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早入彀中(1/2)

加入书签

  玉瑶公主从小儿就很喜欢往永宁侯府跑。永宁侯府别的都还算罢了,唯独侯府的芍药花名满长安,每至盛开,夏家庄子上灿似锦霞,都快成了长安城的一景了。

  她的小伙伴夏绮安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跟着祖父去庄上种花了,这种娱乐活动在夏侯夫人生下次子纬安之后,就更频繁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娘现在全部的精神都在弟弟身上,哪有精神头管我啊。”正好方便她跟着祖父撒欢。

  玉瑶对绮姐儿这种自由放养的生活由衷羡慕。

  皇后端庄温婉,母仪天下之后对女儿的教导也未曾放松,这就使得玉瑶的课业越来越重,从读书到女红,宫规礼仪待人接物都是要学习的。

  皇后的口头禅就是:“你是长公主,便该有长公主应有的气度仪态。”

  玉瑶公主很委屈:“曾姑祖母还是大长公主呢,她都每日提着花锄弄的满手泥,也没见别人议论她毫无公主仪态。”

  她口中的曾姑祖母便是华阳大长公主,先帝之姑母,今上之姑祖母,如今满头华发,子孙满堂,独爱芍药成痴,自夏南天进京之后,又逢种花知已,三不五时便要召了夏南天进府去谈谈养花经,每逢花季还要亲往夏家庄上去选芍药花,若非她这把年纪,夏南天亦是满头霜色,恐怕长安城里那些贵妇们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话来。

  人上了年纪大约便无分性别,特别是华阳大长公主这个辈份年纪,如今是侄孙当政,她的辈份又高,就连皇室宗伯的辈份都要比她小,在她面前也只能以晚辈自居,若是敢开口误导她失了公主仪态,恐怕要被她老人家唾面的。

  皇后头都大了,玉瑶拿谁比不好,非要拿这老祖宗来比。

  但是没办法,华阳大长公主是如今在世的公主里面辈份最高的,真要较真,也只能说她是诸公主之楷模,却万不能议论她礼仪有误。

  皇后恼了:“等你到了你曾姑祖母的年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会儿必须要听母后的训导”

  玉瑶公主觉得很伤感,好好的家人,一谈礼仪风度,就要训导,这不是伤感情吗看看夏侯夫人就从来不强硬的要求绮姐儿学什么规矩礼仪,只要大面儿上不错就差不多了。

  她握着四岁的玉琼小公主胖乎乎的小爪子深表同情:“小胖子,让你天天只知道吃,等你再大一些,母后教导起你来也不会手软的。”毫不客气将她面前盘子里的肉脯抓走了一大把,引的玉琼小公主一看自己盘子里肉脯减少了三分之二,立刻放开嗓子大哭。

  玉琼小公主生来爱吃,自从长了牙齿之后就不懈努力的向皇后表达了自己对肉食的热爱,最开始便咬着乳娘的u不放,拿四颗尖尖的小牙鼓着腮帮子拼了全身的力气咬,好几个回合下来,乳娘对给玉琼小公主喂奶都产生了心理阴影。

  这小家伙是逢吃必见血。

  等到能吃粥了,她是逢肉粥便吃的欢快。自己长牙说话,能够表达自己的需求之后,张口便要吃肉。

  虽然玉琼小公主如今才四岁,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小胖墩,挑食的厉害,皇后对她的饮食习惯也甚为头疼。就连这肉脯的零嘴都是每日定时定量的,所以被姐姐抓走了一大把零嘴,她才会不惜以号哭来表达不满。

  太子萧烨还笑道:“这小丫头如此爱吃肉,不如将来嫁到辽国去,听说那里的人都是以肉食奶酪为主的,倒是甚少吃水果蔬菜。”

  皇后听了便跟摘了自己的心尖子似的竖起了眉毛:“你敢让她和亲”

  “那叫联姻,联姻又不是战败国,和什么亲啊”太子一边纠正皇后的错误认知,一边告退。他总有种再呆下去会被母后揍的错觉。

  如果说太子属于无心的玩笑,尚可原谅,那么玉瑶就属于恶意欺负幼妹了,她极本不是为着吃肉脯,就为着看玉琼小公主为着肉脯哭的嗷嗷的,还给皇后讲解:“母后您瞧,作为公主怎么能为了一口肉哭的这般失态说出去还当咱们宫里穷的连口肉都没有了”

  怎么可能这几年夏侯夫人可替陛下赚了不少银子,南来北往的商道打开了,陛下的私产生意兴隆,又有专有的商队动货,前两年夏侯夫人甚至鼓动陛下将赋闲的军人建成了一支机会的货运队,专做运输的买卖,无论脚力还是行动力都是一等一的,得到了不少商行的认可。

  明帝登基这些年,大力发展商道,各国的关系不知不觉间便因为商业联系而和缓从容了起来,打仗的事儿是基本没有了,还未摆开阵势干架,各国先关起门来清算一遍家底子,算算打完了国库里还能存银几何,治下百姓还有没有好日子过,都各自撂开手了。

  太不划算了

  有那功夫,还不如多组织几次远途贸易来积累财富更快捷,还不会折损人口。

  皇后被玉琼小公主震天的哭声给吵的脑仁儿都疼,等唤了宫人重新给玉琼小公主碟子里添加了肉脯,见她含着眼泪又笑了的模样,摸摸她的脑袋,还想教训玉瑶公主,但是看到她对妹妹虎视眈眈的模样,只能作罢。

  玉瑶提起要去侯府小住两日:“绮姐儿说要跟着夏老爷去庄子上骑马,儿臣觉得自己的骑术也该练练了。”

  皇后恼怒的挥挥手:“快去吧快去吧,省得戳在我眼前惹我生气”

  等到玉瑶真带人走了,她才长叹一声:“都是不省心的小时候看着都乖巧,长大了真是要气死人”太子的婚事就已经够让她心烦的了,从武将家挑到文臣家,还未择定人选。

  朝中呼声一片,言道太子已经十九,明年行了冠礼便要成婚,如今太子妃人选悬而未决,也是一桩亟待解决的烦心事。

  玉瑶哪里理会得了皇后的烦恼,她高高兴兴趁车往永宁侯府去了。

  这几年除了在宫里课业繁重到让她头疼,母后又耳提面命要她恪守宫规礼仪,为宗室官员女子做出表率之外,唯一值得让人高兴的是,每次她以去永宁侯府赏花为借口,跟着绮姐儿去小住几日,都能得到父皇母后的允许。

  起先是赏花,后来过了花季便是秋登高冬赏腊梅,总之要创造一切的机会往宫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