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钩月(1/2)

加入书签

  “野心与国家的大小强弱是没有关系的。”张靖嘉淡淡说道:“这跟社会的文明程度有关。弹丸之地,因为其资源有限,反而对外界有着极强的野心。若是这些小国落后些倒也罢了,可就怕他们掌握了不得了的杀器。”

  他认真说着,就像是一个谆谆教诲的师者在指点着一个不精学业的弟子:“到那时,野蛮的侵略就开始了。倘若你国富力强,军力雄厚,自然不怕。可若是没有底牌,再先进的文明也不过是铁骑下的繁花,注定要碾落成泥。”

  李欣听后,心里有些不安:“难道那些毒药就是对付我们玉昌的杀器吗?”

  “也许吧。”张靖嘉也深思起来,良久才道:“这种毒好像还挺厉害的。能让人产生错觉,然后再互相残杀。看来是一种针对精神系统的毒药。”他抬起右手,指缝间漏进来的阳光碎金子一样扑洒在他脸上:“跟我的属性正好相克啊……”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李欣恨恨说道:“若是玉昌被流疆占领,别说我与母妃没法活,就是父王,也一定会被范诚悦抛弃的!”

  张靖嘉看着小女孩倔强的脸庞,斜扬的眸子微微眨了眨:“这只是猜测。”

  “可是要防范于未然!”李欣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事要知会一下冯校尉!”

  “还是先看看庞清之怎么做吧。”张靖嘉出言提醒道:“你别忘了,他是张秋然的人。与冯谦可是对头。”

  李欣抿紧嘴唇,看了张靖嘉一眼,然后转了头,不声不响地盯着门外瞧,半天才道:“你说的对。还是先看看吧。”她目光忧郁,口气苍凉:“靠人不如靠己。若是他们都不得用,清王府还得备一条退路。”

  张靖嘉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把“你还小”这三个字给咽了下去。死亡面前,不分老弱。他望着李欣那被阳光拉长得仿若一根线的背影,心里起了一丝丝敬佩。

  “我会帮你。”他听自己这样说道。

  良久,李欣才应了声:“嗯。”

  有这样法力深厚的道者守在身边,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有了这样的信念,她陡然觉得自己的胆魄和力量都给撑了起来。晚上去见陈文慧,李欣便将安溪城的情况真真假假又给说了一遍。

  陈文慧一边听女儿讲着,一边将右手放在已经显怀的肚子上。她这几天十分忧愁,此刻总算微微开怀:“母妃只求你父王能平平安安地就好。若是皇上能顾念旧情……这仗……便是不打了都行的……”

  李欣笑笑,没把那些皇上永远不会放过他们的推论解释给陈文慧听:“母妃还是多开怀笑笑。你要是平平安安地给父王添个嫡子,会比打多少胜仗都叫他开心。”

  陈文慧只是点了点头,也不再提皇上顾念的话。她如今日日在这后院里待着,轻易不出去,人很容易忧思多虑。

  李欣便提议送她去山庄住一段时间。

  “那边都是王府跟您自己带过去的人,庄子清净又自在。您带了卢嬷嬷一起去,就是住到生产也可以。”李欣说道:“王府里人多眼杂,欣儿反倒不放心。”

  陈文慧没有拒绝。往日里听惯了王爷的,王爷走了便听女儿的。

  “那等女儿这个轮休就送你去庄子。”

  李欣将此事订下,母女两个又说了会儿话,直到太阳下山才离开慧真院。

  在回含英院的路上正好碰到办完事的林伯。

  “殿下,魏予忠进了衙门。庞县令亲自见了。”林伯一五一十地回答道:“过后老奴便差了几个小厮雇了马车将他们一起送了回去。包了五十两银子,原本魏予忠推辞不要。后来老奴道是给寨子里的,魏予良就劝他大哥收下,说是要回去买木料造大船。然后魏予忠就收下了。”

  李欣点点头,又问:“庞清之怎么说?是否派人去渭河巡查?”

  林伯摇摇头:“庞县令只说会汇报给张知府,一切听张知府的安排。”

  听张秋然的安排?李欣嘴角泛着冷笑:他只怕会推给冯谦吧!然后两人再相互扯皮……

  “好了,本宫知道了。”李欣道:“您老也累了一天了。这几天也不必忙别的事,只管把母妃去山庄的事情安排妥当即可。”

  林伯应下后退了。

  李欣连叹气的心思都生不出来。不过,想起张靖嘉的话,她好歹又有了一点底气。

  一连好几日,张秋然那边都没有听到消息。倒是魏予良见过李欣两次,每次都会带来他们造新船的进度。

  李欣又差林伯给浅玉寨送了几次钱。而关于官府为什么迟迟不派人去渭河巡查的事,魏予良不问,她也不好意思提。

  三月末,惯例要休课四日。

  一大早,李欣便陪着陈文慧去了

章节目录