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城战(1/2)

加入书签

  李欣大军出行时,不仅带了万余兵力,还从府库内拨了大批粮草随军而至。原本赤化百姓是等着收夏粮以维持生计,谁料被这流疆人逼的困在内城,不仅吃不到夏粮,还要与守城的士兵争夺存粮。因此,赤化内耗十分严重,已经快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

  然而,李欣的大军一到,便立刻将赤化城内空虚的仓库填满了。此举,不仅赢得了百姓与士兵的交口称赞,便是原本要与清王府分清界限的名门世族也纷纷对李欣释放了善意——他们有再多的金银,再好的名声,也换不来白花花的粮食啊。

  对着这些名门世族的使者,李欣笑眯眯地让他们领了一些粮食回去。转身与柴壁杰商议时,却是忧虑重重:“想不到这赤化缺粮这么厉害。若是战事拖拉,不能速战速决,这些粮食,恐怕不够分啊。”

  “殿下不必忧心,我们手里有晶石枪,打败这些贼寇易如反掌!”柴壁杰信心满满地说道:“到时候咱们也去流疆抢一把!让他们把从我们这里吞进去的双倍的吐出来!”

  对于柴壁杰的这种盲目自信,张靖嘉从来都是反对的:“世子,在下早就说过了,再好的武器,如果被一只猪拿去用了,只怕伤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就像是回应他这种论调,塔苏尔立刻报有紧急情报。

  “回禀殿下,世子爷。流疆人集结了三万大军已经兵临城下,他们说……”那个回禀军情的人沉痛说道:“他们是来送侯副将及其部下的人头的!”

  “什么!”李欣豁然起身,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问道:“侯副将……战死了?”

  那人点了点头。

  “怎么会!”柴壁杰也觉得不可思议:“他们手里人手一把晶石枪,居然还能被抓,被杀?!”

  几乎是本能的,他厉眼扫射了张靖嘉,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还很不识时务地慢慢说道:“我说过了,拿到了晶石枪却不会利用,只会害了自己。更何况,”张靖嘉镇定说道:“骄兵必败!”

  李欣眉头紧皱,很不赞同地对张靖嘉说道:“先生,那毕竟是为保卫玉昌而牺牲的战士。你可不可以留点口德。”

  张靖嘉并不在意李欣言语里的不满,而是依然平静地对着柴壁杰道:“世子爷若不把这次的事情当成教训,就会有更多的‘侯副将’被敌人砍掉脑袋。”

  他无视着柴壁杰眼中喷射的怒火,继续一字一句认真说道:“请你记住,这批武器是很有杀伤力,可却也有致命弱点。这一点,我已经提醒了无数次了。”

  是啊,可是人人都不会觉得那样的弱点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就像是用针尖挑出来的美味贝肉一样,大家都觉得贝肉十分鲜嫩,可谁会去想万一那针尖被一道吞进了喉咙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呢。

  “是下官太急切了!”柴壁杰终于在张靖嘉平和的眼神中冷静下来。他觉得十分羞愧:“作为大军的首领都这么贪功冒进,又怎么能去指责下属太急躁呢!”

  李欣微微叹了口气,站起身往外边走边说:“走吧!现在不管你急切不急切,敌人已经打到家门口了。再不急就完了!”

  赤化位于玉昌西南,是个内陆小城,城内多为山地,没有大的河流。因为地形所限,这座城市建的并不方整,而是狭长的长方形,南北都是高耸入云的连绵山脉,唯一能进城的便是东西两座城门。

  来人报贼人来袭,那就只有在西城门了。

  几人匆匆走到城楼之上,便见西贼人马众多,一队队整齐排开,一眼居然看不到边。他们的将士果然个个人高马大,十分健硕,深褐的藤甲穿在身上,显得十分野性。

  “玉昌的小家伙们,看到没?这是你们的将军!”

  最前排的是一个骑着黑马的汉子,他头上戴着的显然是从玉昌援兵身上缴获的盔甲,手里拿的也是玉昌援军的大刀。马背上,一个编制的十分粗糙的小竹笼里,盛着一颗黑乎乎地人头。

  那官兵一边嚣张挑衅,一边用刀尖将那人头挑了出来:“瞧清楚没?”

  他显然是想要打击玉昌官兵的士气。

  跟他并排的也是一个壮汉,他的话却很少,长矛伸到猪笼,也挑了一颗人头,言简意赅的说道:“你们守将的人头。”

  张秋鸣骑在后面的马匹上,见状便对着玉昌官兵喊话:“投降吧!抵抗是没用的!看到城下的那些士兵了吗?你们再不投降,他们会将赤化的城墙炸塌的!”

  六月的暖风从城楼下微微拂过,带来这些敌人嚣张的挑衅。空气里弥散着淡淡的血腥味。李欣觉得自己那种渴望鲜血的杀人欲再一次便勾了出来。

  她听到身边的柴壁杰大声说:“西贼受死!今日我玉昌大军就是战的只剩下一个人!也绝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