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十大高手对战妖妇(1/2)

加入书签

  白色衣袖滑落,露出两条白皙纤细的双臂,可就是这样一双柔嫩的臂膀,却在挥手间令多少人粉身碎骨家破人亡。

  她双掌惯出头顶,紫色真气犹如一道难以冲破的屏障在她掌心间涌动着,颇有抵挡千军万马之势。

  只见皇甫青天、江池、星印、皇甫风、皇甫云、凌无眉、云途、凤绫罗和星天战九人的身子皆停滞半空,以飞天而下之姿,以拿手招式为袭。即便已有真气护体,白之宜仍能感觉到,那九道内力不同、武功路数各异、拳掌与兵器所带来的力量自每一个方位袭击而来,这股压迫,若是换做他人,恐怕早已动弹不

  得。

  然而白之宜却冷魅一笑,双掌用力挥出,一股强大的内力冲破屏障,散作流星之速、瞬间冲破九人的攻击,若非众人及时撤退,就算没被震裂内脏,也会受了内伤。

  稳住身形后,九人再次攻击而来,只在那一退一进之间,白之宜便已幻出无数身影,九人皆感到白之宜正迎面攻击而来,不仅破了招式,还反守为攻,反客为主。

  方才还是坚不可摧的环形阵,刹那间便全盘溃散,他们各自抵抗,彼此顾及不暇。

  白之宜的每一个身影都好似一个分身,击散一个,下一个便随之而来,真正的白之宜混作其中,却察觉不得。

  九人被迫分散至四面八方,那无数身影才回归本源,只听她冷嘲道:“本宫主的《千寻幻法》变幻莫测,就算你们现如今的九大高手联手,也奈何不得!”

  忽而察觉到一丝异样,白之宜闪身而躲,与此同时,她也一掌袭出,在空气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形成一道淡红色的利刃,攻击而去。

  只见一个红色身影甩出数颗飞针,与之同归于尽,一个化作烟雾淡去,一个化作落尘飘散,随即,那身影赫然立在其中,冷声道:“现在,是十个!”

  白之宜抬起衣袖,上面用金线绣边的曼陀罗花花心被飞针刺过,边线正在撕裂,好似一朵被摧残过的花心。

  白之宜没想到花碧倾的《飞针决》竟有如此功力:“这上面的花纹,可都是绾绾一针一线为本宫主缝制而成的,竟被你顷刻间毁掉了心血。”

  “风月她在哪?”花碧倾愤声问道。

  “不要对别人的女儿太过关心。”白之宜一掌挥去,却在眨眼间,出现在花碧倾的面前,她的眼中满是杀气,“尤其是在亲娘的面前!”话音刚落,她便伸出那疯涨出尖锐指甲的手掌,以“掏心”之势贴近花碧倾的心口,花碧倾暗叫不好,五指之间亦出现四根银针,抵在自己的心口处,那一击《噬心腐骨爪

  》穿透银针,插进心口,花碧倾闷哼一声,用力一抵,银针穿透白之宜的掌心,令她不得不后退数步。

  白之宜的这一掌,她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的,倒不如来个两败俱伤,也不算太吃亏。

  白之宜看了看自己冒出血珠的掌心,用另只手,骈起食中二指,对着手腕轻轻一点,血珠便顿时凝固,不再渗出:“反应倒是挺快,可你的心脏,本宫主是要定了!”

  花碧倾将银针封住心脉,阻止毒液流进心脉,又暗自调息着,听后,她冷冷一笑:“这颗心脏,装着不少与风月的回忆,你可是太嫉妒了,哼哼!”白之宜面色一变,那泛着绿光的利爪再次鬼魅般的朝花碧倾攻击而去,只见皇甫青天已经飞身而来,以《桃花碎心掌》迎之,白之宜丝毫没有放在眼里,直面而上,撞上

  碎心掌风,一瞬间的阻碍过后,冲破而进,却有一颗飞针在那破碎的掌风间穿透而来,就像只有射歪的弓箭,没有躲避的靶心一般,终于刺透《噬心腐骨爪》的真气。但是很快白之宜又卷土重来,似乎那一点攻击根本伤不到她丝毫,她像杀红了眼的恶鬼一般:“就凭你们联手的《花针决》,还想攻破本宫主的《噬心腐骨爪》,简直是在

  做梦!”皇甫青天和花碧倾相视一眼,再次默契的以《花针决》而攻之,只听一声凌乱飞快但却音波莫测的扫弦过后,一道道数之不尽的幽蓝色的利刃连同那飞针一同攻破《噬心

  腐骨爪》的真气,直致碎裂难以重聚,白之宜猛然回头,看向正在扫琴的凤绫罗,她不敢相信,《玄音煞》和《花针决》联手竟然破了自己的《噬心腐骨爪》。

  尽管很难以置信,但白之宜很快就感觉到,一股压迫过后随之而来的快感,真气很快又重新汇聚,随后她以雷鸣之势,朝凤绫罗攻去。凤绫罗内心涌现一丝慌张,瞪大双眼,再一扫琴,却被白之宜毫不费力的化解,皇甫云想要阻拦,可他的身体就像被游离在一道真气外,冲破不得,他眼见着白之宜那尖锐的指甲刺透凤绫罗的胸膛,就在那生与死的瞬间,凤绫罗再次弹奏出那原本该是二人合奏的《玄音煞》之自己的那一部分曲音,而皇甫青天和花碧倾也再次联手以《花

  针决》合力攻来。随着白之宜拔出五根手指,再一挥手间,强大的真气令四面八方的人皆为后退,就在白之宜的一声呐喊过后,只见皇甫青天和花碧倾的身子被弹出几丈之外,皆是半跪在

  地,口吐鲜血,白之宜疯狂的大笑道:“一世葬的武功也不过如此!”

  “姐夫,一招半式的《花针决》和《玄音煞》根本破不了她的邪功!”花碧倾低声道。

  皇甫青天搀扶着花碧倾缓缓站起:“也幸好我们还有一招半式,否则,就算鲁妙子来了,我们十大高手联手也依然无法伤及那妖妇丝毫!”

  而凤绫罗抱着十弦凰琴也被甩出数米之远,坠落在曼陀罗宫的内院,在死士攻击而来的时候,被常欢所救,随即常欢带着她飞落至皇甫云身边。

  凤绫罗死死的咬着嘴唇,她虽未发出声音,可却看得出她十分痛苦,她的脸尽是涨红,就像血液要冲破身体,略有骇人。

  “她中了那妖妇的《噬心腐骨爪》。”常欢沉声道,“这是化为血水的前兆!”皇甫云急忙点住凤绫罗的心脉穴位,阻止毒液的进一步流窜,看到她如此痛苦的样子,皇甫云愤怒的起身,一遍喊着:“妖妇,拿命来!”一边已经摊开七桃扇,冲了过去

  凤绫罗抬起那就像挂了千斤重的重物般的手臂,却来不及拉住皇甫云的手,星天战早已过来,为她诊断伤势:“千寻七獠的第四重绿《噬心腐骨爪》,可令中招者化为血水,你伤势虽重,但幸好只是中了她五成功力,再加上你提前服用过我研制的解药,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眼下我不能为你治疗,你在此调息,但却不能再使用《玄音煞》

  这样损耗内力的武功了,你一个人使用,故而才会伤的这样重。若是不然,冲破方才云儿点的穴道,毒血攻心,你就真的没救了!”

  “皇……皇甫云……”凤绫罗虚弱的叫着皇甫云的名字。

  星天战示意常欢看好凤绫罗,转身也飞身而上,凤绫罗担忧紧张的表情才有了几分缓和。

  七桃扇就像一只灵活的飞鸟在白之宜的身边飞来绕去,白之宜几次攻击,都没能毁掉那把就像自己有生命有思想的邪门兵器七桃扇。

  虽然皇甫云近不得白之宜的身,但是七桃扇里的暗器轮番上阵,也令白之宜不能大展身手,直接对付皇甫云。

  每当皇甫云靠近一分,她便一掌袭过,空气中总会留下红色的真气流痕,再慢慢散去。只一次,皇甫云中了她的招,瞬间便觉得五脏六腑皆受到重创,那可不是普通的一掌,那正是千寻七獠的第一重红《真气流》,可隔空伤人,令人躲之不及,但是几次皇

  甫云都躲了过去,虽然有七桃扇的辅助功劳,但他的身手也足以令白之宜感到惊讶。看着皇甫云捂着挨那一掌的胸膛后退数步,星天战及时将他扶住,还没等皇甫云反应过来,他已经闪身到白之宜的身边,就像化为七桃扇的暗器之一与白之宜周旋,就在

  皇甫云重新飞身而去,将七桃扇收回掌中,皇甫青天、花碧倾、皇甫风、江池、星印、云途和凌无眉也随之一同攻之而来。只见英姿飒踏、窈窕且鬼魅的白之宜,用那《真气流》与七桃扇的暗器碰撞,虽不能毁,但是暗器会迟缓好一会儿才会继续攻击,再用《残魂厉魄掌》轻松化解皇甫青天

  的《桃花碎心掌》,接着回身对上云途的云神掌,云途退四步,白之宜却不为所动。常欢感觉到依靠在自己的胸膛前的凤绫罗正要挣扎着起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