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见女儿浑身颤抖,身子阵阵的红热,知道她要高嘲,

  赶紧放开她的嘴唇,让她爽快的叫出声来。没了母亲的阻挡,刘盼却不知道该如

  何宣泄这无边的快感,只能“啊啊啊”的叫个不停。

  刘盼浑身颤抖,身体如痉挛般抖动,原本就紧实的密道更是不由自主的收

  缩。袁力方才就已被刘瑄吸得差不多要精了,被小姑娘这么夹,差点就要爆

  发出来,他正要吸气隐忍,却听刘瑄道:“好哥哥,盼儿破瓜,你就别忍着了,

  射给她吧!”

  袁力本来就已忍不住了,耳听美妇人如此说,就借着刘盼荫精再泄蜜道收

  缩的时候传来的无边快感,痛快的射了出来。

  新房初迎贵客,新壶乍装美酒,这阳精后劲十足,射得又酣畅淋漓,全部都

  淋到了花心之上,刘盼更是快美无边,下子就晕了过去。

  “不愧是娘俩,都能爽死过去。”袁力冲着刘瑄挤眉弄眼,刘瑄却不理他,

  白了他眼就去看女儿,只见刘盼双腮晕红,眼睑低垂,呼吸渐渐平稳,已经迷

  迷糊糊的昏睡了过去。

  刘瑄心中大是欣慰,女儿初次破瓜就能如此快乐,痛苦已经降至了最低限度,

  自己之前番努力真实不曾白费。原来她先是吹弄袁力,让他临近高嘲边缘,这

  时再让他亲近女儿,自然时间难久,加上自己从旁协助,女儿身体敏感之处自己

  清二楚,这样最大程度上减少了女儿初次爱的持续时间,又能让大家都得到

  满足。

  “还不拿出来?舍不得呀?”刘瑄觉得好笑,轻轻放下女儿,这才轻推了袁

  力的胳膊下,让他慢慢的从女儿身体里退出来。袁力的r棒在少女的蜜道中已

  有抬头之势,也知道少女经不起第二次风雨,赶紧慢慢的拔了出来。

  刘瑄先下了床,替女儿盖好了被子,这才冲袁力说道:“冤家,看你身臭

  汗,还不去洗洗?”

  “那你得陪我起洗才成。”袁力耍起赖皮,抱着刘瑄就往卫生间走。

  “我脱了衣服的。”刘瑄的纱裙直不曾离身,被压在身下有些皱了,正要

  褪下,却被袁力阻止了。

  “好姐姐,我要看你穿着这个洗澡。”

  “不许叫我姐姐!”看男人愣,刘瑄莞尔道:“男人要有担当,你叫我姐

  姐,人家会觉得你没安全感的。”

  “要叫瑄妹儿哦!”说这话,也不能袁力,自己先进了浴室。袁力被她逗得

  心神荡漾,口中忙不迭的叫道:“瑄妹儿,瑄妹儿,等等我!”

  打开门,却见刘瑄已经褪下了纱裙里的蕾丝内衣,袁力过去抱住她亲吻起来,

  手上也不老实,隔着衣裙揉捏她的椒||乳|。刘瑄温温柔柔的任情郎轻薄,乖乖的伸

  出香舌给他品咂,玉手伸到下面,轻柔的拨弄已经发硬的r棒,想着情郎又要疼

  爱自己,不禁阵心驰神摇。

  方才看了女儿与情郎的活春宫,加上袁力直对她的挑逗,刘瑄已经有些难

  以自持,双腿酥软,股间水横流,顺势就坐在了马桶盖上。袁力见刘瑄做下,

  兀自不舍她柔软的香唇,想再亲吻番,却见她已经再次含住了r棒。那惹祸的

  根苗已经膨胀起来,刘瑄手中爱抚着两颗春丸,口舌来回舔舐,把那上面情郎的

  精痕和女儿的落红吸得干干净净,想着这粗壮的东西等下就要在体内肆虐,心荡

  神驰之下,已经隐隐约约快要高嘲。

  刘瑄定了定神,帮袁力清理完下体,这才勉力站起,拿起莲蓬试着水温,准

  备为情郎洗澡。袁力站在身后却没闲着,双手故意的蘸些水,轻轻拍打刘瑄的肉

  臀,湿乎乎的手掌打在纱裙上,个个手印清晰可见。袁力手上有水,知道这样

  拍击起来会比平常痛,怕刘瑄吃痛,臀部沾湿了显出圆润的形状后就想换个地方,

  去欺负那对硬挺的||乳|头,谁知刘瑄竟然被这几下打的呻吟阵阵,腰肢慢慢弯下,

  撅起的屁股似乎在告诉袁力,她很喜欢他这样轻薄自己。

  袁力不明所以,又打了几下,刘瑄呻吟更甚,心中不由费解,美人儿英语老

  师可没受虐倾向,平时虽然也常打屁股,却并未见她如此欢喜,今天这是怎么了?

  这时刘瑄却是已经调好了水温,强抑着心中羞意,冲袁力说道:“好哥哥,

  待会儿再打人家,先让妻子给你洗洗身子。”

  袁力本要询问刘瑄为何大异平常,见她温柔清婉,第次自称妻子,活脱脱

  的个娇俏小媳妇模样,心中满足,也就不问,任娇妻为他擦拭清洗身体。边

  献出香舌给袁力品尝,好使他不至枯燥,边在他身上抹了层浴液,这才用水细

  细冲干净。如此耗时不长,刘瑄却已经被袁力挑拨的娇喘连连,自己的衣服已经

  被水迸溅的湿漉漉的,两粒坚硬的||乳|头被衣服紧紧包裹着,整个身体的曲线在纱

  裙下隐隐呈现,性感至极。

  袁力早已忍耐不及,不待刘瑄放下莲蓬头,已经把她抱进怀里,就要剑及履

  及,直捣黄龙了。刘瑄心摇神驰,却还依然保持着理智,阻住了情郎急切的手,

  轻轻说道:“大夫说,我这个时候不能同房,孩子容易流产”

  袁力惊得目瞪口呆,心中叫苦,暗自责怪刘瑄这话怎么早不跟自己说,弄得

  自己抱了好大希望,想要新婚之夜好好疼爱她番的心思下成了泡影。

  刘瑄见爱郎神色,他心中所向自己心下了然,心中感动,忙说道:“不过你

  的好妻子替你想了个办法,可以让你在新婚之夜狠狠的欺负她,想不想听听?”

  袁力赶忙问道:“什么法子?”

  “想知道呀?叫声好听的听听。”刘瑄调皮心起,贴着男人胸膛的脸抬起来,

  亲了他口说道。

  “好老婆,乖老婆,亲爱的老婆,快告诉我吧!”二人此刻已经成亲,夫妻

  已是实至名归,袁力知道她心中所盼,也就愿意满足她的心愿。

  “嗯”刘瑄满足之极的答应了声,这才对袁力说道:“其实从你决定

  为我举行婚礼那天起,我就在想了。我知道怀孕不能行房,却又不愿新婚之夜让

  你难以尽兴,就想了个法子,就是嗯就是用用那里伺候你”

  刘瑄实在是说不出口,却又不能不说,想了下,直接拉过男人的大手,轻

  轻放在了菊花之上,轻声说道:“就是这里了”刚说完,已经难掩羞意,埋

  首在情郎怀中,不再多说什么。

  二人相识至今,爱欢愉难以计数,袁力偶尔会刺激下刘瑄的菊花,却从未

  想过染指这里,书上写的毛片里看的他也都知道,却舍不得在自己女人身上实

  践。他以前得过痔疮,知道这撕裂之痛有多痛苦,这刻当然还是不愿让心爱的

  瑄姐去承受。

  刘瑄却很是执拗:“好哥哥,我知道你心疼我,可今夜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我要尽到做妻子的本分。”说到这里,刘瑄脸庞晕红,羞意难抑,还是勉强说道

  “而且我这段时间研究过了,这里也能也能带给女人不样的感

  受的”

  “那也会很疼的啊!”袁力爱怜之极,紧抱紧了妇人,想劝她放弃,却听刘

  瑄低声道:“看到盼儿能被哥哥破瓜,瑄妹儿心里为她高兴,却也嫉妒自己的女

  儿,能把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献给哥哥。”

  刘瑄仰起头,坚定的看着袁力,说道:“好哥哥,瑄妹儿想把自己的全部都

  献给你,也想新婚之夜被你弄疼回!”袁力已经被她感动,却还是怕她受疼,

  有些犹豫不决,刘瑄又道:“这段时间,我每天每天都按按网上的方法

  灌肠,又又买了买了几样东西,慢慢拓宽那里,应该不怕的”

  刘瑄是大家闺秀,于爱道从来都是顺其自然,虽然虎狼之年,却并不如

  何刻意追求,与许晓晴的主动求欢迥然不同。这次却能放下身段,主动去买那性

  具滛器,心的为让自己欢喜,怎不让袁力感动?情不自禁的亲吻起美妇人了

  会儿,这才对她说道:“好姐姐,难为你了”

  说着已是有些哽咽,刘瑄知道他心中感动,这声“好姐姐”叫的无比深情,

  自己也不嗔怪她,温婉笑,就要拉他出门。浴室没了热水的水汽蒸腾,已经开

  始变凉,饶是省下,北方的夜晚犹是微凉,袁力见美妇人湿衣裹身,怕她受凉,

  就拉住她,帮她褪下长裙,反正以后湿衣爱的机会多得是,不急于这时。二

  人又用热水又冲了冲,这才起回到床上。

  刘瑄从床头柜中拿出个小包,只见里面有串拉珠,从小到大,最小的不

  过樱桃大小,大的却有鹌鹑蛋般大;还有几个小瓶子,看不清里面的液体。袁力

  在日本电影里看过类似的东西,大致流程还是清楚的,检查,心中感叹刘瑄

  用心良苦,不想辜负美人恩重,加上自己也是好奇心起,便琢磨着开始摆动起来。

  刘瑄自己弄这些东西的时候尚且羞得要死,如今在情郎面前如此,更是不敢

  睁眼,躺在女儿身畔动不动,任情郎摆弄。

  袁力已听刘瑄说了,她半天人闷锁在屋里,就直在给自己灌肠洗肠,肠

  道中已经是干净无比,就直接将润滑液注进了美妇人的菊花。感觉到谷道中阵

  清凉,刘瑄身体颤动,自己做这些是回事,被别人这么做却是另回事,何况

  刘瑄闭着眼睛,身体的感觉更加强烈。袁力塞住了肛菊,这才伏在美妇人的身上,

  与她亲热,让她不再紧张。

  刘瑄本就坚定,任它如何疼痛,都不如何惧怕,情郎又如此体贴,心中更是

  幸福至极,想着丈夫马上就要开垦自己那块从无人至的女地,不由得又是期待

  又是兴奋。玉手轻轻的套弄了几下袁力粗壮坚硬的r棒,想着浴室中自己臀上情

  郎拍打的疼痛,刘瑄再也等不下去了,舌头顶开袁力,柔柔的说道:

  “好哥哥,开始吧”手并未放开那个即将刺穿自己菊花的恩物,眼睛却

  已经闭上了。

  玉体横陈,菊花微绽,袁力再不迟疑,往头上也涂抹了些润滑液,便开

  始试着去顶美妇人的菊花。感觉到情郎太过温柔,与自己期望的狂风骤雨不同,

  刘瑄双眼不睁,哼哼了几声后对袁力说道:

  “好哥哥,别怜惜瑄妹儿,让你的妻子在新婚之夜疼痛回吧!”

  袁力听刘瑄说的坚决,虽然心中仍然片不忍,却还是下了狠心,挺身直刺。

  刘瑄谷道中润滑液浸了这会儿,已经滑润之极,袁力的阳物上也涂满了润

  滑液,所以这下并未有任何阻碍。

  刘瑄只感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