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战火(1/2)

加入书签

  李欣有些急迫:“你尽管说要什么。只要我有,只要我能有,都是你的。”

  “好!”张靖嘉神色认真,定睛看着李欣:“第一,你父王登基后,立刻罢免张秋然,且百年之内,不得启用玉昌张家任何人。”

  李欣道:“这个好办。”她想到张侧妃的死,利落的点了点头。

  “第二,士琳士远及他们的子孙后代,你李家要立约为证:只要他们奉公守法,就要保其百年富贵平安。”

  李欣微微沉思,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本宫答应给士远封王?”

  张靖嘉摇摇头:“我不会勉强他做什么。只是希望将来他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不会有人恶意打压他。他们都有自己的人生,怎么走是他们的自由。”他目光放空,幽幽说道:“我只能尽力在有限的时间里,给他们创造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环境。”

  “好。”李欣点头答应:“我答应你。还有别的吗?”

  “最后一个,我先留着。”张靖嘉说道:“等需要你做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

  他只是时间不够,他一直在找寻回去的路,却再不能一走了之。三年,他只给了自己三年的时间。三年内,铺好这条路,便放下一切,再不理会这世上任何一事。

  “好。”李欣斩钉截铁的答应道:“我都答应你。”

  张靖嘉莞尔:“那便成交了。不过要生产这杀器,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得到的。可能需要王府名下所有玉石作坊一同制作。”他面露同情:“那样,王府的生计可就要断了。”

  李欣却道:“倘若玉昌被流疆攻破,再多的作坊铺面都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裳。要多少材料、工匠,你尽管开口。”她果断说道:“便是你要再多的钱,我也能支持。”

  大不了将清王府全部砸进去。

  “那我便去了。你帮我好好照顾士琳。”

  “嗯。”

  两人做了口头的协议,张靖嘉便开始忙碌起来。

  他其实并没有用多少财力人力。只不过从王府借了些人,又将原先林家铺子作坊里的人全部换下,这才开始动手制作一件不属于这个文明的杀器。

  四月初七,张老爷子大寿,知府家门前一派红火景象。

  玉昌西边已经初染的战火并未被人们重视。

  在他们眼中,西边不过蛮夷之地,那里教化不达,人民愚昧,心智不开。就算是被这群蛮人占了几个小城小镇,也不过是因为玉昌的守军们一时大意,让人钻了空子罢了。

  因此该乐活继续乐活,除了进出城门时检查比往日里严厉了些,其余地,一概未曾改变。

  李欣今日也是张府的座上宾客。

  但她过来却是约了人的。

  “殿下,这便是院内最适合赏景的地方。”张姝桐将人带到一处亭子里,笑着说道:“几位姐姐妹妹便在此稍后,姝桐一会儿便来陪你们。”

  李欣点了点头,与跟在身侧的公孙穆青与张士琳各自找了位置坐下。几个丫头纷纷立在自己主子身侧,也好奇地望着张府不同于清王府的景色。

  不到一会儿,李欣所约之人便来了。

  “下官柴壁杰参见公主殿下,殿下万福金安!”

  众人都循声望去,只见亭子十步之外的石板砖上,跪着一个身穿锦衣的肃容男子。李欣缓步走下几级台阶,立在离他五步远的地方,声音微微带了疲惫:“柴守将请起。”

  柴壁杰闻言起身,一站起来便发现一声大红礼服的李欣正站在自己面前,嗓子一暗,不由又叫了一身:“殿下……”

  李欣瞧他神色激动,心里微微疑惑,但还是面色淡淡地应道:“柴守将,此处是你姐夫的府院。你前几日不便说出口的话,今日可否坦言相告?”

  柴壁杰眼神晦涩,嗓音干涩:“王爷……是对平西侯府失望了么……”

  李欣心里轻轻咦了一声,脸上却不动声色。她轻轻哼了一声:“你认为呢?”

  “下官知道,是张家背叛了王爷。”柴壁杰只身一人,此刻落寞站在原地竟莫名让人觉得他很可怜:“此举定是让王爷寒了心,便也觉得平西侯府不可靠了。原本王府收了二弟,下官和父亲还以为……”

  “以为王府还对你们抱有希望?”李欣讥讽一笑:“父王被逼上前线,本宫的两个幼弟死在逃亡的路上。平西侯府若是真对清王府忠心,那么发生这一切的时候,你们在哪?”

  “殿下!”柴壁杰听到此处反而激辩起来:“平西侯府也是被张家出卖,才不得王爷消息。后来知晓时,下官与父亲星夜兼程,从西边一路赶往赤化,却得知你们已经被范诚悦接回了王府!”

  李欣稍微理了理思绪,见柴壁杰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