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番外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皇上,侍郎家的小姐晕过去了。”:

  “晕就晕了,关朕什么事?朕吃饱了撑得么?没事还管谁家的小姐晕不晕?”司马九头也不抬的继续批奏章。

  “可是……”

  “可是什么?吞吞吐吐的!”

  “可是那是因为皇上召见她之后,当日半夜就发现她床上有一条毒蛇!”

  手微顿了顿,司马九冷笑道:“难道你的意思是跟朕有关系么?还是说你以为朕放了条毒蛇在她的床上?”

  “奴才不敢!”太监总管暗中抹了把汗看了看司马九的脸色又道:“前天李将军家的小姐从马背上跌下来了,把手给跌骨折了。”

  “这又跟朕有什么关系?”

  “跌下来的当天被皇上下旨进宫晋见过,你曾夸她的手长得好看。”

  “……”司马九默了默。

  “……再前天,右相家的二小姐突然哑了,请了许多的大夫去看,都看不出什么原因,说二小姐根本没有什么问题,就是无法发声,奴才记得就是二小姐哑的那天……那天……”太监总管偷眼看了看司马九。

  司马九长吸一口气:“继续!”

  “那天她在宫中为皇上献歌一曲,皇上曾夸她声如天籁!”

  “还有……”

  “还有什么!”司马九额头青筋直冒。

  “还有张候爷家的小小姐突然不知道为什么长得很胖很胖,只五天之内就长了二倍都不止,张候爷找遍了名医都无法治愈,奴才记得就在胖的那天皇上还盛赞她舞技超群,身姿飘逸,能在掌上起舞……”

  “还有……噗……”

  “你乐什么?”

  “对不起皇上,奴才实在憋不住了,您还记得许太儒家的小姐许和鸾么?”

  “不记得了。”司马九想也不想的回答,他哪记得那些无聊的女人?

  “……好吧……五天前许小姐不是为了亲近皇上,求着太儒带来见皇上了么?就在回去的当晚她的头发被剃光了!脸上还被刻了不要脸三个字”

  “什么?”司马九一惊,笔掉在了地上。

  “不过皇上不用生气,说来这个许小姐还是咎由自取,被剃光头发的那晚她的床上竟然还有一个男人,听说已经勾搭了半年之久了,许小姐都珠胎暗结了!哼,一个失贞的女人还敢肖想皇上,真是罪该万死!”

  “确实该死!”司马九眼中变得冰冷,他虽然根本不在意那些女人,可不代表他会愿意被人当傻子耍,一个怀了别人孩子的女人居然有胆量进宫想勾引他,居心叵测!

  总管太监见司马九脸色森然,暗中一喜,许太儒一向不把他放在眼里,这下好,自己的女儿做了不要脸的事还有混淆龙种的恶念,这回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他定了定神又道:“回皇上,定远将军家的五小姐,护国候家的小小姐,皇商梦家的大小姐,巡抚家的三小姐都不同程度的发生了意外,而这些人都曾被皇上召见过……”

  “还有么?”

  “还有?”太监总管想了想道:“还有靳家的小小姐靳云……”

  “如果朕没记错的话靳云才五岁,朕没召见过她没夸过她!她又有什么事了?”司马九听到一时间这么多重要大臣家的千金出了差错,一个头两个大,待听到一个五岁的靳云也出状况了简直快抓狂了。

  “不,不,不,皇上误会了,您不是问奴才还有什么嘛?奴才这才想起来靳丞相说靳云小姐这些日子突然生病了,找了御医看了,说需要百年的雪莲入药引,这雪莲好找,百年的不容易找,所以靳相想问皇上能不能从皇家的药房中恩赐一颗百年雪莲给他。”

  “给他!”

  “是。”

  太监总管退了下去,司马九不禁一阵头疼,轻叹了声放下笔。

  自从那日后,他与语嫣再也没见过面,而正是从那日后他才明白自己对语嫣有了爱恋之心,而语嫣……

  想到那个他从小养到在的女孩,他又是甜蜜又是迷茫。

  每当她的容颜在他脑海中显现时,他的心变得柔软异常,恨不得把天下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可是再想到她几乎是他一手带大的,他要是真的娶了她,让他感觉自己是在乱了伦理。

  一时间他痛苦不已,心情复杂不已,尤其是他自从那日后知道语嫣也对他是有感觉的,更是觉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怕他们之间的爱情被世人所不齿,怕十六叔用谴责的目光看着他,怕晨兮怨恨他引诱了语嫣,更怕语嫣只是因为接触男人太少才对他一时的迷恋!

  他很害怕,害怕一旦感情放出去后,语嫣长大了后悔,那么对他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而他更怕的是语嫣因为悔恨而痛苦!

  他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任何一个决策对他来说都几乎是举手之劳,唯有他与语嫣之间的感情让他无法作出正确的抉择。

  为了逃避,为了让自己不再纠结,也为了绝了自己的念想,断了语嫣的念想,他决定接见各家大臣的千金,试图从她们身上转移自己对语嫣的情感,也让语嫣认识到男人其实不是那么美好,从而改变想法。

  可是他错了,天知道当他看到那些女人的脸后,他是多么的厌恶,所有的情感除了厌恶就是厌恶还是厌恶!

  觉得李家的小姐刁蛮,张家的小姐狠毒,陈家的小姐刻薄,吴家的小姐虚伪,更别说想到将来与这些女人共度一生了。

  他只想一想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难受的紧!

  唯有想到语嫣,他才会如沐春阳,心潮澎湃,感觉她所有的一切都美好的,她刁钻但善良,她狠毒但不滥杀,她刻薄,那只是对敌人,她虚伪那只是以彼之道还治彼之身。

  总之她集所有优点于一身,没有一点的缺点,怎么看都让他怎么欢喜,只觉疼也疼不够她。

  尤其是那日她的小手……

  他的手陡然一紧,心头旖旎荡漾,猛得他收回了心神,克制住身体的冲动。

  该死!他低咒了一声,他果然中了语嫣这小丫头片子的毒,只想想她就能冲动起来。

  也不知道这小丫头现在在做什么!

  居然一下子得罪了这么多权臣的千金,她难道不知道这会让他很难做人?会无法对那些大臣交待么?

  可是心底却又有一丝的窃喜,她该是多么的爱他,才会这么的霸道,甚至不允许他的目光曾停留在那些女人身上!

  天知道他连那些女人的脸是长是圆都没看清楚!

  想了想,他心头一阵烦燥,几天不见了,不知道这丫头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如他这么的患得患失。

  “小李子,摆驾千金殿!”

  “是。”

  “啊……”

  就在司马九快走到千金殿时,一声尖叫从千金殿里传了出来,他吓得浑身一颤纵身一跃飞奔而去。

  “皇上……皇上……”总管太监急着亦跟了上去。

  就在快到千金殿时,一个女人竟然光着身子冲了出来,眼见着就到冲到司马九身边时,那女子惊慌失措的眸间竟然闪过一道喜意,直愣愣地扑向了司马九。

  司马九眉头微皱,足尖一点飞跃而上,而女人就在这时穿过司马九的残影,扑得一下冲入了门前的池塘里,只听滋滋地声音后池水中冒出了一股烟。

  总管太监目瞪口呆的看着,半晌没说出话来,这是闹得哪样?

  司马九铁青着脸道:“还不快救她出来?”

  “是,是……”

  “濯语嫣!”

  司马九咬牙切齿的冲入了千金殿,眼中的火焰几乎把所有人都焚烧殆尽。

  暗卫们闷笑着隐去了身形,降低存在感,而一地的太监与宫女则逃无可逃趴在那里吓得瑟瑟发抖。

  “你给我出来!”

  语嫣躲在了如雪的身后,露出滴溜溜的一对大眼睛。

  “你别生气我就出来,否则我就不出来!”

  “皇上……”如雪的心吓得快跳出来了,哭丧着脸,她这是招谁惹谁了,惹上这么个恶魔郡主,明明是郡主得罪了皇上,却把她推在前面,她可承受不了皇上的怒意啊。

  “你连烧人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你还怕我生气么?”司马九快气疯了,本来好不容易下决心来看她,没想到给她来了这么一出,把他吓得差点失了魂,吓得他以为语嫣出了什么意外!

  “出来就出来!”语嫣见他生气的样子,不禁心里更加的委曲,不就是烧了一个女人么?至于为了这个女人跟她生气么?难道在他的心里她就不如那个女人么?

  “你这是什么态度?”司马九一把揪住了她的细腕,气怒道。

  “什么态度?我就是这种态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平日我这样的态度你说我有个性,现在你却认为我蛮横了?这男人啊变心真是变心的快,没有女人时我做什么都是好的,有了女人就是不一样呢,我怎么做都是错是么?”

  “你胡说什么?”司马九皱着眉道:“我还没说你这几天都干的什么好事呢?你把人家大臣家的千金捉弄的伤得伤,痛得痛,你还有理了?”

  “怎么了?你心疼了?”

  “我……”司马九本想说我心疼个屁啊,跟我有半毛钱关系么?可是想到他与语嫣终是不能走到一起,为了绝了语嫣的想法,竟然鬼使神差道:“是啊,她们都将是我后宫的妃子,你把她们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我自然心里不舒服了。”

  “你说什么?”语嫣先是一呆,随后面露惨然之色,不敢置信的看着司马九。

  司马九心头一疼,差点就说是骗她的,可是想到这样能绝了她的念想,等她长大了真正有了心爱之人后会感激他时,他狠下心冷道:“今天来是告诉你,我要广纳嫔妃了。”

  “不,你胡说!我不相信!”语嫣大叫起来,猛得抓住了司马九的手臂,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他“九哥哥,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只是因为我的顽皮来惩罚我才这么说的对不对?告诉我,九哥哥,你刚才所说的全是假的!”

  是的,全是骗你的,全是假的!

  司马九的心里叫嚣着,看着语嫣悲哀的神情,他心痛如绞,可是他不能自私的害语嫣一辈子,他比她大了二十岁,他不要自己离开人世时,她还风华正茂却凄苦生活,他舍不得!

  所以他情愿放弃,情愿违背心,情愿痛苦的看着她幸福!

  她值得更好的男人守护,与她一起白首到老!

  想到这里,他强忍住心头的钝痛,用冷漠的眼神看着她道:“我没有骗你,我确实要充盈后宫,你要愿意在宫里的话,就在宫里呆着,不愿意的话,我会传书给十六叔的。”

  说完,他转身而去,不再看她泪流满面的小脸,生怕再多看一会就会崩溃,就会情不自禁的抱着她安慰她,生怕再多听她哭泣的声音,就会瓦解他好不容易坚硬的心。

  他狼狈的逃窜,如被鬼追一般。

  她呆呆地站着,泪,止不住的流。

  “呯”

  语嫣狠狠的砸着桌上所有的东西,痛哭流涕:“为什么?为什么他不爱我?那些女人有什么好的?一个个胸大腰细屁股圆的!一副狐媚相!难道九哥哥就喜欢这种风骚的女人么?为什么男人都喜欢那种女人?我不好么?我不漂亮么?我不可爱么?我不痴情么?如雪……呜呜……你说他为什么这么对我啊?他还说有多疼我,他就是这么疼我的么?全是谎言,全是骗人的,他就是个大骗子!呜呜……”

  “郡主……”如雪心疼的搂着她,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情之一字最是磨人,说皇上对郡主无情吧,偏偏郡主要天上的星星皇上都恨不得给摘下来,说有情吧,可是明明知道郡主爱着皇上,皇上却始终不表明态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唉,作奴婢的也不知道说什么才是对的,唯有希望郡主能快乐些吧。

  “如雪”语嫣哭着哭着突然抹了把泪,狠狠道:“走,咱们出宫!”

  “啊?又出宫?”

  “是!”语嫣露出豁出去的神情道:“他不是喜欢腰细屁股大的么?不是喜欢风骚的女人么?我就学!”

  “……”如雪尴尬的笑了笑,谁说皇上喜欢这种女人的?要是喜欢这种女人的话,后宫早就人满为患了。

  不过郡主正在伤心之中她也不会违背郡主的意思,于是轻道:“您去哪去啊?”

  “妓院!”

  “啊!不行,郡主您不能去那种肮脏的地方!”

  “怎么?是不是皇上不喜欢我了,你也看不上我了?所以开始管我了?”

  “不……不是……怎么会呢?”如雪轻叹了声道:“您明知道那地方龙蛇混杂,乱得厉害,尤其是很脏,要是让人知您去了那种地方岂不是毁了您的清誉?”

  “毁就毁了,反正他也不要我了!”语嫣赌气的嘟了声顾自往外而去。

  如雪见劝不住语嫣,连忙对着小太监使了个眼色,语嫣冷冷一笑,隔空一指点住了那小太监的空穴,放出狠话道:“这个宫里的人谁敢去通风报信别怪本郡主不客气!别以为本郡主平日对你们和善了就把本郡主当绵羊了,别忘了本郡主好歹也是深宫里长大的,那些手段也是知道不少,如果你们哪个胆子肥了想试试本郡主倒是不介意拿你们其中一个开刀立威!”

  众太监宫女如筛糠般的趴在那里不敢再说一句话。

  语嫣斜睨了眼如雪道“如雪,你也一样!”

  如雪一愣,才讪然道:“奴婢知道了。”

  “既然如此给你两个选择,一个随我去妓院,一个就呆在这里等我回来。”

  如雪想也不想脱口而出“奴婢随您出去。”

  心里想着有个人在身边总是能保护着郡主,郡主心情不好情绪不稳,要是真在那种肮脏的地方出了什么事,那就百死莫赎其罪了。

  “呯!”司马九将奏章森然的拍在了桌上,森然道:“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让郡主去那种地方,不要脑袋了么?”

  众侍卫噤若寒蝉,苦笑连连,这两个主子谁也得罪不了,得罪哪个都是掉脑袋!

  “现在她在哪里?”司马九气过之后,长吸了口气沉声问道。

  “郡主已经回来了,郡主刚到妓院门口正好碰到路过的陈太傅公子,被陈公子认出来后拦住了截了回来。”

  “呯”

  司马九随手拿起手边的杯子掷了过去,怒斥:“混帐,郡主回来了你们才来报告!都干什么吃的?自己领罚去吧。”

  “是。”侍卫们应了声,哀怨的退了下去。

  司马九额头青筋直冒,强忍住了气坐了下来,拿起奏章看了半天后,又扔向了桌子,过了一会又拿了起来。

  总管李公公小心翼翼道:“皇上,既然您放不下郡主,不如去看看她吧。”

  “放不下?朕有什么放不下的?不去!”司马九堵气的哼了声。

  “皇上”李公公看了眼司马九的脸色后,小心谨慎道“皇上,您的奏章拿倒了。”

  “李福全!”司马九定睛一看后,将奏章扔到了桌上,冷睇道:“你皮痒了不成?”

  “皇上……”李公公憋住了笑,一本正经道:“奴才是怕皇上倒着看字伤了眼睛。”

  “啪!”司马九拿起了奏章扔到了李公公头上,瞪了他一眼道:“胡说八道!”

  想了想才缓缓道:“走吧,去千金殿”

  “是,皇上。”李公公笑眯眯道:“奴才早就准备好辇了”

  司马九冷眼看了看他,突然阴恻恻一笑:“好你个李福全,你倒学会了揣摩圣意了?”

  “奴才冤枉!”李公公吓得跪在了地上,哭丧着脸道:“奴才怎么敢妄自揣测圣意?实在是奴才看皇上心情不好,所以一早备着龙辇,想皇上一会出去散散心的。”

  “哼,一派胡言!”司马九冷哼了声扬长而去,走到门口时才道:“愣着作什么,还不快跟上?”

  “是,奴才这就来。”李公公抹了把汗屁颠颠的跟了上去。

  心中苦笑,这真不是人过的日子啊,皇上啥时才能阴转多云啊?这欲求不满的男人果然脾气暴燥啊!

  才到了千金殿,李福全正要报唱,司马九摆了摆手制止了他:“不要惊扰了她,估计上午的事她还生着气呢,一会朕悄悄进去就行了。”

  其实他担心语嫣还生气使小性子给他看,到时他丢人丢大发了。

  一路上他制止了想通报的人,悄无声息的走入了内殿。

  还未进殿,就听到如雪的声音透着兴奋:“郡主,没想到那位公子就是陈太傅的孙子陈玉啊,真是人如其名长得如珠如玉,而且还这么学识渊博,关键是他对郡主那个热情,简直快把人心都化了,郡主不是现在心情不好么,不如跟他多走动走动吧。两人年纪差不多总是多了些话题的。”

  “我才不要跟他一起,他太小了!”

  司马九正准备推门的手顿时僵在那里,突然,他火冒三丈,一脚踢开了门,冲到了语嫣的面前,气怒交加:“你……你说什么?”

  语嫣听到一声重响先是眉头一皱,待看到司马九后脸上露出一丝的喜色,可是再见司马九狂怒的样子,心不禁跳了跳。

  她瞪了他一眼,横道:“我说什么关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司马九咬牙切齿,铁青着脸道:“你居然说关我什么事?难道我管不得你?”

  “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爹还是我娘还是我夫君?你管得着我么?”

  “你说我管不着你?!”司马九被这句话激得瞬间失去了理智,他想也不想一个箭步跨了上去,揪着语嫣的手将他拉到了身前,灼热的气息喷薄在她脸上。

  “现在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是你的谁!”

  说罢,他俯下了脸,狠狠的咬住了语嫣的唇。

  “唔……”唇间的刺痛让语嫣拼命的挣扎。

  只是她越是挣扎越是激得司马九的怒气,心里更是误会了她。

  吻变得更深,更重,甚至有种野性的嘶咬。

  明明没有一点的享受,可是这却是两人之间最亲密的一次!

  他身上好闻的龙涎香气袭向她的鼻腔,语嫣的神智顿时昏乱了,只觉脑中一片热乎乎,不能思考。

  起初拍打的小手渐渐不再抗拒,慢慢的,抓住了司马九后背的衣服,全身僵硬。

  直到她不能呼吸了,司马九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她。

  望着她红肿的唇,他眸光一深,喉头一紧,差点又情不自禁的扑上去狠狠蹂躏一番。

  她秋水为神的双眸似嗔似怨的看着他,两只含水双眸仿佛两汪深潭,幽黑的让人有种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纵身而入的冲动。

  他脑中一片晕乱,竟然脚下一个错步又向她跨了过去。

  她微微一惊,竟然倒退了数步,戒备道:“不要咬我,好疼!”

  “轰!”司马九的脸瞬间红了,该死的,明明是吻她,她竟然说是咬她!难道他的接吻技术这么臭么?

  他微赧,嘴里却还死不认帐道:“咬你怎么了?谁让你不听话的?居然敢跟男人上床!不咬死你就算好了!”

  “什么跟男人上床?司马九你胡说什么?”

  “没上床你怎么知道他的……他的……”司马九说到这里,心头一疼,没想到他的宝贝竟然自暴自弃到这种地步,只半天就跟男人上了床!他一定要将陈玉碎尸万段!

  “什么他的你的?你连话也不会说了么?”语嫣瞪了他一眼道:“难道你这么气冲冲到我的殿中就是为了羞辱我的么?”

  “羞辱你?”司马九气往上冲,口无遮拦道:“你都连人家那里长得大小都知道了,还用我羞辱么?”

  “什么那里大小?”语嫣愕然的看着司马九,司马九一愣,难道他理解错了?看语嫣这样分明不理解他的话才是啊。

  他尴尬地看着语嫣试探道:“你跟陈玉没做什么吧?”

  语嫣听了脸色一沉,讥嘲道:“怎么?皇上这么怕我缠着你?所以想着我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么?”

  “不,当然不是!”

  “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噢我明白了,有些人啊就是这么贪心,明明自己不能给予,却又不甘心被他人占有!”

  “我是这样的人么?”司马九心痛地一把捏住了语嫣瘦弱的肩,失望道:“难道在你的心里九哥哥就是这样的人么?”

  “就是!”

  语嫣想到他都要纳后宫了,心头一凉,想也不想的就冲口而出。

  司马九的脸瞬间灰暗下去,手却捏得更紧了。

  语嫣疼得挥开了司马九的手,可是司马九却误会了,以为语嫣只出去半日就真的看上了别人。

  他心头惨笑,这不是他所希望的么?陈玉确实是人品不错,还学问不错,长得一表人才,这就是所谓的郎才女貌吧,关键陈玉的年纪还小,他应该为他们高兴才是。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这么痛呢?

  他强忍着撕心裂肺的痛,眸中带着破碎的水光,痛苦道:“嫣儿,我知道你记恨我纳宫妃,可是你不能因此而自暴自弃。你这样让我……让你爹娘该多心疼?”

  “你说什么混话?我怎么就自暴自弃了?你放心,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好找,我不至于为了你而伤害自己。”

  明知道她说的是气话,可是心还是不由自主的抽疼了疼。原来他在她的心里并非无可替代的!原来她对他真的只是一时的迷恋。

  她才一出门就找到了她所喜欢的人了。

  明明知道他该为她祝福,可是心却疼得如抽干了骨髓,那种疼是之前他爱慕晨兮时没有的,那时有伤心,有失落,但未曾痛到肝胆俱裂。

  他惨然一笑,这算不算是老天对他的惩罚?惩罚他对那些女人不假以辞色,所以派了一个语嫣来折磨他?

  他的心真是很痛很痛,痛到无法呼吸。

  他怔怔地看着她,脸色苍白如纸,半晌才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能这么想就好了,不过你还小,还是不要这么早就跟男人上床……”

  “上床?!”本来看到司马九痛不欲生的样子,语嫣也心疼不已,正要安慰他几句时却被他这话给气倒了。

  她抬起手就狠狠的捶向了司马九,哭骂:“司马九,你这个混蛋,你胡说什么?你究竟按的什么心啊?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爱你你却要贱踏我的真心?为什么你自己不接受我,却要用这种言语来伤害我?难道你平日说什么疼爱我都是假的么?还是说你本来就抱着玩弄我的心?为什么?啊!我问你为什么!”

  她哭喊着嘶吼着,发泄着心里的愤懑,拼命的捶打司马九的胸口,哭得声嘶力竭:“为什么你不爱我却要来惹我?偏偏在我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时你却潇洒而去?司马九……呜呜……你没有心……你这个混蛋!呜呜……你居然还诬蔑我……呜呜……我不活了……”

  “嫣儿……嫣儿……”望着语嫣泪流满面情绪不稳的样子,司马九心疼的无以复加,哪还顾得上胸口的痛,一把抱住了语嫣喃喃:“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是混蛋,我不是东西,我禽兽不如,我罪该万死……唔……”

  他一个死字才出口就被语嫣小手捂住了唇,他愕然的抬起了头,对上了语嫣幽怨无比的眼。

  “呜呜……你口口声声说对不起,可是却还用话戳我的心,说什么死不死的,岂不是有意折磨我?”

  “嫣儿……我……我……”

  饶是司马九一代帝王,在阵前杀敌百万面不改色,面对朝堂分崩离析亦没有任何动容,却生生的被语嫣的一滴泪给哭得没有了思考的余地。

  他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了,只知道怎么说都是错!

  可是不说就对了么?

  语嫣却哭得更厉害了:“不说话了?呜呜……我就知道你心虚了,就知道你说不出话来了……呜呜……”

  司马九无可奈何的任由语嫣又骂又打,终于明白什么叫唯君子与女人难养的意思了,更明白什么叫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无奈了。

  不过要是任语嫣哭得这么伤心,他又舍不得。

  想了想,他呼吸一沉大手扶住了语嫣的后脑,压了上去。

  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这一次,司马九没有傻乎乎的咬了,而是轻轻的吻着,吻干了语嫣的泪,顺着的泪的痕迹,唇一直吻到了她的嘴角,直到吻上了她曼妙的唇。

  他的唇火热而厚实,她的唇轻薄而冰凉。

  两张唇紧贴时,语嫣突然失去了所有的知觉,连哭也忘了,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整间大殿万籁俱寂,唯一的声音就是司马九如钟鼓般的心跳声。

  他小心翼翼地亲着她的唇,一下又一下,仿佛珍宝,轻得仿佛羽毛,又是浮云。

  “啪!”

  一记耳光打得司马九浑身一冷,他嗖得松开了语嫣,怔怔地看着她,半晌才道:“你为什么打我?”

  语嫣紧咬着唇,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