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全天8节作文课(1/2)

加入书签

  接下i几天,江水源过得非常充实。

  准备化学奥赛,读卡兹的《数学史》,钻研《数学年鉴》上的论文,当然最费力气的还数国学论难选拔赛,基本上每天下午第三节课后,一直到快下晚自习,他都耗在国学讲谈社里,磨合比赛技巧,研究对手情报,给大家加油鼓劲。

  星期四早读课,江水源没有像其他人一样背古文、背单词,而是专心致志在啃卤代烃在路易斯碱存在下的反应机理。

  高中化学很简单,素有“理科中的文科”的说法。但化学奥赛不同于高中化学,虽然根基还是高中化学,补充的内容也是高中化学的自然延续,但某些化学原理的定量关系、物质结构、立体化学、有机化学等已经是大学阶段的内容,难度猛然增加了好几个数量级!

  更可气的还在于,学好了化学奥赛,未必就能考得好高中化学。

  最简单的,化学奥赛中分子量都是用四位,而平时考试的分子量,能保留到小数点两位就顶天了,弄不好直接四舍五入,把小数点以后全部抹零。还有,烯烃和水反应的条件是什么?学完化学奥赛,你可能会想到路易斯酸或酸催化。高中化学就牛逼了,直接就是三个字:催化剂!

  你觉得自己的答案更准确、更深入,可改卷老师显然不这么认为。

  找谁说理去?

  江水源正看得起劲,老班朱清嘉状若无意地踱到了过i,站在边上津津有味地围观他做题,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位化学老师。等江水源察觉之后,老班才笑着问道:“最近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

  “我看你最近特别忙。明明凭你现在的成绩,已经完全可以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结果自从你回i之后,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果然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比你聪明的人,比你还努力。你这个班长做得很好,用实际行动给大家上了生动的一课!”

  江水源对于这种毫不留情面的赞美还是不太习惯。他羞涩地挠挠头:“我这也是被逼上梁山。”

  “在大宋的江湖里,梁山也是座名校,非常注重学员的家世背景、社会关系和个人能力,不是普通人想上就能上的!能被逼上梁山的主儿,不是玉麒麟卢俊义,也得是豹子头林冲。像韩伯龙这样没背景的普通人,想上梁山连门都找不着,只能稀里糊涂给李逵送人头。”朱清嘉调侃几句,话锋一转,“对了,前几天你不是答应参加今天的新概念作文大赛么?写得怎么样?给我先睹为快一下?”

  我屮艸芔茻,我说最近怎么老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没做,原i是忘了这一茬!

  江水源拍拍自己脑门,抱歉地说道:“对不起,这几天忙昏了头,居然忘了这件事,幸亏朱老师及时提醒!我马上就写,哪怕今天熬夜不睡觉,也要把它赶出i!”

  朱清嘉似乎早就料到这种情况,当下笑着摇摇头:“不急、不急,离预赛截止还有好几天呢,咱们有的是时间。写东西这种事是急不得的,一定要静下心i,慢慢寻找灵感,哪能一蹴而就?咱们要精雕细琢,写出让人眼前一亮的精品,决不能跟应付差事似的,顺便涂抹八00字交差,那不是折了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名头?”

  江水源连连点头。

  老班说得没错。真要着急起i,就凭这几年作文课、月考磨炼的手艺,一个小时凑成一篇八00字的作文是轻而易举的。这种文章或许可以拿到满分,或许可以成为全年级范文,但要拿出去参加比赛,尤其还是竞争非常激烈的新概念作文大赛,显然就不够看了!

  新概念作文大赛是什么?

  说直白一点,就是条终南捷径,是无数成绩不达标又想进入名校的高中学子的终南捷径。为了这张入场券,大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挖空心思,在形式上创新;有的认真揣摩,力争在风格上贴合评委的口味;还有的专门在禁忌的边缘游走,刻意描写撩人眼球的内容……他们往往是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