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夺兵(1/2)

加入书签

  “对!”剩下的人纷纷附和:“取了那狗官首级!”

  李欣抬眼望着那个提议的武官,和声问道:“不知这位是……”

  那人被李欣明亮的眼眸瞧得微微脸热,微微低了头对着公主回道:“回殿下,副将程新泉,乃西城门守将。”

  “西城门守将,”李欣状似无意地说道:“倘若流疆人闯进来,你那块可是重中之重!看来冯校尉对你是相当器重啊!”

  程新泉不由微微惊讶,他还以为公主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娃呢。

  “冯大人对下官的栽培之恩,下官永记心中!”

  李欣看到柴壁杰也立在那一群武官之中,便轻声道:“世子也在。昨日是你将张秋然送到王府的,你对此事有何看法?”

  柴壁杰这才从人群中站出来,对着李欣行了一礼,然后道:“下官等人均是位卑言轻,一切还要听凭殿下发落。”

  李欣笑了下:“当真?”她扫视了一圈在场众人,微微叹气说道:“就怕本宫的话,有些人不爱听。”

  冯周氏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这公主想要包庇张秋然?

  程新泉及其他武官也有些不安,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又把目光全聚到了柴壁杰身上——当初可是这位爷提议将张秋然送到王府的。

  果然,柴壁杰众望所归的问了:“殿下是要为张知府求情吗?”

  李欣摇摇头:“这倒不是。只是父王不在,玉昌府群龙无首,又有流疆蛮夷贼心不死,妄图吞灭我玉昌。”她将众人的表情一一收在眼中,然后才道:“若是流疆贼寇明天便攻进来,诸位待要听谁指挥?”

  众人皆默默不语。

  又有一个长得白净些的中年男子出声问道:“难道殿下想放了张秋然,让他坐镇玉昌,抵抗流疆贼寇?”

  李欣回头望去,那男子站在众人身后,隐在人群的阴影之中,看不清面目。

  “你是何人?”她直觉便对此人不喜,语气里便失了方才的温和,听在众人耳里有些严厉了。

  那人站出来,却是一身书生打扮,对着李欣伏跪叩拜,口中道:“下官戴真理叩见殿下。”

  程新泉以为李欣生气了,便为戴真理求情:“殿下,戴先生是冯大人的文书。读书人……说话直了点……”

  “冯校尉不在了,张知府又不得人心。”李欣看着众人,扬声问道:“难不成要本宫将玉昌拱手送到流疆人手上吗?”

  灵堂之上一下子沉默下来。

  张靖嘉见状轻笑一声,说到:“列位也都是上过战场的勇士,怎么一听说这流疆人要攻进来,却无一人敢抗下大旗为玉昌百姓守卫家园呢?”

  程新泉正要说不是,却听一个响亮的声音冒了出来。

  “回殿下!下官愿领手下众位军士抗击贼寇,守卫玉昌!”

  他回头望去,原来是平西候世子柴壁杰。

  李欣闻言立刻赞道:“世子果然是将门之后,有老侯爷之风。”她环视了一圈,然后又道:“若是老侯爷还在,那么由他暂代主将之职是再合适不过了!”

  程新泉便脱口而出:“殿下也说世子爷有乃父之风!那便让世子暂代玉昌主将之职嘛!”

  李欣对程新泉的识时务会说话满意极了。她正要开口应是,却听跪在地上的戴真理道:“殿下,如此草率定下主将之职是否不妥,不如等范将军……”

  “赤化城眼见着就要被攻破。”张靖嘉却打断了他,温文尔雅地对众人说道:“玉昌一半城池失守。百姓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诸位每耽误一天,百姓们就要受那贼寇多凌辱一天。何况,不过是个暂代之职,待玉昌的危机解除,届时再等王爷与将军的命令岂不更好。”

  他纯黑的眸子深不见底,说话时却叫人觉得十分亲和:“在下认为,范将军也不希望他在前线的时候腹背受敌吧?”

  在场武将都是纷纷点头,程新泉也道:“是啊,若是玉昌失守,我们还有何面目去见范将军。”

  李欣感激地看了张靖嘉一眼,然后又对冯周氏道:“冯夫人,冯大人的虎符收在何处?这便拿出来交给世子吧。”她声音里微微透着迫切:“本宫想夫人定是深明大义之人,若是玉昌被贼寇攻破,你和两位公子也会遭难。”

  冯周氏不由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戴真理。

  “冯夫人?”李欣诱惑道:“若是玉昌能得世子镇守,本宫便用不着那张秋然了,到时你要杀要剐皆随你意。”她停了下,慢慢问道:“冯夫人难道不想为你的女儿和夫君报仇?”

  冯周氏忙点头道:“想!殿下真的可以杀了张秋然吗?!”她双眼立刻有了神采,扶着婢女的身体竟然一下子有了力气,自己站着往李欣面前走了两步:“殿下,臣妇愿意将兵符给柴世子!”

  塔苏尔原本想要上去挡一挡那冯周氏,在他看来这妇人离得近了点,很危险。

  李欣看出他意图,抬手示意他稍安勿动。

  她看得出这冯周氏是认真的。

  只见冯周氏对着跪着的戴真理道:“戴先生,你不是说那兵符先由你保管,等新主将来了再由你转交吗?现在新的主将定了……”她看了看柴壁杰,又对戴真理道:“那你便将那兵符给了柴世子吧!”

  李欣听说兵符在戴真理身上,便道:“戴先生还请起来说话吧。”

  戴真理这才摇晃着站起了身子,然后抬起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