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事败(1/2)

加入书签

  光华阁内,张秋然正与庞清之低声商量着。因为想着要李欣配合,因此他们也没怎么遮掩,直到李欣进屋时,他二人这才停下交谈,对李欣行礼。

  “二位大人商量的如何了?”李欣问道:“冯校尉也就这一时半刻的就要来了。张大人是否想好了措词,好教本宫去解释给冯校尉听?”

  张秋然与庞清之对视了一番,然后才开口对李欣道:“姝桐这个案子虽然发生在王府,但其实是她与冯家丫头私下争斗所结的仇怨。下官仔细思量了一番,觉得此事跟王府关系不大。”

  李欣满意地点了点头:“本宫就知道张大人是最明事理的。”

  张秋然表情沉痛,说话却是又快又流畅:“姝桐是下官的女儿,此案下官理当避嫌。而清之在钟落素有青天的美名,又是最擅长刑诉办案。所以,下官提议将此案交由钟落县衙先行审理。”

  李欣挑了挑眉,微露犹疑:“那若是冯校尉问本宫要人……”

  庞清之忙接口道:“公主便尽管开口,让他去县衙找下官交涉便是。稍后下官便派几个衙役将嫌犯与尸体一并拉走。殿下放心,绝不会再牵连王府一丝半点。”

  李欣终于展颜,笑意隐现:“庞县令办事,本宫一向放心。”她扬了声音对门外吩咐道:“塔苏尔。”

  一身侍卫服饰的塔苏尔走进阁内听命。

  见他进来,李欣便嘱咐道:“先送张大人回府。再派几个能干的将嫌犯和尸体都看好了,待庞县令回县衙带了衙役来,你再亲自将人交到他手上。”

  塔苏尔应下。

  张秋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道:“可否……让下官见一见姝桐……”

  李欣脸上泛起一个讥讽的笑容:“张大人……真的想见?”

  张秋然闻言想了半天,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算了。还是别见了。”

  李欣见他神色悲伤,眼见还是心疼女儿的。

  可那又怎么样呢?利益面前,亲生女儿的性命也不过如此。

  “塔苏尔,你这就送两位大人出去吧。”李欣提醒道:“也不知冯校尉何时上门,两位大人……时间不等人啊!”

  张秋然忙领着庞清之拜退。

  李欣见他们一个个都退了下去。这才将放在茶几花盆内的镯子取了出来。身边子珍忙递了一方素白的锦帕,李欣接过后细细将镯子擦拭了几遍,然后才又戴到了手腕上,与刚刚在万梅馆里用的镯子合二为一。

  她原本的计划十分简单,就是扣了张冯两家女儿,再引张秋然与冯谦进府,让卫字军将他们控制后,再诱使庞清之和柴壁杰暂时顶替他二人的位置。

  只要打退了流疆人便放他们出去。胜了,他们也是功臣,就算有怨,也不会明着报复她。败了,那便一起殉国算了!

  说到底,她还是狠不下心去杀人。

  但是冯意桐的死让她不得的改变了计划。同时,陈兰的决绝也让她清醒了许多。

  这样的世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如果不够强大,那就消灭一切可能成长为灾祸的萌芽!心不狠手不辣,又如何去守护同样温和的家人。

  塔苏尔很快便回来了。

  “两人都走了?”李欣问道:“柴壁杰也跟出去了?”

  “是的。”塔苏尔答道:“他们二人刚一出府,世子就跟了出去。”

  “现在就只等冯谦了。”李欣正色自语。

  “殿下,你今日还未曾用膳呢。”子珍轻声提醒着:“子岚姐姐已经跑了好几趟了。”

  事实上李欣一点都感觉不到饥饿。不过依然点了点头:“那就让子岚把饭摆到这里吧。”

  子珍高兴的走了出去,塔苏尔也是微微露了点笑容。

  “你们师徒二人真是越来越像了。”李欣嘲笑着塔苏尔:“扶风也是,一天到晚没个笑脸。”

  塔苏尔微微尴尬。

  李欣的饭菜刚摆上,那边就禀报冯谦来了。

  “正愁没有理由拖延呢。”李欣笑了下,便对着下首传话的小厮道:“将冯校尉接到东园好生伺候着,就说本宫正在用膳,让他稍候。”

  “又要你跑一趟了。”李欣转而又对塔苏尔道:“庞清之那个胖子向来动作缓慢,等他过来,只怕冯谦早已将王府都给拆了。现在你就从后门将张冯二女及她们的两个丫鬟送到钟落县衙。对了,先灌点药,让她们安静一会儿。”

  说到这里,李欣不由停了下。整理一番情绪,又继续道:“至于陈兰,暂且还是押着吧。等事情过了再说。”

  塔苏尔领命便迅速的行动开了。

  李欣这餐饭吃的仔细,直到冯谦忍不住冲到光华阁时,她才停了口。

  她慢条斯理对着来人说道:“这大中午的,冯校尉怎么有空来王府做客?”

  冯谦隐忍怒气,先是给李欣行了一礼,然后才沉声问道:“殿下,下官前来是接小女回府的。听说她在王府惹了乱子,被殿下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