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新章(1/2)

加入书签

  站在窗前的温佳仰望着天空,未听殿里人谈话,而是听着从外头传过来的声音,突然眼睛一睁,开口道:“阿姐……凤栖宫那里好像着火了……”

  这话一落,萧暖荣便倏然站起,几步走到窗前去看,“看这方位……确实是凤栖宫。”黑烟滚滚,有隐隐红光。

  金宝从外面推门进来,“王婕妤过来了。”

  温琤颔首一下,并为因凤栖宫着火一事有什么情绪波动,就连萧澈也是神色淡淡。

  王婕妤跟着金宝进殿,看见这一殿的尊贵人,惊的愣了一愣,正准备挨个问安时,那头皇后就开口了,“不用再讲究那些虚礼了。”

  王婕妤怔了一下,萧暖荣就问:“外头可是凤栖宫走水了?”

  “……妾确实看见凤栖宫那里失火了,但是并不知道是因何走水的。”王婕妤低头回到。

  她这一路跟着金宝过来,宫里是什么情况她是一清二楚,好像就如回到了从前似得。彼时在落梅宫,她正准备洗漱就寝,外面就响起了杂乱之声,仔细一听还有兵器甲胄相撞的声音,顿时将她吓得睡意全无。

  宫里面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们这些做宫妃的下场会是什么可想而知。但是没想到皇后派人来接她了,那一瞬间,王婕妤再次肯定自己跟皇后一路是多么明智的选择,这个皇宫里,皇后就是她的护身符,她会护着自己不受到伤害。

  王婕妤默默垂首站立一旁,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她现在身处长生殿,已经没了性命之忧,她不会像这宫里其他女人似得被那些人杀害羞辱,等这场事情过去后,她就可以出宫,此后婚嫁自由。

  所以这个时候,她只需要静静等着就可以了。

  温佳关上窗子,看了萧暖荣一眼,后走到温琤身旁,说:“阿姐,凤栖宫着火了啊。”

  温琤拉住她的手,问她:“佳佳困了吗?”

  温佳摇头,就见殿门再次被推开,进来的是月娥,她福了福身后,说到:“刚刚王爷喝了药已经睡下了。”

  萧澈这才算有了一点情绪,嘱咐月娥,“你也过去吧。”

  月娥应下,续而退了出去。

  萧寻身子虽说好了许多,但到底还是离不开药物,这是让他们这些人最为担心的事情。

  温琤抿了一下唇角,对温佳说:“佳佳,不困也要休息,你先过去睡去吧。”

  温佳眨了眨眼,也明白自己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帮,便应下,和盈盈去了侧殿休息。

  “王婕妤。”温琤看向她。

  王婕妤连忙应声,“妾在,娘娘有何吩咐。”

  “你也下去休息吧。”

  王婕妤神色有些为难,毕竟是长生殿,以她的身份,她是连长生殿的门都进不来的。

  “这里侧殿多,你选一个就好。”温琤又继续说了一句。

  特殊情况,王婕妤还是进来长生殿了,不止进来了,还特许在侧殿休息。她福了身谢了恩,退出门外,外头珠儿珍儿两个宫女还有些惊魂未定,看见主子出来,就都围了上去。

  王婕妤抬头瞧了一眼凤栖宫的方向,火势大了,黑烟翻滚,火光冲天。八成是杨天媚放的,她在心里默默腹诽了一句,对着两个宫女说,“皇后说了,让我先去侧殿休息。”

  珠儿忙不迭的欣喜点头,问:“主子,哪个侧殿。”不用出去这个地方,她们都是安全的。

  “随便哪个都成。”王婕妤皱眉说完这一句话,先一步往后走去,珠儿跟上,“主子,我们得选一个离这里近的地方才行啊。”万一有个万一什么的,离主殿这么远,她们岂不是都有危险。

  王婕妤脚一顿,珍儿就在后面小着声音说,“不如就在温佳小姐右边那间吧。”

  闻言,王婕妤到底颔首“嗯”了一声,“带路吧。”

  主仆三人还未走几步,突然间一冲天而降的银枪“咣当”一声砸在了王婕妤脚边,顿时吓得她高声尖叫。

  殿里温琤听见这声,和萧澈对了一个眼色,率先往外走了出去,长孙无双紧跟其后。

  那柄银枪砸重了王婕妤的脚,落在她身边,她疼的眼里冒泪,坐在地上歪在珠儿身上,哭泣不止。

  “怎么回事。”长孙无双皱眉。

  “回娘娘,回王妃,奴婢和主子正准备去侧殿,哪知道从天而降了一把银枪,砸中了主子的脚。”珍儿跪在地上回道。

  长孙无双蹲□,拾起那把银枪,仔细端详起来,“这枪看着像是何远的。”

  “确实是何远的。”

  不知什么时候出来的萧陌站在长孙无双身后说了一句,“看来他们的人已经攻到这里来了。”

  王婕妤疼的不轻,却也忍住没有哭出来。温琤吩咐宫人把她扶进侧殿,又叫来了一直跟着萧寻的御医进去给王婕妤看伤。

  等吩咐完这些后,萧陌正拿着那把银枪往正殿去。

  温琤站在院子里,往凤栖宫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听长孙无双说:“放火的大概也只有杨天媚了。”

  温琤只笑不语。

  “这个女人,自不量力,心比天高,这个时候了,都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可见她心理不甘扭曲到了什么地步。”

  “我以往也是高估杨天媚了。”温琤平淡开口,“她的能耐,怕也只有这样了。”无能的对着空无一人的凤栖宫放火,发泄她心里的恨,和不甘。

  “不过一个亡国奴……也难为四弟了。”长孙无双低笑出声,神色略有不屑。

  两人说完话,便一齐进了殿去。

  何远的枪是怎么进来长生殿的,萧澈不想关心,至少他心里清楚,有些人怕也只能在长生殿外面耍耍威风,实际上什么也做不到。

  比如大话说尽的何远,自信心满满的何远。随身携带的银枪被夏沐烜一击打飞,往长生殿掉落去。他以往与夏沐烜切磋过,知晓他的实力,却没有料到,现在的自己与他差了这么多。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他在边疆磨砺不断,他却在京城怠慢了吗?

  何远看着守在前面意气风发的夏沐烜,再看看周围混乱的一众人,眼神突地一戾,拼了!

  ------

  宫里一夜混乱,宫外也跟着人心惶惶了一夜。

  端王带兵逼宫,好好的家宴发展成了这样的事态,可谓是让一众开朝元老操透了心。

  晋朝初立,就有人谋朝篡位,如何能不让他们忧心。

  当天边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时,宫里面的混乱才缓缓落下帷幕。

  杨天吉死在了萧轩身边,是被杨天媚拉来挡剑的,死的冤枉,也是活该。

  杨天媚满眼通红,发髻散乱,衣服上沾了血,笑起来一股肆意自大。她站在火势不减的凤栖宫不远处,看着被烧的皇后寝宫,仰天大笑,通身舒泰。

  她最恨的就是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住了两位让她恨得牙痒痒的皇后,一个前朝陈后,一个现朝温琤!

  朝阳殿中,萧轩看着独自走近自己的萧澈,冰冷的眸里透出一丝颜色来,“你算计我。”

  “究竟是谁算计谁?”萧澈停下步子,看着他笑了一下,“这里里外外的,有不是你人的吗?”

  “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你有野心的那一天。”萧澈回,风轻云淡,并不将他放在眼里。

  萧轩闻言,啧笑一声,也不清楚究竟为何意。

  “皇兄,你不愧是我的好皇兄。”

  “万不及你一分的好。”萧澈道:“为了这个皇位,你连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都能杀,连自己嫂子都能觊觎。”

  萧轩默不作声,杨天媚从外头进来,满脸兴奋笑容,看见萧澈的背影,眼睛一亮,一路小跑过去,“陛下。”她欣喜一声,满身柔媚,“陛下怎么来啦。”

  萧澈眸里有些许厌弃之色,她浑然没有察觉,依旧喜滋滋的,还拉住了他的袖子,“陛下,我好高兴,您是不是过来接我的。”

  这话将落,萧澈便将人甩开,杨天媚往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愕,被一把剑绊倒后直直摔在了地上,“陛下……”她惊疑开口,“您怎么了陛下。”

  萧澈神情冷漠,连一分表情也不愿意给杨天媚,杨天媚手脚并用的爬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腿,“陛下,您怎么能这样对媚儿,媚儿到底做错什么了,媚儿心里一直极其爱慕您,可是您为什么就是不愿意看一眼媚儿呢。”

  “四弟,这就是你找的女人。”萧澈一脚踹开杨天媚,面含讥诮的望着萧轩,“四弟,这是朕最后叫你一声四弟,你与朕的兄弟情分是时候断了。”

  萧轩一声笑,站起身来,“确实该断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