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解除误会会临终遗言(1/2)

加入书签

  黎明的朝阳鲜红却又有种冷寂之感,又挂着淡到几乎就要消失的月亮,平静而哀伤。

  月亮与太阳交接的片刻,就像黑夜过去的白昼,亦或白昼过去的黑夜,不知是陨落还是重生。

  一夜腥风血雨,一夜悲欢离合,一夜天涯陌路,一夜阴阳永隔。

  此时此刻,散却的八大门派以及各路英雄豪杰,都陷入寂静和回荡着消散不去的血腥中,即便是这样“两败俱伤”的最好结果,可心脏依然就像被挂着千斤巨石那般沉重。本以为失去一世葬唯一的修炼者星沫苍月和三大死士已令人悲伤,后来云神教教主云途去世和天音教教主凌无眉消失匿迹的消息传遍江湖后,更是令人感叹,对抗白之宜

  铲除魔宫的任务便更加艰巨,此为后话。

  丐帮的队伍一直跟在桃庄的队伍后面,皇甫云时不时的回头看着被丐帮人群淹没的少年帮主,他的眼睛依然满是猩红,看来满手的魔宫鲜血依旧洗不去他的怨恨。

  皇甫云很想去跟闻且解释一番,当时情况紧急,闻且之所以会这样,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不过,那种场面,任谁都会误会的吧!凤绫罗也看出皇甫云的“心不在焉”,自己的伤势没有致命的危险,所以凤绫罗见他没有把全部的心思放在自己身上,便猜出了他的心事,于是低声道:“去跟他解释解释吧

  ”

  皇甫云满是惆怅,叹了口气:“只怕他现在不肯听啊,还是让他先冷静冷静吧!我想以他对我和对桃庄的了解,假以时日,定会想通的!”

  “闻且是马麟成养大的,感情颇深,趁着仇恨的种子还没有萌芽,你应该把事情说清楚,仇恨会蒙蔽一个人的双眼,别让自己再多一个敌人了。”凤绫罗沉声道。我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明知道那仇恨是不完整的,却只能做着身不由己的选择。凤绫罗不想皇甫云与好友反目成仇,更不想闻且年纪轻轻的就要活在仇恨当中,成为第

  二个自己,那种滋味,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了。

  或许是被凤绫罗说通了,皇甫云便停下了前行的脚步,不过凤绫罗看他的表情,似乎还是有些犹豫,便轻轻的怕了拍他的胸膛,表情有着难得的温柔:“放我下来吧!”

  “可你伤得很重!”

  “凤绫罗不是一只娇弱的鬼凤凰!”

  皇甫云温柔的勾了勾嘴角,将她放了下来,再回身面对丐帮的众弟兄时,他又变得严肃深沉起来。

  丐帮的人一个一个的从皇甫云身边擦身而过,唯有闻且,被他挡住去路,停了下来,对上皇甫云的双眼时,又重新燃起了有些委屈的怒火。

  “闻且”话未说完,随着一声清脆利落的声响,皇甫云的脸上便已经显现出五个鲜红的手指印来。

  这一巴掌,让丐帮和桃庄的人都停止了前行,一一将目光投了过来。

  无燕也察觉到了闻且的不对,只是她还背着昏厥的香燕,一时之间,不知该作何反应了。感觉到香燕正被人从背后接过,回头一看,原来是金猛,他将香燕抱在怀中,对着无燕点了点头,无燕自是明白金猛的用意,对他表示感谢后,这才放下心来朝闻且跑了

  过去。只是她还未到,闻且的一掌便已经打在皇甫云的胸膛上,周围丐帮的弟子没有人敢上前阻拦,亦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是当时有看到马麟成之死的几个弟子本来不敢多说什

  么,看到这个场景,便也知道闻且因何忽然攻击起皇甫云了。皇甫云向后退了数步,些许踉跄后才站稳身子,凤绫罗的目光有些心疼,看到常欢也要走上前去,便抬起手臂拦住了他,对着他摇了摇头,常欢虽然不解,但也知道,似

  乎闻且攻击皇甫云,凤绫罗是知道的,而皇甫云也是心甘情愿被闻且攻击的。

  皇甫云平复着呼吸,又似乎铁了心的想让闻且泄气,便又咬紧牙关走到闻且的面前,而他毫不犹豫的又一掌打在皇甫云的身上。

  与白之宜对抗时本就受了些内伤,此时皇甫云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溅了闻且一身。

  就在闻且再抬起手掌的片刻,无燕已经拉住他的手腕,急声道:“闻且,你干什么?你怎么攻击起云少侠来了?莫不是你也“疯了”不成?”

  正担心着闻且也被控制,成为“疯了”的人,便见闻且赤红的双眼流下了泪来,无燕愣住了,虽然闻且年纪尚小,但也是丐帮帮主,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还从未见他哭过。皇甫云虽然与闻且是朋友,可他的年纪如同皇甫雷那般,他也早就把闻且当成弟弟看待了,看他现在的伤心模样,皇甫云又岂会不心疼,对于闻且的“出手”,他也是没有

  任何怨言的:“无燕,你就让他打吧,我承受得住!虽然我没有失去过什么,但我知道,失去重要的人会有多痛苦!”

  无燕当即便反应了过来,她四处看了看,果然没有看到马麟成的身影,忍不住惊呼道:“马长老他死了吗?”

  “马长老的死,的确与我脱不了干系!”皇甫云沉声道。

  “闻且!”无燕有些心疼的看着闻且,不禁红了眼眶。脑海里还清楚的闪现着闻且当初说过的话,他说如果能开口说话,第一句话就是要叫马麟成一声父亲。

  这不提还好,一提到这个名字,闻且又像失控一般,想要冲到皇甫云面前,无燕当即便抱住了他,忍着哭声道:“闻且,你别这样!这之间,一定有误会!”奄奄一息的无鱼此时也被流星搀扶着走到了皇甫云的身旁,他虚弱的说道:“闻少帮主,是我无鱼用剑刺透了马长老的身体,说到底,马长老的死,也有我无鱼一份,我愿

  向你请罪!”

  闻且痛苦的悲鸣着,就像一只被割掉舌头的小狼,痛失父亲,孤苦无依。

  “当时你所看到的,的确是真实发生的,但却是事出有因!”皇甫青天也缓缓走了过来,“闻少帮主,你看到的,并非是完整的局面!”

  闻且因为说不出话,又无人看得懂他的唇语,过度的激动和焦急,导致他的脸也涨得通红,他奋力挣扎,无燕只得奋力抱紧,急声道:“皇甫盟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麟成死的时候,无燕并不在场,三路人马汇合场面大乱,无燕也没有特意看过闻且这边的情况。皇甫青天说道:“当时发生的事情是这样的,在我们走投无路只能等死的时候,马长老忽然过来告诉我,他想到一个可以逃脱的办法,那就是用鲜血染红上面无形的机关网让其显形,机关网细密交织,但是却可以用最锋利的剑刃挑断。然而想要用鲜血浸染,就必然要有人牺牲,马长老说,谁的命都是命,他想出来的办法,就必须要由自己来实施,所以,他怕我不答应,就先行自尽了,他说不要让自己白白牺牲。当时情况紧急,为了流出更多的鲜血,而我也必须要为大局着想,所以,我才用桃花碎心掌让马长老解脱,无鱼刺穿他的身体是为了让更多的鲜血流出,云儿举起马长老的尸体冲破机关网救大家出阵,这便是你所看到的一切!他老人家甘愿牺牲,这是我们都做不

  到的!”

  闻且疯狂的摇着头,无燕能够感觉到闻且的眼泪已经浸湿了自己的后背,凉冰冰的,似乎就要结冰了一样。

  皇甫云沉声道:“闻且,我们怎么可能杀害马长老,只是为了能够独自逃脱呢?我知道马长老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可当时的情况紧急,我根本来不及阻止他!”

  流星叹道:“马长老以一人之躯,拯救了百余条人命,他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闻且奋力的推开无燕,向后退着,所有的人都在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