了,同时也学坏了,也不知道他在家中这半年来都学了些什么东西?”

  “看不出来,真的看不出来啊。”寡妇李闻言,连连摇头,阵感叹道。

  “对了。”王心慧忽然好似想起什么事情,连忙向寡妇李急声问道:“香芋姐姐,你可知道阿风修炼的什么武功?怎么会在行那男女之事时身体中外放出种很是邪门的粉色真气,那种粉色真气就好似媚药般,带着股无法言喻的邪气!不不久前,我就是中了那粉色真气才失去神智的。香芋姐姐,你能告诉我后来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正文第046章姐妹同心

  “姐姐,我来告诉你吧。”林风突然从衣柜中出来,向王心慧出言说道。

  “啊?”王心慧见到林风破柜而出,心头吓了大跳,禁不住尖叫声,下意识把抱住寡妇李。

  “姐姐,你的胆子有这般小吗?”林风见状,阵奇怪道。

  “姐姐我不是胆子小,而是被你这个小坏蛋给惊住了。”王心慧闻言,不由面色羞红的白了眼林风,娇声说道。

  想到林风躲在柜子中已久,自己与寡妇李之间的话语全被林风给听去了,王心慧便禁不住面如烧炭,心中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立即钻进去。

  “姐姐,你刚才说的可是真外话?难道我与香芋姐姐欢爱时体内真会自动外放巨阳之气不成?”林风见状,笑了笑,向王心慧语出严肃的问道。

  “巨阳之气?”王心慧与寡妇李闻言,齐齐望向林风,脸的茫然与不解。

  “难道两位姐姐不曾听说过巨阳教主的传说?”林风闻言,面带微笑的向王心慧与寡妇李出声问道。

  “日出东方,唯我巨阳。纵横乾坤,教主不败。”王心慧与寡妇李闻言为之愣,回过神后,不由齐声高呼道:“阿风风弟弟,难道你修炼的功法与那个神话传说中百圣傲世大时代的巨阳教主有什么关系不成?”

  “没错。”林风见到王心慧与寡妇李如此富有默契,莞尔笑,语出严肃的肯定道:“我师父就是五千年前,神话传说中百圣傲世大时代的神武第圣帝巨阳教主,我所修炼的功法就是天下第神奇功法巨阳大法!”

  王心慧与寡妇李二女闻言,被惊呆当场,久久回不过神来。

  “难道巨阳教主还没有死?”王心慧脸色惊变道。

  “这不可能!巨阳教主若是还活着,二十年前我们清风城第美人王淑洁与第才女孙茹云早就被他给掳走了。”寡妇李连连摇头道。

  “难不成巨阳教主还会干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