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2)

加入书签

  乎是可惜,似乎是惋惜那人不是自己,似乎还有嘲笑,刘颜清神色气愤的看着在坐各人,抱住怀中瑟瑟发抖的人,他终于知道他为何总是做恶梦,原来有着如此沉重的过去,他眼眶发红,冲着刘羽寒低吼,“难道这就是丞相府的待客之道,丞相府内的教养真是一再刷新我的认知。”

  刘羽寒似乎没有想到情况会如此,看着徐笙离苍白的面孔,颤抖的身子,眼中一片绝望死灰,似乎生无可恋,他有些不忍心,虽然自己一直看他不顺眼,但当众人剥开他强硬的外表时,他没想到他会是这么的胆小害怕,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有着如此沉重的过去。

  这时自从徐笙离入坐后,就一直观察他的那人也开了口,“大家可能只知道他是青莲公子,但青莲公子是谁,大家知道吗?”

  “是谁?”

  “对啊,青莲公子是谁啊,从哪里来啊!”

  众人纷纷好奇,刘颜清气愤难当,语气有些歇斯底里,“够了,不要再说了,他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然而没有人理会他,众人都好奇他是谁,只见那人神秘一笑,“众人听说过上官雪衣吗?”

  这时,一直站在远处的希阳微微有些诧异,看了一眼徐笙离,扬起抹微笑,抬起头瞬间变了脸色,“问情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花问情冷冰冰的看着他,面色严肃,“谁把他带来的,为什么要带他来这里?谁允许你们去调查他的。”

  希阳急急解释道,“问情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希阳知道你今天会来,而且徐公子也想念你,便让羽寒哥给他递了请谏,没成想竟然有人认出他的身世来。”

  花问情依旧神色冰冷,“我想他,自会去打他,用得着你们操心吗?”

  “问情哥哥,你在怪希阳吗?”希阳可怜兮兮的看向花问情,神色间是不敢置信,一直温和待人,从不动怒的问情哥哥,今天怎么对自己冷冰冰的。

  这时刘颜清把人揽在怀里,一步步向走去,路过花问情,花问情下意识的伸手去接笙离,却被刘颜清眼里的仇恨吓倒了,那人愤怒的看着自己,眼睛微红,眼角有泪珠闪过,看见花问情伸过手来,更加抱紧了怀中的人,似乎不认识他一般,鄙视着从他眼前走过,耳中清晰听见他怀中的人喃喃自语,“回家,我要回家……”

  花问情呆立在岸边,看着两人乖船远去,刘颜清这个书呆子,每次自己一瞪眼,吓得他都不敢碰离儿,今天却敌视的着着他,似乎受伤的是他自己,其实受伤是自己的宝贝啊……想到这里,忽然醒悟过来,刚刚自己不想使他难堪,一直没有过去,怎知更难看的再后来,竟然眼睁睁看着他在自己眼前受伤,悲伤的低呼一声,犹如一头受伤的狼,足尖轻点,迅速向船只方向追去,远远的还能听见希阳的高呼:“问情哥哥……”

  很快追上船只,看了眼刘颜清伸手就要去抱他怀中的人,怎知徐笙离突然尖叫,“啊……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救命!”

  边喊着边往刘颜清怀中钻去,花问情心中一顿酸涩,险些落下泪来,再次想要去抱他,刘颜清挡在他身前,“你不要刺激他了,他现在神情混乱,今天受的打击太大了,早已分不清现实和以往。”

  花问情不为所动,强势的把人拖过来,摁住挣扎的人,狠狠抱在怀中,似乎闻到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